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辣椒拌糖

角色:卫锦泱陆寅

简介:【双洁+甜宠+火葬场+后期萌宝】【表里不一心机女x美强惨病娇假太监】 一场阴谋,三年皇后,前世卫锦泱错信小皇帝,落得个满身污名惨死冷宫!重生之际,卫锦泱悟了,原来这皇宫上下,竟无一男子,都是太监!既如此,她何不选个更厉害的攀附?
世人皆知东厂之主陆寅奸诈阴戾,狼子野心,迟早取皇帝而代之
然,皇帝缠绵病榻,已有身孕的皇后代天子祭天之时,那人人都称之为奸佞的陆寅却于天下人面前伏身在她面前,像极了那赤诚忠臣,步步紧贴,生怕未出世的小太子有万一闪失
却不知,皇后那繁复宫裙下是铁环镣铐,细听还能听见铁器撞击发出的轻响……
锦泱受够了这种被疯批紧盯的日子,她努力升级成了掌权太后,亦不得解脱
太后不行,那她便登基做邻国女帝吧!
“陛下子嗣单薄,微臣不远千里,特来为陛下解忧

书评专区

一步偷天:文青~~~~~~~~病

永夜君王:烟男的作品。主角永远没有完美的人生,甚至连结局都可能不是完美的,虽然这一点让看够了美好结局的我有点不爽,但谁让这是烟大的书,好看呢,只能忍着。烟大出品,无一不精,看到招牌就可以滚进来了。粮草

完本之王:看到作者一边霸气地将后世文章歌曲拿来当原创说:拿来就是我的,谁要那些人还没写呐……一边说总比后世那些抄袭要高尚吧……从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

《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陛下想去哪?

“扶我去床上。”卫锦泱抓着拂冬的手,几乎大半的重量都挨在拂冬身上。

“娘娘……您怎么……怎么会……”

“不许哭!禁声!”卫锦泱压低嗓子斥了一句,“东厂探子遍布,以后你每说一句话都要注意!”

“娘娘,您为何要这样做,可是那阉人逼……”

卫锦泱一把捂住拂冬的嘴,“你只需知道,你家小姐爱上陆寅了,对我如何,对他就如何,至于连累家人,有他护着卫家只会更好!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想!”

“可是……”拂冬还想再说,被锦泱一口打断,

“没有可是,赵景煜心机深沉,他娶我是为了利用卫家利用父亲与哥哥们,而且,他捏造了不少卫家罪证,只等达到目的,便要让我们卫家万劫不不复!”

拂冬似懂非懂,皇上明明对小姐情根深种,自赏花宴始,但凡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巴巴的送到卫府,对老爷少爷谦逊有礼,从不摆架子,可今日小姐却说皇上要害卫家?

会不会是小姐弄错了?

“你呀,也不想想大婚当日连发妻房门都不进的人能是什么好男儿?朝廷大事有几件事能轮到他去处置,你真的信他一夜未睡商讨军情?你去打听打听,昨夜可曾有大臣留宿宫中?拂冬,你只需记好我告诉你的,其他一概不必管……好了,念夏回来了吗?”

拂冬怔怔回神,“回了,从东厂回来她吓得不轻,我让她回去歇着了。”

东厂那地方听说是挺可怕的,“今儿你俩都别守夜了,你去陪陪她,再让小厨房熬点安神汤,好好睡一觉……去吧,锁了宫门,让大伙都散了。”

“可……万一皇上过来?”

就是怕他来才锁宫门,卫锦泱横了拂冬一眼,“跟我有什么关系,记住,你家娘娘现在是陆寅的女人!嗯,睡觉!”

********

黑云遮月,枝桠迎风簌簌,陆寅衣袍猎猎,站在长平轩高阁,目光沉幽如深潭,远眺凤安宫。

少倾,一阵脚步声,“督主,近日内皇后并无反常,每日言行起居已整理成册。”

陆寅夹过册子,借着厂卫提着的灯笼光亮,随意的翻了翻便重新丢给厂卫,“明日,把皇后身边那两个宫女抓回去一个,好好审审,记住别弄出伤口,再找个好点的理由,不要让皇后知道。”

“诺。”

凤安宫亭榭伫立,正午时分,锦泱才幽幽转醒。

红烛燃尽,不曾想重来一世,洞房花烛仍是孤枕一人。

她自嘲一笑,总归是要比前世枯坐整夜哭干了泪要强太多!

