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立国狼毛太初之帝完整版

小说:太初之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武立国

角色:武立国狼毛

简介:这是一个万族林立的世界,人族修士,巨枭魔头,神魔后裔,异域王族,万丈巨人等诸强并立,在这片天地间流传着一个远古的传说,得天书者可参悟无上之境
千木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手持青芒神物,资质平庸却心向大道,“顺成人,逆成仙”,他正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从废弃之地走了出来,人间界,灵界,仙域……一路走来,一个个谜团开始浮出水面,且看千木如何以五行灵根一步一步走上巅峰,揭开最古老的秘密,笑傲混沌内外

书评专区

影视世界旅行家:毫无逻辑、毫无智商、主角的性格为人也是个渣渣,low货一个。明明知道剧情,女主角会被土匪抢走,等到发生后,居然还心理活动:老子的女人也敢抢。。。。真特么石乐志。。

世界冒险传奇:开头什么东西,魂穿肉身,跟个色鬼一样,上来就是人女朋友胸大不大,人美不美,什么玩意,垃圾,败类,无耻

寂静王冠:请原谅我贫瘠的想象力无法想象出,怎么用音乐战斗,难道是太难听了让对手自杀。

太初之帝

《太初之帝》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穷秀才

武国,顾名思义,以武立国。人人习武,武者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在境界上一共分为九重,一至三重为初级武者,可独闯江湖,留下英雄事迹;四至六重武者为中级武者,可以称之为江湖高手了;七至八重武者为高级武者,可以称之为绝顶高手。至于九重武者,在武者可以称之为传说中的存在。

千障山位于武国境内,山势雄伟,高耸入云,延绵不绝。千障山内古木林立,多云雾沼泽,凶猛野兽,是以常人不敢深入,故此人烟稀少。不过这却是猎人、武者的天堂,多来此猎杀猛兽兽或是寻找珍惜药材。

一少年隐藏在浓密的草丛之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远处的一株草药,虽然眼馋那草药不过少年确没有妄动,因为不巧,那草药旁住着一猛兽–青狼。

青狼是千障山内独有的物种之一,身上的毛皮都是十分珍贵的,狼毛可以用来做狼毫,做毛笔书写用的,狼皮经过处理亦是达官显贵追捧之物。一头青狼毛皮可以卖数百两白银,越是保存完整的价格越高。不过此狼异常凶狠,没有几个人不能拿下。

千障山内不止是青狼难缠,其他的猛兽亦是如此,故此进山之人多结伴而行,一是好方便猎杀猛兽,二是好防止他人捡漏,正所谓人心难测,有时候人比野兽更是凶残。

草丛之中的少年名为千木,此时的他正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中,保持呼吸和心跳的匀速生怕惊扰了不远处的青狼。千木今年不到十二岁,已经快到了舞勺之年,在寻常人家过几年就到了成家的年纪了。不过对于千木来说这过于遥远了,前面也说了寻常人家才是如此,能孤身在千障山的少年又企是寻常人。

千木将一手抓着一柄黑刀,一手贴地,准备蓄势待发,给予青狼致命一击。不远处的青狼之所以将窝搭在那珍稀草药旁便是看中了他的药效,这草药名为赤参,可用来锻炼体魄,疏经活血,强身健体之用,是众多武者十分需要的药材。

千木之所以埋伏再此地便是因为赤参的药效,此时的青狼由于炎热的天气的影响正昏昏欲睡,千木便是看准如此时机准备发动攻击。

“一、二、三!”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后千木便提刀冲向青狼,短兵利在速进,持刀陷阵需要快速靠近对方,才能发挥刀一往无前的作用。

青狼在千木起身的那一刻便已经发现了千木,猛兽的听觉异常灵敏。青狼满眼凶光的看着迅速靠近的千木,对于这个打扰自己休息的渺小人类青狼早已打算将其撕成碎片。不过在千木近身的那一刻它发现自己错了,自己小看了这少年。

疾驰中的千木做势欲砍向青狼的头部,谁知快靠近头部的时候刀向一转,刺向脖颈处,而这时候青狼不愧是以凶猛、奸诈、迅速著称的猛兽,见势不对就往自己右侧跃去。虽然抽身及时,青狼的脖颈处还是露出一道深深的伤痕,流着鲜红的血。

