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彩雷简历大宋惊雷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大宋惊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天下大平2020

角色:岳雷马文英

简介:南宋初年,中兴四将之一的岳飞因莫须有之罪名而死,而家人遭流放蛮荒之地
本书即写岳飞之次子岳雷在流放过程中,结交江湖豪杰,不忘家国之仇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以报家国之仇恨
各路英雄豪杰仰慕岳飞之名,服膺岳雷之武功,齐集其麾下,其中不乏几个出色的江湖女子,于是他们一起演绎一段英雄美人的精彩故事……

书评专区

从仙侠世界归来:整体思路和文笔都还可以,不过作者对围棋缺乏基本的了解,但又要去写…… 看到第七章弃。以后或许会修改?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开头第一章看到一半,突然产生个疑问,这个主角是男是女,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回到开头,果然有看到(一名男子)这样的描述,莫非作者给男主角起这个名字另有隐情?

重生算什么:喜欢本书中写的爱情:爱上已经死去并且自己无缘记住对方容貌的人,然后追寻了一生

大宋惊雷

《大宋惊雷》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003章 探秘岳家,太子赵瑗亲自去做卧底

临安,皇城禁宫。

高宗正坐着沉思,想到几天前岳银瓶舍身救父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心里犹有余悸。虽然他知道,当了皇帝是绝不能心慈手软的,他也从来不会怜悯世人,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鲜血流尽而死,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死的还是个小姑娘。他的心深深地被震撼了,他惊异于岳家人的勇毅,这样的勇毅让他后怕!虽然岳飞和岳云都死了,岳飞的另外几个儿子还小,对于他来说,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是他还有儿子,儿子还要做皇帝,岳飞的儿子对他的儿子有没有威胁呢?会不会有威胁呢?如果有,怎么样解除这个威胁?是听信秦桧的建议,将岳家老小悉数杀了,还是另想其他办法?如果悉数杀了,岳飞的部属们服气么?他们会不会趁机作乱?即便现在不会作乱,将来会不会呢?

看来,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高宗面前。高宗定神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养子赵瑗。

赵瑗是宋太祖赵匡胤嫡派子孙,因高宗无子,为了保证大宋赵姓血统的纯正性,政权继承的合法性,便在近亲宗室中挑选皇位继承候选人,时年五岁的赵瑗被选中,由高宗养育于宫中。至今已经十年,赵瑗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的赵瑗接受了皇家最严格的教育,熟读经史子集,精通阴阳历算,喜爱琴棋书画,唯一遗憾的是,高宗没有让他习武,更没有让他研习兵书战策,这与有宋一代,自宋太祖赵匡胤之后,重文轻武的传统习惯有关。

看到赵瑗,高宗又想起岳飞,想到岳飞,又想到岳飞的儿子们,也许正是赵瑗要当皇帝时,岳飞的儿子们都会成长起来,那时,他或许已经不在了,当上皇帝的赵瑗将怎么样对待这件事情呢?

想到此处,高宗便想试探赵瑗一回。

“皇儿,你过来,朕有话要跟你说?”

赵瑗小步儿跑到高宗面前,躬身行礼:“父皇,儿臣谨遵教诲!”

“皇儿,你到皇宫有十年了吧?”

“是,父皇,儿臣到皇宫已经有十年零三个月了。”

“哦,十年时间真快哦,朕记得你来的时候还这么小,走路都不稳,现在,个子都这么高了,能跑能跳的,嗯,真不错!”

“是,父皇,儿臣自到皇宫之后,在皇上的亲自教诲下,不仅身体长高了,长结实了,能跳能跑,而且还学习了许多学问。”

“哦,这样呀,那你说说你都学会了什么?”

“是,父皇,儿臣读了许多的书,经史子集,都读了。”

“皇儿,能说说你最喜欢什么吗?”

“是,父皇,儿臣最喜欢霍去病。霍去病有言,匈奴不灭,何以家为?儿臣钦佩霍去病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豪迈气慨!”

“哦。”

高宗陷入了沉思,赵瑗这是在暗讽朕没有收复被金人占去的江淮大片国土么?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换句话来说,是不是可以认为“金人未灭,何以家为”了?

