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江湖入梦来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江湖入梦来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末流情诗

角色:孟洛神楚游仙

简介:江湖旧事下酒,总能醉倒几个任侠意气的少年
爱恨情仇染红了故事里的桃花,可否留意过,有哪一朵是为了让你遇见她,而特意绽开的?
少年醉了,明天会醒
桃花落了,明年会重开
可十之八九的事情,却是没办法重新来过的
有些情深缘浅,分别后,便再也不见
有些少年渐渐长大,便也忘记了当初仗剑江湖的梦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究竟是桃花香,还是竹叶青香,是梦美,还是她美呢?
桃花如人面,酒后美梦酣,
大醉不知身何在,
河山万里,入梦来!

书评专区

龙骑士的快乐:一股子大龙挂了的味道,像是盘子没洗又装了道菜给你端了上来。主角开发金手指的方法和其他人比就像是NT。去了一趟除了知道闯关有宝物拿(这金手指设定又有一种既视感),死亡退出外什么都不知道。死法也是极其NT。

拒绝接盘,圣母男主角不伺候了!:7 章崩,比那本开大车的还快

小镇青年在美国:目前36章,看起来贼得劲,后续不蹦的话那就是我的仙草了

江湖入梦来

《江湖入梦来》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一伞韶光暖风雪

众人联想到老者方才所说所讲,其言辞凿凿,不似哗众取宠。心中不免嘀咕,难道江湖传闻中的花域,竟然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麽?

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只见有些性子急,按捺不住的,已经奔下楼去会钞,恐怕立刻便要策马南行了。后知后觉的,眼见众人接二连三地离开,略感诧异,仔细一想,便也做了附江之鲫,结账而去了。

宁宝慌忙好言留客,怎么可能拦得住一群粗人,看着转瞬间变得空空荡荡的厅堂,苦着脸埋怨道:“缘儿,醉仙楼的生意早晚得被你搅黄咯。”

缘儿伸手捂嘴,嘻嘻笑道:“宝宝哥哥,你整天喊累,这不正好合了你的心意麽。再说这群江湖人神经兮兮的,我不过是背了一篇陶先生的佳作,竟然都被吓跑了!好笑死了,胆子小,像老鼠似的,也敢出来混江湖,稀奇稀奇。”不禁觉得好笑,又嘻嘻笑个不休。

孟洛神低声对蔺彩晨道:“贤侄怎么想?”蔺彩晨皱眉道:“我与这位老者只一面之缘,这位老人家爱开玩笑,所说未必可信。”

孟洛神摇头道:“方才咱们眼前出现桃花源的景象怎么说?”蔺彩晨也很诧异,只感觉玄之又玄,却无法解释,作声不得。

“听说天竺国有一种魔功,可以聚意成像,迷人心智,使人坠入幻境,名为《婆罗天魔法》。这种武功如果练到极致,足以虚幻人生,使人一辈子活在幻境之中。”孟洛神沉吟道,“不过,却是理论上可行,试想哪个学了《婆罗天魔法》至极致的人,会一辈子陪在另一人身边,为他设定幻境?”

蔺彩晨点头道:“我也曾有耳闻,一直以来只道是江湖传言,当不得真,没想到确是真的。但江湖中人大都喜好夸大其词,我觉得这门功夫虽然邪门,却未必有传言中那般厉害。”

孟洛神微微而笑,忽然扬声道:“那位老人家,请移尊驾,过来一叙如何?”

缘儿止住了笑声,眨巴着大眼睛问道:“这位大叔,请我爷爷做什麽,也请我麽?”

孟洛神笑道:“当然也请你这位扮作男童的小姑娘了。”

缘儿被孟洛神瞧破女扮男装,撅嘴不乐:“偏你眼厉,瞧了出来!”忽然调皮一笑,一条火焰大蛇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直扑孟洛神。

蔺彩晨脸色一沉,拔剑斩向蛇颈,邪情剑芒乍现而没,出剑收剑快极无双,可触之如同空气,这条大蛇竟然毫发无损,不觉有些呆了。

只此一瞬,这条大蛇已掠过蔺彩晨身边,冲到了孟洛神面前!

孟洛神不避不让,淡然饮酒,徐徐道:“世相我相,皆是虚妄。”任由那条大蛇穿身而过,由窗户飞入漫天风雪中,消失不见。

缘儿哼道:“你胆子倒大的很,可惜我还小,不能幻出伤人的东西,要不然你可惨了。”

孟洛神点头道:“等你长大了,我必然不会再这般悠闲应对,不过还是要谢谢小姑娘手下留情。”

老者苦笑赔礼道:“我这小孙女自小缺爹娘教养,不知礼教,让北神尊见笑了。老头儿身老骨残,半入黄土,已经耐不住严寒了,有劳北神尊移驾来我这边可好?”