“这下可遭了,没有一击必杀,又得废一番功夫了!”千木一阵暗叹,十分惋惜的模样。

这话要是要让其他进山的武者或猎人听到非得大吃一惊不可,这青狼可媲美七重武者,七重以下的武者得需四五个人才能对付得了,千障山中葬身猛兽腹中的武者和猎人可不在少数。

千木稚嫩的脸上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严阵以待。

“看来只有用老头子教我的招式了!”千木思忖了一会,顿时有了主意。

“浮生四式第一式,锋芒毕露!”一声低喝,千木再次冲向青狼,不同之前小心翼翼的打法,这一次千木完全像是杀红了眼,刀刀致命,只进攻不防守,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而另一边青狼也越发凶残了,低喘着粗气,身上时不时的掉落血滴,青狼的爪子也折了几只了。由于青狼没有足够的灵智也不懂招式武功,只有一些野兽本能反应。只见这只青狼前身微弓着随时做好突袭的准备将猎物扑倒在地,再用它那锋利的獠牙咬断猎物的脖子。有好几次千木都差点被青狼的爪子抓伤,幸好千木的身法快才能幸免。

反观另一边的少年,虽然年少,可身手却是了得,越战越勇,黑刀在千木的手中疾风劲雨般的挥舞着,道道白光密不透风,青狼的爪子再锋利也奈何不了千木。不但如此在千木凌厉的刀法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刀气,一场大战下来青狼已经多处受伤了,伤口处的鲜血已将将它的皮毛都染红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此时的青狼已经奄奄一息了,看着逐渐逼近的千木,它露出了不甘的眼神,嘴里发出低呜的声音。

看着那因为受伤不断颤抖却依旧不愿向千木低头的青狼,忽然间在那双坚定的双眼中看到了几年前那倔强的小师妹,想到这千木放下正欲砍向青狼的刀,叹了叹气将刀收好。

“算了,看在你这不屈的份上,今天我只取走这赤参,你走吧。”一听千木这话青狼愣了愣,随即如释重负,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林子深处疗伤去了。

仔细打量着眼前这赤参,千木满意的点了点头,此参半尺来长,根细长,圆柱形,外皮朱红色,蓝紫色的花,长有黑色的小坚果。

在下山之前千木已经学会了一些辨别药草的基本常识,而这其中便有赤参。作为习武之人难免会有打斗,而打斗过程之中拳脚刀剑不长眼,打斗者难免会留下伤痛,久而久之有些伤痛变会转化为暗伤,影响习武之人的武功的精进,严重的甚至会影响武者的寿命。

赤参具有活血祛瘀,通经止痛,清心除烦,凉血消痈等药效。这时候赤参变成为了习武之人备受推崇的药草之一,在千障山因为一株赤参而引发的打斗可不在少数。

千木小心点将赤参挖出来保存好放在怀中,环顾了四周,见四周没人后向山外走去。就在千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大山之中时,有两双眼睛仍然盯着千木的身影,一双便是那青狼的,而另外一双确实是一少女的,这少女身著一身青衣青衣并没有太多花纹图案,不过穿在这少女身上却不显单调,反而别有一番味道。

“竟然看不透他的武功水平,小小年纪难道已经超越了六重武者吗?武国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号天才人物?”女孩喃喃道。

千障山出口,千木张开双臂大声叫到:“江湖,我又回来了!”

一想到外面的世界千木便一阵的兴奋和激动,不明白师傅当年为何退隐山林。毕竟还是十二岁的少年对外面的世界更多的是好奇与兴奋,当然千木更多是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千木口中的老头子便是自己的师傅,易浮生。

据说老头子所讲,自己的身世颇为离奇。

十二年前的晚上,曾有一道耀眼火光从武国上空划过,最终坠落在千障山之中。武国上下举国震动,称之位天外陨石,曾派人多次寻找无果。易浮生有幸就在千障山之中,在瞧见了火光坠落的位置后便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方圆百米内被夷为平地,一个深坑出现在易浮生的眼前,更加难以置信的是他在坑中见到了一个婴儿,在婴儿旁还有一柄黑色的刀。早在意浮生赶到之前就已经有不少的猛兽被火光所吸引了过来,只是它们在面对婴儿时身子忍不住颤抖,匍匐在地,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怖的存在。

易浮生平生经历无数,抱起婴儿就消失在了山野之中,片刻之后便有其他武者陆陆续续的赶至了此地,只是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陨石的痕迹。

面对如此古怪离奇的身世,千木曾经一度以为是老头子在忽悠自己,可随着年龄的增大,千木发现了老头子似乎说的是真的!

