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倾傅凉渊全文阅读带崽冲喜,傲娇顾少夜夜求抱抱

小说:带崽冲喜,傲娇顾少夜夜求抱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小酥糖

角色:顾祁渊姜月姝

简介:【双洁、高甜、救赎、萌宝、马甲】苏撩小刁妻VS腹黑大野狼
五年后,她携熊孩子归来,只想搞钱抱大树
谁料,植物人老公突然掐住她,“说!孩子是谁的?”
姜月姝哭唧唧,“豆豆是师父捡来的

某夜,他藏起亲子鉴定书,霸道将她圈住,“姝姝,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她勾唇娇笑,“没呢?”他坏笑道:“那就亲到宝贝说为止!”
她是解药,他诱她入怀,撩到她腿软
禁欲克制的他摇身一变,成了深情大野狼,夜夜缠着要亲亲
人间蛊王,神魂颠倒
姜月姝: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豆豆探出小脑袋,“找爹地这件事,我,功不可没

书评专区

时空过客4251:写的不好,故事性不强,主角不讨喜,人设站不住脚。定位很尴尬且扯淡,get不到爽点,只有前五十章能看。说白了还是不接地气,主角除了理想主义和金手指一无是处,您搁这儿写圣经呢。

修真-师姐的剑:苍生不死,昆仑不灭.:)非常非常喜欢的大气修仙文,看完之后觉得这个昆仑才是昆仑,这样的剑修才怀有撼动天地的剑。

传奇从我是歌手开始:还不错

带崽冲喜,傲娇顾少夜夜求抱抱

《带崽冲喜,傲娇顾少夜夜求抱抱》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神级萌娃,坏蛋石化

方林看过去,视频里的画面,正是姜月姝和一个矮冬瓜老男人。

穿着米色的改良旗袍的姜月姝,被那男人抱在怀里。

旗袍下摆开叉,她修长的双腿白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顾祁渊脸色阴沉沉的,凤眸里氤氲着怒火,紧紧锁定那男人的猪蹄。

方林从未见过顾少因为一个女人这么动怒。

他察言观色,急忙上前。

“顾少,这人叫王老板,和姜朝阳有生意往来。事发当晚,也是姜朝阳默认王老板这么做的,我还查到,太太的那个妹妹姜甜甜,对她很不友好。”

方林对想攀高枝的女人没好感,但姜月姝愿意救老夫人,他对她开始改观。

“老夫人情况怎么样?”

顾祁渊问。

“老夫人并无大碍,只是……”

方林欲言又止,眸光闪烁,对上顾祁渊的眼神,他全盘托出,“老夫人命令手下的人,半小时内要知道太太的身份。我看,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倒要看看,还有什么花样。”

顾祁渊修长的手掌抚摸着手腕,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无疑是最致命的。

“目前网上骂声一片,对太太的名声不太好,要不要教训那姓王的一顿?”

方林问道。

顾祁渊摆手,“静观其变。”

他洗个澡的功夫,衣服就被偷了。

从没有人敢对他这样,他心里格外来气!

“是!”

方林点头。

顾祁渊的眼睛眯起溺死人的弧度,他盯着自己手腕处,不由得想起五年前的那次。

他身中强效媚药,被海外杀手追杀,他那时浑身快爆炸,视线开始模糊。

生死存亡之际,他抱住水边一个迷迷糊糊的女人。

他用力撕下女人裙上的黑纱,缠住她的眼睛。

他很热,热到冒烟,只想找到宣泄口。

那天,下着雨。

雨水将两人淋透,女人脸上湿哒哒的头发像是水草,拼了命地将她缠绕、勒紧……

“五年前的女人,还是没消息?”

顾祁渊按着眉心,问。

方林战战兢兢,手都在颤抖,“是我办事不力,那个女人就像消失了一般,毫无音讯。您要责罚,我认!”

顾祁渊脸色铁青,“继续查!”

