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病娇互宠:怀中撩精甜炸了》

小说:病娇互宠:怀中撩精甜炸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乃久

角色:宁轻绝封子瑜

简介:帝国大佬封厉声有两幅面孔!对宁轻绝,病娇粘人小奶狗;对别人,暴戾嗜血老疯批
病娇撩精宁轻绝有两个人格!弱人格时,包子软萌哭唧唧;强人格时,爆马虐人超流弊
失踪十年回家,未婚夫被抢,她被疯批大佬看上
都以为她死定了,结果大佬将她宠上天
全网黑她靠男人,不料武器专家叫她老师、顶级黑客喊她老大、生物制药大佬对她毕恭毕敬
某日,一群神秘人出现,跪请战神回归!后来,众所周知,超级团宠马甲大佬真的不能惹!

书评专区

[综名著]民国名著里做文豪:民国名著同人+文抄流。属于小众佳作那种风格,不那么主流,但有一些动人的部分。ps因为版权,这本是不v的。

电影大师:水的一塌糊涂..一个杨广小美女水了一百五十万字..才出来..你要成为世界第一导演..至少得用10多部证明自己吧..恭喜各位 继重零开始和妖孽人生后第三本两千万字的小说即将诞生

海贼之黑暗大将:三分鼓励!

病娇互宠:怀中撩精甜炸了

《病娇互宠:怀中撩精甜炸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她风轻云淡,搅乱一大家子

宁轻绝又回来了,宴会过后的早上,下人正在打扫。

和昨日不同的是,宁轻绝开着那辆幽灵就直接进了宁家大别墅。

车在别墅主楼前面停稳,宁轻绝推开车门,一双长腿迈下踩在地上。

和昨日的打扮略有不同,昨日是飒爽英姿,在雨中淋湿全身却仍见一身戾气。

而今日的宁轻绝一身清凉吊带蕾丝裙,一双某奢侈品的高跟鞋,昨日湿透贴在身上的头发,今日也蓬松漂亮的披散在身后。

头发还有随手绾发留下自然的弧度,风轻轻一吹,发丝轻轻缭绕,美不胜收。

若隐若现的蝴蝶骨、漂亮的直角肩和明显的锁骨,以及那凹凸有致到刚好的身材,实在是一个出落的极为标致的美人儿。

宁轻绝出现在楼下,宁家主人慌慌张张的就出来了。

宁听澜还穿着睡衣跑出来的。

看了一眼宁轻绝轻轻靠着的那辆幽灵,瞳孔微微缩了一缩。

再看宁轻绝这一身行头穿戴,皆是不凡,顿时生气起来。

“你昨天晚上,真的跟封家的疯子回去了?宁宁,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啊?这满京城里面,好人家的千金谁敢接近他啊,外面传说,他虐杀人的。

宁宁,听爸爸的话,把车和你穿的这些全都还给他,你不能和他来往,你回家了,以后爸爸什么都不会短缺你的。”

“哦?封厉声……他虐杀过谁啊?”

看来,她对那个夺走她初吻的家伙,了解的太少啊。

宁听澜急了:“总之,你什么都不懂,千万别上了他的当。走,跟爸爸进去换了衣服,车子爸爸让人帮你退还回去。”

宁轻绝听着笑了起来,她推开宁听澜的手说:“我有说过,这车是他的吗?”

宁听澜一愣,难道不是吗?

还没来得及多问,胡良花带着女儿宁轻轻也都出来了。

胡良花一看宁轻绝就生气,昨天晚上的烟花爆之前,实在是吓到她了。

宁轻轻倒是把全部的目光都落在了宁轻绝的穿着打扮上,尽管刺眼,但却不得不承认,宁轻绝的美貌,举世无双。

“姐姐回来了,姐姐你不知道,昨天你跟着声爷走了之后爸爸有多担心你。”

“担心我?呵呵……大可不必。

我的妈妈没为生下弟弟妹妹就去世了,你也别叫我姐姐。”

宁轻绝说着,转身懒洋洋的拉开柯尼塞格幽灵副驾驶的车门,从副驾座椅上拿出了文件。

一边拆牛皮纸袋,一边说:“再说,你也没资格叫我姐姐。”

宁听澜实在是看不下去女儿的这番做派。

失而复得的女儿,在他想象之中,实在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难道不是应该扑进他怀中痛哭流涕的喊着他爸爸吗?

可宁轻绝一身冷厉的气质,脸上那冷漠不屑的样子,让宁听澜觉得自己这个父亲,简直可有可无。

“够了,宁宁,你失踪十年,好不容易才回到家来。爸爸和你胡阿姨一定会好好爱你补偿你这十年来所受的苦。

但是,你这个态度一定要改改,我们是一家人,妹妹对你热情怎么了?”

