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新章节江鸾音南岐

小说:顶流崛起:江神被病娇大佬反撩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七鸾

角色:江鸾音南岐

简介:【娱乐圈+双病娇】江鸾音被撬墙角了,而撬她墙角的正是她老公的小青梅
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她成了那个墙角!
白枝:“鸾音姐姐,我给你熬了排骨汤你喝吗?”“鸾音姐姐,我办了健身卡我们一起去吧!”“鸾音姐姐,我们去逛街吧
”南岐:“你是没有男人吗!一天天缠着我的人干什么!”白枝目不斜视略过了他:“鸾音姐姐,你什么时候离婚啊?我听说有个国家是可以同性结婚的!”南岐:“滚!”江鸾音:“不要吵,我一视同仁!”

书评专区

游方道士:前几张还不错,很快就后续乏力了。感觉就是一本包着吐槽外皮的传统修真文,内里与普通的修真小说差不多。

都市妖奇谈:@吾非我 : 平淡,温馨,讲述了一群妖怪在都市日常生活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文笔流畅,代入男主妻子挺爽的,但对于主角控不友好,男主是女频文里的优秀丈夫,莫得思想。

顶流崛起:江神被病娇大佬反撩了

《顶流崛起:江神被病娇大佬反撩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章 要离婚,关系更近了

“咔嚓”

江鸾音拿着碗打开门从书房走了出去,就在这时旁边的门也打开了。

南岐站在门口,两个人四目相对,随后又默契地挪开了目光。

就在这时,南岐的目光突然落到了江鸾音**一片的衣服上。

“怎么回事?”

南岐皱着眉头慢慢靠近江鸾音,他自然地接过了江鸾音手里的碗。

“手滑,粥打翻了。”

“有没有烫到?”

南岐抓住她的手紧张地四处看了看,直到头顶上传来一声“没事”他才放下心来。

“你是猪吗,端个粥都能把碗打翻!”南岐放开了她的手,开口就是一串珠连炮。

“不过也是,你这人走个路都能扭脚下个楼梯更是能把自己跌骨折了,一天到晚我看你要是不磕着碰着点你都难受!”

听着南岐面无表情地吐槽,一向冷清的江鸾音难得的红了脸:“别说了!”

她小声抗议道。

可南岐却是没顺她的意:“知道丢人下次就注意点,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一天恍恍惚惚的。”

“嗯。”

江鸾音不自在地挪开了目光,没有跟他呛声。

而南岐则是有几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江鸾音一向强势,这么顺从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一时间南岐也有几分不自在起来了,他转过头说了一句:“我先把碗拿下去,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工作再忙也没有身体重要。”

然后快步下了楼。

“好。”

身后传来江鸾音清冷又带着一点温柔的嗓音,南岐一时间走得更快了。

等到下了楼,南岐靠在了墙上,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脏好像跳动得快了几分。

他抬头向楼上的方向看了看,心里嘀咕: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往日里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现在要离婚了,对他倒是顺从起来了。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看着你的耳根子好像有点红呢,是不是生病了?”

听到吴叔的话南岐回过神来,他恼怒地瞪了一眼吴叔将碗塞在了他的手里:“天气燥热,火气有点重!”

吴叔拿着碗挠了挠头,看着南岐快步往楼上冲的背影犯了迷糊:“这也没到夏天啊,怎么就还热上了呢!”

南岐顿时脚下一个趔趄,还好他身手敏捷才没出洋相。

上楼以后南岐先去了江鸾音的书房,发现没人以后他转向回了房间。

他刚打开房门就听到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南岐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两下,透过浴室的门南岐依稀可以看到门后江鸾音婀娜的身姿,一时间他本就发烫的耳垂也就更烫了。

是的,结婚三年,南岐和江鸾音几乎没有什么奇怪的交流,唯一的一次还是在他们结婚的那天。

那天他和江鸾音都喝醉了,完全是酒后乱性,从那以后他们便再没有过了。

江鸾音说:既然我们是商业联姻,那你也不必勉强你自己,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喜欢的人,我们就离婚。

人已经这样说了,南岐就算再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再做什么了,毕竟他是个男人。

听着浴室的水声,南岐愈发觉得燥热了,他想要拿瓶水解解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瓶饮料一样的拉罐就打开了,可刚喝了两口他就开始觉得晕晕乎乎的了。

南岐不胜酒力,沾酒必醉!

于是江鸾音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了美男醉酒的好场面。

南岐红着脸迷迷瞪瞪地坐在床边,听到声音他转过头看向了江鸾音,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江鸾音愣了一瞬,走过去自然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喝酒了?”

“嗯!”南岐嗯了一声又快速地摇了摇头,他坐在床边用手指向了床头柜上的易拉罐。

江鸾音从床头柜上将易拉罐拿了起来,看了看又轻啄了一口:“这是果啤,酒精含量不高,但是你酒量太差了,这个也不能碰。”

南岐晕晕乎乎的根本没听清江鸾音在说什么只是点头。

“下次记住了。”江鸾音放下易拉罐轻声嘱咐道。

南岐抬头看向江鸾音没有说话。

没有得到应答江鸾音蹙了蹙眉头,抬手用指尖轻轻戳了一下南岐的额头:“听到没有!”

哪曾想下一刻南岐竟然直接抱住了她的腰往床上带去:“困,睡觉。”

卧室的床很软,江鸾音顿时好像砸进了棉花里一样。

可也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江鸾音身上围着的浴巾顿时松散开了,她伸手想要去拉,可南岐的动作却比她更快,攥住浴巾就往下一拉。

身上顿时一凉,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的胸口又多了温热的触感。

江鸾音僵硬着一张脸慢慢低下头,而后顿时整张脸爆红:“南!岐!”

她咬牙切齿,可南岐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反而慢慢挪动着手禁锢住了她的腰往怀里一带,迷糊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晚安。”

江鸾音:“……”

她人生第一次破天荒地想要爆一句粗口了,晚安个球啊,这还让她怎么睡!

江鸾音面红耳赤,几次三番想要挪开南岐的手,可她拨开一次南岐就搭回来一次。

最后的最后,江鸾音累了,她眼一闭心一横,拉过被子盖在身上,睡觉!

可睡着睡着江鸾音突然就惊醒了,后半夜的时候,江鸾音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很重,好像被千斤重铁压住了一样。

她猛地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张睡得安稳的睡颜。

江鸾音:“……”

只怕她这辈子的无语都要用在今天晚上了,别人都是枕着老公睡把老公当抱枕,她可倒好,直接给她老公当床垫了!

江鸾音被压得很不舒服,她伸手想要推开南岐,却被南岐一巴掌给拍开了,他还在睡梦中皱着眉头呵斥她:“好好睡觉,别闹!”

几经波折以后,江鸾音终于将南岐从自己身上给推下去了。

然而还没等她松上一口气,南岐的腿就搭在了她的腰上,还没等她动手给他推开,他的手又搭上来将她的上半身给禁锢住了。

江鸾音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她也不挣扎了,只是麻木着脸盯着天花板,脑子里突然多了一句话:也不知道是造了几辈子的孽才嫁了这么个妖孽!

                       

原创文章,作者:七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