他的眼底波涛汹涌着,自那之后,与那女人亲密的极致体验,挥之不去。

除非,那女人特意躲着他。

姜月姝发出去的证据在网上迅速发酵,得到不少吃瓜大V的转发与评论。

#银海酒店女主另有其人#

#贼喊捉贼#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姜月姝迅速占据热搜,激起新一波热议。

【哦买嘎!你们发现没?从酒店606房间出来的人,不是姜月姝。】

【惊天大瓜,有人晒出聊天记录,要拍姜月姝的床照作为要挟。】

【造孽啊,到底是经历了什么?那姑娘出来都是扶着墙腿打颤。坏笑/jpg】

【楼上明知故问,人家不想做秒懂女孩。】

【好奇606房的女主是谁?可惜视频被打了马赛克。】

姜月姝刷着不断暴增的评论,给姜朝阳打电话。

“姜总,20万你准备给现金还是转账?”

“姝姝,你在哪?爸爸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钱的事情好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姜朝阳欲言又止。

姜月姝冷笑,“我在门口。”

父女俩坐在客厅,姜月姝靠在沙发上,姜朝阳不断往茶几上放进口零食。

“姝姝,爸爸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姜朝阳是商量的语气,端着茶杯的手也是很不自在。

“先说你答应过的事,我乖乖嫁给那植物人冲喜,20万什么时候给?”

姜月姝不答反问,冷冷地看着一大桌子的零食。

真是可笑!

“马上!”

姜朝阳说完,当即让人转账。

“现在可以……”

“豆豆呢?我要带走!”

姜朝阳刚想开口,被姜月姝无情打断。

“好。”

姜朝阳一咬牙,让人将豆豆带过来。

熊孩子的嘴被封住,被两名手下拽住胳膊。

他小小的身子根本动弹不得,短腿扑腾扑腾,看到姜月姝格外激动。

姜朝阳趁机,拿出手机录像。

“豆豆,你告诉我,这个女人是不是你妈妈?”

姜月姝眯着眸子,那双狐狸眼里满是冷意。

“姜总,你这是闹哪一出?”

“别怪爸爸过分。”

姜朝阳说完,朝着两名手下使了个眼色,“豆豆快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我可以给你买玩具、买糖吃。”

姜朝阳继续哄着豆豆。

姜月姝表面镇定,心里开始忐忑。

被姜朝阳知道豆豆的来历,对她极为不利。

“姐姐,豆豆好想你,呜呜……”

豆豆眼里含着泪花,朝着姜月姝扑了过去。

那声脆生生的“姐姐”,打了姜朝阳一个措手不及,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

他抱住姜月姝,嚎啕大哭。

“不哭不哭啊,我这就带你走。”

姜月姝松了口气,抚摸着豆豆的后背,柔声安抚。

“好啊,快带我走。”

豆豆朝着姜月姝挤挤眼睛。

她低头看时,熊孩子脸上哪有半点眼泪,分明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姜月姝还未说话,豆豆从她怀里挣脱开来。

他的小短手叉着腰,朝着姜朝阳道:“现在的小孩谁稀罕那些东西?你要是给点好处,我就告诉你她是谁。”

豆豆带着小奶音,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姜朝阳一听,喜上心来。

“你想要什么?我立马安排。”

豆豆嘿嘿一笑,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给我五千,我就告诉你她到底是谁。”

“五千?你这小孩子抢钱呢?信不信我不让你走?”

姜朝阳这话一说,他身后的两名手下叫苦连天。

“姜总,求求您快让这熊孩子走吧!”

“是啊姜总,这熊孩子半夜往我们嘴里尿尿,还动不动就踹人命根子。”

“我宁愿去挑大粪,也不想看守这孩子了,呜呜……”

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鼻涕横流。

“五千块买一条劲爆消息,姜总,你不亏。”

豆豆学着姜月姝的模样,肉乎乎的小手臂环在胸前。

姜朝阳差点气晕,他咬牙切齿,喊人拿来了五千块现金。

豆豆打开纸袋瞧了瞧,心满意足地拿在手里。

“好孩子,你快说。”

姜朝阳期待不已。

“你过来点,怕你听不见。”

豆豆朝着姜朝阳勾勾**的手指,那双大眼睛里,满是无公害。

                       

原创文章,作者:小小酥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