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川江佑宁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书号:2275)全文免费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书号:2275)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小川

角色:陆小川江佑宁

简介:简介:一场交易,她成为江城最有权势的男人的宠儿
白天斗智斗勇,晚上索求无度,忍无可忍的某女终于爆发了,撂倒总裁大人,包袱款款的跑路
第二天,某男率领大部队开到藏身之处,无线广播昭告全国:陆小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束手就擒,跟我回家结婚,要么五花大绑,跟我回家结婚!
陆小川怒:赫连徵,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恶棍,我才不要嫁给你!
某男笑得深情款款:爱你才会欺负你,这辈子,你只能栽在我手里!

书评专区

黑旗:后宫救国和烂尾是明辉的两大特点

武敌天下:无聊,配角都是一个模板,一个比一个弱智,并且每次打架的时候都会有吃瓜群众在旁边呱唧呱唧,对手多么多么牛逼,然后啪,被主角打死了,一次两次还好,你每次都这样,你复制粘贴的啊。

我五行缺你:-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书号:2275)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书号:2275)》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7章 剪坏头发

还是私人医院。

徐离雅立刻平静下来,郑重其事的对陆小川点点头,她这才放开手。

一得到解放的徐离雅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赫连徵,满脸都是兴奋,小心翼翼的问:“你刚才说,你跟小川在交往?你们是男女朋友?”

问题一出口,陆小川浑身立刻紧绷起来,同时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徐离雅这个八婆,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跟赫连徵顶多算交易关系,他出钱包养她,她尽心尽力取悦他,各取所需,男女朋友这个词太高尚太纯洁,用在他们身上会侮辱了它。

可她下意识的不想让小雅知道她已经沦落到被包养的地步,她身边朋友本来就不多,她不想失去她……

没想到赫连徵看了一眼陆小川,面无表情又无比严肃的应了一句:“是的。”

“卧槽!”徐离雅小声骂了一句,回头勾住陆小川的肩膀:“小川,你真是太不够义气了,换男朋友了居然不告诉我……”

话一出口,徐离雅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当着人家现任的面说这种话,她这不是在挑拨离间么!

想到这里,她立刻觑了一眼赫连徵,他没什么表情,再觑了一眼陆小川,她更是一脸的不在乎,看来刚才那句口误并没有在两人间留下什么嫌隙,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同时也意识到,眼前站着的人是堂堂DK总裁赫连徵,他这个段位的人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乱攀交情的,虽然心里存着陆小川怎么会勾搭上他的疑惑,她什么都不敢多问,找了个去洗手间处理身上血迹的借口灰溜溜的跑开。

徐离雅一走,急救室门口立刻安静下来,赫连徵看了一眼陆小川,刚才被徐离雅又拉又扯,连带着她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他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向身后的司机,司机立刻递上来一条雪白的帕子,他拿起帕子,拉过她的手,动作算得上轻柔的为她擦起了手上的血污。

陆小川一愣。

赫连徵的动作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其实这个男人还不错……

擦完了手上的血迹,赫连徵把帕子塞进她手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要说的话说完,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不再理会她,和司机转身离开。

陆小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一勾,意外的觉得他的背影居然很高大挺拔。

徐离雅很快就回来了,见赫连徵走了,她立刻揪住陆小川一阵炮轰:“陆小川,你大爷的,还当不当我是你朋友?找了这么个极品居然不跟我说!居然不跟我说!居然不跟我说!你是怕我把他抢走么!”

陆小川被她掐得直翻白眼,心里却在无奈的苦笑,如果真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情相悦的谈恋爱,那她肯定在定下关系的第一刻就把这件事告诉她,可现在事实是她只是个被包养的二奶,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她要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跟她说?

得意洋洋的跟她炫耀:我勾搭上DK总裁赫连徵了哟,成功的在他身边留下来做二奶了呢……

这种事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好了,雅雅,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跟赫连徵在一起了。”陆小川模棱两可的说,世事无常,像赫连徵这样的人更无常,既然已经被徐离雅知道了,那就模模糊糊的告诉她,即使以后赫连徵玩腻了,把她赶走了,她也可以自圆其说两人是正常分手。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徐离雅仍然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跟他交往多久了?你丫的,老娘不过是出门度个假,回来就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了啊!”

“一两句话解释不来,你别问了,有时间再慢慢跟你说,他还在外面等我呢,你好好照顾陆旭,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陆小川说着就要离开,徐离雅连忙扯住她,惊讶的问:“你们……同居了?”