老头子生前多次告诫他凡事小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便是钱财,绝对不能凭借武功去获取不义之财。

说到钱财,千木小脸不由露出一丝小小的得意,在这千木小小的身子身却扛着比他大好几倍的一只猛虎,引得周围的武者和猎人驻足打量越是惊讶,这少年竟然能猎得如此凶猛的老虎。其中不乏宵小之辈,两眼透着贪婪的目光。而其他人见此便知道这少年有麻烦了,都为这少年感到惋惜。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千木却是毫不在意,稚嫩的小脸透露一股与其年龄不符合的的坚毅神色。

“咦,那有只青狼竟然敢独自走出大山!”众人寻生望去,果真是一只青狼缓缓走出山谷出口,不过它眼中只有一人,径直走向了那与自己交战的少年,它是高傲的,并不在意不如它的人。

千木也一阵愣神,这不正是之前与自己争斗的青狼吗?它怎么跑出来了?看着众人一副欲灭之而后快的模样,千木连忙走向那青狼。众人感到十分诧异,也看出来了这只青狼明摆着是来找这少年的,不是寻仇还能有什么?想到此众人便没有出手,想看看这少年有什么能耐,如果没能耐怕是也保不住那头老虎了。

只见两双眼睛互相盯着对方,最后还是千木无奈的揉了揉眼,“你想怎么着,不是已经放过你了吗?”

千木眼睛眨了眨,尝试着问道“你想跟着我?”眼前的青狼竟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

“哈哈,不错,跟着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千木大笑,有如一个小纨绔一样。众人见双方没打起来便散了去,能让青狼认主的少年不简单,他们没把握将少年一同做了,于是继续寻找自己的机缘去了。

摸着青狼那柔顺的毛发,千木内心一阵兴奋,这可是不下于自己的一个高手啊,以后打架有帮手了。千木看着一个方向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招呼着青狼往附近的城池走去。

“小青,你好像是母的吧,嗯,那就叫你小青吧,这名字不错,挺女性化的,以后你就用这个名字咯。”千木这时候才显得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对世上的一切都感兴趣,喋喋不休。这不禁让青狼怀疑自己是否跟对人了,总感觉有些不靠谱。

离千障山最近的一处小镇名为桃源镇,因桃花而闻名武国,每年桃花盛开之时都会吸引大批的才子佳人前来赏花赋诗,好不热闹。除此之外大批商队在此收购毛皮,长久以来形成了一个大的坊市,十分繁荣。

“三位跟了我这么久不嫌累吗?”千木没有回头,笑了笑说道,在身后不远处,三人鬼鬼祟祟的跟了自己一路了,明显是不怀好意。

三人中为首的一人见这少年如此淡定不禁怀疑是否有诈。不过随即想到眼前这少年不过才十二岁,又有多狡猾呢,反正那一张虎皮等于白送的,为首之人一想到此便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话说之前千木本想将整只虎卖了去,谁知坊市之远实在超乎自己想象,只得剥了一张虎皮和一些其他之前的东西。瞧着背上的一大包皮毛,所谓财不外漏,自己还是嫩了点,江湖经验不足,如果早早的将虎皮收好就不会有如此麻烦了。不过真以为就吃定我了吗?千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千木手抱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三人,一旁的小青很自觉的推开了,趴在不远处看着几人。

“你们三人跟着我这小孩有何贵干,难道只是是想护送我去桃源镇吗?不会是想欺负我这小孩吧?”三人一听这话一阵脸红,确实三人有这打算,被千木道破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为首之人厚着脸皮大大咧咧的说道:“小子,我们鬼面三雄只劫财不取人命,识相的话给我老老实实的把那虎皮放下,要不然我们兄弟三人可对你不客气!”三人成犄角状包围着千木,准备直接动手抢。

千木小嘴一咧,将刀往地上一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三人中的老大。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只见那老大被千木一拳撂飞,重重的摔在地方。三人终究还是轻敌了,谁成想着少年会率先出手,其他两人见势不对小心的向着千木夹击过去。

“小子!看刀!”三雄中的二雄一刀砍向千木的面门,千木只感觉鼻梁一阵凉风吹过,边打着边赞叹“看来你们鬼面三雄并非浪得虚名,还有点水平的,既然这样我也得露一手了!”

