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秋六月一号会下雨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开局带着残疾女儿和两个女仆逃亡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六月一号会下雨

角色:沙秋六月一号会下雨

简介:沙秋和女儿被妻子以保护的名义用魔法传送到新世界
不曾想,女儿残疾的原因竟是一直被妻子吸取生命值
为能保护女儿,沙秋自愿注射新世界的X基因
恢复记忆时却发现同行的少年就是过去的他自己
“少年,你要老婆不要?”
“不要?”
“不要也得要!”

书评专区

平天策:这个写手就是招牌啊。所有书都是一星水准。文笔辣么烂你丫就别想着装逼了。

某科学的宅电磁炮:情怀作当年一直想让作者续写,作者续写后再看 ,他还不如直接太监

我真是文抄公:一口气看完,这个文抄公不太全能。

开局带着残疾女儿和两个女仆逃亡

《开局带着残疾女儿和两个女仆逃亡》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嫉妒女巫艾菲

一场为女巫的苏醒设计的献祭。

而这些粉袍才是非法入侵者。

粉袍代表是嫉妒女巫的信徒,嫉妒女巫应该是被封印在此,信徒才会入侵这里企图唤醒女巫。

女巫对信徒一向很好,献祭并不需要信徒的死,那么这些信徒只可能是因为能力者的反抗而死,但那些能力者的血液呢?

献祭需要的只是死亡,并没有吸干血的必要。

有人浑水摸鱼夺走了那些能力者的血液。

或者说献祭才是他夺走别人血液藏叶于林的障眼法。

不过这些在沙秋看来都不重要,他没兴趣寻找所谓的凶手。

知道这个世界也有女巫他反而放心了,洛娅和塞娅之前感应的应该是这个世界嫉妒女巫的魔法能量。

秦语没来,那他自然没有深入的道理。

他决定撤出去通知塞娅可以让洛娅撤离了。

但在此之前,他多少对嫉妒女巫的信徒有些爱屋及乌的情感。

曾经女儿的满月宴上,秦语的信徒也来过拜访,那是家里第一次的热闹,他还记得沙语抓住为首信徒的小拇指咯咯笑的样子。

所以他俯身蹲下准备为尸体合眼。

但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白润似脂膏的手附到了他的手上。

沙秋一愣,刚刚还不存在任何活人。

来人没穿衣服,齐腰的长发在她蹲下中遮住了大半个身体,即便如此,也无法抵住白皙的皮肤在黑发的衬托下散发的微光。

是刚苏醒的嫉妒!

“还活着的信徒?”嫉妒从尸体上抬过头,一双琥珀色的瞳孔漫不经心地看了沙秋一眼。

“是”得先稳住她,沙秋从嫉妒的手下抽出手,即使他足够迅速,也感觉到嫉妒的手指从他的每一根手骨上掠过。

不寒而栗。

沙秋解开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嫉妒的身上。

“大人,先离开这里吧”

嫉妒站起身,沙秋的外套堪堪遮盖住她的臀部。

“好”

话音刚落,洛娅踩着十楼被她踹开的钢筋水泥层,站在了沙秋和嫉妒的面前。

“主人”洛娅对着沙秋说道,眼睛却一直盯防着嫉妒。

嫉妒看着眼前流动着她魔法能量的人偶,回想到刚刚抚过的信徒的手骨,那布满了拥有傲慢魔法能量的咒语。

有趣。

“你的人偶?”

“我们是一起的”

沙秋知道嫉妒绝对看出来洛娅身上的魔法能量来自于她,只是他目前完全捉摸不透这个嫉妒女巫究竟在想什么。

沙秋并不想暴露沙语,但眼下他也没法全身而退。

“我累了,我想我的信徒应该会有安全的地方来招待我”

嫉妒向后仰靠在沙秋身上,她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洛娅,而不出她所料,她从洛娅原本提防的眼神里看出来一丝的嫉妒。

沙秋只能伸出双手握住嫉妒的双臂扶住她,尽量不让她贴近自己。

他看向洛娅,想起那些进日落塔搜查的调查员,眼神示意了一下洛娅。

他知道女巫刚从封印中苏醒时能量还没完全恢复,或许他们仍然有机会安全离开。

洛娅领会了沙秋的意思,她轻微地摇了摇头。

她之所以能紧跟着嫉妒出现,是因为她一直跟着她,也目睹了她将经过楼层的幸存人员全部杀死。

洛娅不知道她为什么默认了她的跟踪却没有杀死她。

沙秋知道没有退路了,但无论如何不能把沙语卷进来。

“不走吗?”嫉妒透露出不耐烦。

沙秋看了看嫉妒没有穿鞋的小脚,“我想可以先给大人你找双鞋”

“你可以抱我,我允许你直呼我的名字——艾菲”

艾菲转过身将手附在沙秋的胸前,她很好奇,他皮肤下的肋骨上究竟写着怎样的咒语。

给傲慢添堵她向来很乐意。

沙秋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他是有妇之夫,艾菲放在他胸前的手多少给他些许不适。

他向后退了几步,离开艾菲能达到的距离,弯腰从尸体上扒下那件粉色的袍子。

沙秋将粉袍给艾菲披上,再将兜帽也给她戴上时,沙秋不着痕迹地给洛娅做了个手势。

洛娅心领神会,与塞娅心灵沟通,要求塞娅将手提箱留在原地,带着叶楚和沙语先离开。

沙秋俯身将艾菲公主抱起来,他之前整理的粉袍恰到好处的遮盖住艾菲的全身。

艾菲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她刚刚只是想在洛娅面前再调戏一下沙秋的,原本她想着她当时只穿着了一件沙秋的外套,他应该不敢去触碰自己。

没成想沙秋真的照做了。

还好兜帽遮盖住了她的上半张脸,她有些脸红,不想让沙秋看见。

沙秋抱着艾菲一步步从楼梯慢慢下去,洛娅亦步亦趋地跟着沙秋,他需要给叶楚他们争取时间,保证他们能够离开的越远越好。

艾菲突然揪住沙秋的衣领,迫使他歪头将右耳附到艾菲的唇边。

一段咒语。

沙秋和艾菲瞬间到达了日落塔的一楼大厅。

“这样,你省不少力气。”

洛娅看着消失的两人暗骂一声,破开楼梯间的窗直接从七层跳下。

沙秋没办法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回了句“谢谢”。

他开始怀疑艾菲是否看出了他在拖延时间。

洛娅已经提着手提箱等在日落塔大厅的门口了。

“主人”洛娅打开手提箱。

塞娅已经提前告知洛娅手提箱就在日落塔大门朝着的第一颗树下,为了能让他们一眼看见不至于在艾菲的面前竟然找不到他们口中“安全的地方”。

沙秋放下艾菲,做了个“请”的姿势。

艾菲看得出来眼前的手提箱是她魔法能量的造物,放下心地跳了进去。

“洛娅,我跟着进去,你去机场把手提箱寄出去,随便什么地方,如果有任何情况敲箱提示”

“主人,我……”

“别担心,我心里有数”

沙秋安抚性地拍了拍洛娅的肩膀,然后跳进了手提箱。

他有私心,他不希望洛娅卷进这件事,之前艾菲靠在他身上对洛娅的挑衅他也看得出来。

他担心洛娅可能会冲动行事,而且他需要洛娅去保证沙语的安全,叶楚的实力他不知道,但塞娅确实不是洛娅这种战斗类型的人偶。

沙秋进去的时候,艾菲已经坐在沙发上晃着二郎腿等着他了。

沙秋镇定自若地坐到她的对面。

“你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吧”

                       

原创文章,作者:六月一号会下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