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牌!我在镇魂司卧底归来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听牌!我在镇魂司卧底归来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哥德巴赫与萧邦

角色:李暮哥德巴赫与萧邦

简介:【硕大脑洞】+【阴险系统】+【无女主】+【嘴炮王者】+【高频搞笑】
安静地做个葬仪师不好吗?
原本适应了阴阳眼的李暮还能偶尔和一众老透明们打打麻将!
谁特么缺德悄咪咪给我装载王牌二五仔系统!
“假冒伪劣的死神笔记”在手,我满面春风!
那谁?我宣判你屎缓立即执行!
什么?诅咒别人需要消耗功德值?还100起步!
太黑了吧…
我三年入殓送别可怜人无数!你说我就攒了7点功德值?
还不够用一次?
这破书要来何用!摔!
家人们呐,更惨的是被安排进镇魂司做二五仔啊,周围都是些什么鬼诡啊!!做完三年又三年…
我都做司长了,要不我解散镇魂司好啦???

书评专区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奇奇怪怪的体系,轻浮的人设和老掉牙的笑点。

迷途的叙事诗:无用的描述过多,没有起到引人入胜的作用,反正看的显的突兀烦躁。

重生过去当传奇:嗡嗡嗡都没过,作者知道什么叫投机倒把罪吗?

听牌!我在镇魂司卧底归来

《听牌!我在镇魂司卧底归来》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5000字一章你就说怕是不怕

“哎呀,馆长啊!你来的正好,李暮他用开水泼我呀!”刘三姐一看馆长驾到,瞬间又来劲了。

“少放你个爷孙屁!”没想到馆长果断怒斥道,恰巧骂得和李暮异曲同工。

无视了一脸呆滞忘了哭泣的对方,转过头,馆长又是一脸谄媚的看着李暮,”暮啊,那个你昨天是不是给一个姓周的老爷子做了葬仪?”

看见李暮点头,馆长大喜过望,”哎哟,是就好,是就好!他老爷子人呢?呸,你瞧我这张嘴,该打!”

他真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惊的李暮险些把桌子丢在地上。

有油星子溅出来了啊,老兄…

“他的遗体呢?”馆长重新问道。

“刚烧了啊,4号炉好上路。现在应该装盒了吧。”

“啥!完了完了”馆长脚一软险些跪下了,好一会他才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对对,下葬。下葬也可以有仪式!吴秀博、刘捷你们两个赶紧去准备周老先生的葬礼,找公墓最好最宽敞的位置!”

“还愣着干嘛!给你们一小时,不弄完全部给我滚回家去辞职别干了!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你们特么全家都被炒了李暮还会在!”

说罢,居然示好似的对李暮抛了一个媚眼…

“等会儿来我办公室一下!”

胖猪馆长含情脉脉地说道。

毫无防备就接收到了爱的电波,李暮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整个人顿时陷入了懵圈状态…

发生啥事了?

我在哪里???

诶?对了,我还没完成例行打脸呢,兄台你跑出来打个什么岔啊!

吐槽归吐槽,李暮只能拿出小本本画好圈圈,现在借机保住工作才是头等大事!

看刚才馆长三百六十度的花式态度反转,没准今天有戏!当然,前提是别想来潜规则那一套,否则一定一巴掌呼死他。

李暮跟着胖子馆长回到办公室,才刚刚坐下,就看到这个以往对他嗤之以鼻的领导此时居然殷勤无比又是递烟又是泡茶…

这烟和茶明显价格不菲,但李暮不敢享受,他害怕被下药。

“李暮要不要再吃点水果?”馆长将果盘往李暮的方向推了推。

“如果不介意,你要干啥就直说吧!首先我想声明一下,我的取向很正常,不必白费心机了!”

“笃笃…”

敲门声很好地化解了二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胖子馆长顿时一跃而起慌慌张张跑去开门,还不忘回头提醒,”你能不能留下来就看接下来你的表现了!”

李暮的视线跨越了馆长矮胖的肩膀向着门外看去…只一眼,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精彩!

同样震惊脸的还有胖子馆长,他的眼珠已经掉了…

白..白石松?还有小萨?

国家队电视台居然同时派出两名当家王牌!这可谓是史无前例!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对方如此重视?!!

