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卢禾江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禾出日沉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路哈哈

角色:卢禾江沉

简介:十八岁的江沉遇到了十九岁的卢禾,对她的第一句话是“虚伪”
但是心里又在想,她还挺白,挺好看的
但他不知道,那个安静的想小白兔一样的女孩子对他有了同样的评价
后来的江沉想要打破女孩的平静,却把自己的心给搅乱了
五年过去,江沉挽着何池出现在城山中学的校庆上,遇到了卢禾的朋友杨思思
杨思思端着手中的红酒,对着笨蛋江沉说“真不要脸

白切黑聪明学姐×傲娇笨蛋小学弟

书评专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完全不够看 大大快快更新

稳住别浪:既然财务自由的人了,移民也不难吧,何必舔着个脸懒着不走呢,是因为爱吗

大明小学生:历史类,明朝嘉靖年魂穿12岁。开局讼棍巧接美貌小寡妇。评分粮草,序章看有个大太监的爹,魂穿后挖空心思搞钱读书。开局10章魂穿,接案子,设计诉状笔力非常。老作者了,喜欢看明朝故事的可以看看。

禾出日沉间

《禾出日沉间》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 5章 像接吻一样

江沉忐忑的上完了一整天的课,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随便塞了两本书到书包里,挎在肩上就准备去找卢禾了。孙志喊他去打球,他只说不舒服不去,孙志也就没理他了。今天他**奇怪的不是一点两点。

城山中学因为地方狭小,也没有设立寄宿制,大家都是放学了就早早回家了。高三部放学要比江沉他们迟半个小时,江沉在半个小时内设想了几百种一会儿可能发生的情况,都不如他在高三一班门口等到放学的卢禾那一瞬间带来的感觉强。总觉得,是在等女朋友下课,嘿嘿!江沉心里如是想着,没注意到谨遵表里如一的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卢禾下课和杨思思告别后,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东西。倒是谢寒先看见了窗户外往这边望的江沉,谢寒呵呵一笑,“小同桌,快点吧,外面的人等不及了。”他的调侃对于卢禾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卢禾依然稳稳的进行她的事,谢寒也没指望这个带着兔子面具的狐狸能害羞,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走了。在门口他脚步停顿,看着江沉说:“别着急,马上就来了,你的小白兔可一点都不急。”没能让卢禾有情绪波动,让江沉波动可是很简单的。

江沉本来看到他出来,瞬间站直了身体,听他这么说,顿时恼羞成怒,“谁急了,我就是站累了,才没有着急!”谢寒也不多说,只笑着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但傲娇的江沉不依了,谢寒明明是在嘲笑他,他刚想去追着谢寒为自己辩驳一下,就看到卢禾出来了。

她背着米白色的包,像看小宠物一样的看着江沉,就差伸手摸摸江沉的头了。“走吧。”听到她这么说,江沉所有的傲娇都不见了,化身成为一只乖乖听话的小奶狗,跟在卢禾的身后。走出校门,卢禾停下来转身问他“饿了吗?”可江沉本来在后面看着走在前面的她,眼睛一直盯着她白白软软的耳朵,手心痒痒的,好想捏一捏。没注意到前面的人怎么就突然停了下来,在卢禾转身的时候直接撞了上去。

受到突然的惊吓,他条件反射的一把揽住卢禾的腰,稳定住身子,同时卢禾也被他拉进了怀里。他常年打篮球,个子高挑不说,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卢禾的鼻子撞上他的胸膛,只感觉到一阵酸痛,眼里也冒出一些生理性的泪花。

江沉稳住心神之后看向怀里的卢禾,还没来得及回味她的小细腰,发现她捂住鼻子,连忙双手捧起卢禾的脸,急切的问“怎么了,很疼吗,没事吧?”看着卢禾眼里的泪花,他好像不知所措了一般。

卢禾缓过鼻子的酸痛劲来,看着江沉傻呆呆的样子,压下想笑的冲动,轻轻摇头,“没事,不疼了。我刚刚问你饿了吗?”