陆小川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恩。”

“ohmygad!”徐离雅捂住嘴,眼中止不住的放光:“你是有多喜欢他啊!短短几天时间,甩了江佑宁跟他同居,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陆小川嘴角抽了抽,把她往反方向一推:“有事电话联系,我走了。”

出了医院,赫连徵正坐在车上,陆小川一走近,司机就下车为她开了车门,上了后座,车很快就发动起来,往梨园方向驶去。

赫连徵一路都没再说话,陆小川也抿着唇,看向车窗外飞快往后倒退的街景,车厢里的气氛一时间凝固了一样。

回到梨园,陆小川一下车就被王姨拖去洗澡,她衣服上被徐离雅蹭了不少血渍,两个佣人一边给她脱衣服一边暗暗惊讶,身上这么脏,一向有洁癖的先生居然没有把她赶下车,这还真是个奇迹。

洗完澡出来,陆小川坐在床上擦头发,刘海有些长了,斜斜的遮住眼睛,她往旁边撩了撩,思忖着要不要跟赫连徵说一声,找个时间出去剪一下头发。

但一想到那个处处跟自己作对,一说话就抬杠的男人,她心里顿时腾升起一股无力感,算了,出去就别想了,找把剪刀自己剪吧。

说干就干,陆小川翻箱倒柜的在储物格里找出一把剪刀,试了试刀锋,还算锋利,坐在梳妆台前,她小心翼翼的撩起刘海,一点一点的开始剪。

剪了不到一半,房门“咔嚓”一声开了,从梳妆台的镜子里可以看到,赫连徵进来了。

看见陆小川拿着剪刀,诧异的回过头来,赫连徵眉头轻皱:“你在干嘛?”

“没长眼睛啊!”陆小川翻了个白眼:“连门都没得出,头发长了只能自己剪。”

赫连徵闻言饶有兴致的走过来,在她旁边站定,俯身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剪刀:“我来帮你剪。”

“不要!”

陆小川伸手就要把剪刀抢回来,赫连徵手往身后一背:“我来剪,这是命令!”

陆小川气呼呼的看着他:“要是剪坏了怎么办?我只是修一下刘海……”

“只是修一下刘海,我也会。”赫连徵邪气一笑:“而且,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包括头发,剪成什么样子也是由我说了算!”

陆小川:“……”

认命的叹了口气,陆小川眉头皱得死死的:“你可走点心啊,剪坏了你赔不起!”

“你别动!”赫连徵按住她的肩膀,阻住她往后缩的动作,俯下身,抬手,刀锋慢慢游走在额前……

陆小川冷汗都出来了,刚想开口提醒他不要剪太短,赫连徵好像识破了她的意图一样,截住她的话:“闭嘴!”

陆小川:“……”

瞪大了眼睛,陆小川眼珠子直往上翻,一眨不眨的跟着剪刀的刀锋走向,就怕他手一抖,把刘海剪坏了,那她就悲剧了……

随着“咔嚓咔嚓”声不断的响起,碎发纷纷落下,陆小川维持了一会儿翻白眼的动作,眼睛很快就酸麻得不行,刚把眼珠子翻下来,赫连徵那张距离极近的脸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撞进她眼底。

鼻如悬胆,目若朗星,即使讨厌这个男人讨厌得要死,陆小川还是不得不承认,赫连徵有着一副好皮囊。

狭长的丹凤眼,眼型细长,眯起眼睛看人时自有一番冷冽的气势,鼻梁高挺,唇形绝美,冷笑时总是习惯性的抿出凉薄的弧度,看起来又阴冷又薄情,还隐隐透出一股邪气。

偏偏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还标配了一副堪比男模的好身材,肩宽腰窄大长腿,锁骨腹肌人鱼线一样都不少,想起前两个夜晚的纠缠,她的手死死的掐在他背上,精悍的肌肉好像铜墙铁壁一样……

陆小川脸上止不住的漫起一股红意,脑袋下意识的往下一低,随着一声不太正常的“咔嚓”声,赫连徵“啧”了一声,直起腰来:“不是叫你别动么,你怎么回事!”

陆小川一愣,立刻抬起头,赫连徵正皱着眉头看着她,一脸想笑又隐忍的表情,她一顿,迅速扭头看向梳妆台的镜子,当看到里面自己好不容易留长剪出来的空气刘海,中间被剪出一个奇丑无比的豁口时,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赫连徵,你故意的!”陆小川蹭的一下站起来,气得眼睛都红了,头发剪成这样,她要怎么见人啊!

赫连徵耸耸肩,不动声色的背起手:“是你自己突然乱动,才导致我手误,不能怪我。”

“你就是故意的!”陆小川气疯了,扑上去对着赫连徵就是一阵厮打,边打边大骂:“都说了我要自己剪,谁叫你多事,看看把我的头发都剪成什么样子了,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赫连徵左躲右躲,剪刀始终背在身后,这个女人发起疯来跟类人猿似的,一点道理都不讲,剪刀要是到了她手中,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赫连徵灵活的躲着她的厮打:“陆小川,你够了,明明是你自己对着我流口水,不知道在意淫些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失神低头才导致我剪坏,这件事你要负主要责任,现在怎么怪起我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陆小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