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谋帝:本宫已上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谋帝:本宫已上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忆墨潇

角色:许晏清宋璟

简介:甜宠+双洁
白切黑转换自如小公主×深情不渝忠犬系少将军
【可疯可乖】×【可奶可狼】
最好的深情是陪伴,作为上一辈恩怨的附属品,他们相互舔舐心灵的创伤
最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你心疼我的不容易,我纵容你的小脾气,即是坠入深渊,可抵岁月漫长
小公主的漫漫女帝路,悲哀、彷徨、背叛、绝望、悔恨、成长、幸福,难舍难分,所幸一路有他……
多年后—
宋璟:陛下宠宠臣……
许晏清:要命了,宠宠宠!

书评专区

重生之伪装者:装13+文青- 并不算是普通爽文文字很清丽但是对很多人来熟肯定是毒草- –

末世之死亡地狱:不好看

穿越到游戏商店:又是获得超凡能力后去赚钱?呵呵,不要说普通人心理,你是在侮辱普通人,没有人甘于平凡

谋帝:本宫已上线

《谋帝:本宫已上线》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扮猪吃老虎

“陛下,密报。”

掌事太监悄悄轻唤。

“陛下?陛下?”

在龙椅上小憩的皇帝被唤醒,“何事?”

掌事太监捧上密折,皇帝随意看了几眼,烦躁地把折子丢在案桌上,“朕命他们监察百官,为何连百官今天吃什么喝什么都要告诉朕?”

今日副都御史钓鲈鱼落水。

今日太常寺卿吃了烤乳猪。

今日翰林院修撰上火长痔疮。

今日国子监祭酒查明患有脚气。

……

听着掌事太监一个个上报,皇帝哭笑不得:“不愧是朕派去的人!”

报着报着,皇帝发觉不对劲,问道:“宋璟呢?派人去监视他了吗?”

掌事太监揩了把汗,“派去的人不知为何途中摔断了腿。”

“断了腿?那便再派个人去!”

“陛下,城中出了个命案,宋将军亲手把凶手捉住的。”

皇帝套着宽松的常服,负手而立,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宋璟带回来的是越林军吧?告诉宋璟明日去禁军巡防营练兵,越林军与禁军一同训练。命案有大理寺,有刑部,不需要他操心。”

百官各司其职,这是朝廷运转最理想的状态。兴许有些人瞒着他玩忽职守,瞒着他越权擅权,谁都可以有点私心,唯独宋璟不可以!

宋璟的身上流着他最讨厌的血脉!

皇帝疲惫地捏了捏眉心,“福海呀,之前李家送来的丹药朕觉得效果不错,命李家再送几盒来吧。”

“陛下春秋正盛,丹药再好也是药,食多伤身。”

“多嘴,朕知晓分寸!”

……

回宫的许晏清卧床养伤,宋璟奉命练兵,三日光景没有李家的半点动向。

大宫女南芸送来膏药,许晏清咸鱼似的翻过身。

“殿下,慢些翻,小心着。”

“南芸,我觉得恢复得差不多了。”

南芸撩开许晏清的上衣,乳白色的膏体在许晏清的鞭伤上化开。

南芸心疼地在伤口上吹气,嘴里哄道:“不疼,不疼,公主忍一忍。”

许晏清开着玩笑:“瞧你那心疼样,嘴要贴我伤口上啦!”

南芸真就把唇覆在许晏清的背上,温温的,软软的。

一抹黑影从窗边窜进来,虞尚定睛看到的是这么……令人浮想联翩的场景。

“哇,小爷是撞见什么皇家秘辛了?”

许晏清快速拉起上衣,对南芸说道:“南芸!不许如此,先下去吧。”

虞尚吸了吸鼻子,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咳……原来……你喜欢女人啊……”

“嫌被本宫的人追杀的还不够?”

提到追杀,虞尚气不打一处来,“你能不能做个人,整整三日,追杀小爷百次,一步一杀便罢了,为何小爷如厕时还跑进来杀我!”

当他正舒舒服服如厕,突然一个人闯了进来,丝毫不留情面地挥刀砍向他,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匆匆忙忙提起裤子撒腿奔向十米开外的地方,他不要风度的嘛?

“不使点手段,怎么能得到你呢?”

