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花魁师尊

小说:花魁师尊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旧雪烹茶

角色:胡潇潇连霜

简介:封面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请您收我为徒吧!”
胡萧萧眉头一挑:“你不是看见了,我是妖!妖是会吃人的!”
“你不会!”
“哦!你不了解我,怎知我不会?”
“直觉!而且……我是半妖!”
胡萧萧低头问:“为什么?”
“我要报仇!”
“呵!你们人类诡计多端!妖沾染权力的下场会很凄惨,万一我……”
“我会保护你!”
胡萧萧一怔,那年夏天遇见他的第一面他也说“我会保护你!”
脑海中的话渐渐与面前之人重合!

书评专区

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最近几章剧情爽爆了!!总算等到大清算的章节了,可惜按照日本政治老惯例,八成没法清理干净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我想问一下,一万年前的斗罗大陆最高也就十万年魂兽(不算海里的),结果才过了一万年,哪冒出来这么多的几十万年的魂兽,虽然魂兽等级和真实年龄不一定相等,但这也发育的太快了吧,

中国A组:原名是北京战争,至于为何改名,呵呵呵,你懂得。网文早期异能名作,只可惜续作夭折!仙草二字就足以说明对本作的评价。

花魁师尊

《花魁师尊》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杀人诛心

在门外等候的楼香菱连忙拉着他离开。

身后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你说了什么让公子冒这么大的火?”

…………………

夜晚!

胡萧萧从一片狼藉中爬起:你也说过会保护我,可是你为了让我成为只属于你的禁脔,在我满心欢喜即将表露心意的赛场之上,给我下达战书……

胡萧萧心中哽咽,眼角溢出晶莹的泪珠挂在睫毛上大颗大颗的滑落。

“吱呀——!”门开了!

来人额头缠着绷带,默不作声的来到他的身边,单膝跪下,郑重的注视着胡萧萧认真的道:“我!会用!生命!保护你!”

胡萧萧眼球动了动,低下头将脸隐藏在黑暗中嗤笑:“你的命不值钱!”

“……我知道!但我会保护你!”

……

“从明天开始!出去!”

“……好!”

…………………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羞辱于我!你若想要妖王之位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拱手相让,绝不迟疑!为什么要当着妖族上下将我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底践踏!我们经历过的生死之交难道就这么廉价,让你不顾一切抛在脑后?”胡萧萧心痛的滴血。

赛场四周窃窃私语,众人皆知他与于珂力量悬殊,都在讨论胡萧萧的下场!

胡萧萧生的极美,妖族须发雪白,他的肌肤更是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如仙人雕琢粉饰,身材修长匀称,雌雄莫辨!

这时,一声惊呼传来:“哈哈,这下有的看了,我都能想象的到咱们妖王娇躯颤颤,身下婉转吟哦的场景……。”

周围之人闻言上下扫着胡萧萧淫笑出声。

突然!

肆意的淫笑戛然而止,所有出声的人胸口皆裂开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心脏掉落在身后的土地之上,沾着尘土剧烈跳动翻腾,仿佛知晓自己脱离了本体,为了活着拼命挣扎着想要回去!

可一切已来不及!

不出片刻,随着尸体一声声的倒地,剧烈跳动翻腾的心脏,渐渐停止了呼吸!

围在周围的众人顿时脸色刷白不在言论,识趣的拉开距离空出一片空地。

于珂阴沉着收回视线,对上胡萧萧失望的眼睛上,逼着自己忽略那一抹心疼,紧抿着唇默不作声。

胡萧萧心在滴血!他所爱之人心里想的是要如何圈养自己成为他的奴隶!只觉得这么多年的相处,毫无顾忌的信任,如东流之水逝去。

冷笑道:“这不就是你心中所想,这么假惺惺的做给谁看!”

于珂握紧拳头,额头青筋跳了跳。

胡萧萧又是一阵嘲讽讽:“呵!还等什么?不是要挑战吗?来吧让我看看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说罢灵脉运转释放妖力飞身向于珂展开猛烈的进攻!

而那人却仿佛怕伤了自己一般,一招招接下,又一招招化解。

既然要挑战自己,又何必如此!

有妖向他劝告叫尽快除掉于珂,他不以为然,他们之间过命的交情怎么可能会成他们口中的那样。

可事实如此他太天真了!

胡萧萧越来越急躁,攻击越来越紧凑,步步紧逼,几乎令于珂无法招架,怨恨的冲他嘶吼:“你不是要挑战我吗,还手啊!让我成为你的禁脔啊!如果今天倒下的人是你,我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尸骨无存!”

