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能看免费的谈云思召小说?

小说:重返江湖,刚认领了一个女师父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十二琼楼

角色:谈云思召

简介:一个曾遭网暴的电竞选手息游三年,终于决定复出,从学徒重新开始
是王者归来,还是……
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剑的速度
心中无女人,剑法自然神
然而,奇葩俱乐部却给他安排了一个漂亮的女师父……
(本文【网游】+【竞技】,宏大游戏设定,男主技术、战术双绝)

书评专区

人在美漫:开局不死之身:居然还有沙雕觉得可以保守自己秘密的主角蠢,这几个老哥真的有点意思

足球皇帝:真的好多感叹号!!!好多!!!好多!!!

至尊仙朝:打脸情节太快太多了,中间夹杂些正常修炼,正常交往,正常寻宝探险,文章会更有意思。不停打脸手也疼啊

重返江湖,刚认领了一个女师父

《重返江湖,刚认领了一个女师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师父,我不是莽夫

伴随着气象的异常,不断有失事的外星飞船陨落在洪炉星的极北之地,也就是昔日的寒门山冰棺附近。

飞船上满满地坐着挤爆了服务器的玩家,他们穿越了宇宙,从遥远的地球赤手空拳,带着简陋的救生用滑翔翼前来冒险。

洪炉星的命运即将被这些外来者所改变。

“喂,你这外观,怎么这么颓废?”

水悦心的ID叫做“水墨青花”,就坐在思召的对面,和她真人一样,是个出众的美人,旁边的人不时偷眼看她。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思召冲着她鬼魅一笑——他身边的大哥很想把安全带解开当场抽他。

“有没有人现场组队啊?”

“兄弟一起一起,你要挂吗?加QQ……”

“兄弟你在讲相声吗?《洪炉》你能做出外挂来,我直播倒立徒手开榴莲!”

“你想听相声吗,我给你讲一个,我有三大爱好……”

一艘飞船上能容纳一千个玩家,此刻人声鼎沸。

《洪炉》以“寒门山大战场”开服,和传统游戏不太一样,用的是预约机制。预约到一定人数的时候,在某段时间开放一波进入游戏世界的流星雨。如果人数未满,则继续等待。这有点像开发楼盘的模式。不过,以《战纪》制霸天下的成绩来看,整合了各方资源创造出来的《洪炉》火上二十年是绝无问题的。

这也意味着玩家一进游戏,就要千人大逃杀。

大战的结果,决定了他们的起跑线在哪里。

“准备好了没?”

水墨青花朝思召递了个眼神。

思召坚定地点了点头:“YOU JUMP,I JUMP。”

“我尼玛受不了了……”

他身边的大哥这次真的解开了安全带,不过他没有抽思召,他跳下去了。

飞船上不断有人从高空滑下。这个开服机制的目的倒不是为了让玩家们自相残杀,而是让他们快速适应《洪炉》资源争夺的玩法,因为“资源”是这个世界的一切。

小到一块地上的矿石、一株药草,大到资源点、主城,一切对玩家而言都是开放并且可争夺的。

水墨青花干脆闭上眼睛,朝思召说:“你选个点,要跳了喊一声。”

“跳!”

“……”

“啊!!!!!”

“你叫什么啊?”

“我恐高!”

思召听着身边猎猎风声,脚下河山成寸,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还能再废点吗!你选的地方!”

“我只想快点下去!”

“就落那座残庙,有金光,看到没!”

思召艰难地睁开眼睛瞄了一眼,“看到了看到了!”

有金光闪耀自然是有好宝贝。他调整好角度,猛地扎了下去。

“要死啊,这是滑翔翼不是降落伞,你会摔死的!”

“师父不要慌,我先给你抢个金灿灿来——”

思召的声音消失在了风中,他已经不叫滑翔了,叫自由落体。

水墨青花说得没错,他这样跳下去与寻死无异。在这个与众不同的新手村里死了也不会重开,而是落地成盒,直接被传出副本,什么也拿不到。

别人已经意气风发地带着大宝剑用着新技能横行霸道,没拿到东西的只能去交易行看看有没有别人不要的二手货了。

她原以为自己选了个年纪最大的徒弟,多少要懂得一些为人处世之道,没想到竟然是个——

“愣头青,铁头娃,莽夫!”

