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汉子!你家悍妻靠空间养萌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山野汉子!你家悍妻靠空间养萌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布桃雾气

角色:李青栀司璟寒

简介:【穿越+空间+萌宝+爽文】
一场车祸,李青栀穿越到异世小山村,
成了众人眼中的丑胖傻女,四个小崽子眼中的痴傻后娘
今时不同往日,她来了,
游戏空间在手,一身医术惊艳所有人,
开医馆,收小徒,夺命急症不是难题
棘手的是,她那抢来的相公,竟不愿和离了,还别扭着要亲近,这可如何是好?

书评专区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这书有里番吗,没里版不想看啊……

太玄战记:本来不记得给毒草的,见到粉丝在吹**,顺便进来给个

灵舟:不错

山野汉子!你家悍妻靠空间养萌娃

《山野汉子!你家悍妻靠空间养萌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怎么处置他们

刘萍梅一噎,怔然愣住,就看李青栀不以为然,转头和村长继续说话。

“村长,我得在家照顾孩子,他们被二癞子下了迷药,劳烦大家去后山斜坡口,那里有我用布带做的标记。”

“沿着标记走约莫三刻钟,二癞子他们在野猪坑,还望不要让他们跑了,抓到二癞子,给我孩子一个公道。”

她给村长颔了颔首。

村长怎么不知道二癞子的习性,他看着刘萍梅,眼睛里的不容唬弄让后者吓了个寒颤,她试着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反应,村长心下了然,时间不等人,没有多说。

他让愿意去捉人的壮年汉子站出来,共有三十多人,又从中选了身手更好,体型更壮实的十二人。

趁着选人进山的功夫,李青栀从家里找出了五条粗麻绳,交给村长后,就看村长亲自带着人往后山方向走去。

其余村民陆陆续续的离开院子。

刘萍梅没离开,看着村长走远,顿时指着李青栀跳脚,“你个贱妇,肯定是你想卖孩子,让我家二癞子帮忙,半路你又后悔,才抱孩子回家。”

“就是你害的!”

“现在村长出动了,你高兴了,可我呢,我汉子最轻要跪祠堂一个月,你得赔我一个月的用度!”

她说着,越来越激动,甚至走上前想去拉扯腰杆挺直的李青栀。

这时候留在院子里的,大多是不着急回家做饭的村妇,其中就包括何嫂。

看着刘萍梅一副抓狂的样子,何嫂连忙去挡,“哎哟,青栀妹子那副身板,都是虚胖,你可别动手动脚。”

何嫂以前就同情傻女,时不时给她一点自家种的菜,也很清楚她的身体,看起来胖,其实并不强壮。

如今傻女变正常了,身上气质灵动秀致,怎么遭得住刘萍梅烂缠,她第一个上去拦人。

其余比较胖的妇人也去拦着,“别胡闹,刘萍梅,谁不知道二癞子,他是什么好货,莫说傻女变聪明了,就是变得更笨了,都不会往你汉子身上凑!”

李青栀微笑着,“谢谢各位嫂子说好话。”

她也谢谢原身没有给她留太多烂摊子,没有让所有人讨厌她!

还别说,傻女笑起来怪好看的,出来说过话的村妇们摆摆手,而剩下的妇人们拿出瓜子,站在一旁开始磕。

这是纯纯的吃瓜群众了。

不管别人的态度如何,她必须强硬起来。

“刘萍梅,别以为软柿子都好捏。”

说着,她抄起了门后角落靠放着的铁锄头。

谁不知道以前的傻女怕人,却是干活的好手,她比地里的老黄牛干活还卖力哩!

不管她脑子有没有变正常,她疯起来,干活都不要命的!

瞄了眼还带着黄泥的铁锄头,刘萍梅小小的后退了一步,瞪着她,蹲下,坐在地上叫嚷起来。

“哎哟,我命苦啊,汉子这么遭人算计!钱都被骗了,人也被害了!李青栀,我家二癞子要被你害死了,现在你拿着锄头,是要害我的命啊,你这个恶毒的货哟!”