听到殿内有了响动,守在外面的拂冬领着伺候梳洗的宫人鱼贯而入。

锦泱任凭宫人服侍,懒懒问道,“什么时辰了?”

今日拂冬动作出奇的麻利,语速也快,“快晌午了,皇上来了,这会儿在偏殿等着娘娘用膳呢。”

锦泱的手刚放在蘸水的热帕上,听了这话,又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不徐不缓的,“备水,本宫要沐浴。”

拂冬一时没琢磨过味,但动作却不慢,吩咐宫人下去准备。

“再命人去采些花瓣,与珍珠玉屑一同研磨成粉,混上菽沫,洒在香汤中。”

拂冬:“……娘娘,这需要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

皇上可还在外头等着呢,娘娘醒了必然有人过去通报,万一那位等太久恼了娘娘可怎么办?

“无妨,就按我说的去准备。”

偏殿内,赵景煜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来,他在殿内转了两圈,烦躁道,“不是说已经醒了吗?怎的还不来?”

陈青躬身,“陛下,后头来报说娘娘睡醒要沐浴更衣后再见您,听说这会儿正准备着呢。”

赵景煜一听便想歪了,心下发虚,“沐浴?青天白日的沐浴做什么?罢了,朕还有不少奏折要批,过两日再来看皇后。”

赵景煜抬腿便走,心中暗骂荒唐,这卫肃到底是怎么教的女儿,白日竟也敢想宣淫之事,当真是恬不知耻!

若不是卫肃名声在外,她那几个哥哥也着实有些才干,就凭她卫锦泱的姿容能做得了皇后?

原以为这卫锦泱是个木讷软弱好拿捏的,没想到竟是个重私欲的**!

赵景煜越想越烦,脚步越走越快,不料竟与对面来人撞了个顶头。

见御驾不躲不避,还敢撞上来,本就气不顺的赵景煜张口便骂,“狗东西……”

可再一抬眼,赵景煜险些没吓得当众失态,他笑容僵硬,“原来是尚父,朕一时莽撞……”

陆寅掸了掸肩头,当着阖宫上下,半分颜面没给他留,冷肃呵斥道,

“令名德之舆也,德,国家之基也,陛下身为天子,更当以身作则,立身为正,何以如此无状?请陛下自省三日修身修德!”

赵景煜眼前一阵发黑,周遭脸谱似的宫人忽然都变化成妖魔一般,扭曲着露出嘲讽之色,他喉咙一腥,拢在宽袖的手指骤然缩紧又放开,勉强挤出笑意,

“尚父,近日蛮夷叩关,边境子民受辱,待朕想出退敌之策,别说三日,哪怕三月,朕也省得。”

陆寅面色不变,声音依旧如直线般没有起伏,“天命糜常,惟德是辅,天子无状乃有边境之祸,从今日起,陛下更当克己复礼,修仁修德。”

赵景煜浑身哆嗦,恨意爆发,一双眸子瞬间染成猩红,他死死盯着陆寅,恨不得生啖其肉,挫骨扬灰!

陆寅身量要比赵景煜高出一头,气势竟也压了一头,他唇角微微一动,讥讽一笑,不容辩驳道,“即刻宣太傅进宫,陪陛下读书修仁德,边境之祸自可退也!”

说完,陆寅也不理赵景煜如何,径自离去,从头到尾,连个敷衍的君臣礼节都没有,可谓是狂妄至极!

赵景煜万般克制回了崇政殿,才踏进殿门,便一脚踹翻案上摆着的五彩如意耳尊,他一把抽出挂着的佩刀,猛的劈砍在案几上,“乱臣贼子,朕必杀之!!”

                       

原创文章,作者:辣椒拌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