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

小说: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白川萧

角色:李真枫司檐

简介:修炼三百年,不仅功力全无,还把记忆给弄丢了!李贞枫堪称修仙界第一奇葩,平常仙者修炼要么得道飞升,要么修岔了,入了魔修另辟蹊径,可他呢,把自己修成个人人可揉捏的小蚂蚁,这可把以往他得罪过的仙友们给乐坏了,纷纷叫嚣着要找上门来报仇
李贞枫只得抱紧住爱徒的大腿:”爱徒啊!师父的小命可就挂在您身上了!“
司檐十分无语:”师父您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仇人啊!“

书评专区

三国之召唤猛将:。。

史上最强狗熊系统:第一次看到这么烂的居然能有成绩,别的书或许有缺点但也有亮点。 这本书真的就是烂到透顶!废话多的一B,世界观又不新颖,角色也无魅力,剧情同样无聊。生物知识漏洞多的让人发指,赶紧弃

电影万岁:我是看了这本书断更后追的 《文艺时代》,专注B级片,喜欢文艺的应该也喜欢这本书,现在JJ长出来了。

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

《魔修师父居然失忆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魔修弟子,仙界师父

师徒二人来到路边一间小店,虽是修仙之人,也还是需要休息,恢复**力的。这店里三三两两坐着几位仙友,正你一句我一句唠着嗑。

“欸你们听说了吗,天枢门的掌门前几日已修到极境,看来以后这仙界啊,要以天枢门为首咯!”

“听说了,听说了,你们是没见到霖霄山掌门那张老脸,人家可是一直到清禹长老从九渊凤台上一步一步走下来,才敢相信!那脸色惨白惨白的,你们若是见了,必定和老夫一样笑得合不上嘴。哈哈~”

“换做我是霖霄山掌门,我也会是他那样的反应,你们想想,人家天枢门曾被他们打压得多狠,要不是人家清禹长老有些本事在身上,估计现在啊!早就没有天枢门了。”

司檐悄悄瞥了眼师父,然而李贞枫并没啥反应,仍趴在桌上大喘着气。而实际上,李贞枫真没把注意力放在隔壁桌的对话上。他正在心中感慨自己为何如此苦命!

“是啊!天枢门可谓是涅槃重生,现在重新成为仙界第一大门派,今后风光无限啊!诶?过几日就是他们天枢门门内弟子的比试大会了,咋们要不去看看?”

“好啊!顺道看看清禹长老这极境仙阶的实力到底如何?”

“他们门内的比试,我们能进得去?”

“那当然了,而且比试完再过几天,便是各大门派从长老到弟子不同仙阶的分段比试,那些代表门派出去比试的,都要在这次门内比试中胜出才有资格去参加。”

“天枢门我上次去过了,这次我要去洛瑶虚境看看。”

“嘿,你那点小心思我们还不知道。多说无益,我们这便动身吧,晚了可就没好位子了。”

隔壁桌三五人终于离开,司檐见师父没什么兴趣,便问道:“师父兴许不记得了,弟子有幸参加过一次天枢门的门内比试,当时,您让我以一敌三,还说打不赢就不再认我这弟子。”

听他这么说,李贞枫趴在桌上心中猜测着,自己定是又给自己找麻烦了,他缩着脖子不敢看司檐,小心翼翼问道:“那最后?爱徒赢了吗?”

司檐笑笑:“当然赢了,不过弟子也没落得什么好。浑身是伤,养了许久才好的。”

李贞枫尴尬赔笑着:“呵呵,往事如风,爱徒既然赢了,也就别计较了。”他心想,还是少回忆些好,不然没等回到天枢门,估计就要被这位“爱徒”一气之下给宰了!

二人继续赶路,真就靠着双脚走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二人除了生活中的日常交流,其他甚少谈论,主要还是因为李贞枫故意避开这类话题,要么装没听见,要么就说记不得了,然后再走远些。

司檐看得出来,暗戳戳生着气,不想再理他,心想等回到天枢门再算总账。

……

“师父,过了前面那座小镇,我们就到天枢山脉山脚下了。”

二人刚翻过一座山,司檐看着一点都不累的样子,站在山尖上指着天枢山脉的方向,李贞枫倒是累成了狗,手脚并用才爬到顶点,根本没什么心情去看什么山脉,他气喘吁吁问道:“爱徒啊,要不我们在小镇里歇上几日吧,您看我都累成什么样了,再接着爬,我怕还没到天枢门大门口,我就一命呜呼了!”

司檐眺望着天枢门的方向,难得会心一笑,回忆着往事:“师父忘了,弟子上山前还只是个凡人,偶然间听闻山中有仙门,后来,弟子靠自己的力量爬上了天枢山脉,在天枢门众弟子中,只有我一人入门时还是个凡人。”

李贞枫趴在地上仍旧喘大着气,不过脑子附和着:“那爱徒还真是厉害呀。”

司檐:“因天枢门有一门规,只要是靠徒手的力量来到天枢门前,不得弃之。弟子便是靠着这条规矩进的天枢门,可是,门中六院都不愿接收弟子,掌门师尊才将我归入您的名下,让我做了清枫院的弟子。”

李贞枫抬头,因光线的缘故只得眯着眼看他:“那为什么那位掌门师弟不收下你?反倒归在我的名下?”

