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枝南相知折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山有木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疏衡

角色:南相知折渊

简介: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书上还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是人间春日的远山,光源迷途的暗影,落寞处随遇而安,不可一世
她是仙界落渊的桃枝,日薄桑榆的海边,看潮起黄昏坠落,无问归期

书评专区

无限越狱:最重要的是够长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主角和作者思路迥异、智商捉急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剧情有毒,合理党退散。能接受女班长类型女孩子被P裸照的可以看

山有木枝

《山有木枝》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往事回温萧瑟处

南相枝一出来,眼前看到的景象是那么的真实。

可远远望去,这帝都一如往昔的繁华,飞檐翘角,红绸漫天,只是不再有人头攒动。

南相枝微不可察地叹息一声。

洛斐见状说:“公主殿下养尊处优,自然不知道……这盛世烟火,繁华绮丽向来都是与残忍相伴。”

南相枝认同他说的话,“是啊!我从来只知道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衣食无忧的公主生活也到头了,现在的我便是同平民一般无二。斐公子为何会愿意陪我受苦?在宫里高公公身边最起码也能衣食无忧。跟着我恐怕饥一顿饱一顿了……”

洛斐知道,公主是故意这么说,她想看看自己的觉悟,也是为了考察自己的人品。洛斐如是猜测。

只是那一句斐公子,自己实在是担当不起。

洛斐低眸,声音变得沙哑,“洛斐不知,只知道听从命令。师父的命令,洛斐不敢不从。”

南相枝无所谓的耸耸肩:“无趣,走了。”

洛斐低眉斜瞟着周遭的反应,并未丝毫犹豫慌张,脸不红心不跳,反而抿唇一笑。

洛斐的心里愈发满足激动,“公主殿下……我等了整整三年了,能为你做任何事,我都愿意啊!可是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担心你会害怕,害怕蓄谋已久的暗中谋划。所以当师父安排的时候我才违抗命令执意出宫。即便是离开皇宫此后风餐露宿,只要能陪在公主殿下身边,便足够了。”

洛斐的思绪飘远,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时不过十一二岁,还没有成为师父的徒弟,总是被其他人嘲笑。

路人甲:“哟,这不是那个爱流鼻涕的小白脸吗?”

路人乙:“跟屁虫一样,就爱在贵人身边混眼熟。”

路人丙:“还喜欢研究兵法呢,瞧瞧,这是寻思还能带兵打仗啊!”

路人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打骂落在他瘦弱的肩膀上。

直到他生命里的一束光突然闯入。

“住手!你们都在干什么?有本事上阵杀敌,在这里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

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突然上前来,为他解围。

那时她也不过十二岁,可洛斐早已听闻,荣宠不衰的公主殿下性格温和,待人友善。可那样一个如天仙一般的人物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真真受宠若惊。

路人甲完全没有把小丫头放在眼里,他开口就说:“我们怎么样。还用不着你来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偏偏就欺负人,你能怎么着?你又能怎么样?”

南相枝恼羞成怒,她一向见不得这种嚣张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放肆,你等都是世家公卿的小姐姑娘、公子少爷,在这里欺辱弱者,成何体统?”她一边说着震慑教导的话一边眼神示意身后的婢女。

婢女混在公主身边良久,眼力劲儿不可或缺,连忙佯装动怒道:“大胆!这位可是昭华公主。你们目无王法,还不快下去领罚?”

世家公卿的少爷小姐准备一哄而散,可谁都不想做第一个逃兵,左顾右盼面面相觑。

南相枝不怒反笑,“怎么?还愣着干嘛?看热闹?”

少女蹙眉,凌厉地睨着一众嚣张的人,使得他们最终悻悻地落荒而逃。

南相枝:“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以后可不能再让别人随便欺负了去,知道吗?”肉嘟嘟的小手摸了摸洛斐的乱糟糟的头发,南相枝甜甜的童音让洛斐有一刻的呆滞。

这次帮助他的是比他自己还小的女孩子,顿觉自己实在是太狼狈不堪了。

洛斐怯怯的点点头,没有关注女孩摸头的动作,低低的说了一声:“知……知道了。”

接着,洛斐叩地谢恩,“奴多谢公主殿下——”

“哎!母妃来了!昭华好久不见母妃,怪想你的。”洛斐听到这话不敢抬头,眼前的贵人正是宛贵妃,她是公主的生母。是宫里的娘娘贵人,而自己不过是个蝼蚁,如果不是公主出面,他连自己都保全不了。

他没有看见却听得到,娘娘慈祥温柔,原来公主的性格是遗传娘娘的,公主得到的宠爱,他慕之不及,自小被爹娘卖进宫里做奴才也许永远不配得到关爱。

南相枝突然惊呼:“小心——前面是水坑。”

洛斐:“啊?!”

南相枝突然停下来一把拉住他,差一点就要掉泥坑里了,不由得轻嗔起来,“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当心脚下。你要是掉下去了,本宫才不会救你呢!”

洛斐笑了,“我知道了。”公主纯纯刀子嘴豆腐心,怎么可能会不关己事高高挂起呢?

南相枝见状,继续喋喋不休,“啧啧,一看你就是个书呆子,说话也这么中规中矩的。”

洛斐面带笑意,“是是,公主殿下说什么便是什么。”

南相枝眉头紧锁,有些许不满,“怎么还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的称呼?我已经不是公主了。”

洛斐微微一愣,“啊?那该怎么称呼呢?”

“以后为了出行方便,我会扮作男装,相公子的称呼便可。至于你么,就叫你斐儿如何?”

“一切听从公主殿下……啊不,相公子安排。”

洛斐脸颊绯红,想到公主会唤自己斐儿,心中雀跃。

南相枝左顾右盼,一处亭台楼阁,管弦交响,更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摆设,牌匾上有题如意馆字。

“在民间每个人都要自立更生,这里粮食不多,你我还需赚足银两,一是可以饱腹,二是也好攒够盘缠跑路。皇城底下终究是不太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还是远离京城为上。”

洛斐:“公主所言极是。”

“嗯,斐儿啊!”南相枝突然叫住洛斐,说出心里的想法,“我有个主意,想去画馆——”

南相枝的话还未说完,洛斐突然打断她,“不可,抛头露面的事情还是斐儿来做。公主金枝玉叶,本不该这样的。”

“你?”南相枝半信半疑,“你可以吗?”

洛斐极其认真严肃,“没有什么是不可的。公主能做到的,奴也能做到。”

“还有公主不要质疑斐儿的能力,有些事斐儿也是能够做到的。”这句话洛斐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萧疏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