“妹妹?宁先生,你还是先看完这份报告再说吧。”

宁轻绝从牛皮纸袋里面抽出报告,塞进宁听澜的手中。

她目含同情的对视宁听澜看了几秒,然后摇摇头,拍了拍宁听澜的肩膀,然后径直往大厅里面走去。

门口站着管家,宁轻绝问:“餐厅呢?早餐准备好了吗?”

管家看了一眼宁听澜,又给宁轻绝指了路。

宁轻绝径直去往餐厅,身后的宁听澜一家三口立马也跟了过来。

宁听澜一边走一边看资料,在看到DNA对比写着自己和宁轻轻名字,以及资料最后得出结论那一栏写着‘不符合’三个字样后,勃然大怒。

他走向宁轻绝,而此刻的宁轻绝已经自顾自的在餐厅主位上落座下来,拿着宁听澜的那套餐具,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了。

宁轻绝吃东西一向很香,吃什么看上去都让人觉得那东西好像是格外好吃一样。

看她吃,就能有食欲。

宁轻绝也像是饿极了似的,大口大口的吃着,尽管并不淑女,可是看上去依旧极具美感。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东西?”

宁轻绝将DNA鉴定报告直接拍在宁轻绝面前。

宁轻绝看也没看,倒是拿叉子直接戳了一块牛排放进自己餐盘。

她拿刀切牛排的动作,十分的优雅,可是下刀的动作却十分的利落。

趁着切块的时候,她漫不经心抽空的回答了宁听澜的话。

“亲子鉴定,你不会看不出来鉴定报告写着,宁轻轻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吧?”

此话一出,仿佛一道晴天炸雷一样在这餐厅里炸开了。

胡良花还穿着睡袍,披散着头发,她本是看戏,看这个突然回家又作妖的东西到底能把宁听澜气到什么程度,或者,直接把她撵出家门?

可结果,没等来自己期待的戏码,竟然劈了一道晴天霹雳。

胡良花像是炸毛来的猫,一下子跳出来指着宁轻绝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宁宁,你爸爸爱你,才容忍你昨日的无礼。哪有一个女孩子,刚回家就跟着陌生男人去过夜的道理?

今日你这更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说你妹妹不是你爸爸的亲生女儿呢?

你、你……就算我不是你的亲妈,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啊。”

胡良花说着,白莲花上身似的,就委屈哭了起来。

宁轻轻扶着胡良花,用眼神剐了宁轻绝好几眼。

宁轻绝吃了一块肉,味蕾被满足,她暂时放下刀叉,抬头看向宁听澜:“不信?那你再做一次鉴定啊?”

宁轻绝转向胡良花,笑的十分冷漠讥讽:“你不承认没关系,鉴定可以再做的。到时候,还怕真相不能大白吗?”

“小小年纪,你怎么如此胡乱诬陷人?”

宁轻绝摇摇头,觉得没意思。

干脆直接放大招,从牛皮纸袋里面掏出一叠照片,往两人面前一甩。

“这个证据,够直接了吧?”

说完,她继续拿起刀叉切肉吃。

而摊开在桌上的照片中,光着的男女扭缠在一起,看的令人血脉喷张。

即便过去十几年,可宁听澜怎么会认不出自己妻子年轻时候的面貌和身体?

宁听澜一下子就绿了,头绿了,脸也绿了。

“这是什么?”

这次,宁听澜问的不是宁轻绝,而是胡良花!

胡良花自己也看到照片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些照片竟然会落到了宁轻绝的手中。

“不是……澜哥,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

胡良花已经顾不上别的,只是拼命的想解释。

宁听澜抓住的双手摇晃着问:“照片上都这样了,你让我怎么想?”

“不是的,我不是自愿的,我这是被胁迫的。澜哥,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呢。

他是我的前男友,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前有个前男友的。

他就是个混蛋,见我嫁给你之后跟我要钱,还胁迫我。

我不敢告诉你,但是这件事情早就结束了。

真的,我发誓!”

胡良花在解释,在求情,而宁轻轻却捡起了照片,看的呆住了。

宁轻绝如今,一边胃口大开的吃着,一边满意的看着这场戏。

宁听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妻子竟然还瞒着自己这么大一件事情,如此的话,那DNA鉴定报告……

“我问你,你老实回答,轻轻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胡良花懵了,十几秒之后才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当时发现怀孕的时候,我就想过要打掉的。但是我怕我打掉的是我们两人的孩子啊。

澜哥,我真的不知道……”

宁轻绝擦了擦嘴,站起身来,看向胡良花:“鉴定报告就在这儿,谁都别想糊弄过去!”

说着,宁轻绝又转头看向宁听澜:“宁先生,我亲爱的爸爸,至今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种就只有我了。

所以,按照宁家的家规,宁家老宅的钥匙,是不是该从宁轻轻手上拿回来,交给我这个真正的主人呢?”

                       

原创文章,作者:乃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