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后门通古代免费在线阅读安非非非非

小说:我家后门通古代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安非子

角色:刘非安非子

简介:【架空背景+无系统+多女主+低武】刘非万万没想到,自己家的一扇门通向古代世界,从此展开一段传奇冒险,买卖物资,学习武术,种田发展……而于此同时,现实世界也渐渐险象环生,波澜壮阔

书评专区

根源之下:绿歌修罗场是挺有意思的,但无敌流真的很难写,作者写得略无趣

刀剑神域:摇光:主角很平凡,很努力

有阳光的世界:这是新书吗?过分

我家后门通古代

《我家后门通古代》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将士陷死地,财帛动人心

准确的说,“列阵”而待的不是人。

而是黄金!

没错!

一块块金砖,层层叠叠堆积在河谷外的空地上。

谷外河畔只长着稀稀落落的灌木,最高的也不过是到人的腰间,阳光没有了树木的遮掩,肆无忌惮地照射在金砖上,反射的光芒有如魔鬼张开魅惑的眼睛。

短暂的震惊,刘非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不自觉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黑水贼提前知道了官军的动向,然而黑水贼并没有选择加强防御、据寨而守,而是出人意料地在河谷主动设伏,欲与淮军破军营精锐野战!

设伏的手段如此愚蠢,而又高明。

愚蠢在于,官军这边但凡还保持一丝清醒,都知道黑水贼就埋伏在不远处。

只要官军因为眼前满地的金砖乱了阵脚,埋伏的黑水贼就会抓住机会发起冲锋。

但这手段又极为高明。

因为这个时代的军队,哪怕是号称“大晋精锐”的淮军,带队在前的陈旋也不敢笃定,他能稳得住军队中所有人。

明目张胆的阳谋,如此肆无忌惮,但是却行之有效,令人瞠目结舌。

而且最让人惊骇欲绝的是,用黄金设伏的竟是山贼!

十足的荒谬感涌上心头。

当山贼不再图财时,那还能称得上是山贼吗?

实在是千古罕见!

在陈旋他们想来,一般的山贼,哪怕不要性命,也不可能抛出如此多的黄金。

即使是为了诱敌入瓮。

山贼头目前脚敢下这个命令,后脚立刻就会换一个头目。

财帛动人心,官军队伍里果然一阵骚乱。幸好这是淮军,如果是普通的乡兵府兵,只怕早就一拥而上了。

陈旋大声喝道:“全体肃静!不许动!违者军法处置!”

“违者军法处置!”

“违者军法处置!”

他身边五六名亲兵也一起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但仍然有人偷偷上去拾捡了一小块金砖。

这一举动,马上引起了连锁反应,立刻就有二三十人呼啦啦上前。

场面即将失控,陈旋大怒:“违令者,斩!”

手起刀落,纵马上前,将正在拾捡黄金的一个军汉砍翻在地。

那人后颈挨了一刀,颈椎断裂,脖子一下子失去了支撑,脑袋骨碌碌往下掉,偏偏被皮肉拉扯住,只软软地耷拉着,终于跟着身体一起向后倒去。

刘非第一次看见有人杀人,而且就离他不到二十米远,尸体那一脸错愕的表情,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口酸水冲上了喉头。

“违令者,斩!”

“违令者,斩!”

亲兵们客串督战队,举起长刀,毫不留情地杀向自己人。

又倒下了二十多具尸体,总算约束好队伍,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等到二百多名淮军将士重新列好了阵,队伍又是一阵骚乱。

不再需要斥候报告,所有人都看见了,身前的山林,和身后的河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冒出了两百名山贼,将他们包围在中间。

山贼阵中响起了鼓声,两百山贼踩着鼓点,缩小了包围圈。看这架势,竟然是打算把破阵营两百多号人留下来!

好大的胃口!

陈旋眯起了眼睛。

“秦人?”