司檐仍旧眺望着远方,脸色却有些不大好,李贞枫自知自己问了不该问的,立刻站直了身子,小声提议:“爱徒啊,我休息好了,要不我们再走几截?”

于是,二人往山下走去。

司檐像是酝酿了许久,才回答了他的问题:“掌门师尊座下有三大弟子,都是仙界数一数二的高手,我一个凡人,他老人家怎会轻易收下,六院也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收我。”

李贞枫心想,难道是那什么掌门趁自己不在,才把这位“烫手山芋”丢给自己?

……

“师父为何不问弟子为什么您就同意了呢?”

李贞枫假笑着:“嘿嘿,爱徒啊!我自认为,我还是个好人的。”

司檐冷笑道:“哼~,弟子可是说过,师父您从前就是个大坏人。”

“……那,我是怎么同意爱徒来我院中呢?”李贞枫一脸假笑机械式问着。他并不想接话,他只觉得自己是被逼迫着同他搭话。

说实话,这几天的相处,他是完全搞不懂这个弟子的脑回路。只要提及从前,大多是讲曾经自己如何虐待他的事,这人记仇记得如此深刻,让李贞枫都觉得自己定是他修行之路上的最大绊脚石,导致人家三百年后还要来“掘尸”!

“您当时不在院中,其实,大部分时间师父都不在院中,而是在这座小镇中,坑蒙拐骗、败坏天枢门的名声。”

“啊!不会吧?”李贞枫懵了,既然都是天枢门掌门的师兄,应该是个仙阶极高之人,怎么还下山干起这些事来?

“师父现在也觉得不可思议吧,弟子第一次知道师父您还干这些事的时候,比您现在还吃惊百倍。”

“想必……想必是有什么机密任务在身,才下山的吧?”李贞枫替自己辩解着。

司檐又“哼”了一声。李贞枫立马缩回脖子,他不敢再挑衅了。

……

走了许久,二人终于来到小镇门口。

“自在镇。嗯~好名字,一听就是个悠闲极乐之地。”李贞枫说着好话,想借此挽救下他在爱徒心目中的形象,获取些好感。

司檐不屑一顾,根本不看那牌子一眼,急匆匆往里走去,还不忘提醒他:“师父可要小心了,这镇上认识师父的仙友众多,他们大多都跟师父结过梁子。”

“啊?”李贞枫不自觉发出一声感慨,当即掏出块帕子将自己脸包住,只露出两只眼睛,又抓住司檐的衣袖,猫着紧紧跟在身后。

司檐很是无语,挣开师父的爪子,慢吞吞说着:“晚了,在我们下山的时候,镇中守卫就注意到了,师父您在镇上住了许久,他们自然不把你当外人,要不然我们会进得来?”

李贞枫苦笑着:“爱徒您不是说了,我有许多仇家,现在我没什么功力,不躲着些,我怕都见不到天枢门的大门。”

司檐自信笑着:“师父放心,有我保护你!”

李贞枫难以置信抬头看着他。

“……难道师父怀疑弟子的本事?”

李贞枫连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爱徒的本事我是亲眼见过的,只是,您也说过,我对爱徒做过许多错事……爱徒,是不再计较了吗?”

司檐垂眸不再看他,这样低声下气的师父是他从未见过的,往日那个肆无忌惮意气风发的师父早已不见,这样的师父又让他觉得十分陌生,甚至觉得他们只是长着一模一样面容的两个人而已。就连一路同他说的往事,司檐也不觉得是在控诉,而是对着一个外人诉说自己的惨痛遭遇而已。

“等我拿到卷宗,师父便不再是我师父,而是我司檐的仇人!在这之前,你无需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过劝你还是不要耍什么花招,小心你的命!”司檐说着狠话,也在劝说着自己的内心。

李贞枫吓懵了,原本还抓着司檐衣袖的手也松开。许久之后,回过神的李贞枫假意笑着:“呵呵,好……好吧,这一路您说了这么多,我也能理解。”

司檐白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着。李贞枫跟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越到人群密集处,对李贞枫指指点点的人就越多。李贞枫只得更努力低着头,假装没看见。说实话,他觉得这面罩好像真没啥用,修仙者本就不是靠外貌来识别一个人的。而且历经三百年,现在他还没了仙气儿。还能认出他的,估计不多了吧。

虽然但是,李贞枫还是不敢揭开面罩,他怂!就当自欺欺人,心理安慰吧。

司檐实在受不了了,他站定回头,冷眼看着李贞枫。李贞枫见状还是假笑着问道:“爱徒有什么事吗?”

司檐压住心中的火气,冷冷说着:“师父,你没了功力,他们根本看不出你来。罩着个脸是什么意思?”

“啊?这……人怕出名猪怕壮嘛,爱徒如此厉害,您身边之人遮住些,才能将焦点聚在爱徒身上嘛!”李贞枫尴尬笑着说。

司檐听罢,深深吸口气,这般无赖的样子倒是与曾经的师父有些相似。司檐转身继续往前走着。李贞枫犹豫几秒,最终还是扯下帕子,哭丧着脸,口中却说道:“爱徒,等等我!”

罢了,纵使那天枢门是刀山火海,自己又有什么本事从这位徒弟身边跑掉?

                       

原创文章,作者:白川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