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听,花开的天籁黎北辰和慕遥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小说:听,花开的天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禾夕」

角色:黎昀夕凌佑星

简介:黎昀夕一直以为是自己前二十几年积攒的人品才换来那百分之一可能都不到的相遇,却不知凌佑星早在4年前就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并一下记住了与他名字缩写完全一样的她
那天,女生的笑容就像冬日里一抹和煦的暖阳照进了他的心里
他花了整整4年的时间,直到再次见到她时,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已对她一见钟情
“学长……我可以喜欢你吗?”
“跟我在一起,压力可是会很大的,怕不怕?”
“不怕

“昀夕,我也很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开始

书评专区

始于深渊:发现完结忘记看了,待我这两天补完改评价 然后我就忘记当初补完的剧情是什么了,一脸懵逼

杨康的幸福生活:考据癖的作者,实用主义的主角,干粮

系统供应商:第五章败退,主角随意打了个稽首,还自认为有高人风采,实在搞不懂主角行了个跪拜礼还有什么风采

听,花开的天籁

《听,花开的天籁》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答辩

在严筠的软磨硬泡下,黎昀夕不得已把遇见凌佑星的前因后果说了个大概,而至于自己掉马的事情只是随口一句带过,毕竟连她本人都不知道具体内情,也就没办法多解释什么。

八卦完室友的二次元奇遇,严筠满足地拍了拍手,微眯了眯眼,带着张扬的笑意看向她,“昀夕,学长该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黎昀夕一噎,“严大小姐,造谣可是犯法的。”

严筠笑着摇了摇头,“啧啧,你这个恋爱小白,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不信咱们走着瞧,看我说得准不准。”

黎昀夕斜睨了她一眼以示抗议后,便不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实习结束了,下周就答辩了,好好准备准备吧,严小姐。”

“是了是了。”对方敷衍地回应。

黎昀夕也没再管她,收拾收拾东西也就睡了。第二天,她把表格填好以后,趁着午休前交到了科教处主任手里,主任姓杨,戴着一副老花镜,跟她对了对名字后只点头说了一句“等通知”,想来也是习以为常了。

凌佑星自那天晚上找她聊了规划以后便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她,黎昀夕也不敢随便叨扰。她时常会打开对方的朋友圈看一看,可惜留给她的只有一行冷酷无情的字:

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这天她又一次朋友圈碰壁后,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暗笑自己跟个暗恋的小女生似的成天单相思。她开始在心里不断默念“黎昀夕,你要摆正好自己的心态,你不过是个小粉丝,仅仅只是个粉丝而已,一定一定别多想”来给自己洗脑,终于在默念第63遍的时候,自我感觉正常多了。

于是她又回到了遇见凌佑星之前的状态,整理着自己的毕业论文,看看书,偶尔跟着严筠刷刷剧,日子倒也过得闲适。

毕业答辩那天,黎昀夕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毕后稍稍捯饬了下自己,虽然她所谓的“捯饬”仅限于涂个隔离、修个眉毛、画了点淡淡的口红。

严筠在一旁刷着牙,歪头欣赏着她所谓的打扮,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句“这张脸送给你真是白瞎了”。

黎昀夕有些无语地看她一眼,又自我怀疑式地照了照镜子,“不是挺好的吗?哪儿差了?”

严筠把嘴里的漱口水吐出后,略带嫌弃地说:“你怕是对‘化妆打扮’有什么误解吧。”

“有吗?”黎昀夕反问,在看到对方不想再多说的表情后,撇撇嘴去换衣服了。

白色衬衣加藏青色西装,这是院里要求答辩的服饰标配,黎昀夕换好后拿出一双跟不太高的黑色皮鞋换上,拎上单肩包倚在门口:“严小姐,友情提醒下,按照你现在的速度,我们大概只够喝一口西北风当早餐了。”

正对着镜子化妆的女生白了她一眼,一副“你懂什么”的表情,“你先去食堂帮我买两个菜包打了包等我吧。”

黎昀夕笑着摇摇头,“遵命。”

下了楼,她与同专业的其他同学打了招呼,便径直去食堂打早饭。吃饭间隙,她听到邻桌隔壁班的同学在讨论一会儿答辩的注意事项。由于他们专业人数较多,早前就有通知按照班级分别安排了三个教室进行论文答辩。

想起上周凌盛海说过会参加他们的毕业答辩,也不知道哪个班级有这份荣幸能得他亲临。说起来黎昀夕对凌盛海的好感,一是来源于专业课上的生动解说,二是来源于实习前期他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虽说她不是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但是凌盛海并没有因为她的专业不对口而区别对待,反而很认真地告诉她了许多临床上的要点和注意事项,这让她受益匪浅。

待她咬下最后一口生煎包的时候,严筠终于是姗姗来迟,在看清女生餐盘里残留的半个包子后一脸哀怨,“我也想吃生煎包!”

