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阅读双娇一飒一憨

小说:双娇一飒一憨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汕然笑

角色:祀梦马小玉

简介:玄界无门无派女法师拥有预知的能力,本励志低调修仙
奈何,黑暗不掩有才之辈,是金子总要发光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也许吧!
这些杞梦都不在乎
杞梦在乎的是和好友马小玉联手,从阎罗王手中抢下一条条人命能镀上多少金?
别误会,不是金子的金,而是金光的金,功德金光正是两人努力攒的羽翼

书评专区

官道之色戒:不多介绍,神作!烂尾!

见鬼的不科学:主角为了保护美帝人民的生命安全,往朝鲜扔核弹,最终引起了上百米的海啸,海啸一直淹到中国西部,整个东部全灭……这种牺牲半个中国拯救自由世界的书还是去死好了

魔神大明:77章止原文“能保住紫绡,再努努力看能不能保住何灵灵,已经对得起自己良心了“前者是个不相干的女配,是前一个boss的侍女;后者是给主角断后的老同事的孙女,老同事托孤之后不闻不问。

双娇一飒一憨

《双娇一飒一憨》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逃脱

适应了这股威压,杞梦开口。

故意讽刺道:“老怪物,一大把年纪还没飞升,你怎么还有脸出来为祸人间的,偷取别人阳寿,你要识趣点就主动还回去。”

好毒,打人不打脸。

道也口罩下的嘴角挂上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充满魅惑的俊眸在墨镜后发出嗜血的光。

最讨厌别人说他不能飞升,这是他心中最扎心的痛,身上恶业太多,天道把他压的死死的,甚至不敢让天道察觉到他的存在,不然天罚能直接磨灭了他,让他怎么飞升。

“小丫头,你成功的惹怒我了。”渗人阴寒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取。”

说话间道也一挥道袍,手掌化圈一股青色气流化成蛟龙俯冲向杞梦,张开大嘴去势汹汹。

面对邪魔,杞梦的光灵根有克制作用,自信能越阶挑战,可这等级也差太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降魔棒出手,耀眼的光自棒尖点亮,一道光墙成型。

嘭~气流撞上了光罩,无数灵波震荡,星光四溅。

即便有法宝辅助,也难以抵抗,杞梦连退三步才堪堪站稳,体内翻江倒海,口中有咸甜之味。

光!

道也的眸底更森冷了!

邪修最讨厌的就是光和雷了,与这类修士作战,让他们的实力受克制,威力发挥不出七成,还好这类修士在凡界是凤毛麟角,但没想到今日让他碰到一个。

决不能让她成长起来,不然将来必成大患,道也心中莫名有一股恐惧袭来,改变抓捕杞梦当鼎炉的初衷。

一定要让她魂飞魄散,永绝后患。

不再藏拙,道也祭出法器挥出,誓要制杞梦于死地。

杞梦幻影移步耍的飞起,小溪边两个打斗的身影,化成一道道残影。

砰~双方法器剧烈相撞。

立见高下。

啪嗒,道也手中的法器一分为二,在他强悍的实力加持下竟然也折断了,这个~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在道也惊愣中,杞梦获得一口喘息,赶紧一颗养灵丹塞进嘴里,压下她五脏六腑快爆噴的血脉,灵气散向全身,舒缓中也不敢有一丝懈怠。

“你不仅藏头露尾,还鼠目寸光,这种法器也只配拿来当烧火柴。”杞梦不忘讽刺道。

“小丫头得意的太早,只会让你死的更快!”道也冷哼道,手掌中多出了一块发着幽光的黑色骨棍,充满着邪恶之气。

邪不胜正,可当邪到达极致时,正义的光又能耐几何?

道也拿捏住杞梦修为差自己一大截,他就不相信她还能抵挡的了他的本命法器,骷骨棍。

是他去博物馆偷了万年以上化石恐龙最坚硬的尾骨,浸泡尸毒炼制的,不仅是顶级法器也是顶级毒器。

“黑暗,吞噬吧!”道也爆吼声起,晴朗的天空开始乌压压一片,黑气弥漫整片空间,遮云蔽日,淹没了正午烈日的阳光。

骷骨棍散发的恶臭,也让杞梦窒息,出现头晕眼花的征兆。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自杞梦手链上的一对小铃铛传来,瞬间让杞梦头脑清晰。

却在看到穿过层层黑雾攻击而来的骷骨棍时大惊,根本已经避让不及。

要死一起死,杞梦心中发狠,怒喊:“猛龙闪电!”

手中降魔棒迅速点亮,眼看道也的骷骨棍要击中她的心脏,她不仅不躲闪,无数电流流转的法棒化作一条飞龙如闪电般,也直指道也的胸口。

一命换一命,杞梦嘴角无惧死亡,带起冷笑。

道也也是个狠人,看出杞梦的企图,但也没有避让,只是微微侧身避开要害,他今日必须置杞梦于死地,即便付出重伤的代价。

嘭~

噗呲声~

同时响起。

灌注道也全部力量的骷骨棍几乎已经击中杞梦心脏的同时,一股强骇恐怖的气罩护住了她,瞬间倒飞出去,整个人都被抛向高高的天空,浑身如被巨石碾压一把,疼痛到喊不出声,又重重落向地面。

啊啊啊~道也发出的惨叫,闪电偏离他心脏一点,一个如瓶盖大小的血洞穿透他的肩胛骨,鲜红的血喷洒而出,猩红落地如盛开的朵朵寒梅,刺眼又艳丽。

道也当场捂着伤口跪地,伤口的疼已经是次要了,全身电流游走,如被十万伏特电击,身体不停抽搐中如被万枚银针在扎。

身上的帽子,口罩,墨镜,道袍一片焦黑,在他抽搐中化为灰烬,一张苍白妖孽般的俊脸露了出来,并在迅速变老,转眼满面皱纹,黑斑。

可惜杞梦摔出了百米远,没能看到。

她全身散架,手指都无力动一下,眼前视线一层层重叠,浑浑噩噩中觉得自己真要死了。

啪嗒~她手链上的铃铛裂开,一股醇厚的灵力灌入她的眉心,为她驱除攻击向她识海的尸毒。

不知过了多久,都受了重伤的两人中,道也先动了。

他不确定杞梦死了没有,撑着有些裂开的骷骨棍,捂着伤口艰难站起,他要去给她补上一棍,看到她死透了才放心。

一步,两步,三步……趔趄中,步步逼近还没有一丝动静的杞梦。

吱吱~杞梦耳边传来动物的叫声。

一团肥嘟嘟白色的圆球,正咬着她肩膀的衣袖企图拖动她。

杞梦神志回笼,疲乏的眼帘只能掀开一条缝。

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步履蹒跚,身上挂着破布衣,目光渗人阴森,弯腰嶙峋的老者正向她靠近,那歹毒的目光是要置她于死地。

面对死亡,杞梦心中吐槽,老怪物果然好丑!

接近杞梦的道也,眼看付出惨重的代价,胜利在望,眼前突然出现白茫茫的一片,周围的小溪树木在虚影晃动后消失。

同样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杞梦,在白雾中发现自己正被什么东西拖动着,后背撞到了无数枯枝碎石,疼痛让她反而更清醒了。

手臂能动后塞了一颗疗伤丹药进嘴里,丹药入口即化,修复着她被震碎的经脉,移位的五脏六腑,补充着枯竭的丹田。

对道也的最后一击抽空了杞梦所有的灵力,而自身要不是有防御法器,她心脏必定成肉泥。

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感觉是有人救了她。

                       

原创文章,作者:汕然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