秦舒淼萧策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软萌世子的将军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亓官望舒

角色:安淼萧舒言

简介:【重生+升级+甜宠+女A男O】将门千金无端被夫家休弃,后又全家满门被斩,内心冤仇无处伸!
一朝醒来,竟已回到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安淼决心此生要改变一切,找出灭门仇人,辅佐父亲兄长,再也不做那深闺之中人人称赞的世家千金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前夫”家的亲事给拒了……
盛朝京城最大的热闹是什么?当然是关于将军千金的喽!
听说她泼辣、野蛮,不仅不做大家闺秀,还要做女将军!
萧舒言听到后,温和一笑:我家娘子就是那么厉害!
(女主重生,男主白切黑,全文又苏爽又酸甜

书评专区

演员的日常:作者求死得死 在里面好好改造

[西游]原来我是唐和尚:挺有意思的,可惜晋江没钱……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wow风土人情写的最细的一本,猎人的艾泽拉斯旅游指南……

重生:软萌世子的将军妻

《重生:软萌世子的将军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003章 太平世子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安淼内心的仇恨一下子涌了上来,双手死死握住,隔着马车的门瞪着外面的许锦昌。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一切已经重来,她和许锦昌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就算此时恨他恨得要死,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安淼平复了一下郁结的心情,可口气依旧不善:“不用了,我相信我的人会很快修好车子的,就不劳烦这位公子了。”

冰冷的语气让许锦昌一愣,他想不通自己好心好意问了,为何里面的女子要如此冷漠。

如此尴尬的气氛下,许锦昌本想直接走人,奈何出门的时候家中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给将军府的小姐留个好印象,于是不得不压下心中的不满,继续询问:“可是我看这天色已暗,小姐一人在这路上等候恐怕不妥吧!”

安淼低声冷笑:“我与公子素未谋面,如果就直接上了您的车,恐怕也不是什么安全的举动。”

这话就说得很直白了,许锦昌和善的假面终于绷不住了,他的语气也带上了怒气:“安小姐你如此不识好人心,恐怕别人会说你将军府的的家教不严啊。”

安淼判断许锦昌已经没有耐心了,也不准备和这个人耗下去,直接推开了马车门,走了出来,站在车辕上看着许锦昌。

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充满了很多情绪,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愤怒,安淼在看到年少时期的许锦昌之后,死死按住自己心里想将他乱刀砍死的心思,用无声的气势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许锦昌虽然被安淼那冷冽的气势吓了一跳,不过也被她的容貌惊艳到了。

安淼皮肤雪白,双眼灵动,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地赏心悦目,许锦昌的心情又好了,谁让对方是个美人呢?

他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态度,好声好气地对安淼道:“小姐千万别误会,在下是恩远侯府的,不会对您做什么的。”

安淼看着许锦昌这变脸的速度,内心嗤之以鼻:“小侯爷,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吗?你都说出我身份了,我是否可以合理地怀疑这次的偶遇并那么偶然?”

许锦昌内心一惊:糟糕,刚才说错话了话了!

于是他急急忙忙补救:“安小姐,那个……您肯定是误会我了,我是凭借着将军府的马车才认出您的身份的……”

安淼看了看自己毫无特征的马车,一脸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许锦昌:就这智商,他家里人居然还能吹他文采洋溢,一个个都当别人是瞎子吗?

许锦昌还想解释,安淼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小侯爷,我觉得你在和我解释误会之前应该先看清楚我的马车,我今天乘坐的马车并无将军府标识,我母亲乘坐的那辆才是。所以,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能刚好在我马车坏的时候遇到我,并给予我帮助吗?”