“你好,我们是国家队电视台的主持人,想必两位应该认识我俩吧?别紧张别紧张,原本是要派记者来着,我俩主动请缨就过来了。呵呵呵,那个…可否让我们进去说”

白老师简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看馆长堵在门口呆若木鸡,只能有些尴尬地建议道。

“哦哦,请进请进!欢迎,我是这个殡仪馆的馆长,您叫我小周就可以了”胖子馆长又伸手朝李暮抬了抬,”这位是我们馆里最优秀的葬仪师,他叫李暮。”

两名主持人走进办公室,身后的摄影师操作着摄像机也跟了进来,采访从他们进入殡仪馆就已经开始!

“不知道两位老师想了解什么内容,听领导说是关于周老爷子的后事吧?”胖子馆长觉得有些口干。

“对啊,馆长既然知道就太好了,我们想了解一些周老爷子身后事的处理细节!”小萨抢先回答道。

采访身后事!需要国家队电视台???

这周老先生是什么来头?!!!

李暮倒是隐隐约约大致猜到一些,或许是因为对方参加过寒津湖战役,又或者还有其他鲜为人知的内幕?

两名当家主持人客串记者却显得非常专业,轻描淡写的提问、引导、记录,不过区区五六分钟时间,就已经把李暮和馆长知道的挖了个干干净净。

整个采访在李暮稀里糊涂中结束,两位主持人又问了一些对于现在的福利入殓事业的看法以及怎么看待战斗英雄之类的内容。

关于李暮二人都很想知道的周老爷子到底是谁,却只字未提。

似乎他们很守纪律地并不愿意透露更多内情,又或许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整个采访李暮演技浮夸地大谈福利入殓生涯的艰辛和伟大意义,牢记使命不忘初心云云,听得两位主持人频频点头,

再对比胖子馆长的猥琐含糊,镜头自然是几乎全程朝向了李暮这边!

末了,李暮热情的含笑起身表示要送送两位大拿,徒留下毫无存在感的一个胖子在角落里暗自神伤。

李暮送的颇为热情,十八里相送,一直送到了快速路上…

两位主持人内心os:从殡仪馆送我们上路不太合适吧?

李暮内心os:废话!这可是上7点新闻的大好机会啊!别那么迷信,出了事我担着!

下午时分,周老先生的葬礼即将开始。

“李暮那小子呢?特么在这个时候给我掉链子!”

在葬礼最后准备的15分钟时间里,胖子馆长几乎全程黑面。

站在一旁的刘三姐立刻接话,”那可不是?我看啊他是认为今天的葬礼缺了他不行。在这儿给您摆谱呢!”

她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报复机会,掐准了胖子馆长的性格就是一顿输出。

胖子馆长没有心情理她,神情复杂地看向葬礼现场…

在莫名其妙出现的殡葬专家的指导监督下,这儿今天布置的可谓是相当夸张!

周老先生墓地周边已经被新建的素白色围挡围合成了”几”字型。墓地后方一排护卫一般笔直挺立的巨大松柏居然是在中午时分新种完毕的!

精心布置在各处的雪白菊花花圈也经过了妥善打理,衬托得整个墓园今日格外肃穆。

巨型的挽联高高挂起在中间最显眼的位置,上书…

“永远铭记周昌述老先生”!

“光辉齐日月”

“身影耀河山”

更有足足8个机位的摄像机时刻捕捉着现场的情况!

看到挽联内容的时候,胖子馆长已经脸色煞白,再顾不上发什么牢骚,只是急急吩咐刘三姐和老吴赶紧去找李暮。

敢用这样的内容做挽联的葬礼,他一个小小的殡仪馆长,兜不住!

好像…来不及了,悲怆的哀乐已经响起…

还没等刘三姐跑出几步,三人就看到殡仪馆外围的盘山路上一排军车正在缓缓驶来,在军车的后面沉默地跟着一条长龙,它由诸多整齐小跑的士兵共同组成…

有面庞稚嫩的新兵,也有两鬓斑白的老兵…甚至还有没有手掌的伤残士兵!

他们年龄不同、番号不同、军衔等级也不相同。

但,

一模一样的是眼神中的崇敬,是脸上的郑重和悲恸!