思召此刻的心中却沉稳得很。距离被拉开,他抬头已经看不见水墨青花的身影了。他下降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其他人,但是也要承担相应的代价。如果能平安着陆自然抢占先机,稍有不慎,就是落地成盒。

生死判纯靠他擎着滑翔翼的两只手。

残庙越来越近了,冰天雪地里金光也越来越明晰。他猛地拉开折叠双翼,一阵巨大的震动传遍了全身,思召下降的速度也猛地一滞。

“走你!”

几秒钟之后两翼被撕碎了,他松开手,一头扎进了雪堆中。随着筋骨传来的剧痛,他的血条直接滑到了红血!

但是他没有死。

天空中不断有黑影出现,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残庙是个好点,不下三四十个人选择在这里降落。

思召当然是第一个落地的。

艺高人胆大。他一脚踹开残庙的大门,冲进去首先将奉在神龛前的一个金光闪闪的盒子拿了。

“哟西,这还有蓝色牛皮背包……拿了!”

盒子被扣住了,他顺手塞进了牛皮包里,也没有细看。

“哇塞,蓝色真人法剑!拿了!”

“绿色帽子?算了算了要不起……”

“还有一个金灿灿在哪里?我全都要!”

残庙正厅的东西他没有仔细搜,只是顺手捡走了几样有用的以备防身之需,至于地上的秘籍残卷之类的,他看都没有看。那些东西还不值得他浪费任何一秒的时间。他几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掠过了正厅后面的回廊,回廊上也有一些药物、残卷,还有绿色的装备。

回廊后是一片地下墓地,金光缓缓从中淌出。

“金灿灿我来了!”

思召头也不回地冲下墓道,浑然不顾自己是否还有退路。

这下轮到水墨青花头大了。她和思召失去了联系,只能自行寻找落地地点。她下降的速度也不慢,最终选择的落点是屋顶。

屋顶对周遭情况一览无余,比较灵活。毕竟她对自己的身法和速度也很有信心,抢到东西即使面对围攻,她也自信能跑得掉。

至于那个莽夫徒弟死没死,她真的是不想管了。

滑翔翼损毁,她屈膝稳稳地落在残庙顶端,足尖轻点,凌空鞭腿将想和她抢位置的一位男玩家直接扫落地面。这位男玩家血量瞬间清零,挣扎了一下,没有人救助他,于是他消失了,留下一座什么都没有的墓碑,传送出了战场之外。

既没有学会技能,也没有排名礼包。什么也没有拿到,就丧失了继续角逐的资格!

水悦心是个不相信奇遇和运气的人,她认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应该用周密的计划去争取。即使她是第一批落地的人,也没有冒险去赌最高品质的装备和秘籍,而是沿着屋顶开始扫可见的普通装备先武装自己。

很快,她便装备上了一件厚实的御寒披风,一把轻便的弩箭和一双软皮靴子。这三件蓝色装备可以保证她在严寒的环境中生存,也为她提供了一些基础的属性点。和她同一批落地的人有很多都眼馋地上的秘籍残卷,这也是一种选择。学到技能当然战力大增,然而学技能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不是秒修秒放,所以也有一定的风险。

俗话说得好,笑到最后才笑得好看。所以像思召那样不惜红血也要夺宝的,未见得是合理的选择,因为只需一支弩箭,他身上的东西也就全掉地上了。

水墨青花虽然对自己的技战水平很自信,却没有急着跳下屋顶。屋下有两支作战小队来势汹汹,已经在两分钟之内扫掉了十几个散人了。很快,这两支小队就要来一场火并。

思召和水墨青花完全不同,因为他很清楚就算计划做得再周密、训练再刻苦,也抵不过背地里的一把刀子。

他敢于冒险,因为他已一无所有。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地下墓穴只有一座墓室,里头放着一座石棺,棺中有一本悬浮的“无字天书”,浑身漾着金光。

金色技能书!最高品级!