“父皇。”赵瑗见高宗良久不开腔,便轻轻地叫了一声,以示提醒。

高宗从沉思中抬起头来,又问道:“皇儿,朕百年之后,皇儿是要继承大统的。你只能是汉武帝,而不是霍去病!”

“是,父皇,儿臣谨遵父皇教诲。”赵瑗躬身答道。

“为君之道在于爱民、驭官、勤政,而不是逞匹夫之勇。爱民是第一位的,唐太宗有言,民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本朝自靖康之乱后,民生凋敝,人心思定。朕非不欲收复江淮失地,但战端一开,势必加重徭赋,百姓本已苦不堪言,如此一来,岂不雪上加霜?战乱之后,轻徭薄赋才能休养民生。皇儿,记住了吗?”

高宗问道。

“是,父皇,儿臣记住了。”

高宗继续说:“驭官是第二位的。皇朝建立之后,自然有人来当官,也需要有人来当官。作为皇帝,最重要的职责不是治民,而是治官。官从民来,但官又不同于民。皇帝需要爱民,却不需要爱官,官员象皇帝的马,必须套紧笼头,勒紧缰绳,否则就成了脱缰的野马,无法驾驭。官有文官,有武官。文官爱财,武官惜命。自古文武全才者少,若逢乱世,文武全才者可成一代开国之君,比如唐太宗,比如本朝太祖。作为皇帝,对于文官爱财者,动之以财,贪财者方能为皇帝所用,所谓清官,沽名钓誉,逞一时之气,往往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贪官可用而不可亲,清官可亲而不可用。儿臣须记住,乱国者,文官,开国者,武官。”

“父皇,儿臣不明白此理。”

“嗯,皇儿是难以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汉高祖刘邦,出身一亭长,似乎不能文,亦不能武,但能开大汉四百年之基,是个例外。隋之文帝,唐之高祖,本朝太祖,乃开国之君,在前朝,均为武将。因而,自古文官权高位重者不在少数,但无一能成开国之君,却是乱国之源。为君之道,对于文官,要用贪财之人,对于武将,要用惜命之人。明白不嘛?”

“是,父皇,儿臣谨遵教诲。”

高宗说:“勤政乃第三位。为君者,不能惰于政事。惰于政事是为君者之大忌。为君者,身居九重,内有三千嫔妃环绕,外有万千侍卫守护。知晓外界的唯一途径便是朝堂议事。若惰于上朝,则耳失聪目失明,如盲人行路,漆黑一团,手足无措。人无措手足,岂能久长?”

赵瑗躬身道:“是,父皇,儿臣谨遵教诲。古语云: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儿臣今天真正明白此语的含义了。”

高宗又问:“皇儿,你是怎么看待朕处理岳飞的事情?”

赵瑗抬头看着高宗,高宗的眼睛里满是期待,赵瑗心里想着赞成父皇的处理方式吧,那不是违心的吗?不赞成吧,难道要与父皇唱对台戏?正在犹豫不决之时,高宗笑道:“皇儿,朕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没没没有!儿臣在想那岳飞未经宣召,便擅自班师回朝,其心难测,其行诡异,父皇圣明,先行识破其伎俩,以霹雳之手段将其擒获,防患于未然,实乃江山社稷之幸!”

赵瑗躬身答复道。

高宗点点头:“皇儿有此见识也算难为了。但皇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朕杀岳飞,其意有二,一来那岳飞身为武将,权倾朝野,功在社稷,但此人文武双全,有太祖之风韵,一旦赵家有失,难免不会像太祖一样黄袍加身!那时赵姓江山便归于岳姓了。二来杀了岳飞消除赵家社稷之隐患,而不加害其家人,实乃为皇儿留下一笔财富。唐太宗时,将大将李绩贬谪,唐高宗将其赦免官复原职,李绩感恩唐高宗,死心塌地为其效力。朕亦有此意。杀了岳飞,去了赵家之隐患,留下岳飞之家人,其有五子,岳云已死,还有四子,将来均可成为国家柱石,用与不用,全在皇儿一心了。朕能为皇儿做到的,仅止如此而已。”

赵瑗听了,恍然明白,但以他十五岁的年纪看来,这样做还是未免过于残忍了。赵瑗心里虽然那么想,但他并没有说出来,嘴上却道:“是,父皇,儿臣明白,儿臣谨遵教诲!”

