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整本免费果上随缘

小说:果上随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珞尔语

角色:孟钚钒白陆源

简介:一场期末考试,随机分配的考场座位
就是缘分开始的地方
清新小甜:(孟钚钒×白陆源)

白陆源:我想要一个朋友
那个朋友就是你
孟钚钒:啊?哦……

孟钚钒:“我不值得你如此对我

白陆源:“因上努力,果上随缘
我能做的不多,但你需要的时候,我总是在的

他们的年少时光里,还有一群非常可爱的小伙伴

书评专区

九万年义务教育:什么人没当爸爸就先当上公公?是小雨清晨。什么人当了爸爸后就不是公公,是小雨清晨。什么人当了爸爸后又成了公公?是小雨清晨。毫无违和感。

维度侵蚀者:开头就被断手抢金手指。喂*流。跪在真实筛选读者。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和从零开始一样,整个把读者给反太监了的巨著.

果上随缘

《果上随缘》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陪同病号

最近孟钚钒逃自习课去打球,都会被白陆源告到班主任老孔那里去。他真的是无语啦……而我们的白陆源同学,最近表现非常好。无论什么课都会非常认真地听讲。也不会偷偷摸摸的做其他作业。更不会逃课。孟钚钒就是想打小报告,也没得机会打。

新的一周。

周一第一节是英语课。刚上课不久,孟钚钒发现好学生白陆源竟然趴在课桌上睡着了。孟钚钒觉得真是各路神仙开眼了,上午第一节课就敢睡觉,终于逮到一次机会。

“报告老师,白陆源上课睡觉。”孟钚钒声音响亮地喊道。

高二一班的老师们对于这段时间以来孟钚钒和白陆源两个人的相爱相杀习以为常 。老师们只当他们是互相监督学习。全班同学更是习以为常。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白陆源举报孟钚钒在课堂上各种违规。

英语老师和同学们都看向白陆源。

白陆源果真趴在课桌上在睡觉。

“白陆源。”英语老师喊了一声。白陆源仍然趴在课桌上没有动。

孟钚钒抬腿踢了一下白陆源的椅子腿,椅子晃动一下,白陆源才惊醒。他慢悠悠地抬起头。视线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眼睛。就听见英语老师喊道:“白陆源,你给我站起来听课。第一节课就敢明目张胆地睡觉。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给我站着醒醒困。”

白陆源一句话都没有反驳,他站起身的瞬间,顿觉头晕目眩。双手扶着课桌才站稳。只好乖乖的站着听课。

孟钚钒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心情很好地看了两眼被罚站的白陆源。才开始认真抄写黑板上的笔记。就差哼起小曲啦!

一下课,孟钚钒刚出教室准备去厕所。就在走廊上碰到了江南。他心情很好抬起手臂搭上江南的肩膀,“小南子。哥哥我今天赢啦!”他心情愉悦地和江南分享他上节课取得的胜利。对于孟钚钒的这种幼稚行为。江南觉得越来越不像他熟悉的钒哥风格。以前的钒哥脾气虽然好,但是有人挑事。一般都是会直接武力解决。现在的钒哥幼稚的像个小学生还打小报告。总感觉他家钒哥变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改变了。

第二节课铃声响起,孟钚钒心情很好地走进教室。

孟钚钒拉开椅子坐下,从桌洞里掏出这节课要用的课本和笔记本。刚坐直身子,余光瞄到白陆源又趴在课桌上。惊喜的转头看去,白陆源真的趴在课桌上睡着了。惊喜过后,孟钚钒才惊觉有些不对劲。他们两个平日里虽然没有多少交集,话也说不上两句。但是好歹也做了一段时间的同桌。白陆源从来没在课堂上睡过觉。孟钚钒今天也是第一次逮到他在课堂上睡觉。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他没想到白陆源第二节课还敢睡觉,这不是白陆源的风格。而且还是班主任孔老师的数学课。白陆源好像最喜欢上数学课。每次数学课上,孟钚钒偶尔撇他两眼,都能看到他在认真做笔记。

