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5:东北往事》在线阅读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重回1985:东北往事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老贼

角色:周东北盛夏

简介:这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燃情岁月!
有撑死胆大的蓬勃生机,有遍地是大哥的野蛮生长
周东北常说:“我是个实在人,只想让家人过的好一些

重生从粮票换鸡蛋开始,他左右逢源,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书评专区

印记之塔:还留在架子上就是为了看看还能怎么作死。

夏日清凉记事:作者终于脱离了迎合当前流行元素的路线,选择开创自己的特色,点一万个赞。灵异民俗相结合的单元故事,清淡不平淡,余韵悠长。

超级大忽悠:很好笑的一本书,有读的价值

重回1985:东北往事

《重回1985:东北往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救人

周东北没犹豫,迈步就追,疾声高呼:“停车!停车!快停车!”

女人尖叫着,路边行人纷纷侧目。

公共汽车刚起步,路又滑,所以速度并不快,周东北十几步就追上了,他看的很清楚,女人身上的包被气动门夹住了。

“停车!救命啊——”

女人喊叫着。

周东北用力去扯包上的带子,可包是斜挎在女人身上的,此时又被拖着,勒的很紧,根本就扯不断。

“砰砰砰!”急的他扬起拳头就砸车门,“停车,停车!”

女人一多半身子在地上拖着,两只脚乱蹬,没想到绊了他一个跟头。

不知道司机是聋还是瞎,汽车竟然还没有减速,车里已经有乘客站了起来,在喊着什么。

周东北翻了个跟头就爬了起来,挎着三角兜,迈开长腿,“嗖嗖嗖!”跑到了车头一侧,一边跟着车跑,一边用力砸着车窗大喊。

他不敢跑前面拦车,这路根本就刹不住车,不能见义勇为把自己搭进去……

已经有行人冲了过来。

“吱——”

司机终于踩了刹车,又往前滑行了十几米,才彻底停住。

“你……你怎么样?”周东北搀扶起了那个女人。

可能是因为心里年纪大的原因,在不是求人办事的情况下,不管是阿姨还是大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喊出来。

女人看模样三十五六岁,一头黝黑的**浪已经乱了,清秀的脸有些苍白,羊绒大衣的扣子都被扯掉了,露出了里面的红色毛衣。

看清她的模样以后,周东北明显怔了一下。

好面熟,一定见过!

这是一副典型的东北女人样貌,骨架略大,眉毛黑浓,大大的眼睛,漂亮却不妖娆。

公共汽车的后门打开了,女人的包掉了出来,司机惊慌失措地从车头前绕了过来。

“你瞎呀?”周东北骂了起来,“看不见有人被拖了这么远?”

司机三十多岁,干瘦的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解释:“后、后视镜有雾,没、没看清……”

围上来的行人纷纷训斥,七嘴八舌。

“大姐,用不用去医院?”周东北见女人浑身都在抖,不由担心起来,他自己也没留意,怎么这声大姐喊的这么顺溜。

女人摆了摆手,脸色恢复了一些,却说不出话来。

司机凑了上来,点头哈腰,小心翼翼,“大、大姐,我送您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看大衣都坏了,所有损失我赔……”

女人活动了一下手脚,摇了摇头,“算了,就是吓一跳,没受伤!”

周东北扬起棉手套,轻轻拍打着她身上的雪。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

“这是遇到好人了,换个人还不得讹死你!”

“就是,幸好是冬天,路滑,人拖了这么远也没事儿!”

“多亏这个小伙子了,那两条大长腿,跑的贼快,啧啧……”

“……”

司机不敢再说什么,千恩万谢。

公共汽车开走了,围观的行人也散了,女人这才发现刚才救自己的小伙子不见了,连忙转着身去找。

“大姐!”周东北跑了回来,手里还捧着几个白色的扣子,不好意思的说:“就找到了5个!”

女人接了过来,情绪有些激动,“太谢谢你了,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还麻烦你把扣子捡回来了……”

周东北笑着摆了摆手,“没有我还有别人呢,谢啥呀!您没事儿就好,我走了!”

“你叫啥?在哪儿上……”

女人话没说完,周东北已经转身大步走了。

“哎——,小伙子——!”

她追了几步,这才发现腰酸腿疼,小伙子已经走远了。

本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光荣传统,周东北只能跑去下一站坐车。

这个人自己绝对见过,是谁呢?