思召刚打算伸手便觉得有些不妙,一低头,果然,一支箭嗖地从他头上飞了过去。这人来的速度同样惊人,并非菜鸟,但思召确信他身上不可能有太多的装备,毕竟思召落地至少要快三十秒的时间。

思召已经红血,自然要分外小心。他就势一滚,滚到石棺的后面。

“出来吧,小子。”

墓道口沙哑的男声传来。

思召捏紧那把蓝色品质的真人法剑。这把剑没有技能的话几乎发挥不出来威力,太薄太轻,不适合劈砍,只宜直刺,还必须刺最软弱的部位,否则那脆弱的耐久度很快就会清零。

“你想被我玩死啊?出来刚一波!”这个男人玩起了嘴炮,“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拿秘籍了。”

“你拿嘛。”

思召笑着说道。来人的脚步声很重,思召知道这是故意给他听见的。

从石棺后出击有三个方向,左、右、上,男人的弩箭只能锁定一个方位。如果他要拿东西,那么就会锁定上方,因为思召只有从上方冒头才能阻止。

金光消失了,这意味着宝物被拾取。就在这一刻,思召手中的剑像蛇信一般吐出,同时,男人手里的弩机也响了。

一支弩箭被他的剑直接拍飞。思召完成了对弩箭的破招,就势一脚将男人的头扫倒在石棺盖子上,压住了他持着弩机的右臂,一剑从男人的耳后弱点穿过,血溅三尺。

男人出局,剩下一个墓碑。

思召立刻拿走了那本“无字天书”和掉落的弩箭。

这时墓道口又响起了脚步声。

在金光的诱惑下,接二连三的客人是思召现在必须接待的。

进来的是一个拿着砍刀的小妹,脸上涂着青纹和烟熏妆。她看了一眼石棺边上的墓碑,面色一僵,随即笑了,“小哥哥,组队啊?”

“组。”思召痛快地答应了。

“来,我给你个绷带,你看你都残血了。”

“呵呵,好。”

浓妆小妹将砍刀收了起来,拿出一卷绷带。思召左手接过,右手却像铁爪般探出,按在她准备抽刀的手腕上。他虽然初始力气并不大,但拿捏得很准,浓妆小妹想抽刀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干脆抽腿蹬在思召的胸膛上,两人都倒退了五步。

这五步却要了她的命,因为墓道口还有一个拿长矛的魁梧男人,低着头摸进了墓室,这一退正好撞上了他的矛锋。

紧接着弩机一响,思召刚拿到手的弩箭准确地从浓妆小妹的左脸刺青边擦过,命中了魁梧男人的咽喉。右手一剑,补掉了浓妆小妹。

三杀!

蓝色牛皮背包能装不少东西,不过思召并没有贪,只装了药品,蓝色品质的长枪、砍刀都没有要。

用着不顺手的东西,虽然可以留着卖钱,但负重太多是跑不动路的。

所以他背包里的东西是一方盒子、一本无字天书,三卷绷带,一瓶不知道过没过期的丹药。右手拿着法剑,左手弩机还剩一发弩箭。

思召贴墙听了一会外面的局势。至少有十来个人在混战,还有两个人在朝墓**移动,情况不是很妙。

“拦住后头的,先进墓穴抢东西!”

“弩机连射,把人轰开,拦住门!胜负未分,谁也别想进去!”

“谁赢谁是残庙霸主,来,有本事打个痛快!”

“就在墓道口打,谁也别想跑!”

两队人在墓道口展开了大战,散人玩家还活着的早已逃之夭夭,根本不敢染指墓穴中的宝藏。只有水墨青花还留在屋顶上,纯粹是因为思召而没有撤离。

组队界面,思召的头像还亮着,这意味着他就在墓穴内。

没有死,也就必定拿到了金色的宝物。

这徒弟……似乎不是莽夫。

她心下也有了计较。

                       

原创文章,作者:十二琼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