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皓李幕瑜免费在线阅读嫡女重生只想摆烂,世子急了

小说:嫡女重生只想摆烂,世子急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停云载酒

角色:宋敛上官瑜

简介:双重生\/男女主互相火葬场\/架空且架的很空\/重生后依据梦境回忆前世
他对她收敛锋芒,而她拒不逢迎
前世凶险,上官瑜为国事为家事为宋敛,独独不为自己,最后撞在刀口上一命呜呼,死在宋敛怀里,临死前,她感受到宋敛的泪落到脸上,心里谢谢他拼命挤出的眼泪
重生再世,她顶着世子妃的名号,当咸鱼摆烂,每日计划着敛财跑路下扬州,宋敛却帮她筹谋添砖加瓦,狗腿子一般
上官瑜就是不吃这套,他追的越狠,她跑得越快
男女主互相治愈携手同行的故事,小虐多甜
小剧场~
“世子,夫人说今夜不回来了,她要重金揽下乐伶阁的魁首,没空给你收拾北上的行李…”赶回来回话的小厮如实答道
只听宋敛手中的毛笔“咔擦”一声从中间断开来,“她真怎么说?”
小厮小鸡啄米般点点头,惶恐般又后撤几步
烛光下宋敛隐了隐火气,微微勾唇道:“把屋子里的一箱银子搬着,走!我倒要看看这魁首是个什么模样!”
“夫人…夫人说,比,比世子你好看多了…”
“岂有此理!”
只听“扑通”一声,小厮被宋敛一脚揣进荷花池里,成了个泥人
彼时,上官瑜正歪在乐伶阁雅间里摇着小扇,几百两几百两地报着价,笑得妖娆

书评专区

戏鬼神:书写得一般般,但作者心机是真不少,书中很平常的一段描述,本章说里却有一堆人尬吹文笔,我挨个头像点进去,发现大多是三无小号,明显的水军

新大明帝国:其实历史文,金手指越大越好看,只要你能驾驭的住这个金手指,让世界在金手指下合理运行,比某些裸穿的要有意思得多。某些人就是M体质,一看金手指过大就喊小白,难道一个常人奋斗40年改变一个县城的文就是神书了?

破败王冠:女主

嫡女重生只想摆烂,世子急了

《嫡女重生只想摆烂,世子急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用刀划向他的小臂

“圣人。”

上官瑜磕头跪拜,朗声唤道:“臣女叩谢圣人,王爷厚爱,只是臣女见世子并无意于己,不愿承这份恩情,还请圣人降罪。”

一字一句皆发自肺腑。

“阿瑜!”上官端玫与上官浩皆是一惊。

这是要横插一脚。

宋北湛收起脸上的笑意,右手抚了抚酒盏,半晌才道:“既如此,朕便不乱点鸳鸯谱了。”

“你这番心里话说出来何罪之有?起来吧。”

上官瑜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来,谢恩的话还未来得及说,一侧的宋敛却抢先一步。

“承晏谢圣人恩。”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他,她随后拜谢回了席上。

这次相亲该是不欢而散。

上官氏与云阳王府这事落下,席上便有小声议论。

上官瑜听着女眷们压低声音地谈着,除了说她名声已坏,不识抬举,似乎并没有别的什么。

烦闷的很。

她偏过头去看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芳姨娘,怎么不见二妹?”席间只见上官瑾与上官玥仍是局促,挺直腰板坐着。

独独不见上官琅。

“琅姐儿说她去梅园转转,说是席上闷的很。”芳姨娘捏着帕子解释道。

只是她的眼神飘忽,于上官瑜并不是一个能够说服的理由。

“芳姨娘,皇家盛宴又是除夕佳节,若是生了乱子,你我都担待不起。”

“我去寻她。”

上官瑜说着便起身退去。

芳姨娘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长长舒出一口气来。

她有些侥幸,自己膝下并无女儿。不必成为家族的棋子。

远了那繁华热闹的宴会,周遭的白映入眼帘,冷冽的很。

离了月华亭往梅园去,越往梅林深处去,上官瑜看见上官琅那柔风弱柳般的身姿正倚着一位华服贵人。

“二姑娘这脚怕是要遭罪了。”

“都怪我自己不小心,折花时崴了脚,连累殿下受累。”上官琅说着竟默默垂泪。

声音更是放低放柔,我见犹怜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双足皆断,无法自理了。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三殿下宋代钰扶着上官琅一路向外走去。

