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看小说常晴裴元灏?

小说:他是狐狸啊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江月浮水

角色:周晴荀常

简介:周晴从五台山带回一只修成人形的狐狸,这只狐狸不但长得清新俊逸,玉树临风而且心地善良,法力高强,周晴把他带回家不久运气就好到爆棚,业绩蹭蹭往上涨,财运,桃花运那是招手即来

书评专区

正直玩家:有趣还是有趣的,只不过游戏作为承载体还是用最老的那套设定,顶多赚点情怀分,没意思极了,要不是主角在那里撑着,光看目前剧情是有些乏味的。 这是坑掉了吗,不意外

网游之剑走偏锋:忘记剧情了

变身在日本卖棺材:人品败光没人信了,发公告说老爸过世引来的只是群嘲。

他是狐狸啊

《他是狐狸啊》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狐狸的魔法 一 蛊惑人心

周晴是一家外包公司的产品经理,有时需要驻场开发项目,这两个月她一直在国企某公司总部驻场开发。甲方需求来回改变,项目有些延期,周晴这几日一直在现场盯进度,没有时间陪荀常,就把他一个留在家里。这天中午她突然想回家看看荀常一个人在家做什么,她牺牲午休时间开车回家,在小区门口的熟食店买了半只烤鸡,一斤猪头肉,还在甜品店买了他爱吃的冰淇淋蛋糕。想到荀常见到她惊喜的样子,周晴不由得露出微笑。

她手里的东西很多不方便拿钥匙开门,于是在外面用脚踢踢门:“荀常,开开门,我回来了”。她贴在门上听了听,屋里没有动静。她艰难的摸出钥匙打开门,屋里静悄悄的,没有想象中热烈的欢喜。她放下食物去两个卧室查看,床底,窗台,衣柜,卫生间和厨房连根狐狸毛都没有。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狐狸不会觉得城市无聊回五台山去了吧?他没有手机也联系不上他,她在楼下找了找仍是一无所获,周晴慌了,甚至想立即去五台山寻找。

正当她焦急的没有主意时,工作群里收到一条通知:今天下午三点半,所有产品经理到大会议室开会,包括驻场经理。周晴低声骂了一句:“屁事没有,天天开会!”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两点,周晴不得不往公司赶去。

周晴心里有事,开车时有些心不在焉,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绿灯亮时她启动慢了几秒,惹到了后面的黑色大众。大众车主是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他超车时摇下车窗恶狠狠的骂她:“你眼瞎啊,绿灯亮了看不到?等着投胎吗!”周晴被骂心里窝了一团火,但她自知理亏也不想跟路怒症纠缠,咬牙忍着不理他,只在心里咒骂:“你才是赶着投胎呢,但愿你现在就去投胎!”

她心里刚说完这句话,电光火石之间黑色大众突然莫名翻滚一圈然后“砰”一声撞到路**的绿化带上。周晴吓了一跳,她紧急刹车下去查看情况,当她看到车内的惨状后腿一下软了,差点跪倒。男人斜坐在驾驶座上,头软趴趴耷拉着,血一串一串从他脸上往下流,他的头上,脸上,胳膊上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扎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块,他就像个血人,身上到处都在流血。周晴突然弯腰干呕起来,一个男人挡在她面前扶住她说:“你没事吧?”。周晴摆摆手说:“没事。”

她听到有人喊:“快打120 ,快报警!”

周遭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嘈杂的环境让周晴心里好受一点,她不像刚才那么害怕。几分钟后,**到了,连见多识广的**看到惨状后都忍不住爆一句国粹。一个**上去查看情况,然后满脸忧伤的说:“不行了。”**询问围观的人有没有第一目击者,知不知道事故详情。周晴犹犹豫豫的还未开口,就听一个男人说:“我看到了,当时很奇怪,他前后都没有车不是跟别人撞了,他就是突然在马上滚了一圈然后撞到了路滑带上,很奇怪。”

这人说完,别的目击者纷纷表示赞同。周晴站在人群里不说话,她突然感到一道寒光袭来,她看那道寒光望去,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她。她只眨了一下眼,待要仔细看时那人却消失不见了,周晴以为眼花了,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一番并未看到有哪个人穿得是一身黑。周晴摇摇头催眠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医生看了一下遗憾的说:“死了,可能当场就不行了,怎么能伤成这样,太惨烈了。”

