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陆如裳凝香在哪里看?

小说:谋妃当道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如裳

角色:陆如裳凝香

简介: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
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
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
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
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
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
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

书评专区

烽烟:嗯 不错

龙王的傲娇日常:不明白为啥打一星的前边书评已经很详细了。现实中你在飞机上见到一个张嘴说自己两亿岁不是人是龙的憨批你会搭茬吗?两亿岁的外太空生物一出场给我的感觉还不如华科上将钟司令呢,这么抽象的话不是低能儿说不出来

伞游诸天:干草带毒,开头弃

谋妃当道

《谋妃当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四章:羞辱

一阵乱打乱砸的声音穿入梧桐苑。

陆如裳早已洗去一脸铅华,正要熄灭烛火就寝。

门外传来男人粗鲁地叫喊声,”陆如裳!陆如裳!你个贱人,给朕出来!”

有些困倦的陆如裳并没有听清楚外面是谁在叫喊,她披上薄披风,掌着台烛想走出门看看。就在她正要开门时,木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

陆如裳猝不及防的往后趔趄,纤弱的身子没有扶持的力量,终是摔在冰冷的地板上。披风落地,白色的薄衫微微遮掩身体。月光从门外照入,如同流水淌过陆如裳美好的身体。

踹门而入的男人正是韩宇缚,他满脸红晕,醉意盎然。那双狭长的哞中透着淫靡和阴鸷,他的目光扫落在陆如裳丰盈的胸脯和细长的小腿上。

韩宇缚蹲下身子,唇角扬起一丝令人害怕的笑容。

陆如裳觳觫着,台灯早已随着她摔倒而落在地板上。烛火已然熄灭,只有月光勾勒出屋内阴森诡异的气氛。

陆如裳惊恐地看着那张来自地狱的脸,那张脸的主人却忽然一把掐住她的颈部。

“皇上,皇上,你这是要做什么?”陆如裳本能的挣扎着,呼吸困难的微微张嘴。

“听说我的妃子入宫十来天了,我自然是来检查一下这十来天你有没有背着我偷人!”韩宇缚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借着酒意,他比清醒时更加粗暴。

陆如裳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薄衫已经被眼前的男人撕开了。浅粉色的绣花肚兜露了出来,陆如裳觉得有一阵寒意袭来。

紧接着,强有力的手紧紧箍住了她的手腕。韩宇缚并没有将她抱向床榻,而是以一种粗暴的拉扯方式,将她从地上拖过去。

“放开我,放开我。”陆如裳本能地挣扎,脱开囚禁自己的手。她起身想要逃跑,身后的男人却一把抓住了她的发,狠狠地拉着她的发,将她扔到床榻上去。

陆如裳因头皮的疼痛而叫喊一声,韩宇缚却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现。他站在床边,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像野兽一样的眼睛在夜里透着寒光。

陆如裳不断地往后退,往后瑟缩,床榻上既没有继续后退的地方,也没有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啊!”陆如裳尖叫一声,因为脱得只剩亵衣的韩宇缚已经扑上床。

陆如裳在惊恐中被拽住双手,双手被狠狠地按在头顶。有什么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脆弱的骨头仿佛要因为这样的重量而碎粉。

韩宇缚猛地拽下她的肚兜,撕碎她身上所穿的所有衣物。

狂热的吻噬咬着陆如裳细嫩的肌肤,从脸颊蔓延到锁骨,再从锁骨蔓延到身体的每个部位。那是野兽一般的啃咬,仿佛要将她每一寸肌肤都撕碎。

泪水不由自主地从陆如裳的眼角滑落,她挣扎着,不断地踢腿,想要从这个男人身下逃脱。

可是,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任她如何奋力地挣扎,也逃不出那男人的手掌心。

“知道我为什么要纳你为妃吗?”按着陆如裳的韩宇缚抬起头,露出像野兽一样可怕的笑。他没有囚禁陆如裳双腕的手,正在陆如裳身上四处游走。

那只手,像利刃一样,忽然刺穿了陆如裳的身体。

“因为你是陆博霖最疼爱的女儿,我羞辱你,就是为了羞辱你们陆家,羞辱那不可一世的陆博霖。”

