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辰沐晨沐宸小说(傲娇公主的王爷郎君)

小说:傲娇公主的王爷郎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牧牧君

角色:帝黎洛君沐辰

简介:帝黎洛本是自由自在、只管开心可爱的团宠小公主,不料一次预料之外的和亲,让她远嫁给残暴冷酷、不近女色的残疾王爷,他双腿无法站立,而且竟然还有通敌叛国的罪名!
她仰天叹息,好日子算是到头了,和王爷开始了艰苦的生活,不过幸好王爷不近女色,她还有机会和离,她暗暗想着回归家乡的办法,却不料王爷早已将她捧在手心,并站起来向世人宣布他君沐辰非她不娶,他倒要看看谁敢来夺他的宝贝,哼~

书评专区

铁与血,还有玩家:设定别扭,不像现实,也不像游戏。

无限动漫录:跳着看都很难看下去的及格线之下的作品,剧情,文笔都很差,平时温柔只对敌人残忍的,以要成为魔王为目标的主角。。。不是中二到一定程度的新人读者,很难看进去。。。但量大管饱,动漫后宫,干草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我实在想不通,这么脑殘的小说,还有人在这推,第一章我都没坚持住

傲娇公主的王爷郎君

《傲娇公主的王爷郎君》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子琛

帝黎洛滚下山,终于停了下来,被一大束草丛挡住了,她连忙爬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并未受伤,松了口气,再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这个地方非常陌生,她…这是…迷路了吧。

她起身往周围看了一眼,发现撞她的那人就躺在不远处,那人是个英俊的少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炯炯有神,但是好像受了伤,少年也看见了她,一双眼睛警惕起来,伤的太重了,他捂住嘴巴,确仍然挡不住血从口中流出来,“呜呜呜~”

少年的口出发出痛苦的声音,他真的好痛。

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追兵的声音,少年的双眸顿时一震,扶着旁边的大树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想要继续跑,显然体力已经透支,双手有些微微发抖,血仍然从口中不断地向外流出。

帝黎洛跑过去,扶着他,用手指抵在嘴巴上,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少年见他没有恶意,便放下了警惕,可是一放松,便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他见眼前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正低头看着他,他以为自己在做梦,眼前的少女恐怕就是天上的仙女吧,很快,伤口的刺痛使他清醒了几分,记忆也恢复了过来,记忆里这位少女好像是背着自己来到这间破屋的,心里顿时有了温暖,他至今冰冷的心终于还是被她温暖了几分。

他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他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暖。

“你醒了。”帝黎洛笑着说道。

温柔的声音、漂亮的外表、善意的微笑,令他晃神了。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是唯一一个这么漂亮的,恐怕世间没有比她更漂亮的人存在了。

“你是谁?说名字也可以。”帝黎洛疑惑地问道。

又是这个问题,你是谁。

他没法回答,因为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他的舌头已经被人割去了,他受了很多严刑拷打,好不容易跑出来,他向旁人求救,却没人能够帮他,因为他不能说话,因为他用喉咙哼出的意思没人会懂,他哼自己的名字也没人能听出来,人们一看到他嘴巴和身上的伤口都会害怕,都怕惹上麻烦,所以他一人只得不断地逃跑,为了生存,而不断逃跑,他是个孤儿,没有任何美好的记忆,只记得自己像只魔兽一般被囚禁着,不断练功,不知道自己做何事,犹如行尸走肉,武功再强,也没有用。

帝黎洛静静地等着,等着他表露心声。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下定决心,费力地用喉咙又再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喉咙只能“哼哼”地发声,他使劲尽量的让声音清楚一点,可是一次又一次的令自己失望,“哼…子…哼…琛…”

他闭上眼睛,暗道自己真傻,可是帝黎洛认真地听着,“子琛?好名字啊!”

子琛惊讶地把眼睛睁开,帝黎洛见眼前的少年眼中流露出惊喜和难以置信,知道自己猜对了,看来听出他的名字对他很重要。

子琛激动极了,这是他割掉舌头之后,第一个能听懂自己名字的人,因为太过激动,胸口起伏过大,撕扯了伤口,喉咙不禁咳起来,由于舌头被割,口腔里面的肉有的都黏在了一起,他不敢张嘴,因为疼痛难忍,每次咳嗽,都会牵扯嘴中的伤口,令他痛不欲生。

帝黎洛见他伤的极重,嘴中仍会流血,但是嘴巴却没有张开过,心中便有了数,她安慰道:“别担心,我会医术,我能帮你看看吗?”

