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纯情侍卫太撩人最新章节

小说:公主喜嫁:纯情侍卫太撩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烟渺渺

角色:褚含清卫九

简介:【美艳公主+纯情忠犬侍卫】
褚含清做了四年的辅政长公主,心思全给了江山社稷
一朝遇刺却对身边的纯情暗卫动了心,忍不住撩拨试探、一步步引他入网
卫九给长公主做了七年暗卫,从未敢肖想主仆之外的情分,却在长公主一次次的撩拨下动了情迷了眼,甘愿就此沉沦其中
身份的差异、世人的眼光,长公主表示通通小菜一碟,本宫觉得你是最好的,谁也比不上
她鼓励他放下自卑,他支持她一往无前
战胜外敌、平定内乱、消除猜忌……世间种种,终将会得到圆满
尘埃落定后,褚含清直接躺平
做个清闲尊贵的长公主真舒服,何必要绞尽脑汁与人争来斗去,每天吃喝玩乐再逗逗小侍卫不香吗?
卫九羞涩无奈:殿下咱们打个商量,能不能别动手动脚?
褚含清:不能,过来让我亲一口

书评专区

必须犯规的游戏:又名十四分之一,暴风雪山庄模式单元剧向恐怖小故事,文笔和气氛渲染都不错,结局烂尾。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很早以前看的书,大概是时空管理局里一堆人各自有各自的沉重历史,文笔细腻,剧情曲折,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是那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书。

老鼠拖木楔子:还没看,先做个门

公主喜嫁:纯情侍卫太撩人

《公主喜嫁:纯情侍卫太撩人》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出发

第二日一早,长公主的出行车架就已经备齐,各种吃的用的都带上以备不时之需,再加上随行的侍女护卫,竟然有三辆马车,二三十人。

看到这个阵势,褚含清觉得头疼,“本宫不是说了一切从简吗?”

银筝有一点委屈,“殿下,奴婢们确实一切从简了啊。可您的身份如此,这些都是出门必备的。奴婢们减了又减,这些已经很委屈您了。”

褚含清直接拒绝,“本宫是去看杂耍,不是带着人让别人当杂耍看的。何况之前还有人说本宫行事高调奢靡,本宫虽然不在意他们说什么,但打嘴仗也觉得头疼麻烦。留一架马车即可,再带五六个侍卫扮作家丁随行。咱们就是去散散心很快回来,低调些就好。”

“殿下不可。五六个侍卫太少了,您的安全要紧。”

“无妨,还有暗卫保护,不会出什么事情”,褚含清并不更改决定。

众人无法,只能按照主子的决定重新安排。从侍卫里里挑出了六个身手好的,扮作家丁跟随。

这六个侍卫有点头疼,人数太少,万一出点岔子,哪怕长公主掉两根头发丝,他们也得扒层皮。如果真出了大事儿,跑不了要掉脑袋。但主子的命令不能违抗,只能心中抱怨两句,面上却不显。

随行保护的暗卫有四人。为了不聚在一起显得人多惹人注目,也为了分散开方便暗地里保护,其中三人化装打扮成普通百姓与褚含清等人隔开些距离同行,身手最好的那个扮作长公主殿下的车夫贴身保护。

皇室子弟从小身边就有重重保护,除了明面上的,还有暗地里的。小时候身边的暗卫都是父皇所派,成年之后就都由自己选人组建,暗卫只忠于自己的主子。

褚含清的暗卫营组建于七年前,自她及笄从皇宫搬到公主府居住,她就一手组建了自己的暗卫营,由统领岳峰率领。

只不过平日里安排事情都是交代岳峰,虽然知道身边随时都有暗卫保护,却从未跟他们有过当面接触,名字、长相等更是毫无所知。

一时间她突然有点好奇。

扮作车夫的暗卫换好衣服化了妆,将面容遮掩的普通些。再加上暗卫特意训练过的身份扮演技巧、气息收敛法门,整个人看上去就跟普通的车夫一样,外表丝毫不漏破绽,只在眼睛里不时看到一闪而过的精光。

褚含清来到马车旁,车夫暗卫已将马凳放好,他用小心翼翼还带着谄媚的语气弯腰对褚含清说,“殿下您请上马车,小心脚下。”将一个地位低下的车夫扮演的神似。

正要抬脚迈上去,褚含清忽然看向他,“你叫什么名字?”

车夫暗卫惊讶了一下,抬头看了褚含清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小声说道“属下卫九,见过殿下。”

语气与刚刚的小心谄媚完全不同,而是低沉冷静又恭敬的声音,意外的悦耳。虽然穿着打扮刻意普通,面容看上去也不甚出色,然而抬头那一瞬间,褚含清还是看到了一双沉静有神的眼睛,像一汪静谧深沉的湖水,倒映了点点寒星。

还挺好看的。褚含清心想。

她抬脚上了马车,众人低调的出城而去。

一行人扮作普通富贵人家出了城,不歇脚的跑了大半个时辰,尚未能看到郊外的农庄,先来到一个岔路口。道路宽阔方便行走的大路要经过一条河,附近很多农田都从这里引水灌溉。

然而此时河上的桥却断了,一群民夫正抬着材料忙着修理。

褚含清一行人不得不停下,一个侍卫上前与民夫搭话询问。

“这位大哥,劳驾问您一下,这桥怎么断了?什么时候断的?”

被问到的民夫大哥看了看侍卫,又看了看后头的马车随从,显然这是个富贵人家,平民老百姓可不敢得罪。于是小心咧嘴笑了笑,“可不敢可不敢,这位小哥客气了。这桥啊断了有四五天了,怎么断的咱们也不清楚,应该是有拉重物的车马经过压坏的。你看这断茬,八九不离十了。”

侍卫朝断茬那里看了看,确实如他所说,像是被重物压断的。只是这道桥是往郊外必经之路,这可如何是好?

民夫大哥看他脸色为难,“这位小哥是要过桥去那边吗?”

侍卫点点头,“我家主子要去探亲,如今桥断走不得,怕是要返回去了。”

“不妨事的”,民夫大哥憨厚笑了笑,指了指另一边的小路,“那边有条小路,马车也能将将通过,一样能到对面去,就是得绕点远,大约要多走两炷香的时间。你们要是不怕麻烦,可以走那边。”

顺着民夫大哥指的方向看,岔路的另一边是一片林子,林间有一条可堪马车经过的小路,看着倒还算平坦。靠近大路这一侧的林子比较稀疏,而另一边直接顺势绵延到旁边的山峰,树木比较茂密。

侍卫向民夫道了谢,回到队伍里向褚含清汇报了情况。

卫九在一旁听闻,暗卫的直觉让他抗拒继续前行。但仅仅是猜测怕是不能说服殿下回转。

褚含清倒是没想那么多,毕竟听老百姓说桥已经断了好几天,而他们是突然决定前来,应该只是巧合而已。正想让队伍从小路前进,卫九轻声请示,“殿下,容属下先去桥边看一眼。”

褚含清想想点了点头,让卫九看一眼也好。

卫九来到一群民夫边上,一边装作正常搭话,一边悄悄观察他们。看了一圈,发现确实没什么异常,都是普通老百姓。说话的时候他们的表情也没有撒谎的迹象,暗卫经过训练对这方面的辨别还是很有信心的。

又去断桥边转了一圈,确实是被重物压断的痕迹。

想必这些老百姓说的都是实话。

于是他返回跟褚含清汇报,众人拐往小路前进。

留在原地的民夫们看着他们的马车走远,面面相觑。

这些富贵人家的家丁还挺奇怪的,也不知道刚刚在转悠啥。

                       

原创文章,作者:寒烟渺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