卢禾仿佛没注意到刚才他抱了她,还摸了她的脸一样,平静的问着。江沉见状有点说不清楚的小失落,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他平常下课了就去外面的篮球场打球了,很晚才回去,习惯了晚上再吃饭。

卢禾看他摇头,也就不问了,带着他直往前走。江沉在身后欲言又止,最后憋出几个字问她:“我们,去哪儿?”卢禾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我家。”江沉愣在原地,看着往前走的人。她家?他没有听错?真的是她家?不会吧,他就这样去吗,万一她爸爸妈妈在,她不会被骂吗?而且,他和她,还,还没有在一起呢。

江沉在那里胡思乱想,卢禾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了声音,就转过身去看江沉,见他愣在原地,脸上复杂的神情好像便秘了一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她走过去,抬头看江沉,“附近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补课的,我在附近租了房子,家里只有我在住。”江沉听到面前的人解释说,似乎想法被看破了一样,他有些许的尴尬,胡乱哦了两声。

卢禾转过去偷笑,继续在前面带路,而江沉跟着走到她家楼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说她一个人住?那他们岂不是要单独共处一室,她……江沉的面色有点红,但看见卢禾一脸平静,不禁暗骂自己想得太多,心思不纯。

卢禾的房子不大不小,简单的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房子收拾的很干净,浅绿色的窗帘,客厅只有一个小茶几摆放着一个小电脑,还有一个书架,一张书桌。沙发上铺着白色的垫子,地上也铺了浅黄色毛绒绒的地毯。阳台挂着几件她的衣服,阳光照进来,小小的房子还挺温馨。

江沉看了一圈,心想,这就是她住的的地方,真干净,她也是。

卢禾见他看着自己的房子,给他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示意他先坐,转身去了自己的卧室。门开又关上,江沉看见她的床单和地毯是一个颜色的。

他坐在沙发上,略显僵硬,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最后干脆掏出手机来玩。在心不在焉的玩了两分钟后,卢禾从房间出来了,她穿着粉色毛茸茸的兔子睡衣,整个人娇俏无比,软萌可爱,江沉感觉他的鼻子有点热。他赶紧转低下头玩手机,掩饰自己有点红的脸。这时候,一只纤细的,白嫩嫩的小手抽走了他的手机,他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卢禾举着他的手机,“既然说好了补课,就开始吧。”江沉在她平静的目光下,听到了自己心脏嘭嘭嘭的跳动的声音,他好像,喜欢又多了一点点。

卢禾让他打开包,拿出要复习的书,江沉乖乖的打开书包,将书拿出来。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江沉和卢禾盯着他手上的两本漫画,默默无语。江沉下午心慌意乱,也没注意拿了什么,这会儿看着手上的书,心里暗暗对自己竖起了中指。

他带着尴尬的笑容看向卢禾,“啊,哈哈,这是误会,一定是孙志在整我!”可怜的孙志就这样背了锅。卢禾看看他,再看看他的书,沉默的转身去书架上找到一套自己之前觉得难度太低而没写的数学卷子,递给江沉。江沉赶忙抬手接过,一张脸上带着讨好。卢禾突然对他说:“一个半小时,做完。”江沉的笑容定格在脸上,卢禾也只当看不见,去做自己的题了。江沉和手中的卷子互相盯着,看到卢禾真的不管他了之后,他拿起铅笔开始做题。

一个半小时在卢禾的眼里很快就过去了,她对完答案,去给江沉讲题,然而她走到他的面前,发现这个人的卷子上除了选择和填空,其他的题都没写,卢禾眯起了双眼。

……江沉知道她在看着自己的卷子,但是他实在是写不出来,他已经很久没听过数学课了。那些选择题和填空题都是他想了好久才算出来比较合理的答案。

好一会儿没听到卢禾讲话,他才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她。卢禾此时正在想,小可爱的成绩还真是让人也“惊喜”啊。看见江沉抬头看她,她弯下腰,低头凑近江沉,“嗯,十六道题对了两道,还可以,值得鼓励。”

江沉在她凑近的时候已经开始吞咽口水了,他仰着头,她低着头,就像,要接吻一样。

卢禾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直起身来,让他打开手机,江沉照做。卢禾也拿出自己的手机,两人加了联系方式之后,卢禾便对江沉说:“今天就到这里,回家吧。”

江沉看了时间,八点半,他还想再留一会儿,可是也知道太晚了对女生不方便,便依依不舍的拿着背包,走到门口换完鞋子,手触上把手的那一刻,江沉转头问卢禾:“明天继续吗。”他怕自己表现的太差,她嫌弃他了。卢禾听到他问,疑惑的看他:“当然,你要逃跑吗?”江沉放心的笑了,“不会,明天等你。”说完他反而有些小羞涩,急忙开门跑了,也没忘记关门。

卢禾在他跑出去一分钟后,悦耳的笑声传遍了客厅。

                       

原创文章,作者:路哈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