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

小说: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春衣台

角色:沈念容璟玉

简介:沈念,将军府嫡出大小姐,风华绝代,一手剑术出神入化,却因一个男人,被众人贴上“花痴”之名,被世人耻笑议论,而她呢,自以为找到了真爱,不惜退了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婚约,只为追随心上人,却害的祖父气死家中,兄长也死在盗寇之手,就连忠君爱国的父亲,也被扣上“勾结外敌,企图起兵造反”的罪名
世代清白的将军府,因为她家破人亡!她更是死在了最信任和最爱的人手上!
重活一世,她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手刃仇人,扒皮抽筋,拆骨饮血,以报心头之恨!

书评专区

面板有机缘,何处去求仙:名字有些low,故事还好吧,养一下

都市工匠之神:神明居然没有通晓语言,不能翻阅凡人记忆,那你几百万信徒的时候都是怎么处理的,用神格转换元素制作了一点钻石就会累,这神简直辣鸡。毒草

无尽梦境:很特别的无限流

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

《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摄政王

战胜凯旋归来,圣上大喜,下令在皇宫设宴庆贺,所有世家子弟都要参加。

这日清早,沈念被青云从被窝里挖起,还未完全清醒的脑子昏昏沉沉,洗漱过后坐在梳妆台上,任由青云摆弄。

“小姐可真好看!”青云给沈念梳了个十字髻,两缕秀发垂在胸前。

精致的云鬓间插着一根金累丝衔珠蝶形簪,一身桃红间银白吴锦绣花襦裙,耳朵上挂着与发簪同款式的碟形耳坠,娇艳的颜色显得她皮肤更加细腻白嫩。

可谓是微微一笑百媚生。

青云看直了眼,水汪汪的眸子盯着沈念,惹得她一阵轻笑。

“走吧,莫要让爹爹他们久等了。”

将军府门口,两辆马车停靠在一起,两道挺拔俊逸的身影等在一旁,沈念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待看到沈思怡的时候她微微挑眉,对着沈父和大哥乖巧的笑着。

“爹,大哥,祖父不去吗?”沈念往前面的马车里看了看。

“嗯,先上马车吧。”沈修齐殷勤的扶着沈念上了后面的马车,嘴里还念叨着:“小心点。”

等沈念钻进马车内,便干脆利落的转身,把身后期待着的沈思怡忽视个彻底。

沈父看在眼里,微微皱眉,等沈修齐进了马车,颇有些不赞同的开口:“修儿,你刚刚怎么不帮扶一下思怡,她也是你的妹妹。”

“我可没认过她,儿子只有念儿一个妹妹。”沈修齐木着一张脸,眼里有着对沈思怡的嫌弃和冷意。

沈父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看着自幼知礼的儿子,他就想不明白,为何他会这么讨厌自己的养女。

奈何他又了解儿子清冷的性子,多说无益。

沈思怡怨怼的目光游离在沈修齐离开的背影,咬了咬精心点缀过的红唇,搭着贴身婢女的手上了马车,撞上沈念玩味的目光,她轻柔着唤了“姐姐”。

沈念不咸不淡的点点头,然后闭上眼不再理会,脑海里回忆着上一世的宫宴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思绪流转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妹妹,到了。”沈修齐率先下了马车。

沈念理了理衣摆,掀起帘子把手放在了沈修齐的手上。

皇宫圣地,除非特殊,马车不得入内,众人只能下车走到设宴的殿里。

一时间,各个官员碰面,客气的打着招呼,身后的小辈也互相打量着,目光隐隐有些攀比之意,除了——

“修齐!你可算到了。”一个身材欣长的俊逸男子挥着手里的竹扇,朝沈念他们跑来:“念儿妹妹也来了,正好,希蓝在后头,你俩可以说说话。”

男子名叫木飞文,是礼部尚书的嫡子,他所说的希蓝是他的嫡妹,两人是沈氏兄妹自幼就认识的玩伴。作为沈修齐的好友,自然也知道他不待见沈思怡,谈笑间也不带上她。

沈念偏头往木飞文身后看过去,正好对上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的同时开口唤出对方的名。

“蓝蓝!”