**向群众了解了大概情况后开始疏散车辆,拉起警戒线。周晴离开时手都是抖得,不知为何她心里充满了不安。

公司每隔周都要召开一次中层会议,几乎每次大领导来给画个饼就走,偶尔会点一个幸运儿汇报下工作情况。周晴常在驻场工作,属于天高皇帝远,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能不来就不来了。不过这次是业务线项目经理徐亚斌说有事找她,她这才来了。

会议上,大领导说着千篇一律的话,画着越来越大饼,底下人熟练的神游四方。经历了漫长的两个小时后,会议终于结束了,周晴的直属领导胡成把她叫到办公室批评道:“周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要在大领导面前多多表现,让他看到你懂吗?你一个女孩子,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一直流放在外写代码吧,你要有规划,明白我的意思吗?”

周晴点着头说:“明白明白,老大教诲的是,我都记着呢。银行那边的工作这周末就结束了,我下周就回公司办公了,到时候我天天在大领导面前转悠好不好?那个,业务线的徐家斌在外面等着我呢,我先走了啊。”胡成说的对,她不能一直写代码,她的精力和学习能力确实不如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了。不过在驻场工作也有好处,天高皇帝远没人管没人问,她作为项目组的老大,十二一点到驻场到没问题。有空了再想这个问题,今天事太多了,周晴烦躁的想。

胡成恨铁不成钢的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周晴刚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徐亚斌就来了:“周晴,你银行的项目这周就结束了是吧?”

“是啊,怎么了?”

“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家做医疗设备的公司,我和他们基本谈妥了,周五他们来公司勘察一下就能签,你和我接待下呗?”

“业务部人手不够吗?”

“不是,人家是来看看咱的技术团队,我这不是想让你接这个项目嘛,怎么样?”

“那感情好啊,行,我和你一起接待。”

“那说好了。”

“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啊,周末愉快!”她满脑子都是荀常在哪,回家没有。

她驱车回家,开门看见荀常在啃鸡腿才露出笑脸。荀常吃得一脸满足:“这是你买的吗?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周晴长舒一口气:“中午回来想跟你一起吃饭的,你不在家,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你回来,在楼下玩呢。”

周晴不在乎他说谎话,笑着说:“楼下有个幼儿园,你有没有交到朋友啊?”她突然意识到她的语气好像在哄一个小孩子,确切的说是哄宠物。

荀常顿了顿,奇怪的看看周晴。

周晴说:“小孩子都很吵的,你不要跟他们做朋友,有我陪你就行。”小孩子的爱心更纯粹,她的狐狸可不能被别人哄走。

荀常乖巧的点点头说:“好。”

“肉都凉了吧,你不要吃了,我带你去外面吃好吃的,顺便逛逛商场给你买些东西。我写了个清单。”她从包里拿出一张便签给他看:“你看啊,我们要买手机,衣服,睡衣,浴巾,拖鞋,护肤品,牙具。。。”周晴越说离他越近,荀常看她的眼光变得炙热起来,周晴有所觉察红着脸坐直身体故作镇定的说:“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荀常问她:“周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是小狐狸嘛,我把你带到城市来肯定要对你负责。对了,荀常,你识字吗?我说的这些东西你都知道是什么吗?手机,就是我拿的这个,你有了它就可以随时看见我听见我的声音,衣服,就是你身上穿的。。。”周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荀常忍不住笑道:“字我认识几个,不过划掉的这三个字是什么?”

“剃须刀,我不确定狐狸长不长胡子。”周晴凑近他的脸细看,见下巴那有不明显的青色胡渣,点点头自顾自说:“恩,看来需要买一个。。”

荀常几口消灭掉一个鸡腿,擦擦嘴兴奋的说:“走吧。”周晴揉揉他的头说:“真乖。”荀常学着周晴,揉揉她的头笑着说:“你也乖。”

周晴时刻想着他是狐狸,他不是人,不要动心,不要动心!天知道她为什么带他回家。

周晴带荀常到附近的商场购物,先给他买了一部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卡抠出来一张给他用,没办法,他没有身份证不能办手机卡。周晴因为业务需要多办了一张手机卡,她把自己生活用卡暂给他用两天,打算周末再去办一张给他用。周晴给他买奶茶,买甜点,买清单上的物品,带他吃火锅,要不是俩人手里满当当的东西,周晴还想带他看场电影。

到家已是晚上十一点,周晴坐在沙发上捶腿:“荀常,你累不累啊?”