子琛自从她听明白了他的名字,便显得极为乖巧,但是当帝黎洛提出要给他看伤口时,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他不想吓到她。

但是他还是乖乖地慢慢张开嘴巴,尽管只张开了一点点,子琛还是疼得冷汗都出来了,身体有些微微发抖,嘴巴里的伤口太多太疼了,他们给他割舌头时可没有小心翼翼,而是非常粗鲁,便割了嘴巴里面很多处。

帝黎洛连忙看了一眼他的嘴巴里面,她惊呆了,确实是惊呆了,里面已经感染,舌头没有了,但是舌根仍在,里面刀伤纵横,腐肉新肉交接在一起,伤口感染泛白,极为严重。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这个伤口起码得有四五天了。

子琛以为吓到她了,顿时有些慌张,赶紧闭上嘴巴,有些手足无措,眼中还关心地看着她。

帝黎洛看到这一幕心疼了,心痛,一抽一抽地痛,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撑到这个时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痛成这样还在关心别人。

帝黎洛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出去找找看看有没有药草能治你的伤。”

子琛听她要走,眼神显出慌乱,他怕她走了不管他,他慌忙抓住了帝黎洛的手,帝黎洛将自己腰间的荷包解下来交给他,道:“诺,你拿着这个荷包在这儿等我,这个荷包对我很重要,所以我定会回来取。”

子琛放开帝黎洛的手,双手紧紧抓着荷包,点了点头,帝黎洛不禁笑了起来,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然后出门找药草去了。

子琛耳朵很灵,他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像很相信她,很想去保护她,他一直保持警惕,他怕那伙人又追了过来,怕帝黎洛会被他们碰上。

半个时辰后,帝黎洛抱着一大推草药回来了,见子琛紧紧拿着荷包在等她,不禁笑了,子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脸颊有些泛红。

帝黎洛边收拾药草边和子琛聊天,“我叫帝黎洛,你可以叫我洛洛。”她自幼热情爱民,所以不会轻易在人前摆公主的架子。

“子琛,你几岁了?”

子琛用手摆出了一个数字。

帝黎洛说道:“呀,你十四岁了?我十二岁呢。你比我大两岁。”

俩人基本上都是帝黎洛说话,子琛摇头或点头回应,“那你认识追杀你的人吗?”

子琛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说着,帝黎洛已经把药草弄好了,有的做成了粉末,有的挤成了汁液,帝黎洛走到子琛面前,发现子琛已经将地上的一块地方弄得很干净了,子琛用手指了指那个地方,帝黎洛笑道:“谢谢。”

帝黎洛对着子琛说道:“我会把这些药汁倒进你的嘴巴里面,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儿,这种药草对你的伤口恢复是很有效果的。”

子琛点了点头,他一闻便知道是没毒的,将嘴巴慢慢张开,帝黎洛将药汁一点一点地倒进他的嘴里面,剧痛袭来,子琛身体疼得忍不住地颤抖,双手紧紧握着帝黎洛的荷包,喉咙中忍不住发出“哼哼”闷响,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帝黎洛心疼的看着他,他不想让她担心,他一直在努力克制,可是剧痛袭来,令他有些消受不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身体很虚弱,抗痛能力直线下降。

帝黎洛想给他点安慰,竟忍不住抱住了他,轻轻拍打着他的背,温柔道:“好了,好了,不痛了,不痛了,没事了,没事了。”

子琛嗅到帝黎洛身上的清香味,他不讨厌这种味道,他见她抱他,心中很感动,很温暖,他不敢相信,自己从未感受到的温暖皆从她而来。他是多么渴望这种温暖啊。

帝黎洛见他慢慢恢复了平静,松开了他,帝黎洛开始给他治疗身上,当他卷起他的袖子时,竟忍不住落泪了,子琛的身上满是伤痕,新旧交替,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新肉向外翻着,她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如何度过的,她刚开始见他时,眼里没有光泽,只有警惕和杀戮。

子琛见她落泪了,他内心刺刺地痛,他不喜欢她哭,他喜欢她笑,开心、发自内心地笑,子琛抬起手用指尖轻轻地给她擦去眼泪,并强使自己笑着,对帝黎洛点了点头,他的嘴唇一动便会很疼,但是为了她,他感觉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帝黎洛知道他是安慰自己,擦掉了眼泪,开始给子琛的胳膊和腿上抹药,对于胸口的伤,子琛自己给自己抹了,由于后背够不到,帝黎洛只得帮他抹,帝黎洛不是矫情的人,她越给他治伤,脸色便越来越不好,伤这么重,还能活着,足以见他的毅力,帝黎洛打心里佩服他。