虞尚小脸一红,“不必太直白,心底知道就行。”

许晏清端详着他,“白白嫩嫩,长得不错,适合当讨人喜的小白脸。她应该会喜欢。”

虞尚不解道:“谁?她?”

“派你去阳石郡主身边如何?”

“阳石郡主谁啊?”

“李瀛的夫人,前些天闹着和离,我猜她现在一定寂寞空虚,你获取她的信任会更容易些。毕竟谁会拒绝一个嘘寒问暖的可人儿?”

“出卖色相的事小爷不干。”

“那你等着被追杀生生世世吧!”

虞尚哼了一声,伸出手划拉几下,算是妥协了,“这是另外的价钱。”

许晏清爽快的应下,“一天一百金,你什么时候打探到我想要的消息,便什么时候结算。”

“你要什么消息?”

“李瀛的私产以及结交甚密的人。”

共为夫妻多年,枕边人的消息阳石郡主会比常人更加清楚!

“成交。”临走前,虞尚再次问许晏清,“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女人?”

“不是。”许晏清回答得斩钉截铁。

南芸自她出生起,便在身边照顾,同吃同住,刚才是姐妹间的玩闹。

“小爷办事去了,多一句嘴,皇宫的防守真小儿科。”

虞尚离开似雁过无痕,来去自如。

许晏清嘴角渗出血丝,手指掐着案桌的边缘,许久才缓过神。

南芸发现异常,焦急地询问:“公主您怎么了?”

“没……没事!我们现在去父皇那。”

许晏清提着食盒来找皇帝,在殿前清清嗓子,露出甜甜的笑容:“父皇,晏晏来给您送吃食了。”

“快来,快来,父皇正想着晏晏的吃食呢。”皇帝慈祥的看着她。

皇帝捻起一块糖糕尝了一口,夸赞道:“晏晏送来的吃食真不错。”

许晏清不说话,盯着皇帝。

皇帝对上许晏清水汪汪的眼睛,无奈地说:“晏晏想要什么?”

“父皇,我想出宫玩。”

“你还小,外面不安全。”

许晏清委屈地瘪着嘴,小鹿般灵澈的眼睛闪着泪花,搅着手帕子。

“您别吃晏晏的糖糕了。”许晏清收起食盒,抱在怀里要走。

皇帝喊住许晏清:“晏晏听话。”

“我现在不是您的宝贝晏晏了。告辞。”

“好好好,朕允了。”皇帝吩咐太监福海,“福海,去把十一公主的令牌拿来。”

皇家的令牌等同于官员的官印,内分等级,令牌的样色随等级变化。

许晏清的令牌是以上等的浅色翡翠雕刻着一对凤凰,凤凰仰头鸣叫,羽翼对立相叠,镶嵌着耀眼的金色。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及笄的公主会行加封之礼定下封号,同时还会许下姻缘。

许晏清的令牌上刻着“永清”二字。

“永清是朕选的封号,祈愿你冰清玉洁,不染尘埃。”

许晏清假装擦拭着泪痕,带着感激的说:“谢谢父皇。”

“迟早是要给你的,拿去吧。明年及笄朕给你办个大的册封礼。”

许晏清乖乖地点点头。

“去玩吧,朕批折子了。”

许晏清转身,换上晦明不定的得逞之笑,周遭充斥冰冷的气息。

冰清玉洁?不染尘埃?不可能的!

“福海,派人盯着她。”皇帝果断地下达命令。“是。”

许晏清往巡防营方向去,两个卫兵把守在营前。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卫兵双戟交叉,拦下许晏清。

许晏清晃着令牌,卫兵们立刻行礼,“参见公主殿下!”

“ 本宫奉命巡查。宋璟呢?”

“宋将军此刻在校场。”

巡防营校场,旌旗招展,袍甲鲜明。

宋璟换上了戎甲,许晏清一眼便瞧见他挺立的风姿。

再来便是宋璟下令的声音,低沉的嗓音中带着杀伐决断。

战场、校场是他洒下汗水最多的地方,凭着守护百姓的笑颜的一腔热血,从新兵做到现在的少年将军。

这是他热爱的地方。

许晏清静静地观看着操练,试着熟悉他的世界,没有平时的老成持重,只有少年人该有的蓬勃朝气。

                       

原创文章,作者:忆墨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