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苏瑶李志文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简介:讲述东北剃头匠的阴森往事
女同学半夜上门找我理发,结果…..

书评专区

打个电话给大侠:作者原话:梦寐以求的龙空大毒,终于来了!!上一本干草扑得结结实实,这回能求大家赏一个毒草么。。。给个毒草支持下。

假如被巫女缠住: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给低分,虽然这个作者的某些情节比较恶心,但在起点轻小说圈里人物刻画是一流水准了,我更恶心那些文笔不行写感情戏生硬的作者。

重生之沸腾青春:其实还不错,不过我对扛着纯情大旗开后宫的主角有一种天然的反感。也许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吧。

黄河传闻

《黄河传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十章 苏北斗

第十章 苏北斗

接通后,苏瑶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李志文,你还算是个爷们。我本来以为,你会为了钱出卖我。”

“看来,当初选你真是赌对了。”

我立刻意识到,苏家也在暗中监视我,丧太平来理发店找我,苏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我碰到丧太平的师弟了!”

“什么?”

听我说完在天桥的经历,苏瑶也挺惊讶的,沉默了会,她对我道:

“不用怕,我家老仙请的援手也来了,你瞧着吧,这次就把他俩一块收拾了。”

“你早点睡吧,明天上午十点,我来接你。”

我答应了声,挂断电话,夜里我做了个怪梦,我死了,灵魂站在奈何桥上,桥头桥尾分别是丧太平和他师弟,一黑一白两个鬼影,正各自朝我逼近。

我无路可退,只能哭喊着救命,丧太平狞笑着对我道:

“你跳啊,你从桥上跳下去,我们就追不到你了。”

我往桥下瞅了眼,下方影影绰绰的,深度未知,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跳,突然一只手窜上来,死死握住我的脚踝。

只见杨二狗一脸血,正翻着死鱼眼从桥底爬出来,拼命往下拽我。

“你赔我的命!”

我真被杨二狗拽下了桥,尖叫一声,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竟然摔下床,正躺在地板上。

擦了把冷汗,我感觉脚有些酸,拉开被子瞅了眼,只见左脚脚踝处,有五道漆黑的指头印。

这是……怎么回事?

我抽抽着往后爬,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去卫生间用水龙头冲,可那五道指头印,怎么也冲不掉。

十点那会,苏瑶来我家接我,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紧身羊毛衫,配深蓝色牛仔裤,将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女神范十足。

但眼前的美景我却无心欣赏,见我脸色不对,苏瑶安慰我道:“别担心,今天事情应该就有分晓了,我家老仙请来的援手可不简单,等收拾了丧太平,你就自由了。”

我给她看我脚踝上的指头印,苏瑶看完,皱着眉想了想,道:“应该是杨二狗对你的怨气太大,死后阴魂不散,他不敢去找白衣人,只好夜里来找你了。”

“你是说……昨夜杨二狗来过我家?”我吓的脚底板一凉。

“嗯,不过他充其量,只是个没本事的小鬼,没能耐害你,那手指印你不用管,过几天自然就消了。”

“以后你接触多了就知道,鬼不算什么,那种不人不鬼的东西,才叫可怕。”

苏瑶看了眼我的腹部,脸一红,将裤子丢给我,然后转过头去。

我穿裤子的功夫,苏瑶轻声道:“李志文你别怕,我有办法对付杨二狗。”

她从紧绷的牛仔裤口袋里,摸出个布制小人递给我:“今晚你睡觉时,把它压在枕头下面。”

以前在农村,姑娘家做针线活时,会用到这种小人,其实就是用来扎针的道具,这小人穿了身绿衣裳,没有五官,脸上密密麻麻全是针孔,有种说不出的阴森。

“这是我家老仙用过的家伙什,有它在,杨二狗就不敢再来找你了。”

我赶紧将小人收好,冲苏瑶道谢,苏瑶娇笑道:“该我谢谢你。”

穿戴整齐后,我跟着苏瑶出门,她开了辆黑色小车,我俩先去朱飞越那取了玉牌,然后一路乘车,来到县郊一家茶馆前。

玉牌交还给苏瑶后,就已经没我啥事了,但苏瑶却说,她家请来的高人,指名要见我。

我也挺好奇的,狐大仙请来的援手,会是啥样的狠角色,刚好理发店没生意,我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这家茶馆似乎被苏家包场了,里面空荡荡的没什么人。

下车后,我跟在苏瑶身后,走进茶馆一瞅,热腾腾的水气缭绕,正中的方桌旁,正坐着个穿深蓝色中山装的大叔。

这大叔看着有五十来岁,却显得非常精神,满面红光,眉眼中透露着祥和。

苏瑶指着我道:“苏叔叔,人我带来了,他就是李志文。”

我上前问了声好,大叔上下打量我,双眼冒出精光,随即笑道:“事我都听说了,你做的很不错,记住,为了钱财利益,而出卖朋友的人,一辈子只配当小人。”

“不愧是李有为的儿子,我没看错你。”

我疑惑地问他:“大叔,你认识我爹?”

那大叔挑开话题道:“自我介绍下,鄙人苏北斗,三十年前,我替辽东银狐散仙出马,开设了香堂,我本来就是苏家的人,我家老仙和苏锦绣的老仙也相识,这次听说有人想害苏瑶,我就大老远从辽东赶来了。”

原来,苏北斗跟苏锦绣都是替狐大仙出马的,但两人拜的老仙不同,苏锦绣拜的是小白狐,苏北斗家的则是银狐散仙,听口气,苏北斗家的应该更厉害。

指着我手中的玉牌,苏北斗摸着下巴道:“把玉牌交给你保管,是我出的主意,这么做就是为了给苏家争取点时间,按说咱这事,做也够隐秘了,没想到败露的这么快……多亏我来的及时啊。”

“只是有件事,我一直没搞明白,你这孩子……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姓丧的……为什么不杀你呢?”

苏北斗眯着眼看我,我给他说的有些生气,就顶了句:“你别把谁都想这么坏。”

“他的坏,藏的很深。”苏北斗将双手藏进衣袖:“咱们东北出马仙家,最早起源于萨满教,而萨满教的祭司,能通过梦境预示到未来,为了这件事,我先后九次入梦,九场梦都是一个结局,那就是丧太平为了玉牌,灭苏家满门!”

此话一出,我跟苏瑶脸都白了,就听苏北斗继续道:“梦境中的鲜血,染红了天地,我不甘心!做法请来白龙上身,做了第十场梦,这才推演出唯一的生门……只有把玉牌送出去,才能保全苏家啊。”

想到苏家找我背黑锅,我心里更气了,你特么明明认识我爹,还有脸来害我。

苏北斗看穿我的心思,笑道:“选你的人可不是我,一切都是命数造化啊,不过,现在不用怕了,我已经跟丧太平约好,他应该快到了,我倒要瞧瞧,他能掀起多大的浪?”

苏瑶有些不放心道:“苏叔叔,你有把握不?”

苏北斗:“现在不好说,等会见面我试试他。”

话说完,苏北斗就开始闭目养神了,苏瑶喝不惯热茶,对我道:“李志文,你去给我买瓶可乐行不?”

我在隔壁商店,买了瓶一块钱的矿泉水回来,苏瑶气的哭笑不得:“我真佩服你,你抠门都抠出境界了。”

我正想狡辩说可乐卖完了,这时,从外面挂进来一阵冷风,紧接着,丧太平歪斜着走了进来。

苏北斗睁开眼,目光在丧太平身上一扫,停留在那件黑色纸衣上,瞳孔一阵收缩!

                       

原创文章,作者:苏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