“傻女,你自己的汉子快死了,就这么祸害别人!”

“我不管,要么给三两银子,要么让我去你家拿东西!”

刘萍梅大声嚎着的同时,还用双手拍打地面,到后面,干脆手脚并用,

这番操作,看起来气势很足,好像确实受了不少的委屈,嚎叫的声音里,还带着三分哭泣。

可当人仔细去瞧时,地上的女人眼里哪有半滴泪水。

有吃瓜妇女看不下去了,嗑完瓜子,瓜子壳远远地冲刘萍梅方向扔,扔不到她身上,但解气。

“刘萍梅,青天白日放什么屁哟,你闹起来有意思吗?我问问你,二癞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就是手头有钱,都不超过一贯二百文的,他这人爱炫耀,何时拿得出银票和锭子?”

“是啊,就算是栀妹子起坏心了,想卖孩子,半路又后悔,那她为何讹钱,要得罪人牙子,钱她周转得了吗?花得出去吗?你忒笨了刘萍梅,怪不得配二癞子。”

这吐槽太到位了,其他妇人都顾不上嗑瓜子了,个个拍手叫好。

何嫂是村里闻名的利落性子,她干脆伸手去拉刘萍梅,“快点起来吧,萍梅姐儿,别再闹脾气,耍心眼子了。”

“村里谁不知道,村长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拐孩子,前些年他自己孩子被拐了,救回来时,一只手断了,两只腿残了,人也傻了,现在还躺家里。”

她没再继续说,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二癞子肯定没有好下场,不管刘萍梅怎么闹,都改变不了结果。

现在刘萍梅无非是耍赖,要李青栀的好处罢了。

话都说开了,李青栀的眼神,从头到尾都是冰冷冷的,还拿着锄头不放,明显不好欺负!

没人帮忙,所有人都在看笑话,刘萍梅顿时觉得没趣,就此收了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又看了看尚被傻女握着的铁锄头,跺了一脚就转身走了。

李青栀放回锄头,对着众村妇连连道谢,还端了屋里野果子,塞给每一个给她说了话的妇人,众人笑眯眯的离开了。

后山,雾已散去。

男人们脚程快,又是顺着布条标识走,两刻钟就到了深坑那,不远处还有两只大麻袋,眼疾手快的两个汉子伸手就收了。

坑底传来声音。

“是不是王姐带人来救我们了?”

“哎!有人吗?我们在这!”

“都闭嘴!两个蠢货。”

“你们闭嘴,村长,我是二癞子,我在这!”

然而,当二癞子被人从坑底拉出来时,怎么也没想到,给村长下跪磕头都没用,直接被人按住,全身的钱都被众人扒了后,嘴就被塞了布,全身被捆了。

“真没想到啊,这二癞子,人牙子的钱都抢。”

“就算你二癞子不被村长惩罚,镇上也不能去了,不然要被牙行的人活活打死。”

有三两个汉子唏嘘。

李青栀在家做家务,抱自己被子出来晒,劈了两堆柴,刚烧好水,煮好了一大锅粥,喝了一小碗,正估摸着差不多时间到了,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喊她。

“傻女,快出来,村长他们回来了。”

“叫什么傻女,已经不傻了,不能这么叫。”

“青栀妹子,快出来,我们把二癞子几个人都捆来了!”

她立即洗干净手,整理好衣裙就从后院的厨房出来,穿过堂屋,停在家门口。

此时院子里又站满了人,最显眼的,还是人群正中间被捆着的四个人,都在“呜呜”地闷叫着,旁边是神情严肃的村长。

没有理会后面的各种起哄,李青栀走上前,“村长,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声音不大,但众村民都听到了,随即安静下来,他们都看向村长,都很想知道这次村长怎么处置,是跪村祠堂一个月,还是给村里做一年苦力,还是…逐出村子?

                       

原创文章,作者:布桃雾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