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钟先生心痒难耐》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眉上烟

角色:苏眠钟南衾

简介:钟南衾之于苏眠来说,不是蜜糖而是砒霜
她想躲开他远离他
可有一天,还是被他逼至墙角,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喃,“那一晚,在酒店,是你撕烂了我的白衬衣
”“……”“那是我的第一次,你得负责!”…

书评专区

信口雌黄:评论说得对,吊丝病太重了。主角穿越时空手握黑科技,以长生为目的开展对一个位面的精神污染计划,明明是穿越者大boss的逼格,结果第一次看到土财主家的二丫就直了眼,上了两个从良的**就沾沾自喜,low爆了,

三千美娇娘:有些人写有些书就是天赋

我真没想重生啊:霸道班长的小娇妻。做生意只会给别人送礼。那么多轻松的赚钱方法不做,做最辛苦的快递。谈恋爱就靠嘴花花。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先生心痒难耐》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5章 好久不见钟先生

  一旁的余笙见她笑了,也跟着笑了,“看她那股子野性子,哪有一点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样。”

  苏眠,“挺好的,我倒挺喜欢她这个性格。”

  “是吗?”余笙看着她,像是随口一说,“我挺喜欢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就像你…..”

  苏眠,“……”

  如果是之前,她不知道余笙对她的心思。

  这话她估计笑一笑就过去了,不会往心里去。

  但现在……

  ……

  八一烧烤环境还不错。

  这里林木繁盛,烧烤棚子恰好在树荫之下,此刻天色已暗,热气不再蒸腾,再加上四面通风,坐在里面也不觉得热。

  人不多,加上顾琅,就他们四个人。

  苏眠紧张了一路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些。

  坐下没多久,点的东西都上了桌。

  一部分烤好的肉串,一部分没烤的,一旁有烧烤炉子,余笙负责烤。

  还有一大盆小龙虾,田螺……

  余苗尝了一个小龙虾,她看了一眼苏眠,“没你做得好吃。”

  余笙在一边烤串一边笑着说,“我看你这嘴都要被你家眠眠养叼了。”

  “对呀,她是我的眠眠……”余苗说这话时,故意将‘我的眠眠’拉得很长很长。

  苏眠听得忍不住拿眼瞪她,而一旁的余笙则拿眼看着苏眠,漆黑的双眸里,一片温柔。

  余笙的一把串还没烤好,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手里沾了羊油,没法接电话。

  就对余苗说,“是钟老大打来的,你接。”

  原本吃着串心情还不错的苏眠,一听到‘钟老大’这三个字,整个人都慌了。

  他怎么会来?

  怎么办怎么办……

  她这边兵荒马乱,那边余苗已经接起了电话。

  “喂,钟大哥……我们在八一烧烤……嗯嗯就是门口有棵大树……好的一会儿见。”

  苏眠,“……”

  她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她特后悔,这一趟真不该来。

  就在她既忐忑又紧张的时候,就见坐在她对面的顾琅站了起来,冲门口的方向招了招手,“这里。”

  这一刻,苏眠紧张到头皮发麻。

  她心跳加速,砰砰砰砰…..

  接下来,她听见余苗对那人的招呼声,又听见余笙的招呼声,然后…..感觉有人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她该不该也打个招呼?

  装作不认识?

  怎么可能,曾经在一起吃过饭,大家都知道她是钟一白的老师。

  打招呼的话……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一旁……

  却不料,一抬头,就撞上他似乎等待已久的视线。

  刹那间,头脑一片空白。

  她僵硬得对着他扯出一抹笑,声音轻得仿若未闻,“好久不见,钟先生。”

  说完,她就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老天,她都说了什么。

  什么好久不见……

  明明前几天才见过。

  相比较苏眠的窘迫不安,钟南衾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贯的清冷淡漠。

  他仅仅只是看她一眼,轻点了下头,薄唇淡启,“苏老师也在。”

  苏眠连忙收回视线,“嗯,好巧。”

  见她收回了视线,钟南衾没再看她,伸手接过顾琅递给他酒杯的同时,心里却在说一句话……不巧,知道她会来,他才赶过来的。

  坐在顾琅身边的余苗见苏眠脸颊有些红,忍不住问,“眠眠,你很热吗?”

  苏眠依旧在紧张,自然没听清余苗说了什么。

  她抬着迷茫的眼,看向余苗,“嗯?”

  “你脸都红了,”余苗指了指她的脸颊,“是不是很热?要是热就把开衫脱了。”

  苏眠一听,不但没脱那层很薄的开衫,反而用手扯了扯,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她摇头,“我不热。”

  ……

  她通红的脸颊,裹紧的开衫,看在另外三人眼里是有些古怪,但看在钟南衾眼里,却让他微微勾了唇角。

  她在防什么?

