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宁溪是谁女霸总之弟弟慢点追!在哪里看?

小说:女霸总之弟弟慢点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不爱吃芒果

角色:希尧宁溪

简介:【甜宠+女霸总+年下恋+先爱后恋】
你说气人不?她一个一心追逐女富婆,拼命上福铁斯富豪榜的十大青年,貌美如花,正直的女企业家
居然在替朋友陪酒的头一晚被一个小戏子睡了?小戏子居然还是闺蜜生理意义上的弟弟
OMG!刚认识不到五个小时,她疯了同意他睡自己?哎哎哎,说好了睡完了各走各的路,你干嘛总来找我?我对男欢女爱儿女情长没兴趣的,我要当富婆!
她在前面拼命跑,妖娆弟弟后面使劲追,两人明明毫无交集,未何你总说见过我?
希尧:姐姐,你别这么拼命,我有钱,给你,求你养我….
宁溪(汗颜):怎么?养你还要你贴钱给我?不合逻辑不合逻辑,哦不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贫尼不睡弟弟….

书评专区

裂土美利坚:忍耐着看了100多章,内容海水.主角配角,反派交替降智商.无故事性,无观赏性.对话,情节反复交代重复话题.一本普中水平作文.

重生之无限梦想:欲绿又止,这傻哔作者的书所有女主除了膜没破,全都被人又亲又摸的,而且主角全在旁边看着…

炮王:《炮王》快百万字了,上面显示不正确啊!!!

女霸总之弟弟慢点追!

《女霸总之弟弟慢点追!》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加吗?

米米拎着咖啡刚走到公司楼下,就碰见了周明落,周明磊的哥哥,周氏真正的接班人。刚从车上下来,只见他一身熨帖平整合身的西装,笔挺服帖的穿在身上,职场精英中的大BOSS,星眉剑目,完美的下颚线,光是往那一站,就仪表堂堂俊美无涛,不比他集团旗下任何一个男明星差的容貌,吸引了来来往往多数的女白领的目光。

要不是这么夺目,米米也不可能这么快看见他,上前打了个招呼,干贫着道,“Hi,落哥,工作时间你怎么到我们这了?贵步移贱地,让我们公司十分的蓬荜生辉啊。”明奕跟周明落这些公子哥,从小就玩在一起,米米是明奕表妹,自然也认识。

更何况沪城就这么大,圈子也就这么大,大家相互之间基本都熟悉。

周明落性格一贯沉稳,乍听米米这么贫,也弯弯嘴角。道“宁宁跟我要产品标准,我下午正好到这边见张行长, 就顺便给你带过来了,省的你再跑一趟。宁宁呢?”

“那太感谢了,落哥么么哒。我下午可以划划水了。宁总在办公室,落哥你要不给我上去看看宁总,反正她现在没什么事了,公司前段时间代言人出问题,现在已经基本解决了。”米米礼貌的邀请,周明落见约见面的时间还要等一会,就随着米米一起上去了。

电梯里,米米聒噪不断,讲着他们新签的代言人,怎么这么好看,昨晚还跟周明磊一起喝酒,周明磊又是怎么被宁溪喝趴下的。虽然她全程几乎不在场,但听她夸张的形容,让周明落一直嘴角上翘,还直夸宁溪干得好,自己那个混球弟弟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东混西混,父母管不了,也不干正事,确实欠教训。

“嗨,我跟你说落哥,你不知道,我回去的时候,磊哥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软的就跟小趴菜一样。”米米边说笑边带路,走到宁溪的办公室,替他推开门,向后招呼着周明落进来。

周明落刚进去就看见宁溪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头上几根乱发,眼下发青,似乎比他上次见到又瘦了一点。

米米拿着沙发上的毯子走过去替她盖好,道“宁总最近几天真的累惨了。”米米心里道,可不是累惨了吗,看希尧那187 的体格,昨晚估计一夜不会让她睡,暗暗坏笑。

宁溪刚被盖好毯子,就醒了过来,揉揉惺忪的睡眼,努力睁开就看见周明落坐在沙发上,醒了一会儿,不由得向坐在茶桌前的周明落哀怨道“落哥,你可算来找我了。”理理散乱的发型,走到周明落对面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

