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常洛酸奶味麦旋风《开局一盏引魂灯》

小说:开局一盏引魂灯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酸奶味麦旋风

角色:常洛酸奶味麦旋风

简介:常洛穿越后,成为大承打更人之一,做的却不只是打更的活
恰逢乱世,天灾人祸不断,妖魔鬼怪横行
常洛手持引魂灯,引执枉之魂,积阴德,获奖励
去俗丹,望气术,寻缺法,道家黄庭,佛门至理……
修行之道大开,就要去寻天地之理!

书评专区

天行战记:花了几十章准备装逼打脸,写出来就是被人打了还要贴上去送好处,什么金边御风决什么副本攻略全送出去了…第一次见这么清新脱俗的装逼打脸,服气

天王:这里面异能能力和能量什么的弄得不太清楚啊,主角被注射了别人的血,得到新能力就算了,凭什么总能量也上升了,变得厉害无比。

重生松鼠大作战:开头有吸引力,但是马上就进入都市套路,很LOW的世界,更LOW的分级。

开局一盏引魂灯

《开局一盏引魂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青衣道士需相助

暮色已至,明月高挂。

白天时候常洛几乎没有入睡。

这大概就是去俗丹带来的效果。

清早上吸取了一次天地灵气,很是祛乏。

这不夕阳西下,明月初现的时候,他又有了新的感受。

丹田处一股清凉气息盘旋不停,直让他舒服得**出声。

缓了会儿,差点耽误了夜间点卯。

匆匆赶回家后,常洛依旧焚香点蜡,又提着物什出了门。

一到夜间,引魂灯上重新显现“引魂”二字,这给了常洛莫名的安全感。

一声锣响,梆敲二记。

“戌时一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开声通告,意味着新一天工作的开始。

常洛只觉精神抖擞,连带声音也洪亮许多。

夜间灯火不明,靠着月光也不能清晰视物。

但常洛却觉得自己如今的视力,相较以前更有提升。

只不过这有好处,自然也会有坏处。

没走多久,连梆子都还没敲过三巡,就远远瞧见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

大承永宁帝年间实行宵禁,除了办事差人和打更人这种特殊存在外,根本不会有人在街上逗留。

至于那些流民、乞丐,也知道在傍晚出城,或者找个城内偏僻破屋凑合一晚。

“该不会又遇上了吧?”常洛心里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每次引魂成功,自己都能得到奖励,悲的是叹自己不知道运气是好还是坏,连着两天遇上魂灵。

打更人自有规矩,遇事不退。

说得是,晚上要是遇到了这些阴煞,务必要想尽办法引魂归天。

至于退了的,都已经成了灰了。

常洛虽然心里仍有些怵,但守规矩这回事还是懂的。

心头默念“见怪莫怪”,提着引魂灯就往魂灵处走去。

走得近了,才看清对方布衣草履,腰间别着个葫芦,头戴一字巾,又以木筷作簪固定盘结的头发。

常洛站至对方跟前,心想还是个游方道士。

只是模样年轻,虽然面露风尘,但也算是俊美。

可惜了。

心中感慨一声,依旧得准备引魂。

常洛将引魂灯放下,刚准备自箱子里拿出香蜡来,没成想对面突然传来一声:

“你能看到我?”

此话一出,常洛猛地心惊胆战起来,连带整个身体都不自觉地抖动起来。

这与昨夜所见的张公子,不太一样啊!

一个不小心,香蜡也落在了地上。

他倒想将视线别过去,或者告知对方一声“看不到”。

“你……能看到我?”道士又问了一句。

常洛艰难咽下口唾沫,只觉自己的呼吸、心跳都要停下。

缓缓抬头看去,那道士居然躬下身子,准备帮他捡起那些香蜡。

只是手刚一触及,就如幻影般穿透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死了?

常洛挑了挑眉。

不能接受自己死亡事实的魂灵极易出现问题,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要对面一个失控的魄体。

打更人间口口相传,人有三魂七魄,魂主善,魄主恶。

人死之后,执念枉存,就会魂魄离体。

有魂者,行事间尚存人性。

但魄体就不一般,只剩下执念中最纯粹的恶。

如果任其发展,久而久之,就会成煞。

这在打更人中,就是谁碰上了,就给自己先烧柱香的事情。

此时的常洛只觉得浑身冒出冷汗,心想自己还得斟酌后再做行动,不要随便打破对方生念才好。

没成想那年轻道士捡不起东西,只是叹了口气,就继续将目光移向常洛。

“不好意思,我的道行不够,只剩阴神,是做不了什么了。”

说完这话,道士轻轻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凝重,继续道:“对了,你可是能看见我,听见我说话?”

夜里行事不便说话,常洛只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那便好。”道士的脸上涌现笑容,“我知道,你应该是西京城打更人,对不对?”

常洛再度点头。

“这就更好了!我有事需要公子相助,事成之后,我便会主动入六道,不会带来麻烦,可好?”

常洛闻言犹豫片刻,心思急转。

答应阴物请求,本身就是一件麻烦事。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更何况是被心怀执念的魂灵所缠。

一个不注意就是折损自身寿命的事,再加上万一这人心一横,不想入轮回了,那自己到时候怎么办?

想到这里,常洛看了眼引魂灯,不知道出现危机情况,这“外挂”会不会帮自己一手。

见到常洛面露难色,年轻道人想了想后开口:“请公子不必担忧,我乃上清道士,此行下山游历,今日才至西京,我尸身上有上清弟子令牌,也有钦天监所发路引。”

说罢,就准备带常洛去看看。

常洛心中为难,但想想自己也没答应什么。

更何况,遇事不退这规矩,也逼迫着他做出决定。

心下一横,常洛捡起地上香蜡,重新提起引魂灯跟了上去。

不足片刻,一处巷道里就有了收获。

青衣道士的尸身趴在冰冷地面上,后脑勺的位置被砸了个大窟窿,黑红血液早浸染了衣物,更是在地上聚了一大摊。

“我本下山游历,途径西京,恰巧今日听闻有打更人亡故。受钦天监驻西京值事所邀,帮助施行法事。事了后,我往客栈方向来,见到一人面露煞气,像是被阴煞所扰。我本想帮助驱煞,没想到命丧于此。”

说到这里,青衣道士满面遗憾,轻轻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在阴神出壳后,寻过那人踪迹,也找到了其受煞气所扰的原因。奈何我修为尚浅,无法凭自己独自解决。这事情,还得请公子出面帮忙。”

常洛默默听着青衣道士的话,心想对方居然在今天操持过陈更夫的法事?

就冲着这件事,自己也得态度好些。

再低头看看道士尸身,腰间葫芦边系着根白绳。

这是西京的规矩,去往吊唁后,家眷都会授一根白绳,以做返礼和祝愿。

在道士应允下,常洛再度念叨着“有怪莫怪”,很快摸出块质朴令牌,一面镌“清”字,一面刻“元”字。

再翻出张路引,前书“上清方知应”,后有“钦天监”作署。

看来道士所说属实。

常洛这才略微觉得放松些,抬头以眼神询问。

方知应面露喜色,忙道:“公子请随我来。”

                       

原创文章,作者:酸奶味麦旋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