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太不矜持》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娘子太不矜持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晚行客

角色:徐娇娇乔行舟

简介:【甜宠+双洁+温馨】
【天真娇软女VS冷硬闷骚男】

富家小娘子徐娇娇,天真娇气,恋上了身份低下的乔行舟

她毫不矜持,主动表白,为爱离家出走,只为嫁给心心念念的意中人,没有华美的嫁衣,只有柴米油盐的琐碎,娇娇却甘之如饴

谁知变故突生,徐家成了人人唾弃的奸相之后,乔行舟翻身成了庆国公府的嫡长子
徐娇娇暗自慌张,夫君会不会嫌弃她配不上他?
谁知婚后夫君不仅将她宠上了天,还带她一路升职发财财财财

书评专区

大英公务员:能把精苏德棍这种精分属性集一身的也没谁了,你说反美精苏也就算了时间一长德棍的恶臭就暴露了着实恶心

懒散初唐:不写评语,详情请自行查看!

明星爸爸宝贝妞:干草养肥

娘子太不矜持

《娘子太不矜持》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瓦舍救美

正慌忙找路间,又一大群人嘻嘻闹闹冲了过来,霎时间手挽手的主仆两人被冲散,娇娇心急如焚,早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没头没脑地乱转了两圈,娇娇无奈,只得找个茶博士问问路。

只是这小娘子不知,瓦舍勾栏里多得是些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这些人每日里不务正业,竟干些欺凌弱小、霸占良家女的腌臜事。

也是娇娇时运不济,第一次来瓦舍玩就碰上这无赖之人。

此人正是当今参政知事刘卿之子,人称刘衙内。

这刘衙内今日在瓦舍里呼朋唤友,喝多了酒,正晕头晕脑、摇摇晃晃地由贴身小厮扶着往外走。

忽见眼前出现个丰腴美貌的小娘子,小娘子一张圆脸水润润的,体态虽稍嫌丰肥,却也别有一番韵味,此时正焦急张望,显然是落单了。

这刘衙内做惯了强取豪夺之事,顿时眼睛一亮,头晕得更厉害了,他笑嘻嘻地向前道:

“小娘子,要往哪里去?本衙内带你去吧!”

话音未落,双臂大张就要扑上前去,那小娘子看似被吓住了,睁大着双眸,竟呆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眼看就要美人在怀,斜刺里却突然伸出只手来,牢牢箍住了刘衙内的手臂。

刘衙内只觉手上一阵剧痛,顿时酒醒了大半,他抬头大叫道:“还不放手!哎呦!痛痛痛……痛……”

此时娇娇也从惊讶中回神,她猛地抬头一看:“是你!”

是他!

又见面了!

阳刚冷俊的黝黑面容,幽沉凛冽的双眸,仿若天神般从天而降。

娇娇只觉心中涌现一股奇异的感觉,有兴奋,有甜蜜,还有点羞涩,一时心头如揣着只乱跳的青蛙,“砰砰砰”的,刚才受到的惊吓也瞬间被抛至九霄云外。

“还不放手!你可知我爹是谁?”刘衙内只觉手臂被紧紧攥住,动弹不得,连忙高声喊道。

“衙内,桑家瓦子不是可以任意妄为的地方!”来人冷冷道。

刘衙内感觉手臂上一松,忙挣脱开来,众小厮也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扶住他。

他扫了高大男人一眼,又猥琐地看了看娇娇,贱笑道:“姓乔的,莫不是你也好这一口?这温香软玉抱个满怀,那手感……”

