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破烂江湖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李二白常威最新章节

小说:什么破烂江湖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一壶老狗

角色:李二白常威

简介:江湖上一直流传着绝世剑仙李二白的传说
相传她的剑术经登峰造极江湖无人能敌
但是她根本不会用剑
看一个宅男变身成苗族圣女霍乱江湖的故事
下毒,使诈,撩阴腿,蛊虫,石灰,喊常威

书评专区

终南启示录:神书不解释

网游之一枪飙血:主角是枪手的网游小说,和上面的一枪爆头是我有印象的两本以枪为主的小说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最后一章搞事情,活该被人刷低分

什么破烂江湖

《什么破烂江湖》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老子要拉屎

马车压过黄土地,半木质的车轮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麻袋中的二白就好像在坐船一般,是一浪一浪的感觉,这感觉不只是马车的摇晃造成的,还有某个不可描述之地地传来的一阵阵便意。

都说人有三急,此时此刻我们的二白就在这顶重要的事中,思考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思绪一阵一阵飘忽,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冉茹做梦一样,现在更是举目无依的情况下,来了一招羊入虎口。

如果真的让自己在什么劳什子妓院里面从事性工作的话,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地上,还没准又穿越一次呢。

忍不住又开始抱怨老天的不公“我没穿越的时候过着狗一样的生活,没有女朋友,我穿越了还是过着狗一样的生活没有女朋友,那我tm不是白穿越,了嘛。”

回头正视自己,即使是不愿意接受那也改变不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小丫头的事实了,现在首要的是要先想办法,想办法憋住!要是真的拉在裤子里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

就在二白沉思着努力对抗着不让敌军突破防线的时候,啪的一声一只大手狠狠的拍在了二白的屁股上!

这一来吓得二白立马集中精神,简直是达到了人体的细微操控极限来对抗体内的“敌军”,差一点就上演了惨绝人寰的黄军突破玉门关的惨剧。

就在这一番天人交战控制与反控制之间,二白竟然神奇的发现,自己身体内仿佛有一股暖流,向着小腹的位置汇聚而去,盘旋其中生生不息。

虽然感觉奇妙非常,但是二白也是没有多想,只是竭尽全力忍住以后,破口大骂:“去你码的,是哪个煞笔拍老子,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码的等老子出去以后一定一头撞死你云云”少女的声音在这时是显得那么撕心裂肺,犹如一只嘶鸣的幼兽,当你觉得可爱的时候浑然不知,它是真的想要弄死你的。

“呦还是一头小烈马呀”下手的大汉笑着说道。

原来这两个负责打杂兼职看场子搞运输的大汉,已经是习惯了调戏刚来的小娘子,这也算得上是无聊的路程中唯一的乐子了。

车上的肥胖妇人,用着尖尖的鸭嗓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自得其中的同时也是给车上的重人造成了一定的精神伤害。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得很快,对正在跟体内的“黄军”做着对抗的二白来说就更是如此了,马车渐渐的停下,经过一阵哭喊叫骂,三个麻袋被依一的抬到了鼎香楼,街上观看的路人好似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当个热闹看待。

麻袋被打开的一刹那,二白深吸了一口气,麻袋里面的空气实在是有点少,此时二白已经是憋的额头出了细汗,抬头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果然这复古的陈设,中式的华丽,确定自己穿越的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古代没错了。

身旁还有两个少女,年龄小一点的,身着一身泛白的藏青色衣裙,面容稚嫩,看着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知是不是被家人卖到这楼里来的一直哭着要爹爹。

年龄大一点的,一袭月白衣裙,扎着高马尾,面如秋月,眼如霜,鬓若刀裁,眉若剑,长着一副别人欠我钱的冷脸,仔细一瞧!豁这个头整整比二白高出一个头来,只不过衣裙上散散分布着脚印灰尘,二白猜测应该是被围殴过了,此时也正戒备的打量四周的环境。

