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民国女配兢兢业业当绿茶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穿书:民国女配兢兢业业当绿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夜雨扁舟

角色:喻卿萧承麟

简介:【穿书+爽文+甜宠+娱乐圈+双洁】

喻卿穿成了书中嚣张跋扈还茶里茶气的女配,
梦想就是达成书中的结局——成为上宁城最大舞厅的老板,过上人生赢家般的生活
恐怕结局被改变,她本无意招惹不该惹的人,
只是……
喻卿:你是男主,你离我远一点啊!
萧承麟:不行,我要对你负责

阅读指南:
1.女主前期在长三堂当民国版爱豆,后期会进军娱乐圈
2.金手指:男主可以听到女主的心声

书评专区

异界之极品奶爸:好看,奶爸和孩子的互动更好看

弑天刃:里面对人物表情的描写,突出一个“嘴角抽搐了一下,嘴角抽了抽”,这个用词频率简直是高到世上没有语文老师了。

重生之最强剑神:感觉力量体系已崩

穿书:民国女配兢兢业业当绿茶

《穿书:民国女配兢兢业业当绿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我会对你负责

之后的几日倒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由于萧承麟近期两次率兵来长三堂抓人,一时之间,做过亏心事的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长三堂里的客人便也减了不少。

喻卿倒是乐得清闲。只是由于首演被打断,管事妈妈让她再准备准备,等风头过了再办一场。

所以近几日,喻卿每天就是教夏绵弹弹琴、吃完饭遛遛弯,好不惬意。夏绵虽然性子软绵绵的,但学起东西来又聪明又肯吃苦,进步非常快。

为了防止她再被小桃和吴茵二人针对,喻卿便让她睡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喻卿的屋子是个套间,内间是她的卧室,而外间有张小床,夏绵便睡在这里。

如往常一般,二人互道晚安后,喻卿便拨弄着刚洗完还带着些潮湿的头发走向内间。

将门关上后,喻卿径直向床走去。走着走着,她却突然觉得空气中有点奇怪的味道,很淡。

她疑惑地拿起一撮发尾放在鼻子下,很香,看来那奇怪的味道并不是来自她。

直到喻卿躺在了床上,她才知道那味道来自哪——

来自她床上的男人!她床上怎么会有男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卿刚要尖叫,旁边男人眼疾手快地用被子捂住了她的嘴。她努力向旁边看去,借着雕花木窗透进来的斑驳月光,男人的一侧轮廓依稀可见。

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剑一般利落的眉毛,光与暗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形成了明显的分界线。以往幽冷深邃的眸子,如今却漾着几分红。

喻卿是第一次离这么近看萧承麟,也是第一次离这么近看一个男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但平心而论,他长得确实……秀色可餐。

在现实世界里单身了二十年的女大学生喻卿咽了下口水。

萧承麟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声音很低,还带着些嘶哑:“别出声。”

说罢,捂住喻卿的手和被子一同被移开了。

“他那眼神什么意思?我不会刚刚对眼了吧?”

“不过他为什么大半夜的会来我房间里?”

“他怎么还闭上眼了?这是打算在这睡觉了吗?那我现在要走吗?还是就呆在床上?救命,这也太尴尬了吧?”

萧承麟本就被那药折磨得够呛,此时听着身边女人像“十万个为什么”似的喋喋不休,便强忍着怒火睁开眼睛。

他一直面冲着喻卿,睁开眼时那个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可令他惊诧的是,喻卿此时正紧紧闭着眼睛,嘴也未动分毫。

……

萧承麟有些愣怔,难不成这药还有致幻作用?可他刚才明明……听到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这么漂亮一个大美女,他能忍得住吗?”

萧承麟感觉太阳穴的位置跳的有些厉害,也不知道到底是药效影响的还是被那声音气的。

只是有一点她没想错,萧承麟中的药效越来越明显,整个人的意识犹如海上的木板,浮沉不定。

他眉头紧锁,眼睛也闭着,只靠动物最本能的嗅觉锁定目标。闻着身边人散发出的香甜味道,他无意识地凑了过去。

萧承麟年少有为,在军营里打出一片天地,成为了上宁城最年轻的军阀统帅。只是成就往往伴随着一定牺牲,萧承麟把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军队上,所以至今身边还没有过女人。

这种药,对于未尝过情事的男人更为致命,饶是定力好如萧少帅,也不禁失了神。

感受着男人越来越近的身体,喻卿急了起来,可她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外屋的夏绵,万一这狗男人一生气,一枪把她俩都崩了怎么办?

“卧槽,他手摸tm哪呢!”

“狗男人!不守男德!”

“也不知道这个架空时代对贞洁要求高不高,得亏是没穿越到宋代去,不然岂不是明天就要被浸猪笼?”

意识混乱的萧承麟没听懂她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对她的前两句话非常不满意。

于是,萧少帅将手伸到了喻卿的脖颈后,略一使劲。

世界安静了。

萧承麟心满意足地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和自己有些发烫的体温比起来,喻卿的身体就像沙漠旅人的水,让人忍不住品尝更多。

但最终,尚存的一丝理智还是没有让萧承麟继续动作。他只是紧紧抱着面前冰凉的身体,把鼻子埋在她的脖颈间,用头发散发出的馨香味来舒缓自己的不适。

第二天一早,喻卿猛然惊醒,身边早已没有了人。她低头看向自己的睡裙,虽然有些褶皱,但起码还是完好穿在自己身上的。

“这王八蛋,再让老娘看见就阉了他!”

清晨处理完军务回来打算给喻卿说明昨夜缘由的萧承麟:“……”

他没从长三堂的大门进来,而是从喻卿房间的外面直接用钩索爬上来的。毕竟就两层楼,直接上来比从大门挨个儿应付众人的客套要简单得多。

喻卿窗户外面有一块不小的空地,是一楼舞厅的房顶。此时萧承麟就站在上面,伸手轻敲玻璃。

喻卿警惕地看向玻璃,在看到那张还算熟悉的脸后,嘴角微微抽了抽。

“萧少帅一大早就光临寒舍,有什么事情吗?”喻卿打开窗户,立马装出了一副热情且健忘的笑容,只是心里却明显不是这么想的。

“这狗男人还敢来?挑衅我?”

萧承麟深吸了一口气。他今早醒来后头痛欲裂,把昨晚听到的那些声音归为药效发作后的幻听。

只是现在,大白天,清醒的情况下,那种声音还是出现了,这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压力太大疯了吗?

“这人怎么光站那不说话,别是有什么大病吧?”

萧承麟看着喻卿面上始终没变的甜甜笑容,沉默后终是开了口:“我昨天来这里调查,结果被下了药。药效发作很快,我看这间屋子没人便先躲了进来,之后便……对不住。”

喻卿本想当作这件尴尬的事情从没发生过,没想到萧承麟却主动提了起来,当即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这狗男人果然和我八字不合!第一次见面被枪指着脑袋,第二次见面首演被闹得稀碎,第三次见面又被占尽了便宜!!!杀了你啊啊啊啊!!!”

萧承麟略有些心虚,听她这么一说,自己好像确实有些过分。

“昨夜之事,我会尽力补偿喻小姐。”萧承麟正色道。

喻卿挑起一边眉毛,来了兴趣:“萧少帅想如何补偿?”

空气静了三秒。

“给我五百大洋。”

“我会对你负责。”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归于寂静。

                       

原创文章,作者:夜雨扁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