“我一有空就来找你了,你跟我说说桑尼是怎么回事,代言不是好好的吗?她怎么被爆出这么多黑料?”米米给周明落倒了杯清茶,坐在另一边,接过周明落的话头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估计是她金主的老婆找人搞的鬼,她要是一身黑料就算了,我们大不了跟她解约。可是坏就坏在,她一边代言我们产品,一边私下瞎说我们产品含有激素,被曝出录音。自己打脸给大家看了。”米米忿忿不平道。

“不过她都是过去式了,我都解决了。”宁溪接过米米的无糖无奶冰美式,一口气喝了一小半,说道,“落哥,我想跟你打听一下,李袂手里的希尧,你觉得怎么样?虽然我们已经签约了,但是你毕竟是吃这口饭的,比我们了解的内幕多,你给我说说,他,怎么样?”

其实宁溪是想知道,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到底有什么背景?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用起来还是有点冒险,不如先查查底,多搞点底牌在手上,以防万一。

要是直接去问Auby,她肯定不会说,她这个人从来都忌讳谈自己原生家庭。

更何况,连李袂都说了,他偶遇到他的,可见彼此也没多熟,不然不会连希尧跟Auby的关系都不知道。

就像昨晚聚餐,李袂以为是他自己费劲吧啦的帮希尧约了周明磊,实际上是Auby费劲吧啦帮希尧约的周明磊。

但是这俩缺心眼都约错人,即使把王琳请来又怎么样?还不如周明落一句话好使,毕竟他是真正的集团掌权人。

周明落看着宁溪略显憔悴的脸,道“我等会让助理查查。我知道的也不多,听李袂说是偶遇。清北学生,其余不知。毕竟看他外型演技还不错。”

李袂之前在周明落的死对头金陵集团,被周明落花了好大价钱挖过来,就看中他就能吃苦耐劳,精神乐观。可李袂这个缺心眼到公司不久,还不熟悉人事关系,以为周氏兄弟势均力敌,话语权差不多,才傻呵呵地跑去请周明磊,毕竟周明磊确实负责的海选。

“好的落哥,那就拜托了。”宁溪学学电视上好汉双手握拳作揖的样子逗他,继而接着道“不过落哥,你弟弟真轴,跟我喝酒拼了半条命,他现在怎么样?醒了没?”

“没有,昨晚被王姨直接送医院去醒酒了。王姨也是,还发个朋友圈,我爸我妈看见了气的不行,今早刚到医院去了,磊磊今天拜你所赐,少不得一顿骂的。”周明落边说边把王琳朋友圈发的视频转发给宁溪看。

宁溪点开手机,看到视频里,周明磊一直叫嚣着【喝喝喝,谁不喝谁是龟孙】。而宁溪稳坐泰山,八风不动一杯接着一杯。视频里时不时传来王琳咯咯的笑声。

嗨,这些中老年就喜欢拿小辈逗乐,等到周明磊喝到最后真的把自己喝成龟孙了,再也喝不动的时候,王琳笑的更开心了。

不知道还以为王琳站自己呢。

“那可不能怪我,本来我们都不打算喝了,他自己一个劲的拱火,不就输给我几百万。至于处处跟我针锋相对嘛?落哥,你这小老弟格局不够啊。需要你帮他打开。”宁溪两手做个打开的动作,哈哈笑道。

周明落眯着眼揉揉她的头发。从大学两人就认识了,接着认识明弈,若论感情,他和宁溪的感情比明弈厚的多,宁溪倔强又坚强,怎么劝都不去他的集团帮他,一心想和明弈一起创业,拗不过他俩,也只好暗中偷偷帮了几回忙。

好在二人虽然启程不顺,后来总归还是顺的。后面也不需要他出手了,甚至有好几次还从他手里抢客户。

而周明落从来不急不恼,反而甚是宽慰。尤其每每到他俩公司,看到办公室都是一次比一次搬的大,有种作为老母亲养大两个娃娃的成就感。

“他小屁孩懂什么,除了吃喝玩乐啥也不是,你跟他计较什么,气坏了不划算的。”周明落揉了一会放下手劝道。

也只有在周明落面前,宁溪不是宁总,觉得自己像个邻家小妹,“我不计较,只是周明磊别计较就好,我听Auby说,孙意黎又出事了。”

周明落叹口气道“是,这次比较厉害。在京都,皇城脚下被人诬陷,我都够不到,Auby来找我的时候,我也联系了很多人,但是都没办法,对方打定主意要办他。只是后来不知道Auby怎么解决的。”