上官瑜皱着眉头侧身躲到一边。

两个人身边竟都没有丫鬟、小厮相陪,还真是天赐好良机。

她不信这是偶然。

皇家?上官琅这是脑子被驴给踢了,三殿下宋代钰已有正妻,若真让她成事,便是为妾室。

这个软骨头的,哪怕嫁与寒门子弟,也是正妻之位,有着上官氏,难道还怕在夫家受气,怎会上赶着跑去吃人地。

上官瑜越是想就越是恼怒,走出梅园心中只觉晦气。

她也懒的回席上,便绕着月华亭边的湖心小路散步。

这时,静安姑姑突然在身后唤道:“表小姐,表小姐。”

“嗯?静安姑姑,怎么了。”

“表小姐还是去暖阁里瞧瞧皇后娘娘吧,娘娘头疾犯了,疼得很。”静安姑姑神情焦虑,不似作伪。

“您一拒婚事,娘娘就向圣人告罪说身体不适,至暖阁歇息片刻,这御医一探说是老毛病又犯了。”

“还不是给您气的。”

静安姑姑说着又叹了口气,真是个活祖宗。

上官瑜听罢也是紧随着静安往暖阁走去。

“您一会可千万不要再惹娘娘动气。”静安在她进阁前还是一副不大放心的样子。

上官瑜摆摆手,推门进去。

“姑母,静安姑姑说您头疾又犯了,你且少操点心比那御医的药方还好使。”

“我和那宋敛的婚事根本不能成,你看他也瞧不上我……我也瞧不上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就闭了口,待她走进一看。

她的姑母捂着额头端坐着,对面喝着茶神态自若的是她方才一口一个不是东西的宋世子。

她抽了抽嘴角。

“你来的正好,尝尝这茶,是圣人赐予本宫的江南春,道是别有滋味。”

上官端玫抬眼示意上官瑜过来。

上官瑜摆摆手:“姑母明知我不爱饮茶,更不谙茶道,别糟蹋了这茶。”

上官端玫当下便寒了脸,目生狠厉。

一侧的宋敛浑身一震,望着这对姑侄一来一回终于觉察到哪儿不对。

他起身欲要告退,却觉得浑身从下腹传来阵阵燥热,通体发暖,头也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距离他上一杯茶已经有一炷香的时辰了。

他扶着小塌,歪歪斜斜,自知中计,心上发苦。

宋北越,你这个老呆子,连亲儿子都算计。

“宋世子这是怎么了?”上官瑜见宋敛脸色愈加潮红,心上已经有了计较,转身要往外面跑去。

谁知上官端玫喝了一声:“来人,给本宫把她扭住,把这盏茶给她灌下去。”

静安以及皇后的贴身内侍阿福、三两宫女走过来把上官瑜钳制住。

“姑母,你怎敢做出这等事,你这是要我名声扫地,你怎么对得起上官氏的祖祖宗宗!”

上官瑜一人难敌四手,双手被完全压在身后,静安正用力掰开她的嘴,往里面灌茶。

她左右规避,剧烈挣扎,徒劳而已,茶已入腹,她的眼泪生生被逼了出来。

昏沉不定的宋敛见这番惨状竟生了怜悯,摇摇摆摆想要上前拉开钳制上官瑜的人。

只是浑身脱力跌坐在一侧。

上官端玫冷笑一声:“现在才想到你的名声怕是迟了,这是从平康坊里寻来最烈的药,今夜,你与宋敛的婚事必须要成!”

上官端玫说完这句话便带着静安等人出了阁,落了锁。

听见落锁的声音,上官瑜终于崩溃地跌坐在地上。

她刚刚饮下茶,药劲还没至,一侧的宋敛却扶着小塌慢慢运转内息,他的额头有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

“宋敛!这事非我意,冤有头债有主。”上官瑜说着便双手撑地往后面退着。

只见宋敛并未回应,只是闭眼屏息。

她知晓平康坊各大青楼楚馆确实有一些禁药,没想到这药真用到自己身上,实在是烈火烧身,浑身上下如同被啃食一般。

她额间的秀发已经逐渐被汗液打湿,双眸由清明变得模糊不定,充满了迷蒙。

她身上的大氅早已消失,丹红的唇微微呼出热气。

宋敛这时睁开黑如墨的双眼,望见的就是这样双颊通红眼神迷离的上官瑜。

刚才他用内力才堪堪压下去一些,只是这个时候那股吞食心智的媚药又起了劲。

要命了。

谁知道这时上官瑜突然走了过来,宋敛入鼻便是一阵馨香,脑袋哄的一声。

上官瑜的唇抖着说出余下的话:“宋世子,得罪了!”

说罢她便扬手拔开宋敛腰侧别着的短刀,胡乱扒开袖口朝着他的小臂划去。

                       

原创文章,作者:停云载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