于珂眼神闪烁了几下开始反抗,钻进胡萧萧的漏洞,一把扣住他的咽喉按倒在地上任由他扑腾大骂………

…………………

胡萧萧输了!沦为前任妖王三王子、现任妖王于珂的禁脔!

没错,前任妖王三王子!

“呵!可笑!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你是前任妖王的后代!怪不得怪不得!哈哈哈哈!”胡萧萧扯着手上的铁链笑的有些疯狂!

“你想要报复我!哈哈哈!很好,你做到了!非常好!践踏了我的尊严夺去了我的王位!又把我当做畜牲一样囚禁!非常好!好极了…好极了…好极了…”

于珂却开口为自己辩解:“我…没想过要报复…你,我只是…只是…”

胡萧萧抬眼看向他眼神玩味的道:“只是什么!你可真不孝啊!来让我猜猜!嗯…你想占有我…所以你喜欢我!对吗!”

于珂眼睛一下亮了:“你知道?”

胡萧萧低下头,讽刺的道:“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不然你怎么会想囚禁我!怎么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吗?”

胡萧萧勾起唇角拖着铁链慢慢贴近于珂暧昧的朝他耳边吹气,抚上他的胸膛探进他的里衣,手指若即若离的在他的敏感地带游离,埋进他的脖颈像个猫儿一般轻轻舔舐!

于珂咽了咽口水,眼睛涨的发红,额头冒着虚汗,极力的想要控制自己……

胡萧萧笑的极尽妖娆,勾魂摄魄,狐狸本就生来魅惑,更何况是他整日魂牵梦绕之人。

于珂理智的那一根琴弦猛地崩断,一把将他抗起丢在床上!

于珂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压在他的身上撕掉碍眼的衣服,急切的吻上他的脖颈、胸膛……!

正当他沉浸于此之时,头顶传来一阵轻笑,胡萧萧充满讽刺的看着自己的动作,顿时清楚他是在玩弄自己!

抬手便想要打他,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怎么?想打我啊,来啊,你打死我!我告诉你!我死都不会跟你待在一起!恶心!”胡萧萧勾起唇角道。

于珂闭上眼睛平复心中的怒火向门外走去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再来看你!”

“嗤~”

忽略胡萧萧的嗤笑,对着门口之人道:“好好照顾他!”

“是!王上!”

…………………

“王上!…”

胡萧萧坐在床上玩弄着手腕上的铁链头也不抬道:“我已经不是妖王了,我现在是他的禁脔,你没听到吗?”

“不!他不是妖王!您也不是他的禁脔!在小妖心里您才是我的王!”

胡萧萧闻言有些诧异,妖族那个不是见风使舵,那个得势跟那个!这会尽然还有人与他站在一起,不禁抬起头向来人看去。

“原来是只小黑猫啊!我做妖王时那个不对我恨之入骨,现如今……那个不想来踩一脚,你不怕吗?”胡萧萧有些好奇。

“小妖不怕,您在阿凌心中是最温柔的。可能妖王您不知道,我小时候娘亲被狼咬死了,那时候我才几个月大,您与于珂大人桃林练武时救了我的命…”

胡萧萧有些疑惑,他和于珂是经常去桃林练武,但这黑猫所说并没有一丝印象。

“那时我也被咬伤,是妖王您和于珂大人练武吓跑了那只狼,而我…刚好被于珂大人不小心伤到您时飞溅出的精血所救,靠着您的一滴血才活了下来,并且化了形!”

胡萧萧逐渐回想起来,是有这么一次自己被于珂的剑割伤了手指,收回思绪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妖阿凌!”

胡萧萧点点头,阿凌看了看他有些迟疑的开口:“王上…您是不是心中有于珂大人啊?”

胡萧萧玩弄铁链的动作一顿,挑眉看向他道:“何以见得?”

阿凌抿了抿嘴道:“从那次您救了我的命以后,我每天都会等在那里…您与于珂大人练武时的眼神…很亮!”

胡萧萧有些怔愣:“是吗?”随即眼神下移,低声道:“你看错了!”

阿凌道:“……王上如果您若不喜欢于珂大人的话……阿凌可以帮您逃走!”

胡萧萧盯着他看了半晌道:“……怎么逃!于珂实力在你我之上!”

阿凌也不害怕道:“小妖有几个朋友!会打洞!王上您在于珂大人走后,随我朋友从洞里离开!”

胡萧萧道:“不行,这简直是自寻死路,这种弱智的办法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阿凌有些得意道:“我那个朋友他意外得到了一种能力可以使敌人暂时失去判断能力,凭王上您的才能一定可以逃离!”