缘儿听得老者说及爹娘,眼中恍惚间漫上了泪光,忽地冲出了醉仙楼。

老者央求宁宝道:“烦请宁小哥照顾着些缘儿好吗,我与北神尊有些事情要说。”宁宝点头会意,疾步追缘儿去了。

孟洛神关上窗户,踱步到老者桌前坐下,摇头道:“没想到小姑娘身世这么凄苦,您老何必和她提及这些伤心往事。”

老者一直苦笑:“不让她难过一阵子,就会越来越调皮,老头子有心无力,越来越管不了她了。”

孟洛神不以为然,道:“小孩子不都是调皮的麽,我小时也是如此。”

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哑然失笑,忽然又有痛意在眉间霜结,摇头不语。

缘儿跑出醉仙楼,一直跑一直跑,在一棵大槐树下忽地停住,蹲坐在雪地,抱着双腿嘤嘤哭泣。

宁宝撑伞追到,直累得气喘吁吁,这棵大槐树粗逾五尺,枝干横斜如虬龙展腾,此间时令,槐叶早已落尽,挡不得片点风雪。

宁宝将伞全倾在了缘儿身上,关心道:“缘儿,咱们回去好麽,这里风大雪大,会得风寒的。”

缘儿只是摇头,不语,宁宝无奈,只得陪她坐下。

一柄小小的油纸伞,在这漫天的大雪之中,撑起了一个小小的晴天。

宁宝看着沿着伞边飞入,落在身上的雪,一片两片,好多片,于人情世故有些熟稔的他,竟一时半会找不到好的话题,讷讷道:“缘儿,你还记得他们的样子吗?”

缘儿自然知道宁宝口中的他们便是自己的父母,她点头,哽噎。

“……爹爹高大英俊,整天让我骑在他脖颈上玩,娘亲端庄贤淑,总爱教我习文断字,女红花鸟。”仿佛那时候已过去了很久,有些努力想记住的事情,也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缘儿想了想,才能接着说下去。

“……爹爹总是对娘亲说……”她学着父亲的声音,粗声道,“女子无才便是德,缘儿不喜欢识那些劳什子,你干嘛总让她学?”又学着自己母亲的声音道:“既然你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干嘛还会娶我?”

忽然缘儿笑了出来,用她自己的声音道:“每当这时候,爹爹的脸就变得和你们醉仙楼的爆炒猪肝似得,站在那里瞪着浓眉大眼,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娘亲厉害,三言两语就把爹爹唬住了,然后爹爹就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娘亲就说,就你还秀才呢,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她低下头,泪水在长长的睫毛上结了冰,“后来我才知道,一筐只能盛一斗,爹爹连一个字都不识得。”

宁宝随着缘儿的话语,眼前出现一室温馨,仿佛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样,不觉鼻尖一阵酸楚。许久道:“缘儿,你爹娘对你真好。”

缘儿被宁宝这句话渲染,想起从前爹娘对自己的宠爱,现在却得不到了,便更加委屈地哭了起来。

宁宝不知道这句话会适得其反,愈加手足无措,忽然也哭道:“你那么幸福还有什么好哭的,我连我爹娘的样子都不知道!”

缘儿被宁宝的狼嚎所慑,忘记了哭泣,怔怔地看着宁宝。

宁宝没什么武功内力,此刻已冻得瑟瑟发抖,颤声道:“听娜姐说,十二年前我被他们遗弃在了醉仙楼,要不是她听见我啼哭,我可能已经冻死在那个雪夜了。可巧今天也下了雪,是不是十二年就是一个循环呢?”说着以手托腮,忘记了寒冷,望着伞外的暮雪,怔愣出神。

“娘亲说,万物有序,依循四时,老天什么时候愿意下雪就下吧,雪停了太阳就会出来的。”缘儿想了一会儿,从怀里掏出手绢,擦去宁宝的眼泪道,“宝宝哥哥,这手绢你得给我洗干净了。”将鼻涕兮兮的手绢塞进宁宝手里,问道,“宝宝哥哥,没人教你武功吗?”

“有啊,就是刚才拿剑斩蛇的蔺大哥,他很厉害,可我不想学。”

“那个人麽,我看稀松平常,没什么厉害的。”缘儿撇嘴不屑,忽然愁眉紧锁道,“宝宝哥哥,爷爷说,明天我们就要南下去扬州了。”

“这么快啊……那你有空要来醉仙楼找我玩,我做的好吃的你可还没吃全呢。”宁宝不舍道。

缘儿眼神一黯道:“如果我不再来醉仙楼了,你会不会有天突然想起我,满天下的找我呢?”

宁宝思考了好久,肯定地说:“会的。”

缘儿苦笑道:“那你知道那时候我在哪里吗?”

“只要找,总会找到的。”

“可这江湖这么大,人这么多,我们就如江海一粟……”

“江湖再大,也就这么大。”宁宝说,“人再多,也就这么多,不是吗?”

缘儿笑道:“说得跟老和尚打机锋似的,那你可要练好武功啊,江湖险恶,宝宝哥哥可别没找到我,就半途而终了。”

“不就是练功吗,有啥可怕的?”宁宝老大无趣,然后又苦着脸道:“缘儿,咱们回去吧,不然我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今天就被冻死了。”

“活该,谁让你没一点内力的。”缘儿嘿嘿俏笑,牵起宁宝的衣袖道,“走吧,冻死了醉仙楼的大伙计,老板娘肯定会让爷爷把我留下来抵赔的,那就得不偿失咯!”

                       

原创文章,作者:末流情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