“阿念!”

沈念把手挽在木希蓝的手臂上,两张不同风格却同样娇嫩夺目的脸摆在一起,一时间引起众多世家子弟的注意,倒是一旁站着的沈思怡,无人关注,相比下显得逊色了不少。

沈思怡心中又是一阵嫉妒,瞪着沈念和木希蓝的脸,她自以为将神色藏得很好,却不知沈念两人早已洞察到她那“火热”的目光。

两人对视一眼,皆明白了对方心里所想。

众人落了座,殿内一阵喧哗,直到门外太监尖锐的嗓音响起。

“皇上驾到——”

“皇后驾到——”

大家连连下跪,唯独一人立着,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沈念这么一样,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众卿不必多礼,今日设宴,只为庆贺骠骑大将军凯旋而归,大家都放松点。”皇帝坐在最上方,威严的目光扫向沈念,脸上多了些别的神色。

沈父见状心里有些忐忑,就连沈修齐都有些担忧圣上会不会因为外边的流言蜚语刁难沈念,也就是这个时候,鹤立鸡群的“鹤”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婚约。

和那个传说中冷酷无情,暴戾嗜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婚约。

然而,皇帝只是看了几秒,又挪开了视线,和各位大臣寒暄。

沈念坐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闷,悄悄溜出殿外,随意的转溜着。

上辈子也来过几回皇宫,拜这婚约所赐,太后和皇后经常传唤自己入宫,倒也没别的,就是拉着自己聊聊天逛逛御花园,要么就是赏点东西给自己。

想到这个婚约,她就下意识想到了另一个当事人,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挺拔高大,浑身散发着血腥肃杀气场的身影,脸嘛,没印象,毕竟没见过。

想到前世自己无比抵触这门婚约,一叶障目爱上容逸这个伪君子后不惜以死威胁爹去向皇上请旨退婚,头皮就一阵发麻。

因为不曾见过,对这个身份尊贵的未婚夫的记忆都来自沈思怡和自己听到的传闻。

所以她对这个“陌生人”印象深刻且厌恶,沈念低笑,不知是在嘲讽沈思怡还是上辈子好骗的自己。

“站住。”一个侍卫出现在沈念面前,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剑鞘横在沈念身前。

刚抬起的脚步放下,回过神后她迷茫的环视周围,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偏僻的一处。

看这人眼神凶狠警惕的看着自己,目光在他手上的剑上停顿,皇宫内禁带兵器,这人却明晃晃的露出来,看来他的主子身份不简单。

沈念看了眼周围开着正旺的无尽夏,眼里有些遗憾,正要调头离开。

“卫风,让她进来。”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那侍卫身后响起。

一袭墨色暗纹长袍,高大挺拔的男子渐渐转过身来,映入沈念眼中的是一张俊美无涛的容貌,修长且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深邃锐利,直直看进了她的心中。

“王爷。”被唤作卫风的侍卫把剑收回臂弯下,警告的多看了几眼沈念,无声的退到了角落。

“沈念?”

“摄政王?”沈念注视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有些不确定。

会不会这么巧?!然而就是这么巧。

男人勾了勾嘴角,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沈念尴尬的站在一旁,心里已经有了想溜的念头,然而男人率先离开了。

长吁一口气,这男人气场也忒强了,一看就是惹不起,不过长得倒还挺好看,脑海里那张模糊的脸清晰了。

沈念摇摇头,将脑子里的想法甩得一干二净,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无尽夏的花海上。

大片颜色不一的无尽夏尽情的绽放着,促成一片极美的花海,沈念心想,也不知道是谁种的,思绪飘到某个男人身上,难不成是摄政王?

沈念赶在宴会结束前回了座位,还没坐稳,就觉得一道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警觉的抬头,目光一愣,摄政王?他怎么会在这?

沈念看着坐在皇帝旁位子的男人,有些惊讶,她听说摄政王不喜人多热闹,以往皇帝请他他都不来宴会的,怎么这次出现了?

收回视线,低下头,还微微的挪了挪屁股,正好沈修齐的身躯挡住了自己,因此她也没看见上方男人眼底的疑惑。

                       

原创文章,作者:春衣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