闻鼓而进,井然有序,这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对方绝不是山贼。

至少不全是。

尤其是绕到身后河谷,包抄后路的那百余人,从他们握刀的姿势就能看得出来,绝对是沙场上见过血的战兵。相较而言,身前山林里冒出来的一百多名黑水贼,更多的确实只是贼寇。

“结阵!”

“杀!杀!杀!”

号角声起,淮军战士们结起圆阵,陈旋的亲兵在主将的示意下,有意无意地将刘非挤向圆阵的中心。

忽见身前十数贼寇一齐抬手,一阵尖厉的破空声传来,羽箭朝圆阵射来,虽然稀稀落落,歪歪扭扭,但仍然造成了不小的减员。

箭雨持续了两轮,陈旋当机立断:“变阵!向后突围!”

虽然身后河滩难行,而且堵截的是敌方精锐,毕竟是刚刚才走过的路。至于前方丛林掩映,陈旋断然不敢作为突围的方向,黑水贼如此狡黠,谁知道在丛林中设置了多少机关。

两兵相接,瞬时血肉纷飞。淮军将士用命,想要突围而出,谁知对方士卒悍勇无比,硬生生把锋线顶了回来。

丛林那边,一百多号贼寇严阵以待。

黑水贼首领显然是知兵之人,丛林方向的贼寇战力较低,全投入战场只会使淮军困兽之斗,远不足如引而不发,等淮军与黑水精锐对决时,再寻找战机。

战事胶着,淮军陷入了困境。

刘非亲眼看着身前的亲兵被黑水士卒杀死,鲜血溅了他一身。

刘非也因此直面黑水精锐的刀锋,这让他恐惧之余,又十分兴奋,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累积的肾上腺素不断刺激着血管和心脏,他颤抖着初次拿刀的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看准时机,一刀砍下!

我要杀人了!

“杀!”

他大声喊道,喊声很快淹没在袍泽的呐喊声中,与此同时,朴刀狠狠地砍进对方的脖颈。

跟剁碎一块猪肉,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抽回血刃,刘非举目四顾,近三百号淮军倒下了四十余人,而对面一百余黑水精锐只减员了二十人。

一比二的战损!

黑水精锐悍勇如斯!

当然,战争不是简单的数字加减,等到一方溃败的时候,战损会急剧地放大。

……

黑水精锐败了。

败得如此迅速。

面对淮军,他们打出了一比二的战损,却似乎因为人数太少,士气出人意料地崩溃,在一阵鸣金声中,如潮水般往河谷中退去。

刘非拄着刀,有点脱力。他头脑一阵眩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条件反射地问道:“敌人败了?”

“传令下去!全军就地静候!敌方诈败,不许追击!”

陈旋高声喝道,声音已经有点焦躁。

陈旋的将令,使得黑水精锐这一波诈败,并没有遭受太大的损失。

追出去的将士在将令约束下,纷纷退了回来,严阵以待。

陈旋脸色很不好看。

厮杀如此惨烈,骤然诈败,而没有变成溃败,足见是何等精锐。

倘若对方数量也是两百余人,那么今天破阵营绝计无法逃出生天。

此时身侧不远,那些黄金光芒闪烁,但此时局势诡谲,生死不明,已经没有人有空去看上一眼了。

……

陈旋的判断没错。

见淮军没有中计,黑水精锐仅仅退了一里,就不退了。

河谷中喊声大起,又出现了两百余黑水贼兵,与黑水精锐汇兵一处。

丛林那畔百余黑水贼兵也欢声雷动,淮军这边士气则一落千丈。

背后是一百名黑水贼。

正面河谷,是八十黑水精锐,外加两百余黑水贼兵。

淮军断炊一顿,经此恶战,全军陷入包围,已成了必败之局。

陈旋目眦欲裂,急令三个敢死亲兵悄悄翻山出去寻找援军。

林天豹所部五百淮军应该就在十数里之外,只是并不知道山谷中三百淮军前锋部队竟然被黑水贼围困在河谷处。

可惜,没过一会,这三个亲兵就成了三具尸体。

淮军士气低沉,军阵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陈将军,我有一计。”

                       

原创文章,作者:安非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