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女的春天最新章节_搞笑女的春天全文阅读

小说:搞笑女的春天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斗斗二

角色:白禛徐千尘

简介:这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
五年前真话当玩笑
五年后玩笑却被当真
桓梗在两人之间五年的空白就像倒刺
还好一个没放弃,一个一直在等

书评专区

电子生涯:范公公遗毒至今

贼警:虽然不是重生文,但是值得一看,刑侦类推荐唯一一本

1991从芯开始:打一星的两人站出来说道说道,一本写行业的书没硬伤的情况下,这一分是怎么打出来的。来求对个线。

搞笑女的春天

《搞笑女的春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缺钱吗

白禛洗完澡换上睡衣,肚子已经饿到感觉只剩下一层皮了,她虚脱的扶着墙走出房门,看到餐厅方向许青青已经端坐在餐椅上犹如饕餮,美滋滋的吃上了。

“许青青!!”白禛两眼冒金星的狂奔过去“多年不见你就这么对待你的老友的啊?!自顾自的吃上了?礼义呢?廉耻呢?啊啊啊你给我留点!!”

许青青惊恐的看着白禛逐渐失态的声音,嘬了嘬手指,呆若木鸡的低头冲桌子上的手机说“那个,徐老大,其他需要交代的事情我已经整理好发给小王了,我就不一一跟你对了。”

“嗯?”白禛也惊恐的看向许青青的手机。

手机说“嗯。有事再联系。”

许青青“行嘞,挂了啊老大。”

手机“嗯。你们…注意热量。”

嘟嘟嘟-

白禛“…”

“完溜。”许青青打趣的看着这个饿疯了的女人“你形象没了。”

白禛心如死灰,呵呵。

狼吞虎咽中,白禛从许青青口中得知,她在徐千尘手下当助理两年了。

当初大学毕业后白禛突然人间蒸发,几人疯狂的利用各种渠道都没能找到白禛的半点消息,心灰意冷后许青青回到了她俩从小长大的地方,希望有一天白禛能出现在这个故乡。

只是等了两年,白禛还是全无半点踪迹,老家的就业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许青青离开了那里回到江北,开始想要打拼出一番事业。

也许是缘分,让许青青在工作一年后跳槽到千禹集团,担任了徐千尘的助理,也就是那时候,白禛第一次联系到了许青青,虽然只是几个月才有那么一点点联系,但能知道白禛还在某个地方好好活着,已经是莫大的安慰。

许青青仗着和徐千尘的私交在集团横行霸道,无人能撼动她总经理助理的位置,更是在徐千尘的帮助下,金牌助理的业务能力在业内首屈一指。

只是白禛这个名字,一直像片逆鳞,无法提及。徐千尘原本还旁敲侧击的问许青青有没有消息,但得到的只是摇头和否认。

她眼睁睁的看着徐千尘在无数次应酬醉酒后念着白禛的名字失态痛苦,看着这个大学时期会害羞会无奈的男孩变成了如今阴晴莫辨,冷厉果断的徐总。她无能为力,也无法告诉他实情。

“那陆风和林川呢?怎么没听你提过他们?”白禛咽下一口苏打水,把满嘴的食物顺进胃里。

“哎。”许青青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陆风在咱们毕业以后,也就是你消失几个月以后就很少和我们联系了,偶尔聚一下也是话很少。听徐千尘说好像是他和林川之间出了一些问题。反正就是林川出国了,和你一样,杳无音讯。”

“啊…”白禛皱着眉“我那时候还以为他俩…”

“谁不是呢!”许青青激动的说“咱们学校论坛上最火的两大cp,一个是你跟徐千尘,另一个就是陆风和林川了!谁承想,全踏马be了。”

“哎说归说,又提cp榜干什么。”白禛白了许青青一眼。

“你敢说你那时候对徐千尘没有非分之想?”许青青眯着眼睛质问她。

“他长成那样谁不喜欢,大学里哪个女的对他没点非分之想?你没有吗?”

许青青瞪大眼睛“天地良心啊小白!我还真没有,朋友夫不可欺,我还是有点道德底线的。”

“夫你大爷。”

“你大爷。”

“好吧我承认我是老色批,我那时候觊觎人家美色,那不是没挑明过么。”白禛大大方方的承认。

“你是不敢!堂堂当年校花,又色又怂。”许青青看着白禛又抱起一个大鸡块儿往嘴里塞“还馋。”

白禛晃了晃餐桌上空了瓶的苏打水“…有可乐吗?”

吃饱喝足后已是深夜,白禛躺在客房大床上扭成蛆,吃撑了。她抱起床头的大灰狼玩偶先是嫌弃的看了两眼,最后冰释前嫌的把大灰狼塞在肚子上顶着胃,用以缓解胃疼。

炸鸡可乐苏打水,这是从高中开始白禛和许青青就最喜欢吃的零食,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大学,勾搭到徐千尘,陆风和林川以后成了密不可分的五人帮,每次聚会都少不了炸鸡。

只是白禛很久没吃到过了,五年的素食清水让她的胃一时难以承受热量侵占,最终胃以疼痛的方式叫嚣。

白禛觉得自己很牛逼,从起初与世隔绝的绝望痛苦,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的时候,竟然咬牙坚持下来了,这一坚持就是五年。

虽然家庭巨变,五年的时间流逝,可是还好回来以后还有许青青在等着她,从未放弃。

如果说哪里有遗憾,那就是在毕业狂欢的第二天,没有赴了徐千尘的约。

以朋友的名义说着不着边际的玩笑话,那玩笑里掺杂着炽热的真心。

是荒原野火烧不尽的秋九月,是凛冬散去冰雪消融的月亮湖。

遗憾吗,青葱校园时代的暗恋无疾而终。

第二天一早醒来,白禛睡眼朦胧的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坐起身来习惯性的想要摸一摸那个木头人,伸手摸了个空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许青青家。而那个雕塑还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硕大的行李箱里。

昨晚边聊边吃到很晚,又因为胃疼不想动,到现在那个行李箱都还没打开。

白禛出了房间,看到许青青竟然已经在丁零当啷的做早饭了。

“这么早。”白禛打着哈欠说。

许青青的睡衣还粉色的,跟家里的装修色调几乎融为一体。她将破壁机里的豆浆倒进杯子里说“习惯了,这两年徐千尘给我虐的不轻。要不是你回来了,他根本不可能给我额外的假期。”

“要不要这么夸张。”白禛轻笑道“我记着他以前挺好说话的,咱们怎么闹他都不发火。”

“那是以前好不好!他现在简直就是钮钴禄·千尘徐。心眼子贼着呢。”

“好像也是。”白禛想到昨天和徐千尘相处的情形,咂咂嘴说“确实是变了。”

许青青像是想起什么,猛的抬头问“哎?你没跟他说咱俩一直有联系吧?我这几年可是守口如瓶,一个字母都没敢透露。”

“…”白禛心虚的下牙咬住上嘴唇,含糊其辞的说“那个…”

                       

原创文章,作者:斗斗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