宁溪脑中突然冒出希尧的身影,该不会是他?随即摇头,不会,他才多大,不可能有这么深的背景,那会不会是因为Auby的继父,因为他捞出了孙意黎,Auby答应替他儿子在沪城牵线?毕竟内娱重头戏都在沪城,这样一想好像也有道理。

“落哥,我让你帮我查的人,麻烦你尽快帮我查清楚。Auby很少提及家庭,她昨天突然冒出个弟弟,简直惊掉我下巴,开始我以为她是不是哪里认识的,但是昨天一看那个希尧的眼睛,跟她简直一模一样,如出一辙。那双狐狸眼换别人化妆都画不出来。亲姐弟无疑。”

“知道了,你呢?”周明落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遇到这样的事,为什么不联系我?”你知道我可以摆平的。

宁溪听他这突然的关心,极不适应的扭头去端杯茶,目光转移看向米米。道“落哥,这些事还没到需要动用你的地步。有事情我会找你的,你看我这不就拜托你帮我查希尧吗?”

宁溪之所以不去他那工作,除了自己独立的个性以外,也是不想跟他有太多纠缠。她不是不知道周明落什么想法,只是一如她对昨晚刚睡完的希尧,男女情爱她暂不考虑。她对周明落只是当个学长,师兄,甚至再疏远些说是生意伙伴都不为过。她对他总归没多大感情。

周明落看她左顾右盼,心里大致明了她的心意,也不为难起身说“我约的时间到了,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别总一个人扛,有需要可以找我,我们之间不需要太见外。”说完,照例微笑着摸摸宁溪柔软的头发,也不等她回话,径直走了出去。

米米看周总带点小情绪的出去了,忍不住开口道“宁姐,你说,落哥对你的心我们都能看出来。你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呢?”

“哎,”宁溪悠悠的叹口气,道“考虑什么,我一直把他当学长,没其他感情的。”

“我去,宁姐,你说你,睡了希尧那样的绝色你不动心,可以理解,毕竟不清楚他底细。但是落哥这样的人,跟你一样的工作狂,简直就是你同类啊,你也不喜欢,你说你喜欢什么的人啊?”米米坐在她对面,翻着周明落带来的文件,不经意的开口。

宁溪靠在座椅上,往后躺了躺,她喜欢什么样的?她好像自己都不知道,这辈子可能就打算孤独终老,与钱为伴吧。

周明落刚准备等电梯的时候,发现自己把手机忘在宁溪那里了,扭头去取,刚好听见米米那句,“……睡了希尧那样的绝色….”,放在门把上的手,怎么也按不下去了,愣愣的站了好一会,才离开。

坐在车里的他在发呆,直到米米打电话给他司机,说要把手机送下来他才回过神。

看来希尧不仅要查,还要彻查。周明落手慢慢拧成拳头,攥的紧了又紧。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经过这么多天的换人风波,整个公司都很疲惫,宁溪也给大家早早的下班,连米米也让她早点回家休息,独留自己,整理完了最后的事情,看看手表居然都到夜里九点了。

晚上九点的沪城,高架上的堵车已经有所缓解,宁溪一路还算畅通的回到家。

诺大的家里,就她一个人。整理好包,换好居家服,泡完澡,坐在落地窗前,观赏着整个沪城的标志性建筑物,夜里霓虹灯透过玻璃窗照在房间里,江风透过打开的窗户直面扑来,带着纸醉金迷的气息。

“叮叮叮….”宁溪刚喝了口阿姨准备的养生饮品,电话就响起来了。

号码不认识,宁溪一般都不接。开了静音,手机还是不停震动,一个接着一个,等到第三个的时候,宁溪本打算去接,刚拿起手机,对方就挂断了。准备回一个过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宁溪刚打回去,对方就显示通话中。刚挂断手机就传来一条微信好友认证。

【姐姐,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短短一行字犹如炸雷,让宁溪背后的汗毛直直竖起来。再细看头像,这不是希尧是谁?!那么刚才的电话也是他的轰炸?宁溪把手机丢开,不接,也不通过,没有往来必要。

不理他就好了。

可是希尧是个刺头儿,越不理他,他越来劲,宁溪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不停,一个接一个,微信好友认证也发了很多条。

宁溪实在受不了了,他一直打,电话就处于占线,万一公司有事情她连电话都接不到。宁溪带着怒气按下接听键,也没说话,先等看他说什么。

那边的希尧没想到宁溪突然接电话,还在跟旁边的人说话,“…..你去跟导演说,我们戏份拍完,先回去了,马克,姐姐不接我电话,我们等会去她家。”

宁溪听到他要来自己家头皮都炸了,在那边吼道“你来我家干嘛?!”