千木抽起黑刀,不过没有出窍而是用刀鞘向着二雄后背一抽,只见那二雄的身子止不住的向前倾了几步。紧接着千木向着三雄掠去,小脸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在三雄看起来分外恐怖。想不到三人踢到铁板了,眼前这少年竟然有如此功力,一想到这便不由苦笑。

“嘭”的一声,三雄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千木,被千木一脚踢飞。这时候三人躺在一起,嘴里带着血,显得格外狼狈。虽然败了不过三人也是有骨气之人,没有向对手求饶,不屈的眼神里又带着一丝无奈。

看着三人如此模样,千木不由点头,这三人并不是那么不堪。千木提着刀走向三人小脸若有所思的看向三人,喃喃道“杀还是不杀,算了还是杀了吧,省的在危害他人!”

三人一听这话脸都绿了,想不到这小子这么心狠手辣,说杀就杀。就在三人闭目准备迎接死亡时,千木忽然话锋一转,开口道:“你们三人也算是条好汉,当匪徒终究是落了下乘!”话毕,只见千木以极快的速度抽刀在三人头上一阵此话,手起刀落之时,地上头发掉了一地,在看三人,此时三人头头发都以被千木削短不同于以往的阴鸷,倒是多了些正派的感觉。

“本来是想直接了断你们的,不过今天就算了,你们三人好自为之吧,别再让我碰到。”说罢正要招呼着小青上路,地上的三人咬了咬牙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挣扎着单膝跪地,抱拳道:“多谢少侠不杀之恩,从此我们兄弟三人就跟着少侠你了!”说完三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千木,千木眼球转了转,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看着眼前的桃源镇,千木不由一阵楞神,自己又来到这里了,理了理思绪。“我们进城吧,对了小青,你把你的气势收一收,可别吓着其他人。”一听千木的话鬼面三雄才注意到那青狼,三人越看越是心惊,这小青可是自己三人都要认真对待的存在,那这少年得有多厉害!

青狼听了千木的话只得收了气势,此时的青狼看起来就和普通的狼没有什么区别。

一入小镇只见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城里小商贩在各处沿门叫卖,热闹至极。不过这一行人倒是极为吸引人眼球,认识鬼面三雄的人都知道三人不简单,是一把好手,已经到了五重武者的水准了。更令人吃惊的是三人毕恭毕敬的跟着一少年,莫不是这少年有什么大来头才让三人如此态度,众人先入为主的想到。

四人转了一见眼前有间客栈变走了进去。刚一入门,就见一小二立马迎了过来,“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本店有上好的客房、美味的菜肴,保准诸位满意!”

几人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小二顺势将菜牌递给几人,同时介绍小店的特色菜“本店靠近大山故此招牌菜多以野味居主,主要有宫保野兔、八宝野鸭、挂炉山鸡、油焖鲜蘑、檀扇鸭掌……”听着小二介绍的这些菜名几人不由的咽口水。千木连忙摆了摆手“就上前面这几道吧。”小二看向三人,三人也点了点头。

看着桌上美味的菜肴四人食指大动,风卷残云般的解决了那些菜。一处僻静的客房内,“不知三位可听说了几年前武林前辈苏迟苏老前辈遇害一事。”千木手指敲打着桌子看向三人,此番下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师父报仇!

“苏迟前辈遇害一事吗?江湖上据传是苏前辈与其他同行几人在在一处古迹发现了一枚令牌,据说这令牌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后来这事被其他武林人士所知就联合起来对这几人进行逼宫,逼他们交出令牌,几人不同意,一行人便大打出手,结果就不得知了。活着回来的人对此讳莫如深。”桂一雄,三雄中的老大上前说道。

不过当年一战活着回来的不足半数,二雄眼里对当年的苏前辈几人满是佩服之色。

“令牌么?当年的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千木冷笑。谁又能想到那枚令牌此时正好好的揣在千木怀里,这是师父临终前交给自己的,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保管。千木吩咐了三人几句便让几人便退下了。房中只剩千木一人了,看着手中这古朴的令牌,令牌一面刻着一个仙字,令一面刻着一些古老的图案纹路。反复看了几遍依然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千木只好作罢。