孔老师已经走进教室,孟钚钒也不想再打小报告。要是被老孔发现有人在他课上睡觉,不光会被罚站,恐怕课后还会被他请去办公室“喝茶”。别看孔老师眼睛不大,他可算是火眼金睛,就算你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有什么小动作,基本上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孟钚钒想了又想还是算了,自己就做回好同桌吧。他伸手推了推白陆源枕在头下的胳膊。孔老师这时已经走到讲台上,翻开教本准备上课。白陆源却还没有坐起来。孔老师背过身去开始在黑板上板书,“拿出你们的笔记本,记下这节课重点。”孔老师的嗓门很大。白陆源像是被吵到了,把头转向孟钚饭钒课桌方向。孟钚钒看到他的动作,本以为他要醒了。却看到白陆源只是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睡。

“嘿……这座冰山今天是怎么了?”孟钚钒好生纳闷,小声嘀咕一句。

孟钚钒凑近瞧了一眼,白陆源露出来的半张脸,看上去泛着不正常的潮红,额头上布满细细的汗珠。孟钚钒四周张望了一圈,看到没有同学注意这边。才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白陆源的额头上摸了摸,不摸还好,这一摸吓他一跳,“我靠,这么烫。不会烧晕了吧?”

孟钚钒猛地站起来:“孔老师,那个,那个白陆源,他好像发烧了,额头摸上去很烫 。”

同学们纷纷转头看向孟钚钒这边。孔老师放下手中的粉笔,快步走了过来。

看到白陆源趴在课桌上好像睡着了,喊了一声:“白陆源同学,你是不是不舒服。”

老师的声音有点儿大,靠得又近。白陆源这次被他喊醒了,白陆源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孔老师这才看清楚,白陆源面上通红,额头上还有汗珠。整个人看上去状态很不好。

“看来真是发烧了,你赶紧请假去医院看一下。”孔老师有点担心,掏出手机,“先联系一下你家长,让你家长先来学校接你,带你去医院看看。”

白陆源早上起床时就觉得头有些痛,但是没怎么在意。想到自己早上刚和妈妈争吵了几句。现在根本不想让他妈妈知道自己生病了。被他妈妈知道自己在学校里发烧了,估计又要先责怪他穿的衣服少,不愿意多穿衣服才会发烧。发烧又要影响学习。学习要是退步了怎么办?白陆源无奈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孔老师,下午还有物理小测试。我不想缺考。我想先去学校医务室看一下。不用联系家长。”白陆源声音沙哑地说。

“哦,也可以。”

孔老师紧接着说:“那你现在就去吧!”

白陆源从座椅上站起来,不止头痛,还有点晕乎乎的。慢吞吞地往教室外走。

孔老师看他状态是真差。转头对孟钚钒说:“你陪着你同桌一起去趟医务室,路上照顾他一下。”

孟钚钒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的,孔老师。”站起来追上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白陆源。

白陆源扭头看了一眼孟钚钒。他本想对老师说不用人陪同。孟钚钒已经走到他身边。他现在感觉连嗓子都开始痛了,也不想再多说话。既然是老师让陪同的,一起就就一起吧!

高二教学楼离医务室有点远。要绕过操场,还要从实验楼和艺术楼中间的林荫道穿过去才能到。

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一前一后地往医务室走去。发烧的原因,白陆源现在不止头晕,全身都觉得酸痛。走得很慢。孟钚钒也不着急,也不催他。不远不近地跟他在身后。

孟钚钒看着前面走得慢吞吞的白陆源,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他上节课打小报告,导致白陆源站着听大半节课。人家还发着烧,身体本来就不舒服,他还害得人家罚站。心里有点自责。

绕过操场。白陆源觉得头更晕了,浑身无力。停下脚步,想要休息一下。跟在他身后的孟钚钒看到他停下脚步,快步走到他身边。有点担心地问:“怎么不走了?很难受吗?”