身上的伤口虽然火辣辣的疼,但是子琛是可以忍受的,身上的伤口大多是鞭伤,并不算很深,虽然仍然弄得满头大汗,但是身体不至于发抖了。

子琛弹了弹荷包上的他自以为有的灰尘,双手捧着递给帝黎洛,帝黎洛摇了摇头道:“送你了,这只荷包是我第一次做也是最后一次做,恐怕以后都不会做荷包了,就当奖励给你的礼物吧,奖励你这么勇敢。”

子琛一愣,随即眼里充满感动和笑意,他很开心,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礼物,而且还是这么贵重的礼物,荷包上面绣着一朵漂亮的牡丹,旁边绣着“洛洛”二字,他肯定会好好珍藏。

帝黎洛感觉自己好累,坐在地上,倚在墙上便睡着了,子琛怕她冷,又怕墙会弄脏她的衣服,他一看就知道帝黎洛是有钱人家,他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披到了帝黎洛的身后。

子琛平时几乎是不睡觉的,他一般都会打坐修炼内力,练完一晚,第二天便比睡觉都舒服,浑身神清气爽,子琛看着熟睡中的帝黎洛,内心下了决心,他的双眼顿时明亮坚毅起来,他拿起旁边自己的佩剑。

帝黎洛醒来,虽然感觉腰酸背痛,但是其他还好,她自己有些纳闷,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呢?睡得还这么心安。

当她转过头来看子琛时,吓了一跳,她立马站了起来,叫道:“子琛,你这是干什么?!”

子琛双膝跪地,双手把佩剑举过头顶,一双眼睛中充满坚决,跪着的方向正是帝黎洛,帝黎洛想要去扶他,但是他一动也不动,帝黎洛只得看他想要做什么,子琛用眼神示意帝黎洛摸一下佩剑的剑柄,这只佩剑相当漂亮,浑身通体透亮发白,剑柄处还镶着几颗世间极品白翡翠,是世间极为珍贵的宝剑。

但是当年子琛找到这只剑时,以为它仅仅是一把普通的剑,没想到被他开光后竟还有这样的惊喜,现在世人识得这是把宝剑的人太少了。

帝黎洛摸了一下剑柄,知道此剑是把宝剑,持剑之人是不会轻易让别人摸剑的,然后子琛向她磕了三个头,这是…?

帝黎洛不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想要跟随我?”

子琛点了下头,眼神中的坚决令帝黎洛不禁震撼,他绝对是忠诚之人,可是帝黎洛不敢当,“虽说我帮了点忙,但是你也不至于跟随我,你应该有更好的发展,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子。”

子琛摇了摇头,心想:你根本不是普通的女子,救命之恩、知名之恩,你更是将我拉出深渊的人。

帝黎洛道:“你身上有伤,不可这样,快起来吧。”

子琛纹丝不动,一副不答应不起来的样子,眼神也没有丝毫动摇,帝黎洛的表情严肃起来,知道不答应他,他会不起来,便道:“好,我答应你,子琛,从今往后我愿让你跟随我,直到天涯海角。”

子琛又拜了一次,心道:我定护你,护你到天涯海角,护你到世界终结,护你笑容,此生定不后悔,你入魔,我便入魔;你若成仙,我必成仙;即使普通,我也愿意。

帝黎洛很开心,笑道:“太好了,我有属于自己的护卫了。”一直以来,她身边所有的护卫都是帝玄殇安排在她身边保护她,子琛是第一个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她能不高兴嘛。

子琛也很高兴,微笑着看着帝黎洛兴奋的舞动着,但是胸口一疼,喉咙里面又忍不住咳了起来,经过一晚上的修炼,虽已治愈了几分,但仍没有痊愈。

他一咳,帝黎洛倒是想起来了,“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摘草药去。”

子琛想要跟着一起,帝黎洛担心他的身体,便没有让他跟着,帝黎洛走到外面去寻找草药,子琛打坐疗内伤,帝黎洛今天走得稍远一点儿,因为近处的药草已经被她采完了。

她看到了一株寒冰草,刚想要去摘,便察觉到不对,从森林中走出了几个黑衣蒙面人,帝黎洛一眼便知道这些人正是追杀他们的人,原来他们的目标是我?

领头的一人道:“五公主,你让我们好找啊,一起上,把五公主抓去,老大重重有赏。”

帝黎洛右手准备抓银针,不料对方的剑更快,将她的针灸包割断了,现在她手无缚鸡之力,对方离她还这么近,她的武功不好,从小在宫里,公主怎会习武?就算想要习武,也没有人会教,因为皇上不让。

                       

原创文章,作者:牧牧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