千木又在这热闹的大街上,看了看背上的包袱,瞧得一家店铺于是走了进去。

“这位客官有什么需要呢?”一小厮迎客过来,看看值个多少银子。

千木说着将包袱递向小厮,小厮打开包袱一看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是一张完整的虎皮,看虎皮成色也是上好的货色。“客官您请稍等,我去请掌柜的给您估个价。”千木点了点头,喝着准备好的茶水。

只见在一慈眉善目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请问这张虎皮是小友的吗?”掌柜的问道,千木没做声点了点头,掌柜的吸了口气,仔细的看了看虎皮,看着这虎纹与毛皮掌柜的点了点头,看向千木“这张虎皮小店收下了,这是八百两银子,客官收好。”

话说千木用手掂了掂看也不看就向店外走去。

“客官还请留步”就在千木快要走出店门时,掌柜迎了过来。

“不知掌柜的有何贵干?”千木有些好奇。

“如果客官还有如此毛皮客官可在小店出售,小店必定高价收购。”掌柜的笑呵呵道。

“好的!”一听这话千木觉得这掌柜的人挺会做生意的,点了点头就走出了店铺。

一旁的小厮很好奇掌柜如此对待着少年。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如此看重这少年?”掌柜的仿佛看穿了小厮的想法,“这少年不简单啊!”掌柜的自言自语道。事实上很多年后当人们谈论起千木时掌柜的都满脸自豪为自己独到的眼光而得意。

“小二,为何这镇上如此多的青年才俊?”千木招呼小二问道。

小二看了看在进食的小青有些畏惧,不过还是壮了壮胆的回道:“是这样的,这不桃花盛开了吗,赏花大会快开始了,我们桃源镇的桃花可堪称武国一绝,每年都有许多才子佳人前来赏花赋诗的。”

“小青,你说我们也去赏花大会看看,明天就得上路去书院了,不能再耽误了。”小青吃完肉食懒懒的趴在地上像是没有听到千木说的话,千木笑骂着让小青独自回房自己去赏花大会去了。

武国人在赏花过程中注入了多种情调,有人寻芳远去,醉饮花下;有人围栏移木,汇簇芳丛;更有人摘枝插花,闻香斗色。花卉世界的美姿芳容都被人们囊括到日常生活之中,感染着人们的一举一动。

除了赏花,更有“赏人”一说。每及赏花大会之时也是才子佳人相约之际。千木坐在一凉亭之中嗅着桃花的和泥土的青香使人格外的清爽与放松。凉亭之中还有其他几个少年,十五六岁左右,一副读书人打扮。不过吸引千木注意的还是一清秀的少年,少年打扮显然是穷苦人家,几人之中也是这少年最有才华,而德行还不得而知。

“辗兄,听说此次来赏花的还有名门望族的小姐,就比如那武阳府的才女-赵敏,据说这赵敏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而且其父可是当朝重臣,要是能得到赵小姐的青睐。嘿嘿嘿嘿嘿嘿,从此可平步青云,衣食无忧了。”秀才辗逊虽对几位好友的想法有些不苟同不过也没当面反驳。

看着这比自己大两三岁的辗姓秀才,不知为何竟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这让千木颇为疑惑。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好诗!好诗!从小劲传出一阵喝彩声。“各位见笑了,小女子不才在各位面前献丑了。”说话的女子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在打量着身边的这些青年才俊。不过眼前这些人不是看重自己家室的就是看重自己美貌的,这让赵敏极为失望。

不过她也注意到在不远处的亭子在看到她来时纷纷起身,只有两人神色自若,一个是千木,千木可没听过什么赵家小姐,就算听过又怎样,他的心可不在儿女情长上。而令一个则是辗逊了,他没起身是因为那种气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他希望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出人头地,而不是靠其他手段。

赵敏向二人走去,“小女子向二位行礼了。”出于礼仪千木二人也只得起身回礼。其他才俊见赵小姐对这二人如此客气不禁有些眼红和嫉妒。“二位聊,抱歉,小子我先告辞了。”不等二人说话千木变已经走出人群。这让众人有些诧异,这小子莫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不知道珍惜眼前这大好时机与赵小姐交好。不过众人也庆幸他千木走了,他走了自己也少个对手了。