高宗道:“皇儿,你从五岁进宫,已经有十年,书本知识学了许多,但缺乏与社会的接触,社会经验不足,现在,朕想锻炼你一下,你愿意否?”

“是,父皇,儿臣谨遵父皇教诲,愿意听从父皇调遣。”

“好!皇儿不愧太祖嫡派子孙,有太祖之风。朕已将岳家流放岭南,此去定然凶多吉少,朕想派皇儿前去,一路上暗中保护岳家人,可否?”

“是,父皇,儿臣听领旨,儿臣即领兵马前去保护岳家人。”

“不,不是这样的。皇儿,朕要你扮作普通人,混入岳家,既是暗中保护,亦是暗中监视。遇有紧急情况,可凭此令牌调遣附近兵马,文武百官见此牌如见朕!敢不服从调遣者,以谋反论处!”

高宗说着,从腰带上解下一块玉牌,递到赵瑗面前。赵瑗躬身前进一步,双手接过,看那玉牌,正面一个字“赵”,背面一个字“令”。

高宗道:“皇儿,这是太祖之物,赵姓传家之宝,是如同传国玉玺一样的珍贵,千万不能弄丢了。”

赵瑗答道:“是,父皇,人在牌在!”

“好,皇儿去吧,朕累了,要休息了。”

高宗说着,轻轻地挥一挥手。

赵瑗躬身退了开去。

却说岳家庄正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岳飞岳云已死,全家悲伤尚未平复,却又传来岳银瓶碰死在金銮殿上的消息,更是悲中之悲,痛中之痛!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正在这时,庄外烟尘滚滚,一队兵马汹涌而来。正是秦桧派来的御林军。御林军到了庄前,众兵丁迅速包围了岳家庄,将岳家无分老幼悉数驱赶到庄前的空地上,为首军官宣读了皇帝圣旨,抄没岳飞所有家产,将岳家老幼流放岭南,即日起程。

岳家众人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并无二话可说,默默地按照押解官员的指令行事,只是略略收拾了随身衣物,便在御林军的押解下,向岭南进发。

岳飞有两位夫人,大夫人刘夫人,二夫人李氏。有子五人,长子岳云,刘夫人生。与岳飞一起死在风波亭。其余四子尚存,依次是:次子岳雷,刘夫人生,时年十六岁。三子岳霖,李氏生,时年十二岁。四子岳震,李氏生,时年七岁。五子岳霭,李氏生,时年三岁。

一同遭流放的,除了两位夫人和四个儿子,还有仆妇,丫环,苍头数十人。

起程时,围观者甚众,摇头叹息者诸多。

天将黄昏时,押解官御林军统领朱三、副统领苟四便令队伍停下,宿营休息,并派人晓喻地方官府。地方官乃秦桧亲信,早有公文到来,通知御林军将押解岳家老幼流放岭南经过本地,请地方接洽。地方官正巴不得朱三苟四他们早日到来,自己好一献殷勤。此时见朱三苟四派人来,立即将备好的食物和礼品送到。朱三苟四自是乐意接受。派出几个御林军看守岳家老幼,其余众人喝酒吃肉,猜拳行令,闹得不亦乐乎。

这边热闹非凡,那边却冷冷清清。饭菜虽然摆了上来,但众人都没有胃口。还是大夫人刘夫人起身说道:“岳家遭难,众人陪咱们受罪,妾于心不忍,此去岭南,山高路远,云腾雾罩,不知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着咱们。咱们不能让困难吓倒,如果咱们倒下了,这正合了奸贼的心意,岳元帅在天之灵也是不会原谅咱们的。为了活下去,咱们大家还是要吃一点东西,咱们要坚强起来。乌云遮不住太阳,是冤案总有平反昭雪的一天,咱们要活着等到那一天,咱们要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刘夫人的话给了岳家众人一些鼓励,大家举起筷子,慢慢地开始吃起来。

只是一张口,大家便吐了起来。原来,岳家毕竟是富裕之家,往日虽不算锦衣玉食,却也不是粗茶淡饭,那饭菜里还是有不少油水的,而现在,摆在面前的食物连粗茶淡饭都算不上,只能算是猪狗食,这样的食物怎么能让岳家众人食之下咽呢?

