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星染赵玉最新章节在哪里看?

小说: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顾白蓝

角色:寒星染赵玉

简介:【权谋•古言】【连载中】
寒星染九岁那年遇见当朝第一宦官赵玉
他对她说:“你若不想被人欺负,就要让自己变强大

寒星染牢牢记住了这句话
只有变强大,才能保护自己
只有变强大,才能走到自己心爱之人的身边
成为他的刀刃和藤甲

书评专区

我的治愈系游戏:两次一等功??什么叫一等功,作者去了解了解

超级指环王:更新快,量大管饱 无太大BUG 还需要别的么?

绝对牧师:充饥型干粮,没什么特别的亮点,中规中矩的DND方向网文。但也没让人难以忍受的毒点,对设定严谨程度没什么要求的人可以拿来打发书荒。想写DND类型小说的人可以适当参考一下。

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

《权宦之妻:爱上九千岁》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寒老夫人2

寒老夫人一听,心下乱作一团,只觉还没按下葫芦就又起了瓢。深吸一口气,强挤出笑脸对众人道:

“是城里送账的管家,竟赶在今天过来了,想是外面事忙,在府中寻不到我,一时着急寻到了这里来,诸位且安坐,老身失陪,去见上一见。”

“你听见了吗?项氏管家?”

“哪个项氏?这里不是寒府吗?”

“哎呀,什么呀!你忘了,寒大人第一任夫人,不就是姓项吗?”

又有人看向立在不远处的寒星染,灵光一闪道:“刚才那个寒小姐说,丢了‘家母的陪嫁’,莫非——”

“啊!对对对,我娘从前同我说过,寒大人先前那位夫人,是难产而死,这么说,这位寒小姐是先夫人的女儿?”

寒老夫人的话并没能让众人安坐,议论声反而更凌乱起来。

“小人项氏管家刘胜,拜见寒老夫人,拜见寒夫人。”

众人又纷纷回头,一看却是那管家似乎等不及,已自顾走进席间,俯首向寒府两位夫人行礼,低头一礼罢,又起身转向寒星染,双膝跪地行了个叩拜大礼——

“小人刘胜,见过大小姐。”

“刘管家免礼。”寒星染微微点头,平静无波。

“启禀大小姐,小的奉项家家主之命,送贺礼前来恭祝大小姐及笄之喜。家主还说,大小姐已经成年,故将姑太太陪嫁的商铺田产交由大小姐掌管,小人已将一应房契地契带来,请大小姐核对查收。”

“呃,什么意思,他说,贺谁的及笄礼?”

“你还不明白吗?这是项氏的管家!大小姐说的就是寒家先夫人项氏所生的寒府大小姐寒星染,姑太太说的就是项氏!”

有脑子灵光的宾客已经捋清了内中缘由,开口向众人解惑道。

“哎呀,那他这是,来给这位寒大小姐送钱来了呀?”

“你听说过那位项氏的事吗?我可是听我娘说过,那位项氏嫁入寒府的时候,嫁妆队伍可是有从寒府一直到城门口那么长呢!据说浩浩荡荡抬了整整一天,到日落才全部抬进寒府!”

“这就是传说中的十里红妆啊!”

“我的天啊,那是多少钱啊?”

“他说,贺大小姐及笄之礼,这位大小姐已经及笄了?”

“你是不是傻,二小姐都及笄了,她是大小姐,及笄肯定更早啊!”

“那为什么咱们都没听说?难道是没有举行及笄礼?”

“不会吧,哪怕再落魄的人家,但凡过得下去,也不会不给姑娘举行及笄礼啊!”

听着耳边嗡嗡,寒老夫人只觉眼前发黑,身子一歪,险些栽倒过去。幸亏身旁婆子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刘……刘管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寒老夫人捂住心口,定了定神,强稳住气息道。

“回老夫人的话,家主本想在大小姐及笄之前将贺礼送到的。但奈何路途遥远,春日雨多,这才耽误了些许时日,错过了大小姐的及笄礼,还望寒府海涵。”

刘管家的话又一次让寒老夫人心中郁结,明明自己问的不是这个,可这个刘胜却答非所问,把她的意思歪曲成因为给寒星染的贺礼送慢了而不满。事实上,寒星染哪有过什么“及笄礼”。寒老夫人虽然怒极,却不好发作,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被婆子托扶着,竭力走到刘管家跟前,道:

“项氏的嫁妆,寒府一直交给你打理,除了每年进项,别的一概不问,你却说要交给……”

寒老夫人顿了一下,复又别扭地继续开口说出那个有些生疏的名字:

“交给染儿打理,女子出嫁,一未被休,二未和离,嫁妆岂有收回的道理?老身不知,项家此举是何意?”

“回老夫人的话,大小姐乃是寒府主君嫡女,也是姑太太唯一骨肉,交给她,就是交给寒府,并无收回之说。这也是姑太太生前的意思。”

刘管家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寒老夫人开口想驳,却又不能当众说出“寒星染是寒星染,寒府是寒府”这种话,一时间张口结舌只得忍下。忽然心中一念闪过,立即将头转向寒星染道:

“染儿,你年纪尚轻,况且一个女儿家,终究不便抛头露面,这些东西,还是交给家里打理吧,你说呢?”

“回祖母,孙女虽然年轻,却也不敢违背母亲遗命,祖母爱护之意孙女心领了,但刘管家所言,孙女万万不敢不从。”

说罢,寒星染懒得理会寒老夫人脸色,转头对刘管家道:

“此番辛苦刘管家了,这些东西我收下了,叫他们跟着我的侍女抬去竹轩堂吧。”

言罢,寒星染对角落里的小落使了个眼色,小落连忙机敏的上前,利落开口道:“你们跟我来吧!”刘管家身后的一众仆从闻言,纷纷起身抬着箱子跟着小落向园外走去。寒星染又对刘胜道:

“刘管家事忙,晚辈就不多留您了。”

刘胜见事情落定,对寒星染作揖道:“如此,小人就告退了。”

寒星染颔首,目送刘管家离开,才转身向席中走去。

寒依依恶狠狠盯着向自己走近的寒星染,却见她走到李夫人面前就停了下来,屈身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

“李夫人,家母的彩玉蔷薇簪,可否还给小女?”

李夫人早对今日这芨礼的一波三折叹为观止,此刻见到眼前与故人神似的少女,哪还有不明白的,不由心头一软,忙双手递上玉簪,道:

“好孩子,难为你了,拿去吧。”

寒星染接过玉簪,抬起头与李夫人对视一眼,眸光微动,又颔首一礼:

“多谢李夫人。”

又转身向众人道:“家母遗物已经找到,扰了诸位观礼,多有唐突,请各位海涵,小女告退了。”

说罢转身迈步就要离去。

“寒星染!你给我站住!”

众人这才想起被遗忘的主角寒依依,纷纷用看热闹的神色转头望向她。

寒星染闻言,脚步一顿,却没有理会寒依依,而是转头面向寒老夫人道:

“对了,还有一事忘记告知祖母,孙女知祖母治家不易。孙女接手城里这些生意后,进项依旧每年送进寒府,奉给祖母补贴家用,今年的,孙女回到竹轩堂就着手整理,随后就给祖母送去。”

                       

原创文章,作者:顾白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