屋子里恰好有一面铜镜,正好二白还没看过这辈子自己长什么样子呢,便上前去通过镜子想看一下这辈子的自己,只见这古代工艺下的模糊铜镜映出了一个,身着紫色劲装,有着白皙的鹅蛋脸,眉下的丹凤眼微微上扬,堆云砌墨的批肩长发,细细看十七八岁的年纪,生的俊俏灵动。

就在二白陶醉在自己姣好面容,对自己产生不切实际的意淫的时候,滋啦滋啦的声音响起,原来是白面肥油女吴妈推门走了进来,身后来跟着两个生的反人类的壮实妇女。(别问为什么,这书里面的开门声就是滋啦滋啦的)

看到吴妈进来,二白眼珠子一转,犹如看到救星一般,直接来了一个三米滑跪,抱住了吴妈的粗壮的大腿,眼含热泪刚要开口,一股犹如溜溜梅一般酸臭无比的味道传来,差点让二白一个干呕,原来竟是吴妈仙女般的大脚上传来的气味。

吴妈一个抬脚,挣脱了二白的抱大腿,低头看了一眼眼含热泪的少女开口说道:“既然来了这鼎香楼,你的命运就注定了,就算是衙门县太爷来了也救不了你认命吧丫头”

跪在地上的二白,焦急的用乡下老太太哭坟的调调开口道:“吴妈!吴妈妈哎!我要拉屎啊,我憋不住了,黄军马上要露头了呀吴妈!!!”

吴妈听了眉头一皱“看你细皮嫩肉的,想必也是家境殷实家的女儿,为何开口说话如此粗鄙,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如果被吴妈知道你想跑肯定让你好受的”说罢朝着其中一个贱妇努了努嘴。

妇人一把薅住二白的头发,把二白生生的拽了起来。

头发被拽的生疼的二白,双手捂着脑袋,把怨恨深深的藏在了眼眸深处,脸上却充斥着谄媚的神色“麻烦姐姐领路了。”

出了屋子才发现,鼎香楼的不凡之处,就这个占地面积看着就不像是一般的风月场所,光是一楼的大厅看着就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竟然还有个不知是养鱼还是供人戏水的池塘,来来往往的龟公侍女,故意高声附庸风雅的读书人,锦衣华服的商人,黝黑精壮的行脚客,形形**的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解决一下自古以来男性对女性的原始追求。

七拐八拐的来到了所谓的厕所,看着像是一个个小楼,妇人朝着其中一个指道“去吧,记住别耍花样啊”

走进这古代的厕所,发现打扫的还很干净,并不像是想象中的那样的肮脏,一盏油灯,一个小窗,看着蛮大的一个空间竟然只有一个蹲坑,看到这个蹲坑二白犹如见到了亲人一般冲上前去,一阵放松之下黄军即将破门而出,二白竟然发现了一个更为狗血的事情“妈的我竟然不会脱裤子,这他妈是什么东西这么多绳子是为什么呀!!!”

紧急憋住以后一道一道的解开了腰带,蹲下的一刹那,噗噗噗,噗呲,刷啦啦啦啦噗呲!

久违的释放也不失为人生的一大快事,二白终于舒缓了一口气,假如现在能带上一根烟的话,就此生无憾了。

解决好以后竟然发现,自己没有手纸!

“这可咋办?总不能喊那个娘们进来给自己擦屁股吧?”

焦急的左顾右盼,还真的找到了办法,不远处一个架子上,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大叠新鲜的荷叶用着奇怪的姿势拿了两片荷叶解决了问题, 一并扔入了蹲坑之中。

心中抱怨着古代竟然连个厕纸都没有,殊不知荷叶也只有鼎香楼这种高端场所才有,别人家都是用竹子的!

突然一阵呼呼噜噜的声音响起,把二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蹲坑地下是个猪圈,这时候有两只猪竟然在争抢着黄军的归属权,吃的不亦乐乎。

“这古代的人真的是将资源再利用做到了极致!”

                       

原创文章,作者:温一壶老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