“这……这……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吧!”此时的许锦昌头上已经微微冒汗,在安淼的逼问下,他都快忘了维持自己风度翩翩的仪态了。

安淼看了看还在苦思冥想如何手滑的许锦昌,再看了看装模作样修车的车夫,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

她内心盘算着:如今车夫已经被侯府收买,不能继续乘坐自己的车了,而恩远侯府的车是万万上不得的,可是到皇宫还有一段距离,没有马车一定会迟到,到时太后怪罪下来……

“蹬……蹬……”又一阵马蹄声传来,期间还伴随着风铃清脆的声音,安淼从沉思中脱离出来,看到了他们身后又有一辆华丽的马车驶了过来,而安淼和许锦昌的马车正好将人家的路堵住了。

驾驶马车的车夫看到这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低头询问车内的主人。

不久,从那辆华丽的马车里就走出了一个身披披风的小公子,他长得唇红齿白,脸蛋圆圆软润,看上去特别软糯。

只见小公子走下马车,对着安淼和许锦昌问道:“两位是否可以让个道给在下,在下急着去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

许锦昌看着小公子这幅样子,压根就不把他当回事,不屑答道:“我们也是去参加太后寿宴的,凭什么叫我让。”

小公子眉头一皱,似乎对许锦昌的话非常不满,可是他并没有怼回去,只是继续礼貌说道:“既然大家都是去参加太后娘娘寿宴的,那不如请两位把马车动起来,我跟在你们身后也是无妨。”

许锦昌见这个小公子破坏了自己与安淼的“偶遇”,内心极其不爽,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娃娃,没看我和安小姐在谈事情吗?”

小公子微微笑道:“在下乃太平王府的萧舒言,今年已有十七了,可不是小娃娃。”

小公子,不,萧舒言非常认真的解释着,同时他的脸上还泛起了一片微红,有可能是气得。

安淼也将注意力放在了萧舒言身上,明明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那脸看上去就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可可爱爱的,让安淼隐藏在内心的某种**蠢蠢欲动。

而让安淼更加在意的是他所说的“太平王府”四个字,太平王其实是个空有威名毫无实权的闲散王爷,前世的时候太平王府在京城的圈子里存在感非常薄弱,大家对这种混日子的王府并不感兴趣。

不过安淼却对太平王府特别感兴趣,因为她记得,前世自己被砍下头颅,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绣着“太平王府”字样的旗帜,她隐约记得对方似乎是来阻止行刑的。

许锦昌和其他京城世家一样,并不把太平王府放在眼里,还想继续针对萧舒言,结果安淼利落地跳下了马车,走到了萧舒言面前,这让他刚才想说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喉咙口。

安淼大大方方走到了萧舒言面前,问道:“你是太平王爷家的世子吗?之前在京城都没听过你的名字。”

之所以安淼那么笃定这人是太平世子,是因为前世太平王爷英年早逝,膝下只有一个孩子,无论怎么说这个孩子都是太平世子,再看眼前萧舒言的打扮以及他所乘坐的那辆华丽的马车,对方的身份并不难猜。

萧舒言看着眼前的女子向自己靠近,显得有些紧张,说出的话也有点结巴:“那个……小……小姐……你……”

安淼看着萧舒言那样子挺好玩的,笑道:“我的车坏了,萧世子可以搭我一程吗?送我到宫门口就行,之后我会与母亲一起进去的。”

萧舒言还没接话,许锦昌就不高兴了:“哎——你一样要搭车,为什么愿意搭他的车,不搭我的?”

安淼转头对许锦昌道:“小侯爷还是和我的车夫好好聊聊吧,他会告诉你答案的哦……”

说完,就再次询问萧舒言:“萧世子,我可以坐你的车吗?”

萧舒言侧身让道:“当然可以,安小姐能坐我的车……是我的荣幸!”

于是,安淼就是毫无芥蒂地上了萧舒言那辆豪华的马车,气得许锦昌也摔门进了自己的马车,并吩咐人走了。

萧舒言的马车载着两人亦步亦趋地往皇宫方向走去,只留下将军府的车夫不知所措。

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主人抛下自己走了,于是赶忙追过去,喊道:“小姐,小姐,那我怎么办啊?”

安淼掀开王府马车的帘子,对着车夫喊道:“你就在原地给我修马车吧,如果等我出来你还没修好这个车,那你也可以不用回将军府了!”

清亮的笑声在京城的大道上回荡,此时的马夫无比后悔自己收了恩远侯府的钱,做下这桩糟心事。

                       

原创文章,作者:亓官望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