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阅读比肩

小说:比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日的晚风

角色:李程柯洛茵

简介:从小父母双亡的女主洛茵在困境中逆生,在遇到豪门继承人男主李程柯后经历短暂的甜蜜,就在洛茵以为她遇到良人的时候一次意外让她再次陷入无望的境地,种种打击没有让洛茵一蹶不振,而是坚定了她坎坷的逆袭之路

书评专区

过关:不看,和之前的评论者一样,我也觉得这主角心理活动太多了,有点被害妄想,老实说要是活得和主角这样,随便什么事情都要心理想个几百字,那也太累了

大文学家:把徐志摩写成皇叔主角,还直接在皇叔里用上再别康桥,19章还直接用雨巷全诗混字数,素质有点差的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网络小说最怕出戏,违和感对整个阅读体验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比如这本书,不管其他写的多好,一个甘李良出来就可以说再见了,既然作者喜欢抖机灵,那就接好抖机灵的后果。

比肩

《比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给点教训看看

李程柯午饭点儿还没到就离开了,假装忙碌的俞清恬在李程柯离开后也立刻起身,扭着小腰就出去了。

洛茵就知道俞清恬不会帮她的,时间紧迫,洛茵午饭都没来及吃,就喝了两口水。

从小到大多艰难都是自己走过来的,这点困难算什么,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到了,洛茵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直到午休时间结束都不见俞清恬回来,洛茵也没太在意,继续埋头工作,想尽快在三点之前完成,她最擅长的就是长时间的用眼用脑不带休息的那种,但并没有近视也是挺神奇的。

从上午十点半到下午两点半,洛茵除了倒了杯咖啡,一刻也没停过,幸好之前沙盘的经验在,整理起来并没有很复杂,整理完毕,洛茵这会儿实在忍不住了起身去了趟卫生间。

刚准备推开卫生间隔间门出去的洛茵就听到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仔细分辨好像是两个人,一个听起来像俞清恬,另外一个。。。好像是文娟,洛茵一脸纳闷,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好到这个地步了,于是悄悄把门又关上了,她很好奇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关系,于是放缓呼吸竖起了耳朵。

还没等洛茵分析,就听到俞清恬说:“表姐,你可得帮帮我,我是真的喜欢李程柯。”

“这哪是我能帮得上的,他可是鑫诚的唯一继承人。让你来是工作的,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这个略粗的声音是文娟的。

“表姐~,我就是冲着李程柯来的,不然这助理谁爱当谁当,我去我爸公司不比在这开心?”

“那你也不能被那个洛茵比下去了,听上边的意思是实习期结束只留一个,只要你能留下来,往后的事谁说得准。”

“洛茵有什么好比的,不就是长的好看点儿,现在还傻乎乎的在那整理资料呢,一看就是个学习学傻了的,李程柯才不会看上她呢,她拿什么跟我比!”

“行行行,你厉害,在公司我还是劝你安分点,这里不是你这个大小姐闹着玩的地方。”

“知道了我的好表姐,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水流声停止,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洛茵打开隔间门走了出去。

洛茵一时间不知道该庆幸俞清恬没把自己放眼里当成假想敌,还是想办法安全度过试用期留下来,她赶紧出去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依然没人,俞清恬没回来,十有八九还在文娟那里。

洛茵把一堆纸质的文件放在文件夹里,起身准备把分类归纳好的电子文件打印出来用来汇报的时候拿给李程柯看。

这个时候俞清恬回来了,洛茵背对着办公室的门,没听到动静,直到俞清恬隔着工位站在她对面她才意识到有个人进了办公室。

洛茵看了俞清恬一眼没说话,文件打印完毕,洛茵正要取出来,这时李程柯走进了办公室,洛茵依然没有发觉。

但是俞清恬看到了,她一把抢过文件,大声对洛茵吼了起来:“洛茵姐,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早上和我说我整理的部分让我来汇报的,怎么你午休完回来就不承认了呢,你午休的时候我为了整理这些连午饭都没来及吃,就为了能帮你把文件尽快整理出来,我没想到你会独占,怪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洛茵一脸震惊,这是她的认知里根本想象不到的桥段,但她不知道俞清恬为什么突然这样,难道要抢自己的劳动成果去邀功?

自从成为孤儿,洛茵在经历邻居的冷漠、同学的霸凌、表哥的频繁诬陷和小姨的视而不见以后,她就知道牵扯到切身利益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帮到她,为她发声,她只能靠自己去争取去保护。

洛茵强忍着怒火,一字一句的对俞清恬说:“还给我!”

李程柯没想到李安娜说的“宫斗”第一天就发生了,20岁的李程柯还是有些玩心未退,他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没打断俞清恬和洛茵的对话。

而此时的洛茵还没意识到李程柯正在她背后不远的地方目睹着这一切。

俞清恬见李程柯没有任何动作,胆子就更大了:“洛茵姐,我知道李总把资料给你是对你的信任,我只是想帮忙,我没有嫉妒也没有想要独占,我只是想要拿回我整理的那份,洛茵姐我没想到你居然利用我帮你,利用我的无知,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说完俞清恬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这是洛茵没见过的场面,单纯的洛茵以为只要脚踏实地好好工作,洛茵不想和别人扯上不必要的麻烦,但她实在受不了俞清恬这样血口喷人。

“俞清恬你什么意思?李总离开后你就跟着出去了,直到刚刚你才回来,现在和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演戏给谁看呢!”