希尧听见手机传来的声音才意识到电话已接通,高兴地道“姐姐,我去陪你,你早上给我留了这么多钱,够我陪你一个月了。”

“陪你个头,不需要你来陪我。”宁溪冷言冷语的道。

“不行,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无功不受禄。”希尧在那边十分坚定的道。

宁溪觉得他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什么功什么禄?拿什么钱办什么事?不会用词不要乱用好吗?一夜酒醉而已,难道要我对你负责?

“你哪来我的号码?”宁溪突然想起来很重要的事。开口质问。

“我跟你助理要的。”另一头的希尧笑嘻嘻地道毫不犹豫的出卖米米。

淦!这个米米,谁给她发工资,谁是她BOSS?胳膊肘往外拐。

“姐姐,我也知道你家地址。”怕她挂电话,希尧赶紧补了一句,“我刚拍完,一会去找你好吗?”

“等等,你觉得你以什么身份来找我?男朋友?算不上吧?一夜Q对象?我们也仅仅是昨晚那一夜而已,没必要对我的做法有任何误解。不光是你,我遇到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这样,这个行为不针对任何人,针对的是昨晚发生的事情而已。”宁溪理智的说完,将自己无情无义彰显到极致。

希尧沉默片刻,闷闷地道。“那你微信通过我好友。”

“就是通过你又怎么样呢?你不觉得我们之间不可能吗?你才多大?”宁溪冷静的帮他分析两人恋爱的可能性。“你也不要太介意,被睡了就要负责任?太幼稚,现在是21社会,大家你情我愿,生理需求而已。”

“姐姐,那,我们工作上难道不需要对接吗?”希尧不死心得道。

“我这边工作都交给米米了。”宁溪言下之意彼此没有联系的必要,又难得有点耐心的陪他聊下去,希望能开解他,不要执迷不悟。

“姐姐,那你不通过没关系,我想去你家。”

宁溪知道他这是软的不吃,要来硬的了。头疼的揉揉眉心。

“我知道你不想我去,可我想你。”希尧在嘈杂的环境里低低的说了一句,传达着他的思念。

宁溪在这边却听得清清楚楚。

江风拂面夹杂他这温柔的一句思念,灌进宁溪的耳朵里,流进那个坚硬的心脏。

她在社会上滚打了这么多年,遇到不少追求者,跟她表白的记不住有多少,就比如像周明落这样的精英,跟她说的最深入的一句话也不过是含蓄的,喜欢你。然后得不到宁溪的回答,大多数都仅仅止步于此,最多一句喜欢你,再夸张一点,我爱你,从来没有对她越过表白这一步,去表达思念。

就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脸面尊严远比得到一个人重要得多,脸面可以换很多女人或者男人,但伴侣对他们来说自然可有可无.,这个不喜欢换另一个,花再多钱都没问题,反正他们多的是。但是花费尊严低下头颅,基本上都做不到。

宁溪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机界面上,希尧最后发来的好友认证,【姐姐通过啊。】

加吗?宁溪默默思索着。

如果昨晚,宁溪还没有任何想跟他接触的念头。那么今晚,宁溪似乎有点不坚定。

与其等着周明落派人去查个十天半个月的,不如自己主动出击,不管这个希尧是跟自己闹着玩也好,来真的也好,既然他送上门了,那她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他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她都能应付的游刃有余。

她现在十分想搞清楚,孙意黎的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只手遮天的本事。

考虑好的宁溪,手指轻点【通过】二字。二人聊天界面随即弹出来。

另一头的希尧坐在回酒店的车上,看着宁溪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乐不思蜀的对着马克说道,“Mark,我被通过了。”那口气活像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被奖励了几块粉色棒棒糖。

马克在前面专心开车之余,心中默默腹诽,少爷这扮猪吃虎的演技,日后肯定能角逐奥斯通影帝,人间表演艺术家一级演员。明明在京都十个政员提起,九个都头疼害怕的**地下组织头目,现在在这里装什么青头大葱。