“唰!唰!”

直到靠近墓园,军人们整齐划一的骤然停下。一切都像是刻进骨子里一般的自然而然。

因为人数众多,他们无法进入墓园,便就这样面向周老先生的墓地整整齐齐的伫立。

敬军礼!

鸣枪!

一个失去了右掌的老人忽然大声喊道:”寒津湖战役志愿军团2军李春风。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我也是志愿军,志愿军1军刘瑾。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志愿军2军周百云,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突然间,战士雄魂响彻天地:

“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周老战友,一路走好!!!”

持续不断震耳欲聋的嘶喊声居然搅的云层翻滚。天,仿佛破了一般就这样淅沥沥下起雨来…

今日这天不哭,没人答应!

刘三姐呆若木鸡,她此生没有见过这般震撼场景,嗫嚅问道,”这…这周昌述老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没人回答她的疑问。

因为,一长溜个位数车牌的大巴车已经驶入墓园…它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扼住了所有人的正常呼吸。

“咕噜”老吴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他看着车上陆续下来不愿打伞淋着雨的一众花甲老人,感觉自己就是在做梦。

那是只有在重要电视新闻上才能够看见的身影。

现场的一幕幕,通过卫星信号传递到了全国各地…

电视机前的人们停下了聊天,看着突然插播的现场画面,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到震惊,从悲恸到庄重…

他们自发地站起身来,笔直端正,沉默肃穆…

鹅毛大雪飘落在边陲站岗的战士身上,几乎将他完全覆盖。

就像一个雄伟雪人倔强孤独的挺立在天地之间…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透过军营的小窗,那里的电视画面联结着整个华夏的魂!

再没有人去追问周昌述是谁,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

那是一个属于自己的鲜红的代号。

总有可爱可敬的人,

一直守护着我们…

现场的一切,李暮却无法看到。

因为他正处在困境当中自顾不暇。

也不知道10个人凑齐了没有?

时间回到中午时分…

李暮站在快速路上对着记者的车尾挥着手,直到车子消失在地平线…

“叭叭!叭——!”

刚转过身子准备回去的李暮骤然听见一连串急促的喇叭巨响。他一回头,只见巨大无比的拖挂车正在飞速逼近!

本来以他强化过的身体远超常人的敏捷躲过去并非难事。但偏偏就在此时,许久没有出现的老毛病又犯了。

李暮两眼顿时一片漆黑,连站立都变得困难。

靠啊…

随即,

拖挂车巨大的喇叭声…

刺耳的刹车音…

玻璃碎裂咔咔作响的声音…

李暮只觉得天旋地转,地平线离他越来越远。他居然直接被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推出了马路,狠狠摔落进一侧的山坳之中…

血红的颜色迅速模糊了李暮的双眼,他的全身各处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越来越疼,仿佛身体真的已经四分五裂一般。

李暮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系统提示的到来。

“叮!宿主凝聚表世界人类信念,有助人道中兴,奖励功德点10万!

重新启动系统求存机制,开始消耗功德点保存生魂。现有功德值可保存生魂6天23小时59分钟59秒,请尽快回归肉身!”

卧槽!

李暮直到此时才像是恢复了神志一般反应过来,自己他喵的是被不长眼的卡车司机给撞下山来了?

随即他就看到自己还算完好的身体倒伏在不远处…刚刚系统的提示顿时闪过脑海!

快速的在脑海中下达了释放刻薄之眼的指令,他向着自己看去…

幸好系统没被撞散,技能尚且有效。

—-

种族:表世界人类生命体(生魂状态)

(一行小字:生魂状态在特定情况下可回归肉体)

性别:男

年龄:22岁

生命:/(离开肉体);

力量:/(离开肉体);

耐力:/ (离开肉体);

敏捷:/(离开肉体);

精神:D+ (精神力及智慧相关,表世界男性成人两倍有余水平);

—-

我擦,我现在是个阿飘?

扫过系统显示的“生魂状态”四个字,李暮不由自主摆出了一张流泪脸。

刚获得系统就要送我回泉水,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系统大爷你好无耻!

不过…他说生魂状态在特定情况下可回归肉体?

看到这行小字,李暮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特定情况指的是什么?”

“叮!宿主主动提问,该问题为付费问题。请支付10功德点!”

