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寒悖忆末日驰行:开端整本免费

小说:末日驰行:开端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悖忆

角色:辛寒悖忆

简介:【末世】【废土】【真实】【致郁】
辛寒,白絮灵等人在这个加速告别的时代活下去,带着羁绊,人的情感,无法舍去的文化

书评专区

无限拍卖:啊啊啊啊啊啊啊 毒死了我了!!!

超时空悖论:主角严重小人物心态,现实剧情太脑残,建议跳过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太啰嗦了,第一人称,还是意识流。

末日驰行:开端

《末日驰行:开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暴乱(一)

“啊!怎么这里也有!”一个“男生”打碎玻璃扑了出来吓了黄毛混混金超煜一跳。他疯狂的往前跑去,肚子上的肥肉向后甩着。耳环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弄掉了一个,一耳朵的血。

但没跑两步就慢了下来,而且反常的开始哈哈大笑。

“这一定不是真的,我现在一定是在做噩梦。”金超煜面目扭曲,双眼开始翻白,步伐开始像平常一样社会起来。

“一定要狠狠的敲那个新生一笔,都怪他带我们去看丧尸片。所以现在我才做这么恐怖的噩梦。”他面目僵硬,眼中带着一种疯狂的自信。

他打开窗户,才上窗台,看着外面的的水泥地面,在他眼里仿佛是新生。他扑了下去,身体倒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双腿翻转踩在地面上。

“丧尸。”

“丧尸?”宫瀚气喘吁吁的回问。

“就像是尸体向我们跑来,但是这里不是电影也不是游戏,直接叫它们丧尸就好了。它们会吃人,被吃的人会复活,然后去吃别人。目前只有爆头才能干掉它们,它们没有痛觉,肌肉被强化…….”

“那该怎么办?”白絮灵问。

“去那里,封住楼梯。”辛寒的眼睛看向电梯管理控制室。

“我们上!啊啊啊!”辛寒冲了出去,另外两人紧随其后。

辛寒反手把一个在楼梯口的丧尸爆头。

“啊!”此时传来白絮灵的尖叫。

她被一只丧尸抓住杆尖甩在了墙上,尖杆也应声掉落。

丧尸朝她扑来,而她蹲在地上爆头尖叫。

“灵…..”宫瀚抓起斧子,慌乱之下用斧背拍了上去,丧尸的脑袋如同案板上的大蒜子,在刀背的拍击下露出了白……

用控制室的简易桌和重物封住唯一的楼梯后,宫瀚坐在顶楼围栏边休息,辛寒望着阴天之下,浓烟四起的天宇市,听着渐渐减少的人们的喊叫与时不时传来的车辆碰撞、爆炸声。白絮灵站在宫瀚的身边,与辛寒看的方向相同,洁白的校服沾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长发在顶楼风中飘动。脸上没有之前的活力,有的只是应对突发事件的疲惫与眼神中的迷茫。

“欸,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白絮灵看着角落里的一处血迹说着。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找到原因,肯定能解决的。”宫瀚的声音如同风铃一般。

“去找一找有没有打火机和火柴之类东西。现在已经是黄昏了,晚上如果没有照明对付起这些家伙会很麻烦。”辛寒转过头对他们说。

此时天上飘来一大片乌云,暗了下来。

“去找一找吧!”宫瀚抓着围栏准备起来。

“唔….”宫瀚喷出一口鲜血。

“瀚,怎么了?”白絮灵跑过去,扶住他。

“辛寒,瀚他…”

辛寒站着没动看着宫瀚,一整寒意传来。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白絮灵的声音越来越小,肩膀也开始颤抖。

此时,宫瀚抬起头,眼角渗血出来,呼吸有很重的气泡音,口鼻有血渗出来,黑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来。

“为什么,只是被咬了一下,怎么会这么严重……”白絮灵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和游戏当中一样,只要被咬了一口就没救了。”宫瀚的声音和风铃的声音愈发相像。

“不会的…不会的…你是特别的,而且伤口也经过处理….”白絮灵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周围都和电影一样……”宫瀚挣扎着要起来。

“你要干嘛?快坐下啊!”白絮灵搀扶着宫瀚,抑制着泪水。

“寒,快,帮我!”