众人吃了就吐了,便都不吃了。

刘夫人尝了一口饭菜,也觉得难吃,肚子里一阵翻腾,恶心要吐,但她却忍住了。她想着,如果她吐出来了,那么众人肯定更不会吃了。这一路下去不知有多少路程,这样的饭菜可能还算是好食品,后面更难吃的可能还有。只有下定决心吃下去,众人看她吃了,也会学样吃的。吃了饭才会有力气走路,能走就有希望到达岭南。如果中途暴毙,只会中了奸人的诡计!

“吃吧,吃吧!大家都吃吧!”刘夫人一边吃着,一边招呼大家吃,“你看我都吃完了,还是很好吃的。”

众人见状,也都再次动筷子吃起来。

这时,一个乞丐拄着一根黄竹棍,托着一只破碗,走到刘夫人跟着,乞求道:“大娘,行行好,给口吃的吧,俺三天没吃饭了。”

刘夫人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衣衫褴缕却又眉清目秀的少年,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似乎是有三天没有吃东西的样子了。便回头问道:“还有吃的没有,给这位少年来一碗?”

掌勺的苍头说道:“没有了,本来就少了,一人一碗都是匀出来的。”

刘夫人看着自己碗里还剩下小半碗米饭,便悉数倒进少年的破碗里,说:“吃吧,我少吃一口,你就能不饿了。”

几个不愿吃饭的也都把碗里的米饭倒进少年的碗里:“吃吧,吃吧,咱们都给你吃。”

少年看着众人道:“你们真的不饿吗?那我吃了。”

少年埋头吃起来,但这样的饭菜哪里是他能吃的,但他却有坚强的毅力,一声不吭地居然将满碗米饭吃光了。吃完,举着空空的破碗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少年吃完,便离开了。

到次日吃饭的时候,少年又捧着破碗来了,刘夫人只好又将自己碗里的半碗米饭倒给他,其他不想吃饭的人也都把碗里的米饭倒了许多给他,少年依旧一声不吭地吃完了。吃完饭,少年依旧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众人也不甚在意,谁会在意一个乞丐的几句谢词呢?他们可都是岳飞的家人,岳飞那是元帅,国家的柱石,虽然岳元帅已经得罪处死,但岳家人的骨子里还是有着非常高贵的品质的。他们同情下层人,但不会对下层人的感恩在意的。

四天之后,那少年依然跟着,到了吃饭的时候便捧着破碗来了,这个时候,只有大夫人刘夫人将自己的半碗米饭倒给他,其他的人不再倒给他了,长时间没有吃饱饭,那些人饿了时,吃着这样粗糙的米饭也觉得是美味佳肴了。

少年并不在意,仍旧吃完饭便说着感恩的话:“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

到了第五天,少年吃完饭,不再说感恩的话,却说:“夫人,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收下我吧,我愿意和你们一起走!什么苦我都能吃,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只要有一口饭吃。”

刘夫人看着他,叹息一声说:“看你也像是个大家庭的孩子,如今国难当头,好多大家庭都是四分五裂,亲人离散,可怜!可怜!只是咱们怎么样收留你呢?咱们都是罪人呀!”

少年说:“你们到哪儿,我跟到哪儿,你们是罪人,我也是!”

刘夫人是个菩萨心肠,见那少年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无非是大家子落难了,以后找到家人还会回去的,如果不将他收下,万一他没有吃的,饿死了,她的罪过岂不大了?

想到此处,点头说:“好嘛,你愿意跟着咱们一道那就跟着吧,有咱们一口吃的,也不在乎多你一口,大家都少吃一点,你就能不饿死了。”

少年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

就这样,那少年从此便跟着岳家人一起流放岭南了。

                       

原创文章,作者:天下大平202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