梦魇一样的话语,在陆如裳的耳边灌溉。

身下被扩大的疼痛正在侵蚀陆如裳的意识,那种身体被撕裂的尖锐刺痛,让这个寒夜里的空气都冲满了血腥味。

“放开,放开我,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陆如裳愕然了片刻,身下的疼痛依旧在提醒她要呼救。

可深宫里,根本没人听得见她的呼喊,即便是有,也不会有人会来救她。

绝望,像一条长长的线,将陆如裳紧紧地捆绑着。

身下的尖锐刺痛忽然消失了,就在陆如裳以为这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另一阵更为强烈的尖锐刺痛袭来。

“啊!”撕心裂肺地叫声回荡在岑寂的夜里。

“谁来救救我……”陆如裳无助地叫喊着,声音因虚弱而变得细微。

炙热而膨胀的物体粗鲁地在她的身体里穿插,此时的韩宇缚已经松开了她的手。那双野兽的手,以更粗暴的方式托住了她的腰肢。那压在她身上的人,像野兽一样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里。

陆如裳多想用力推开身上的那个男人,可她的身体却似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她失去了对这具身体的支配权。

韩宇缚换着姿势蹂躏这具身体。

陆如裳浑身都在痉挛,一阵阵疼痛刺激着她的肠胃,想吐却吐不出来。她拽着身下被褥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门外开着,月光照着,寒风吹着,床上那两具交缠的身体,仿佛不怕被人看见。

韩宇缚蛮横地索取着,陆如裳如凋零的花朵,任他蹂躏践踏着。

属于女子最珍贵的东西,已经在韩宇缚手中摧毁。

陆如裳的身体软在榻上,任由这个没有半点人性的野兽占据。

身体里是火烧般的感觉,而裸露在寒夜里的躯壳,却冰凉的很。

陆如裳终是不再大喊大哭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她所有的力气,都被那粗暴的野兽,以最耻辱的方式掠夺了。

身下最初是剧痛,撕心裂肺的剧痛。渐渐地,那剧痛已经变得麻木。陆如裳并不想给出任何的反应,但麻木的剧痛过后,一阵可怕的快干逼迫她发出令她羞愧的叫喊。

那是所有女子都会在洞房之夜时发出的声音,但对于此刻的陆如裳来说,那是她这辈子最耻辱的声音。

“陆如裳,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我杀了你娘,羞辱了你。”野兽般的韩宇缚狂妄地笑着,浓郁地酒味从他的口鼻散发出来。

陆如裳眼里的悲痛渐渐变成了恨意,可那恨意还未完全凝聚,便又被深入身体的剧痛取代。

“可你杀不了我的,因为整个陆家都在我的掌心里,我死了,整个陆家都得跟着我陪葬,哈哈哈……”韩宇缚猖獗的笑声划破夜的岑寂,他并没有再吻陆如裳身体的任何部位,而是用本能的野性冲击着那具紧致的身体。

陆如裳像一具不再具有灵魂和思想的尸体,躺在韩宇缚的身下,任由身体被他冲撞得起起伏伏。

仿佛有什么在灵魂深处提醒着她,今夜开始,她便是这匹野兽的女人。

从今夜开始,她不可以忤逆他。

因为陆家所有人的性命,都在她的手里。

风,吹入寝宫,吹灭了桌上的台烛。岑寂而阴暗的夜里,只剩下悲凉的泪水和床榻的摇晃。

陆如裳已经记不清韩宇缚在夜里羞辱了她几次,她只记得天微亮时离去的那抹背影。

那背影的主人穿好衣服,不屑一顾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满身的伤痕视若无睹。

她一直保持着被羞辱的姿势,衣不遮体地、面无神色地躺在那里。

“人贱就该被人骑。”韩宇缚从鼻间发出一阵短促的讽刺声,他理了理束腰,离开了梧桐苑。

韩宇缚走了许久后,陆如裳才缓缓地坐起身。

她披着披风,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走下床榻。她走的缓慢,因为每走一步,身下便撕裂一分。她捡起地上的台烛,坐在了梳妆台前。铜镜内的人鬓乱钗横,唇角尚残留着一丝血迹。

陆如裳缓地回过头,望向被褥上那一抹嫣红。嫣红处,还有许多干化的白色粘液。

那一刻,有什么从陆如裳的心里涌出来,她胃里翻腾,一阵干呕后,声泪俱下。

                       

原创文章,作者:陆如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0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