他边走边琢磨着。

刚才救人是出于本能,可帮她拍打身上的雪,又屁颠屁颠地去捡扣子,明显有巴结的意味,是因为她气质不俗,还穿了件羊绒大衣?

一定有什么其他原因!

走到了下一个车站,抬头看了一眼脏兮兮的站牌,上一站是总工会……

总工会?

他眼前一亮,想起来了!

这个女人姓赵,叫什么忘了,她是兴安市总工会的副主席,厂里工会活动的时候见过她。

还有一点很重要,她丈夫是市建委副主任!

叫……叫什么了?

他绞尽脑汁去想,猛的一拍大腿,叫梁建国!

对,就是叫梁建国!

上一世。

自己是在一个酒局上听说的,说这位建委副主任颇有实权,人品不错,办事儿更是讲究,可惜在九二年竞争一把手时,被另一个姓秦的副手给挤了下来……

车来了,上了车他还在琢磨。

怪不得自己下意识做出那些动作,原来觉得她面熟以后,潜意识里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建委?

八十年代后期,林区最牛逼的几个单位,物资局、木材调运局和建委,搭上一条线就行,运作好了,就是一座金山,一个聚宝盆!

他想起了今早站在桥头看到的满目疮痍,一个计划渐渐清晰起来。

不过,这里有个难题,1986年北山居民区的重建,完全是公对公行为,承建公司是苏省一家大型国营建筑公司。

个人想承包建筑工程,此时在兴安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另辟蹊径。

今天这事儿巧了,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才能利用上这层关系……

在此时的东北,甚至再往后几十年,都是一个关系型社会,大城市那一套,在这儿玩不转!

无论升官发财,还是出门办事,首先就是关系。

例如去医院看病,大部分人想的不是哪家医院好,而是哪家医院自己能找到关系,哪怕是七大姑八大姨远房表妹同学弟弟的媳妇在这家医院,有了关系心里才有底……

简单一句话,没有关系寸步难行!

到车间以后,周东北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

“停薪留职?!”

锯木车间主任张立听他说完以后,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周东北点了点头,“主任,您知道我家什么条件,我爸又欠了一屁股饥荒,指望这点工资肯定是不行了,我得出去做点小生意……”

“糊涂!”一拍桌子,张立站了起来,“不行,绝对不行!刚涨完工资,现在又有**了,你是不是虎?”

“是,五块钱**不多,可以后还能涨呢!干个体户能有什么出息?”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挖门盗洞地想进厂都进不来?”

“你知不知道……”

周东北不吭声,主任对自己一直不错,毕竟他没有超前的眼光,看不起个体户很正常。

笑呵呵拿出大前门,给他点了一根。

“叔儿?”他改了口,把关系往近拉了拉。

“叔个屁,不行!”

张立恨铁不成钢,又劝说了起来。

无论他怎么说,周东北都老老实实听着。

张立终于说累了,呼呼直喘。

周东北又张了嘴:“叔儿,您就同意吧,家里的日子真过不下去了!”

张立被他磨的受不了了,叹了口气,“我这儿没问题,不过,你得等我问问老爷子再说!”

周东北傻了眼,舔了舔嘴唇……

此时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主任20年前曾经是爷爷的徒弟,怎么把这茬忘了呢?

眼珠一转,连忙说:“你还不知道我爷啥脾气?如果没和他老人家说,我能直接找您吗?”

“真的?”张立不信,“他同意?”

周东北眼珠子瞪的溜圆,“必须滴呀,我敢撒谎吗?”

张立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这老倔头,急眼了连我都削,量你小子也不敢!”

周东北嘿嘿陪着笑。

张立无奈地点了点头,“我先帮你填好,明后天再过来签字,不过以后你小子可别后悔!”

“放心,以后只能感谢您!”

“拉他妈倒吧,不骂我就行!”

“放心,绝对不会!”他一再保证,随后又说:“那个,晚上我请一天假……”

张立没好气瞥了他一眼,“滚蛋!”

“是!”他装模作样打了个立正,随后挎着三角兜,笑嘻嘻走了。

张立喝了口水,臭小子,你只要一喊叔,准没好事儿!

晚上我就过去问问,看你敢蒙我的!

                       

原创文章,作者:老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