  该看的,他早就看光了。

  接下来的时间,苏眠过得无比煎熬,自然也没什么胃口。

  她想提前离开,但余苗还在和顾琅拼酒。

  那架势,大有不把顾琅喝倒,她决不罢休。

  余笙一边和钟南衾喝着酒一边将罡烤好的串递到苏眠面前,“我看你没吃多少,再吃一点。”

  苏眠拒绝不了,伸手接下。

  余笙看着她,轻声问,“今天怎么了?看你情绪不高,有心事?”

  “没,”苏眠垂着眼帘,不敢看他,“就是昨晚没睡好……”

  她想早点回去。

  余笙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然后对余苗说,“别喝了,时间不早了,你和眠眠先回去。”

  余苗还没灌醉顾琅呢,怎么舍得走。

  于是就对他说,“哥,我今晚跟你回你家住,你先把眠眠送回去吧。”

  余笙拿她没办法,就对苏眠说,“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苏眠,“你喝了酒没法开车,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这么晚,你一个人打车我不放心。”余笙拿了手机作势要起身去送苏眠。

  一旁一直坐着没说话的钟南衾仰头喝光了杯中酒,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他对余笙说,“我明天一早的飞机,我得走了。”

  余笙今晚喝得有点多。

  此刻脑子有点晕。

  他一听钟南衾要走,想着苏眠住的地方和他家一个方向,“刚好,你顺路把眠眠送回去。”

  钟南衾没说什么,拿了车钥匙,抬脚就走。

  苏眠还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要知道,她想提前回家不就是想避开钟南衾吗?

  可现在……

  余笙见她不走,就催道,“快走吧,让钟老大顺路送你回去,这样我也放心一些。”

  苏眠只好点头,跟顾琅打过招呼,就走了。

  余笙将她送到门口,细心的叮嘱,“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嗯。”

  “早点休息。”

  “好。”

  钟南衾走过来,将钥匙丢在她手里,直接上了副驾驶座。

  苏眠,“……”

  到底是谁送谁?

  余笙笑着安慰她,“他今晚也喝了不少,他要是开车我还真不放心,你路上慢点。”

  “嗯,我走了。”

  苏眠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启动了车子。

  余笙一直站在原地,目送那辆银灰色的宾利走远了,这才收回视线。

  他没立即进去,而是站在原地,拿了烟出来,点上。

  深吸一口,接着将嘴里含着的白烟缓缓吐出来。

  他在犹豫,要不要找个合适的时间跟苏眠表白……

  ……

  深夜的北城,依旧繁华。

  苏眠很认真的开着车,目不斜视。

  钟南衾自上车一直在闭目养神,车厢内,除了轻缓的车载音乐之外,一切都很安静。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苏眠住的小区门口。

  她解了安全带,偏头,看向副驾驶座上坐着的男人,见他依旧双眸紧闭。

  犹豫了几秒,终于是开了口,“钟先生。”

  男人没反应。

  她又叫,“钟先生,我到了。”

  还是没反应。

  苏眠以为他真的睡着了,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叫醒他。

  就在这犹豫之间,她晃了神。

  活了二十二年,她也见过不少男人。

  长得好看的明星,即便是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但在电视上经常看见。

  她也喜欢明星,大学的时候也曾疯狂的迷恋过一位。

  他长得很帅,肩宽窄腰大长腿,再加上那一张人见人爱的脸……

  她曾经觉得那名明显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可现在……

  借着车内橘色的灯光,她视线静静的落在身旁男人的脸上。

  那张脸,很好看。

  棱角分明,睡着时的面部线条不像醒着时那么冷硬,显得柔和很多。

  饱满的额头,舒展开的剑眉……

  他睫毛很长,在灯光的照射下,合在一起的长睫在眼帘下打下一片暗影。

  鼻梁高挺,薄唇微抿……

  他的脸,立体感很强。

  醒着的时候,你看他,会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强势气息。

  此刻,他睡着了,苏眠竟然觉得他很性感。

  性感得让她心尖莫名发颤。

  就在她看得入迷之际,那双原本紧闭着的黑眸突然睁开了。

  毫无防备,两人的视线轻轻的撞在一起……

  他看着她,眼眸深邃而…..迷人。

  她看着他,直接傻了眼。

  怎么就醒了,她还没看够呢。

  就在她傻眼之际,原本一动不动的男人突然伸手,一把勾住了苏眠的脖子。

  苏眠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来不及惊呼出声,下一秒,就被男人抱在了怀里。

  呼吸,好似都停了。

  她苍白着一张小脸,看着那张挨得极近的男人脸,吓得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你…..你你……”

  钟南衾唇角勾着笑,将身子压得更低。

  他的鼻尖几乎挨上她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他呼吸灼热,轻拂过她的脸颊,“你在勾引我!”

  无辜的,一顶诬陷的帽子扣在她头上。

                       

原创文章,作者:眉上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