白陆源被吓了一跳,他估计烧糊涂了,已经忘记陪在他身后的孟钚钒。平复一下心跳, “没事,就是头很晕。”白陆源嗓子沙哑地说。

“还有一段路才能到医务室。先找个地方,你休息一下。”孟钚钒看到白陆源现在的面色通红,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两张递给他。白陆源愣了一下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前面就是林荫道,那里有供人休息用的长椅。”孟钚钒说着,伸手就去拉白陆源的胳膊准备快点走过去,让他可以坐着休息一下。

白陆源本能地躲闪了一下。他不喜欢和别人触碰。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喜欢。幼儿园每天放学需要小朋友们手拉手排队等候家长来接。白陆源每次都要哭闹,不愿意让小朋友拉他的手。老师只能让他一个人站在队伍最后。

看到白陆源躲闪的小动作。孟钚钒也没多想, “是不是头很晕,要不我背你过去。”

他们两人身高其实差不多,白陆源比孟钚钒还要瘦一些 ,看上去也就高那么两三厘米。

没听错吧?是不是幻听。孟钚钒说要背他。白陆源有些诧异。

两人对视片刻。

“不用,我可以自己走过去。”白陆源说完,继续往前走。可能这次发烧真得有点严重,白陆源走起路来都开始摇晃。跟在他身旁的孟钚钒直接伸手搂住他的腰,把他的胳膊扬起来架在自己肩膀上,准备就这样架着他过去。

白陆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想要挣脱。

“老白,咱能快点走吗?你再这样慢吞吞的,我估计你要直接晕倒在这半道上 。”孟钚钒不理会白陆源的挣扎,就这样架着他往前走。

人在生病脆弱的时候,居然能有这么强的忍耐力。不喜欢与别人有身体接触的白陆源,竟然可以忍受孟钚钒搂着他的腰,身体紧挨着身体。走了一小段路。

终于看到前面有一张长椅。孟钚钒架着白陆源走到长椅旁,松开搂着白陆源腰的手,扶着他坐下。

孟钚钒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又转头看了看医务室的方向。“你坐在这里休息,我先去医务室给你拿药。”白陆源实在也走不动了,不止头晕,还开始想吐。本能地听从孟钚钒的安排,轻轻嗯了一声。

见白陆源同意了。孟钚钒快步朝医务室方向跑去。

望着孟钚钒跑远的背影。白陆源有些不明白,他们从开学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超过十句话,还经常互相打小报告,互相伤害。孟钚钒今天却对他很友好。让人感觉很不适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孟钚钒气喘吁吁地跑到校医务室门口。敲了敲门,孟钚钒才推门走进医务室。校医张医生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看到有人进来,放下正看着的书。

“张医生好啊!能给我开些退烧药吗?”孟钚钒走到张医生面前。

“几班的啊?叫什么名字?先量个体温,我才能给你开药。”张医生眼里含笑看着孟钚钒。随后起身拿出一个体温计递给他。

“高二一班,孟钚钒。一班哦……”孟钚钒接过体温计,勾起嘴角。一副炫耀的模样。

“呦呵,不错哟!几天不见,小孟同学都混进重点班啦!”张医生倚着桌子散漫地说。

孟钚钒:“那当然,你不看我是谁。想进重点班分分钟的事。”

张医生看他那自夸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孟钚钒:“不贫嘴了。说正事。不是我发烧,是我同桌发烧了,你先给我开些药呗。他现在很严重,快烧晕过去了。”

张医生却笑着说:“哟……不是你啊!学校有规定的,必须要先量体温,观察具体情况,才能对症开药。你不把人带来,我哪敢开药。”

孟钚钒想着白陆源病情,有点着急,“我同桌可是全年级第一,难道张校医你想烧傻他。”顿了顿又说:“烧傻了他,我……我们全年级都会来找张医生你算账的。”

张医生被他逗乐了,“孟钚钒同学,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吗?少在这里和我油嘴滑舌。”说着还伸手敲了敲孟钚钒的脑袋。“你要是真的关心你同桌,就快点去把人带来。我好对症开药。”

“那好吧!你能先给我拿个退热贴吗?我回去接他过来。他真的快被烧晕了。”

“嗯。你来巧了,昨天才刚到的货。学校很少给补这东西。你们这些大朋友也不喜欢用。”张医生走到柜子后边的冰箱处,打开冰箱拿出一个退热贴,关上冰箱。走到孟钚钒面前递给他。

孟钚钒接过,“谢谢。”

T市九月的天气,温度还是有点高的。孟钚钒把退热贴揣进校服口袋,匆忙往回跑。

                       

原创文章,作者:珞尔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1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