荀常在她旁边坐下:“还行,不累。”

“我忘了,你有四条腿,是比两条腿能走哈。”

荀常一脸黑线,坐到她身边说:“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揉揉。”他的手放到她腿上的那一刻,周晴如遭电击,她蹭一下站起来慌乱的说:“不用,不用,我洗个热水澡就好了,你早点休息。”

“我还没有洗漱呢,要不我们一起?”

“你疯了吧,荀常,你时刻记着你现在是个人,而且是个男人,男女有别知道吗?”

荀常无所谓的挑挑眉,好看的脸上露出明晃晃的笑容,周晴忙逃回房间,心里骂了一句:狐狸精!

室友杨思悦明天就出差回来了,该怎么跟她解释家里多个男人呢。周晴和荀常吃过晚饭在路上散步,周晴找他商量:“你真的不愿意变个小动物吗?”

“不愿意。”

“变成个女孩子?呢”

“我不会!”

“思悦要是把你赶出呢?”

“她会吗?要不你把她赶出去吧,我们两个住。”

“不太好,我们合租是为了省些房租。你知道北京房租多贵吗,就我们住的这个两室一厅要七千块钱,水费电费燃气费杂七杂八的费用都是我一个人交,现在又多了一个你要养着,我的压力很大的。”

荀常为难的说:“那怎么办?”

周晴狡猾一笑:“其实有办法,需要你出卖点色相,明天好好表现,争取得到她的喜欢,她就不会赶你走了。”

“是吗?这个简单。”

周晴撇撇说:“那就交给你了。”

第二天下午,周晴开会途中思悦打来电话,周晴挂掉电话给她回信息:“在开会,你回来了?”杨思悦马上回复:“姐妹儿,你只说你表弟来了,没说他这么帅啊,你们家基因这么好,女孩男孩都美得不像话。”

周晴听后很受用:“好妹妹,会说话就多说点。”

思悦给她发了个白眼:“你弟,有对象没有?”没对象她可要给他找CP了。

“没有吧,我没问。”周晴脑子里冒出这样一幅画面:荀常穿着性感单薄的衣衫妖娆的躺在沙发上,他烈焰红唇,对杨思悦妩媚一笑,思悦的魂魄被他勾去,两人**。。。

“哎呦,哎呦。”周晴甩甩脑袋赶走这个可怕的想法。杨思悦每次出差回家都会先洗个热水澡,然后洗衣服,收拾卫生,少不了在客厅来来回回走动。周晴想了想又给荀常发个微信:“你要不出门逛逛去,回我房间呆着也行,别在客厅碍眼。”

“我在你房间。”

“好。”

周晴一直在想怎么样安顿荀常,睡沙发不是长久之计,另给荀常租一套房子也不合适,一是费用太高,二是周晴不放心让他一个人住。周晴想了又想觉得换个三人间是比较好的办法,但这需要杨思悦的同意。下班后,周晴回家给杨思悦做了几道拿手菜,先看看她对荀常的感觉是不是一时新鲜,若是真喜欢就有商量的可能。荀常表现不错,稍微释放一点魅力就把杨思悦迷住了。晚上临睡前,杨思悦溜到周晴的房间,双眼泛着桃花说:“周晴,你表弟要在我们家住多久啊?”周晴说谎告诉她荀常是表弟。

“不会太久,不好意思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家里好不容易来了个男人,让他多住几天呗。”

“可是一直睡沙发也不是个办法,我们不方便他也不方便。”

“那怎么办?他房子租好了吗?”

“没呢,正在看。你看他还不错吧,长得帅,懂礼貌,讲卫生,你要是不讨厌他的话,我们可不可以换个三室的房子,跟他住一起,这样你天天就能见到他了。”

杨思悦一拍大腿说:“行啊,我没问题,可是人家愿意吗?”

“回头我问问他?”

“问问,问问,嘿嘿。”杨思悦春心荡漾的说

周晴快要笑出声了,思悦心思单纯,简单又真诚,这样套路她还真有点愧疚呢。

                       

原创文章,作者:江月浮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