说完洛茵才意识到,俞清恬一系列的反常举动会不会就是要演给谁看呢,洛茵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她猛然回头,看到了办公桌边坐着的一脸玩味的李程柯。

李程柯起身走到洛茵旁边,看了眼哭的梨花带雨的俞清恬,递了张纸。

不用问,李程柯也能猜到洛茵和俞清恬两个人中有一个人想要利用今天他指派的第一个任务做文章,他从俞清恬手中拿过打印出来的文件看了看。

“既然说不清,你们就不要汇报了,我自己看。”

轻飘飘的一句话,否定了洛茵四个小时的努力。

洛茵突然觉得自己执着的脚踏实地变成了一个笑话,多么可笑,过程又怎么样,老板想看的只有结果,老板怎么会在意自己吃没吃午饭,有没有午休呢。

李程柯第一眼看到洛茵就觉得这个姑娘和别人不一样,这会儿终于想明白了,他从洛茵的眼里看不到爱慕和仰望,唯一能解读出来的就是冷漠,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李程柯很有挫败感,他知道洛茵是B大的高材生后,更加觉得洛茵眼高于顶,不免先入为主的觉得受欺负的是俞清恬

洛茵还没从情绪中缓过劲儿来,李程柯冷冷的声音又从头顶飘了过来:“不管你在学校有多风光,也不应该在上班第一天就欺负同事,可能在学校的时候你被众星捧月,但在公司请你收敛一点,你成绩好,各方面都很优秀,应该多帮帮俞清恬,毕竟你们是要一起工作的。”

李程柯想要通过这番话树立一下在洛茵心中的威信,败一败这个心高气傲的B大高材生。

洛茵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来,李程柯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可凭什么?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枚浸了毒的针,狠狠扎进洛茵的心脏,剧毒随着血液叫嚣着冲向四肢,让她手脚麻木,无法动弹。

到底是洛茵动了俞清恬的奶酪,她还是没能逃掉被动变成俞清恬的假想敌,或者说变成了俞清恬树立人设的工具人。

李程柯在晚饭的时候把这件事说给李安娜听当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话,李安娜听完略微蹙了蹙眉:“事情可能和你看到的不一样哦,打不打赌?”

李程柯听着有点懵:“什么意思?”

“很有意思,你不信的话可以调公司的监控看看,我赌洛茵说的是真话,你要是输了就去跟洛茵道歉,怎么样?”

“怎么会,俞清恬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今天一遇着事儿,话没说几句呢就哭了,肯定是受了委屈的。”李程柯心里还是偏向俞清恬的,毕竟第一眼看到洛茵的时候就觉得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哎,你还是太年轻了!我不跟你说了!”

不过好奇心驱使下,李程柯还是去看了监控,让人震惊的是俞清恬居然真的像洛茵说的一样在他离开后直接走了,而在自己回来前才刚到办公室,所以俞清恬没有任何时间去整理资料。

脑子里浮现出了洛茵那张公事公办的脸,没有讨好谄媚的笑,当然也没有像别的姑娘那样溢于言表的爱慕,整理资料这件事李程柯只是想试一试这个高材生的做事能力,没想到洛茵的做事效率出乎李程柯意料的高,倒是一个不错的助理人选。

洛茵下班后回到家想了很久,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为了钱这份工作是一定要继续做的,既然要继续做下去,就要调整自己的心态。

洛茵冷静下来后开始复盘一天发生的事,首先就像在卫生间听到的一样,想要保住这份工作就必须安全度过试用期并且取得领导的信任从而争取留下来;其次假设在俞清恬对自己偷听不知情的情况下,俞清恬做出今天的举动很有可能是想破坏自己在老板心中的形象,从而稳住俞清恬自己的位置;最后李程柯今天的反应可以很确定老板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和最终呈现的结果。

所以洛茵想要在公司站稳脚跟必须在做好自己分内之事的同时,尽量避开与俞清恬的接触,不能给俞清恬机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努力成果。

十多年的磨砺让这个看上去充满破碎感的女孩儿异常的坚韧,以前哭过,短暂的放弃过,可那样的日子只会更煎熬,所以从那之后洛茵绝不会允许自己轻易的深陷某种情绪,因为她知道没有人可以拉她一把,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让自己强大,多大的冲击都没关系,接受、消化、吸收然后再加固一道心墙。

李程柯看完监控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去给洛茵道歉,洛茵的确是证明了她极强的工作能力,但她的态度李程柯还是无法接受,至于俞清恬的行为,也可能是一时急于表现吧,李程柯想,既然俞清恬想要机会,那就给她一个机会让她们公平竞争。

躺在床上李程柯总是忍不住去回想洛茵今天看向自己的眼神,李程柯承认今天的确是误会了洛茵,也的确说了一些可能会伤到洛茵的话。

但是B大的风云人物不会就这点肚量吧,果然被捧在云端的人是受不了一点委屈的,带着学校里的光环在公司是很难走长远的,李程柯并不想助长这种风气,他决定先冷处理洛茵,杀杀她的气焰,让她知道职场和学校不同,没有人会迁就她。

                       

原创文章,作者:夏日的晚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