辛寒眼神闪烁,作为男人他知道宫瀚想干嘛。

“把我扶到那边,从这里跳下去一定可以把脑袋摔爆…..”宫瀚望向对面围栏,鲜血从他的下巴流下,滴在了地上。

“我不想变成丧尸!”接着又哇的一下跪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

“啊!”巨大痛苦让他挺起胸来对着天又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上下抽动着。

“寒…..你是男人吧…….来吧!”跪趴在地上的宫瀚看着辛寒手中的棒球棍,之后闭上了眼睛。

“来啊!!!!”宫瀚用最后的力气叫了出来,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后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不……..”白絮灵趴在宫瀚的胸口抽泣起来。

乌云飘过,太阳再一次出来了。

辛寒的眉头紧皱,眼神也再一次凌厉起来,右手紧紧的握住棒球棍。

“灵,离开他!”

“不行,你绝对不能这样,瀚只是睡着了,他马上就会好的。”灵的头发和泪水还有灰尘糊在脸上,歇斯底里的说着。

“宫瀚”的脚抽动了一下。

“离开他!”辛寒双手握着棒球棍说着,并慢慢向前走着。

宫瀚的胸口抽动,开始坐了起来。

“你看,瀚是特别的,瀚没有死,瀚怎么会死呢。”白絮灵把头发别再耳后,看着站起来的“宫瀚”。

“呜…”“宫瀚”发出奇怪的声音。

“你怎么了,宫….瀚?”白絮灵看着“宫瀚”,瞳孔开始放大。

“瀚”

白絮灵站起来,准备抓住宫瀚的手。但被辛寒抓住脖子然后抓到了一边。

“不会的,这一定是在骗人……”白絮灵看清宫瀚的脸之后绝望了。

宫瀚走到白絮灵身前。

“是啊,像是在骗人……的确,不真实……”

“寒….”白絮灵的嘴唇在颤抖,手也是冰凉的。

“住手。”白絮灵眼泪流了下来。

“但,这就是日他妈的事实!!!啊……!”

“宫瀚”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辛寒举棒冲了出去。

“不!!!!!!!”在“宫瀚”的脑袋炸开得一瞬间,白絮灵破防了。

“不…..”白絮灵用湿巾擦着宫瀚的脸颊,然后用白毯子遮住他的脸。然后和辛寒一起蹲在墙角。

辛寒回想着刚才的情节不自觉的抬起了头。

“怎么了。”白絮灵看向他。

“我怎么还在回想……”

“你真是诚实…..”白絮灵有一丝恼怒的抓了抓头。

辛寒皱起眉头来准备起身。

“我不怪你!”白絮灵急忙的抓住辛寒的手。

辛寒的有点惊讶,以他对白絮灵的了解,她怎么样都会发泄一下,新账旧账一起算。

辛寒点点头,慢慢的松开她的手,向天文台内部走去,抱出一打书。一面一面撕下来,放在宫瀚的身上。

“你要干嘛?”白絮灵问道。

“落叶归根……他的尸体我们带不走……”辛寒看着远方的火烧云,夏天,天黑要很久….但现在没有人愿意去欣赏火烧云。

“嗯!”白絮灵也看着远方的火烧云,泪水随风飘落。

辛寒往宫瀚的尸体上倒了一瓶未稀释的酒精,用打火机点燃。

从裤兜里抽那包青花瓷,拿出三根给不解的白絮灵。

自己用三根,在火焰烧到最旺的时候,借着火焰点燃,再拜了三下。

“瀚兄好走!”辛寒对天叫到。

白絮灵学着辛寒蹲着借火点燃,在辛寒对天叫出那句话的时候,再次破防了。

拜了三下。

“好走,照顾好自己啊!”呜咽的说出这些话,开始嚎啕大哭。

“包好,别把宫瀚漏出来了!”白絮灵拍了一下正在用报纸包宫瀚骨灰的辛寒。

“走吧。”辛寒把宫瀚放入背包。走向那个正在被丧尸破坏的入口。

                       

原创文章,作者:悖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