…………………

“为什么要逃!我会对你好!!”于珂愤怒的将胡萧萧抵在门上。

胡萧萧好笑的道:“呵!这就是你对我的好?好到囚禁我,让我成为你的禁脔?呸!恶心!我逃一次就会逃第二次!第三次…”

“萧萧,你别激怒我!”

“呸——!”

时间仿佛静止了,胡萧萧朝他脸上吐了一口水,于珂英俊的五官有些扭曲,咬着牙额头鼓起青筋阴翳的盯着胡萧萧。

胡萧萧也丝毫不服输反瞪回去!

于珂伸手,残忍的断了他的灵脉!

“啊——!”

胡萧萧痛的大叫,仿佛脊骨被人活生生的抽出……!

他成了一个废人!

一个只能维持人身的废人!

…………………

胡萧萧绝食,不吃不喝!不哭也不闹,就这么坐在床上空洞无神的盯着自己的手腕上的铁球发呆!

…………………

“王上!”

门外传来声响!阿凌和他朋友不知所踪。门外守的是他的人,于珂已来过多次,饭菜送过来变凉扔掉,变凉扔掉……

已经四天了,胡萧萧滴水未进,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眼球充血仿佛要掉出来一般。

于珂也是没办法了,故意拖着胡萧萧的母亲来到他的面上恐吓。

胡萧萧终于有了反应:“放开她!”

于珂僵硬的道:“吃饭!”

胡萧萧沉默,于珂又接着道:“吃,不然我杀了她!”

胡萧萧面无表情的将布满红血丝的眼球转向他母亲心疼又无奈的脸上,许是眼睛许久未曾闭合,这一转动有些干涩的刺激泪腺溢满眼眶!

于珂心底抽疼,想要把人抱在怀里,却又不知如何开口,逼着自己将心中所想压在心底。

只见他母亲心疼的看着他默默的流着眼泪。

“吃!”

胡萧萧依旧不为所动!

因为断了灵脉他必须吃饭,否则将会饿死,想要以死离开于珂,于珂又怎会放他走,为了让他吃饭不得不做个恶人,用力扣住他母亲的喉咙,看着他母亲的脸一点点变得涨红。

胡萧萧惊吓,哭叫着向于珂奔去,却许久未吃东西,被手腕脚腕上的铁球拉扯着重重的跪在地上,胡萧萧卑微的央求于珂放过他母亲,于珂却冷漠的道:“吃!”

胡萧萧立马跪趴着走到桌边:“好…我吃!我吃!你不要伤害我娘!”

他母亲剧烈挣扎起来,无声的咒骂于珂,于珂松了松扣着她喉咙的力度,一眨不眨的盯着胡萧萧!

胡萧萧流着泪用手抓着米饭一把一把塞进嘴里,和着眼泪用力吞了下去。

米饭有些干,噎到自己想吐又极力忍住继续往嘴里硬塞,于珂急了:“喝水!”说完又用力扣住她母亲的的喉咙,他母亲痛苦的呜咽。

“不要!呕!我喝…呜呜!不要伤害他,我喝!我喝!”胡萧萧嘴里含着米饭含糊不清的道。

于珂额头泛起密密麻麻的薄汗,胸口剧烈起伏。

胡萧萧连忙拿起边上的茶壶取下盖子就往嘴里灌,呛的他剧烈咳嗽!

于珂再也忍不住了,松开她母亲,着急的夺走他手中的茶壶:“够了够了,别再喝了!”

胡萧萧却拿起饭碗又往嘴里塞,他母亲拿起花瓶悄悄来到于珂身后在胡萧萧绝望的眼神里用力砸了下去,于珂反射性的挥出一掌将他母亲打的倒飞出去一头砸在地上,顿时血液飞溅,他母亲眷恋的深深看了一眼胡萧萧微笑着……走了!

胡萧萧手里的饭碗掉落在地上,还未吃完的米饭和碗的碎片散落一地。他脸上还粘着米粒,大睁着眼睛,嘴唇颤抖,浑身剧烈抖动!

于珂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死掉的女人。

“不!我不是故意的,萧萧…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萧萧!…”

于珂着急的解释着,胡萧萧瘫坐在地,四肢并用一点一点向她母亲爬去,铁球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异常刺耳!

胡萧萧靠近他母亲化作狐狸搭在她脖颈悲鸣。

一声声的嚎叫,让人肝肠寸断。

于珂足下踉跄,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只是想让他吃饭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旧雪烹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