打起人来拳头如铁,脚骨如钢,整个京都没有他没打怕的违法分子。

马克还记得第一次跟随他去追击一个瘾君子头目,该头目私下把卧底通通折磨致死,手段残酷不仁,差点在码头坐船跑了,被希尧捉到后,拳拳打在左胸腔,感觉他要是晚去一步,那几拳真的准备打爆敌人心脏。被打者口喷鲜血,一半被希尧躲过去,一半喷在他脸上。马克当时看到希尧那股狠劲,感觉希尧是不是没过足拳瘾,下一刻是不是就要把他按地上打一顿。一脸的鲜血,斗大的拳头,站在深夜的码头上,冷风嗖嗖得吹不停,希尧就像地狱上来的恶魔立在那里。那一幕至今让马克夜里梦到,还能惊醒了,顺便出一身冷汗。

所以他透过后视镜看希尧那略带炫耀的幼稚表情,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最起码跟他印象里的少爷不一样。

“少爷,我们明天要去宁总的公司拍他们产品写真。你要不要问问宁总她有没有空,跟她约个饭。”马克在旁边替他出主意。

本来这样产品写真都是要去好点的摄影棚拍摄,毕竟地方比较专业。但是给宁溪他们公司拍产品,都不需要到处乱跑,他们公司里有个专业的摄影棚,还是周明落帮他们做的。偶尔不用的时候还能往外租。

希尧闻言觉得是个十足的好主意,低头给宁溪发【姐姐,我明天去你们公司拍产品写真,跟我一起吃饭吧?】

宁溪看着希尧发来的约饭请求,想了想回了句【嗯。】之所以这么回是因为每次他们公司有新的产品写真需要拍摄,大家中午都没空去吃饭,有指定餐厅统一订购送上门的餐盒。到时候不止是她和希尧一起吃,而是大家都一起吃。

宁溪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回了个一个嗯后,突然迫不及待想看他明天中午小心思破碎的表情。

希尧没想到她同意的这么快,手指飞快的回道【么么哒,姐姐,今天你工作一天了,早点休息,我们明天见。】

另一头的宁溪实在困的受不了,连他最后的微信都没来得及看就睡着了。

“马克,她同意了哎,明天跟我吃饭。”希尧戴好口罩,长腿一跨,笑嘻嘻的下车走进电梯。

马克跟在身后拎着他今天带去片场的行李箱,跟上他的步伐。道“少爷,你这样子我真不习惯,我还是习惯你冷酷的那面,还有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你非要到沪城当演员?咱们以前多开心,兄弟们在一起吃喝玩乐。”

希尧瞥他一眼没理他。他来沪城当演员的目的,宁溪只是其中一部分,最重要的事他可没忘,还要慢慢来。道“你就这么喜欢打打杀杀吗?哥现在带你混娱乐圈,体验下不一样的人生,你要积极一点。你想想,我们一直以来,不缺钱,想做什么事都能做到,人活得太无欲无求了是不是很没意思?我们挑战一下新的人生,比如闯荡娱乐圈。”希尧站在电梯里,恬不知耻的给马克画着大饼。

看马克似乎有点不相信他闯荡娱乐圈就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希尧又道,“你要对自己自信,相信你的BOSS我,一定能当影帝,证明给你的老爷太太看看,你把少爷带的多好。”

希尧是不打算把真实目的说给他听,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马克看着希尧那滔滔不绝的嘴,对他说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该信,看少爷这贫样,‘噗嗤’的笑出声,“少爷,你要是真的想我好,就少给我找麻烦,别涉险。也别去找那个宁溪,她不是好相与的人,你在京都不是也听过她吗?十大青年呢,你想想整个京都又有几个十大青年,你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估计还没得到,就被她算计的骨皮不剩。”马克好心的提醒道。

希尧打开门进房间,认命地说“骨皮不剩也没关系,我都是她的人了,骨皮早就是她的了。”

希尧躺在床上,闭上双眼。感受着昨晚两人的气息,经过整理打扫,仅存的气息十分微弱,但是还能闻到宁溪身上那若有若无的香味,围绕着他的鼻腔,想起了柔软的手感,想起了柔嫩的唇瓣,还有喘息不断的呜咽。

姐姐,如果我做的事会伤害到你,希望你原谅我,最起码,你别恨我。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芒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