黎昀夕伸手指了指一边打包好的青菜香菇包,“你自己点的,在这里。”

严筠忿忿地拿过包子咬了一口,边嚼边说:“可恶,嘴里的菜包瞬间不香了。”

黎昀夕淡笑着收拾完最后的食物,起身端起餐盘往回收处走去,“走吧大小姐,掐着点到可不太好。”

严筠生无可恋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许是想到辛苦化的妆容不能花,吃得格外淑女。

黎昀夕走出几步回头看了她一眼,被她那一脸纠结的吃相逗乐了,她强行压下了想出言调侃她的冲动,催了她一句就继续往教室走去。

两人按着班级找到教室的时候,同班同学差不多到了有二分之一。黎昀夕往前排看了一眼,好在点评席一排还没有老师到场,暗暗松下一口气。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教室,正准备找位子坐下,第四排正**有人挥手冲他们打招呼。黎昀夕抬眸望过去,莫子文正打着手势让他们坐过去,似乎是特意为她俩留的位置。

还没等她有什么表示,严筠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就往那里去,惊得黎昀夕忙说,“我还是坐后面去吧,方便摸鱼。”

严筠头也没回地说:“坐哪儿不是摸鱼,没区别。”

最后,黎昀夕只好别扭地跟着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女生有意为之,临了还跟她换了换位置。于是她迫于无奈只能挨着莫子文坐下,男生满面春风地和她打招呼,她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随意应了一声。

“昀夕,你早饭吃了吗?我这边还有一盒牛奶,你拿着喝吧。”莫子文没看出女生的敷衍,兴致高昂地凑上来问。

“不用了,我吃过了,谢谢。”

“对了昀夕,你之前说的最喜欢听的那个声音叫什么名字呀?”男生继续叨扰。

“他退圈了。”黎昀夕淡淡地开口,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

她是个喜欢将二次元和三次元分清楚的人,既不喜欢三次元的人知道她二次元的事情,也不愿将二次元的情绪带入三次元。在她认为,二次元的世界属于她自己的个人**,若非亲密无间,她是万不会将它随意拿出来与人分享的。

所以当男生猝不及防地过问她的秘密时,内心反感的情绪又添了一层。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莫子文没注意到女生的克制,小声嘀咕着,他隐下了后半句没说完的话,想了想又问,“那现在你还有在听剧吗?”

女生刚要矢口否认,一旁的严筠似是听见动静凑了过来,“你们在聊啥?聊剧吗?聊剧找我呀!”

黎昀夕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侧头感受到身边人投来的饶有深意的目光,悄悄比了“谢谢”的口型,另一侧的男生自是没注意到。

“昀夕很久没听剧了,你找她还不如找我聊,我知道的比她多多了,想听什么风格的,姐姐我随口就能报上一大堆。”

莫子文看了眼黎昀夕,似有什么话欲言又止,但又不好对另一个女生视若无睹,便也客气地聊了几句。

黎昀夕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他俩聊着,忽然间感觉到前排周围传来一阵阵小声地议论。她抬头看过去,只见从门口走进来三位同院系的老师,而紧随其后还跟着一个人,戴着金丝边眼镜,光洁的白色衬衣,搭配笔挺的西装裤,利落的短发微遮额头,黑亮的眸子显得整个人精神奕奕。

不知为什么,再见凌佑星,配着这一身打扮,黎昀夕内心蹦出来的第一个词竟然是“斯文败类”?

一旁的严筠似乎也注意到了动静,直起身子看过去,然后秒回头看向她,在注意到女生默契的眼神后低头靠近,“他怎么会过来?”

黎昀夕扫了她一眼,一脸“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的表情。严筠讪讪地收回视线,眼神再度看过去,嘴里不自觉喃喃,“在这种人间极品身边生存,压力一定很大。”

黎昀夕听闻,在心里默许地点了点头,而后眼眸微抬,一时竟和男生投来的目光交汇,那一瞬间,黎昀夕觉察到对方的嘴角似乎不经意间微扬了一点点弧度?

他对自己笑了……

黎昀夕再次没出息地低下了头。

                       

原创文章,作者:「禾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