话未说完,一壶热茶忽地砸了过来,恰砸在刘衙内的胸上,热水淋在他胸上,手上,脚上,痛得他哭爹喊娘。

原来是娇娇听不下去他的满嘴喷粪,抢过路边茶博士的壶就砸了过去。

她此时怒气还未消,气得脸也鼓鼓,满面通红,只可恨那水还不够烫。

那刘衙内偷香没成,落了个满身的茶水,狠狠地看了两人一眼,当下由众小厮扶着愤恨而去。

娇娇好不容易稍微平息了怒气,她视线一转,才凉下去的脸又隐隐发热,那早就躲开茶水的男人,此时正一脸深思地凝视着她。

她忍着想捂脸的冲动,呀呀呀呀,刚才太粗鲁,全被看到了,丢脸死了。

可做都做了,她也是看那刘衙内太可恶了才动的手,为自己报仇有什么丢脸的,她挺了挺背,抬起头回望过去,这人也太高了。

两人沉默片刻,男人似是看够了,低沉的嗓音淡淡道:

“小娘子不该如此鲁莽。”

娇娇咬了咬唇,委屈代替了羞窘,她慢慢低下了头,只听好听的嗓音继续说道:

“要是没人在一旁帮你,你也没砸中他,他们只会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欺负你。”

“我……”这人怎么像个夫子一样爱训人,娇娇深吸一口气,心里似有点委屈,哼声道:“不是有你嘛!”

娇滴滴的嗓音让乔行舟一怔,他今天有点多管闲事了,忙敛住心神,往四周看了一眼,剑眉一挑,问道:“你一人在此?”

娇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便将事情始末告知,说完尴尬地撇开了脸。

唉,谁让自己还是个路痴呢!

在人来人往的瓦子里,乔行舟注视着眼前的小娘子,天真烂漫又任性胆大。

不会胆小怕事,不会遇难事就哭哭啼啼。

刚才她那茶壶一丢,自己倒是惊了一下,不禁要对她刮目相看。

视线不知怎么就滑到了女子的妙曼曲线上,突地想起那刘衙内说的话,他脸上一热,非礼勿视,忙转过了脸。

轻咳了一声,他皱了皱眉,脸色一沉,之所以多管闲事,大概是因为她是徐大郎的妹妹罢……

“傀儡戏的勾栏棚往这边,你跟我来。”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往前带路。

娇娇赶忙小跑着跟上,亦步亦趋紧紧跟随,男人的腿太长了,自己需要走两步才能抵上一步,没一会儿,娇娇已经气喘吁吁。

待乔行舟转头,确认小娘子是否跟上时,才发现自己走得太快,小娘子追赶得甚是吃力,他脚步一顿,不动声色地慢下来。

而娇娇此时虽一脸沉默地只顾跟随着往前走,可没人知道,她脑海里早已翻江倒海,思绪混乱。

绞尽脑汁想聊点什么事,却发现毫无头绪,怎么都起不了话,再说两人还是非常陌生,只是见过几面而已,聊什么都不合适。

于是一路上,娇娇一直都在酝酿措辞。

只见她一会儿眉头紧皱,馒头脸皱成了十二道褶的包子脸,一会儿拳头紧握,轻咬下唇,脸上表情可谓千般变化,只可惜,一心只顾带路的男人根本毫无所觉。

等遇上正着急寻找自己的哥哥时,娇娇连一句话都没挤出来!

她心情低落地回到哥哥身边,一旁的冬月早已急得眼泪汪汪,娇娇有点心虚,刚才一路上自己倒把冬月忘得干干净净。

原来这婢女冬月发现跟自家小娘子走散后,便急急地寻回戏棚告知了徐大郎,徐大郎当下便慌了神,他如何能知养在深闺的妹妹竟是个路痴?

妹妹要是有个好歹,他也原谅不了自己!当下便打发众人去寻,谁知一出来,便撞上了妹妹被人送回来。

一时徐大郎自是万分感谢,他激动地一掌拍在男人肩头,道:“乔社头,谢啦,改日好酒好菜招待你。”

乔行舟岿然不动,冷淡点头:“大郎客气了,此乃乔某份内之事,桑家瓦子自是要保护贵客的安全。”

                       

原创文章,作者:晚行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