我摔!

这都啥时候了你特么还敢收费?也不怕噎死!

但他也仅仅是吐槽而已,生存的压力让他还是选择支付了功德点。

“叮!宿主同意支付,功德费用已完成扣除!”

“以下是宿主提问的解答:

1、镇魂司的养魂丹可实现聚魂入体的功能;2、在镇魂司提升官职至聚魂官(含)以上;3、司天监还灵基本法的相关仪式也可发挥作用。

系统回答已完毕,谢谢惠顾!”

听罢,李暮心中霎时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答案说了特么等于没说,就这骗走了我10功德点!没有一个办法是现在的李暮可以简单实现的。

“10…万点…”

随后翻阅着系统信息,李暮简直气到捶胸顿足!

10万点啊,之前赐死那个黄春生也就堪堪用了300点不到而已。结果居然直接左手进右手立马就出了!

李暮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系统…”李暮心中默念,”你怕是奸商投胎的吧?10万点功德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寻我开心呐?”

“叮!周昌述骨灰已经得到光荣下葬,该事件成为表世界标志**件。作为事件的积极推动者宿主已获取本次事件的大部分功德奖励。”

“另外,保持生魂状态需要的条件非常苛刻。得益于宿主死亡触发了系统的求存机制,才得以仅仅扣除少许功德。请宿主注意,本机制系统存续期只可触发1次。”

这一次,系统难得地解释的格外清晰。

话里话外就是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就偷着乐吧,下不为例!

李暮:“……”

10万点还叫做少许功德…

系统你就可劲的秀吧,总有你吃亏的一天…

叹了口气,当前的情况下和系统这个周扒皮争执几个功德点并不重要,尽快想办法回归躯体才是根本之道。

回想之前系统提到的三个解决方案之中镇魂司独占两项。

若是以成功率来衡量,加入镇魂司无疑是当前的最好选择!如此一来,周老爷子应该能帮上忙吧?

毕竟之前从那些冥差和司天监黄春生对老爷子的态度来看。即使做了老透明,他在镇魂司的地位也应该不低。

不过,总不能去墓地蹲他吧?只能寄希望于那三个老透明赌棍麻友了。这三个家伙最擅长的就是从里世界拉人过来补牌桌,找个镇魂司名人应该不难吧?

“再往那边看看去!”

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的人声打断了李暮的深思。

看这天色,现在的时间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很久。

想来一定是有人发觉了李暮的消失,又找到了事故现场的痕迹,按图索骥之下这会儿终于是找到这里来了…

“在这里!”

一个搜救队成员拿着长杆一边将身前的长草扫倒,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搜索而来,没多久就发现了倒伏在地上满是血迹的李暮。

“赶紧赶紧!把上面的担架拿下来,他伤的很重!”这名搜救队成员立即对着周边的同事喊道。接着,他小心地将李暮翻过身来检查起他的伤势…

或许是因为李暮两倍于常人的身体素质发挥了作用,他身上的伤势看上去并不严重。

但当这名搜救队员将手放到李暮胸口一探之下,才发觉其心跳已经微乎其微…

这名搜救队员顿时大惊失色!

李暮当前有多重要自不用说了,上面为了救援他简直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动用了搜救直升机!一切不言而喻。

如果这家伙坏在自己手上,怕是自己未来必定前途渺茫。

想罢,他更加卖力地进行抢救。

no no no!人工呼吸我坚决排斥啊!!!

此刻,李暮正悬浮在自己的肉身上方,他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急救的情况,心中万分惋惜。夺取宅男初吻的都下地狱去吧!

但他的这一转身却是恰好的看见了不远处的空间异常,顿时眼神一凝。

只见半空之中突然产生了一些震颤的波纹,很快这些波纹就扭动到一起,逐渐形成了一个圣洁的漩涡。

没多久,一个身着怪异的人从漩涡之中缓缓下降。

他的身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这些符咒制作的风格迥然不同,明显是出自不同人之手;

这家伙的四肢更是缠绕着错综复杂的五色丝线。这种丝线李暮认识,是民间某个德浸教会的祈福之法。

如此一来,这来人是谁就呼之欲出了。

                       

原创文章,作者:哥德巴赫与萧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