客栈之中,千木正打坐调息,“离八重武者不远了,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契机吗?”千木看了看自己的练功情况得出结论。话说赏花大会开始已经两三天了,此处的美景千木欣赏的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前往天武书院了。

千木轻轻一跃到了屋顶,桃源镇的夜色分外美丽,静谧如水,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嗯?“站住,辗逊,你跑不了的,识相的给我乖乖就擒,要不然!”一大帮家丁在街道上追着一书生。千木眉头一挑,那书生不正是那辗逊吗。只见那群家丁快要追上辗逊,这时候的辗逊一片凄凉之色,眼里透着浓浓的不甘之色。就在这时,千木轻轻一跃,出现在辗逊眼前,“是你,小兄弟,快走,这不关你的事。”辗逊突然想到什么急忙让千木离开。“辗兄怎么这莫狼狈了,莫非发生什么事了?”

身后一管事见两人聊的不亦乐乎顿时怒火中烧,招呼众家丁冲了上来欲生擒二人。千木头也没有回,身影一闪,穿梭在家丁之见,只听嘭嘭嘭的声音传来,在看这群家丁已经被全部被打到在地。看着十来个家丁躺在地上**,管事的家丁两腿斗个不停,嘴上却威胁道“小子,你你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谁,我可是赵家的人!”“你?你不就是个奴才吗?”千木摇了摇头,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行为,一脚横踢过去将那管事踢晕。

看着如此轻松就打十来个家丁的千木辗逊咽了咽口水,“还请小兄弟在助我一臂之力,求你了!”辗逊向千木跪下。“使不得,我能帮你的就会帮的,还请起来。”

二人趁众家丁还未清醒之际急忙前往赵小姐所在的客栈。“小妹,你还是听从父亲的安排吧,这次联姻对我赵家来说极为重要的!”一男子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赵敏,“大哥你别说了,我来次就是为了图个清静的,那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赵敏一脸坚定。“小妹是说那个辗姓秀才吗?他?就他那个穷书生?能给我们家族带来什么?还有小妹,到了明日就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了!”男子一脸狞笑。

“你、你们、你们竟然敢这样做!”赵敏花容失色。“小妹,你就在这好好反省反省吧,明天我们就启程回武阳府!”说罢男子将赵敏反锁在屋里。

赵敏知道家族的势力,说到做的到,恐怕此时的辗逊早已遇害。“辗郎,是我连累了你,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是不会嫁给别人的!”赵敏低声呜咽,随即下定决心从头上拔出发簪往心口插去。只见这时候的赵敏面带微笑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血慢慢的流了一地,那颜色格外鲜艳,格外的刺眼。

“大少爷,大少爷,不好了,出事了,小姐,小姐她出事了。”一丫环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什么!小姐怎么了!”赵辅抓着丫鬟的手问道。“小姐她、她自尽了!”“自尽了,这可咋办是好,两家联姻怕是黄了!”赵辅急得直打转,“赶紧去请大夫,请镇上最好的大夫!”说罢走向赵敏的房间。

“什么!没救了?哎,哼,真是不知好歹!”赵辅摔了摔衣袖头也不回头的走了丝毫不关心赵敏尸体了。院落一处屋顶上,辗逊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泪流满面。“我、我、我想带走敏儿,我想亲手葬了她!”辗逊哽咽着看着赵敏躺着的方向。

“算了,帮人帮到底,走!”千木叹了叹气,辗逊二人真是对苦命的鸳鸯。“不好!小姐尸体不见了!”“那边,这边,找,给我找!”此时的客栈早已乱作一团。而始作俑者千木二人早已走远。

辗逊将赵敏葬在一桃花树下,周围景色很美,却很忧伤。为了不让赵家之人发现坟墓只写了“吾妻之墓”。辗逊跪在坟前,一言不发呆呆的看着坟墓,手紧紧的攥着赵敏自尽用的那根发簪,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我和敏儿才认识三天,可我和敏儿却深爱着对方,我们说好了要在桃源镇建一处小屋,一处院子,院子外种满桃树,竹子。敏儿,我们说好的要一生一世的在一起!可是、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气我而去。”辗逊哭的有些撕心裂肺。

期间千木来过几次,怕辗逊想不开,还好他够坚强没有做傻事。

“辗兄,请节哀,不知今后辗兄有什么打算?我要动身去天武书院了。”千木看着这满脸沧桑的少年。

                       

原创文章,作者:武立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9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