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顾轻舟王管事的小说叫什么?

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明药

角色:顾轻舟王管事

简介: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书评专区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宅还是去呐呐呐吧 左真不合适你们 是要杀头的

元始玉箓:贪得要死,每一个体系都想写,结果是真的乱。

重生美洲巨头:这书看到现在基本就是套黑金教父的皮,人物事件起家和黑金教父大致一样, 更主要的是文笔功夫差多了。 现在基本就是抄袭 抄袭 抄袭 加抄袭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不同意

顾轻舟美美睡了一觉。
翌日清晨,晨曦熹微,顾轻舟就醒了。
她坐在老式的花梨木梳妆台前,推开玻璃窗户,就可以看见庭院高大的梧桐树。
腊月的梧桐树落光了翠叶,虬枝光秃着,被晨曦的薄雾萦绕,似批了件轻纱罗裳,宛如婀娜旖旎的仙子。
顾轻舟对镜理发,西洋镜子里的她,双颊红润细嫩,眼眸纯净湛清,十六年的年纪天真无邪,这是最好的伪装。
她唇角微翘,梳好了辫子下楼。
佣人已准备了米粥、生煎馒头、花卷和鸡汤面。
还没有人起床,她是第一个。
顾轻舟坐在餐桌,慢慢吃面,快要吃完了,她的继母秦筝筝就下楼了。
秦筝筝顶着一脸的疲倦,一夜未睡。
“昨晚吓坏了吧?”
秦筝筝安抚顾轻舟,这是顾圭璋的意思。
顾圭璋昨晚发脾气了,骂老三老四不懂事,说是秦筝筝没有教好她们,吓坏了顾轻舟。
秦筝筝气极,她的女儿可是受了伤的,怎么吓坏了顾轻舟?
可她不敢违逆丈夫,耐着性子听丈夫的教导。
然后,顾圭璋还让秦筝筝安抚好顾轻舟,免得她多心,秦筝筝依言道是。
“是啊。”
顾轻舟放下了筷子,声音懦软道,“好多血,三小姐肯定很疼……”
还算她懂事!
秦筝筝喜欢顾轻舟这种态度,道:“那是你三妹妹,别叫得这样客气啊。”
话虽如此,秦筝筝还是很受用,她就是喜欢原配的女儿这般伏低做小。
早餐简单的闲聊,秦筝筝吃完之后,就送了两套洋装上楼。
今天,秦筝筝要带着顾轻舟去督军府,退了那门亲事。
“这么迫不及待,是督军府的少帅看上了顾缃吗?”
顾轻舟一边试衣,一边想着。
要不然,继母何必这么热心帮她退亲?
不退亲的话,顾家就是督军府的亲戚,好处更多。
无利不起早的父亲和继母,急迫把顾轻舟接来,自然不是为了顾轻舟。
这个家里,老三老四太骄纵,而且未成年,只有老大顾缃美丽娴雅,可能攀得上司少帅。
顾轻舟心里想着,面上不露半分。
“粉色这套好看!”
秦筝筝道。
秦筝筝拿了两套洋装,一套是浅粉色直筒的,一套是天蓝色掐腰的。
两套布料的质量都是中等偏下。
浅粉色这套,穿在身上跟睡袍无疑,臃肿呆板;而天蓝色那套则显得顾轻舟很轻盈俏丽。
秦筝筝不想顾轻舟好看,选了浅粉色的。
顾轻舟微笑,顺从了秦筝筝的意思,穿了那套难堪的浅粉色。
她穿上之后,两条辫子斜垂在脸侧,黑色映衬得肌肤赛雪,明媚如墨,样子老气却灵动,不算特别丑。
“乡下丫头都是晒得黝黑,这丫头怎么养得白白嫩嫩,像豆腐做的?”
秦筝筝腹诽,有点嫉妒。
顾轻舟年纪轻,皮肤嫩得能掐出水,又有一双大而无辜的眼睛,特别招人疼,秦筝筝气结!
秦筝筝多希望顾轻舟是个丑丫头,或者性格顽劣,那样好对付多了。
到了九点,秦筝筝带着顾轻舟出门,去督军府。
下车时,顾轻舟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浅粉色的丝带,在自己的腰上打了个精致的蝴蝶结。
普通洋装看不出身段,这么束上半寸,平添了几分婀娜,给她年轻窈窕的身段增了几分婉约。
秦筝筝一愣,立马要拽下来,冷脸道:“胡闹什么,这样不伦不类,丢顾家的脸!”
自然不是怕丢脸,而是顾轻舟这么一束腰,洋装显出了她玲珑身段,精致得像个雪娃娃,很是可爱,秦筝筝怕司家真看上了她。
真没想到,这乡下丫头居然懂得时髦的穿着,秦筝筝很意外。
顾轻舟则斜眸打量她,慈母的面容已经装不下去了吗?
“我喜欢这样。”
顾轻舟软糯糯的,好似秦筝筝再说一句,她就要哭出来。
秦筝筝不想顾轻舟哭,她一哭督军夫人可能会可怜她,退亲横生波折。
“…….随你吧!”
秦筝筝堵心,上前去敲门。
已经到了督军府,总不能在督军府的大门口教训孩子,秦筝筝只得忍了。
她感觉自己被顾轻舟摆了一道。
督军府坐落在城西,门口有哨楼,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森严。
缠枝大铁门很高,敲了半晌才有副官跑过来开门。
顾轻舟顺利进入了督军府。
她在大厅见到了督军夫人。
督军夫人穿着棕色短身皮草,里面是月白色繁绣旗袍,玻璃袜包裹着纤细圆润的小腿,小巧的脸,肤若凝雪,岁月在她脸上没什么痕迹。
“…….你长得真像你姆妈。”
督军夫人微愣,继而眼角湿热了。
这是故人的女儿,督军夫人做出了慈悲的模样。
“夫人。”
顾轻舟脆生生叫她,声音纯净清脆。
督军夫人颔首。
秦筝筝在旁帮衬,说:“轻舟昨日才到,今天就来拜见夫人了,这孩子孝顺知礼!”
“是啊。”
督军夫人满意。
说了几句,秦筝筝就把话题转到了退亲上。
顾轻舟看了眼雍容华贵的督军夫人,轻声道:“夫人,我能和您私聊几句吗?”
督军夫人和秦筝筝都一愣。
“好,你跟我上楼。”
督军夫人回神轻笑,答应了。
秦筝筝吃惊,想要阻止。
可督军夫人的眼神温柔却透出高高在上的威严,秦筝筝不敢失了分寸。
顾轻舟跟着督军夫人,上了二楼。
二楼的小客厅,一套真皮沙发,两张镂空雕花椅子,挂着一副印度挂毯,流苏浓郁,整个房间是巴洛克的奢华风格。
督军夫人请顾轻舟坐。
顾轻舟就坐到了督军夫人身边的沙发上。
她小手纤薄白皙,似春笋般细嫩,双手叠交,随意放在膝盖上,仪态端庄又妩媚。
督军夫人看得有点吃惊:这孩子不太像乡下来的,姿态这么优雅,竟像是世家小姐。
“我不同意退亲。”
顾轻舟声音轻柔,似林间的薄雾,旖旎而出。
督军夫人没防备她是这样说话的,一时间微愣。
“你…….不同意?”
督军夫人轻愕,“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这小姑娘不似初见时的羞赧,她澄澈的眼眸也带着几分温度,似有狡猾的光芒闪过。
督军夫人冷了脸。
这就有点给脸不要脸了!
一个从小养在乡下的土丫头,凭什么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原创文章,作者:明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