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最新章节

小说: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

作者:湛亮、张满

主角:湛亮

类型:异术超能

简介:  使魔——时间吞噬者。

  ****

  天韵,被整个人类社会抛弃的华裔小女孩儿——只因那双诡异的鲜红色眼瞳,被冠以恶魔之子的恶名,受舆论导向的迫害,惨遭社会的抛弃。

  瓦沙格,七十二魔神之一的魔界至尊强者——每隔五年,来到人间寻找灵魂使魔,并赋予他们时间吞噬的恐怖力量。他这一次找到的,正是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天韵。

  君昊,私人侦探事务所的一名年青的私家侦探——离奇的连环死…

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

《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免费试读

楔子+第一章

  楔子:

  “时间是不存在的。”

  “人类创造了时间,也因此受限于时间。”

  “一瞬间……可以改变很多事。”

  “比如,上一秒,你抚摸着这只可爱的小猫咪。”

  “而下一秒,它身上的跳蚤却带给你致命的疾病!”

  “只是一瞬间……你就离死亡近了一步……”

  “亲爱的,别害怕……”

  “时间并不存在,它只是生命的计量单位。”

  “在最后的时刻,让我们拥抱。”

  “为肉体的死亡而哀悼。”

  “为灵魂的新生而欢呼。”

  “看清眼前的道路。”

  “你,将成为魔界的羽翼。”

  “使魔——时间吞噬者!”******华丽的分割线*****************

  1、可怜的孩子********

  清醒过来的时候,天韵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层层叠叠的淡紫色床幔。

  她坐起身来,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经典的欧式格局布置,新古典主义的色彩让人仿佛置身于欧洲贵族世家的卧房之中。淡金色的雕花床沿,紫色的落地床幔。侧眼看去,床边的一整面墙上,是一幅手绘的风景画彩。简单的淡褐色描画着一个空旷的平原,在平原的尽头处,凭空开启着一扇雪白的大门。看着那画彩之上的雪白色大门,天韵联想到了那通往天堂的神圣之门,不禁让她微微向往了片刻。

  床边,乳白色的木质柜子上,摆放着一盏淡金色的古式油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是一本漆黑的古书。书上,摆放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吊坠。许是年代久远,这银色十字架的表面几乎被黑色覆盖。吊坠的正中心,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在那并不明亮的灯光照耀之下,闪烁着点点幽红色光芒。

  天韵的目光,在触碰到那道红色光芒时,便如同深陷泥潭般,深深被吸引。正待伸出手去碰触,耳边却响起一声低沉的话语声。

  “别碰。除非,你很希望受伤。”

  天韵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转向了卧室门口。

  在那里,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那是一个十分英俊挺拔的男子,乌黑的短发下,细长的凤眼投射出令人胆寒的清冷和淡漠。

  当天韵看清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时,深红色的眸光闪过片刻的迷茫,片刻便再度湛亮了起来。

  “大叔?……是你吗?!”伴随着雀跃的欢呼声,被天韵称之为“大叔”的黑衣男子,已然走到了天韵的身前,那面无表情的脸上,随之挂上了一抹奇异的笑容。

  ********

  三天前。伦敦。

  当寒冬的大雪覆盖了这座古老而繁荣的城市时,绝大多数的人都换上了厚重的冬衣,抑或是躲在那温暖的卧室之中,透过窗户,看着那被七彩灯光笼罩的美丽夜景。

  然而,在泰晤士河边,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瑟缩在伦敦桥的阴影之下。

  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能够辨认出那个身影的样貌。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乌黑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肩头,随着那颤抖的肩膀微微震颤着。她就那么紧紧贴靠在桥墩边上,双手合抱着膝盖,埋着脑袋瑟瑟发抖。

  虽说伦敦的气候温和,冬暖夏凉。但如今正是二月上旬,是一年之中伦敦最冷的时候,夜里的温度几近零度。更何况,这瑟缩在桥边的小女孩儿,只穿了一条大红色的无袖连衣裙。寒风袭来,她只能尽量用裙摆裹住膝盖和脚踝,紧紧地用手臂合抱住双膝,妄图抵御这寒冷的冬夜。

  然而,这狂冷的夜却发出呼啸的冷笑声,继而席卷起点点冰粒,不多时,竟是下起了一场大雪。

  女孩儿腾挪着身子往桥墩下的阴影里躲去。可恨的是,那飘落的雪花,依旧无情地钻入她的衣领里,彻骨的寒冷浸透了肌肤,刺入骨髓。女孩儿颤抖地越发厉害,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那颤抖的脚尖裸露着,渐渐由苍白,转至暗红色。龟裂的肌肤里,隐约地渗出血水来,却又在这寒风下凝固成点滴暗红。

  终于,雪渐渐小了,风却依旧在夜色下肆虐着。

  路过的拾荒者,叹着气地看了女孩儿一眼,继而放下了几张旧报纸,就此离去。

  女孩儿快速地抓过报纸,将报纸盖在脚上,再度蜷缩成一团。那颤抖的脚尖之上,终于多了一张满是褶皱的报纸。报纸在寒风下发出无助的裂帛轻响,如同女孩儿一般不断地颤抖着身躯。

  “当——当——当——当——当——当——当——”

  不远处,传来悠远的钟声,大本钟的指针停留在了“七”这个数字上。

  傍晚七点。

  大雪过后,一些喜欢缠绵于夜色之下的人们,陆陆续续地走出了屋外,偶尔会有路人,选择踏上伦敦桥下的这条僻静小道。

  每当耳边传来脚步声时,女孩儿总会抬起脑袋看去,用祈求的目光看向那路过的行人。然而,还不待小女孩儿颤巍巍地开口说话,那路过的行人们便会加快步伐,如同逃离般躲得远远的。更有甚者,在短暂的停留之中,扭头对着女孩儿露出轻蔑而厌恶的目光,继而对着那张陈旧的报纸吐上一口唾沫。

  “可怜的孩子啊……”一个老妇人在一名年青男子的搀扶下路过。她看见了女孩儿,目光中流露出怜悯的神色。好心的老妇人拿下了裹在自己身上的披肩,示意年青男子搀扶她过去。她俯下身,想要递给女孩儿那条披肩,并拿给她一些面包。然而,还不待女孩儿伸手接过那条温暖的披肩时,老妇人却被身旁的男子快速而焦急地拉开到一旁。“别过去!奶奶。那是恶魔的孩子!你看,你看她的眼睛!居然是血红色的!OH!太可怕了……”

  女孩儿抬头看向那名老妇人,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透露出渴求的目光。她实在是太冷、太饿了,饿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多么希望那个老奶奶能够将手中的面包给她,哪怕只给她一片?

  可是,当那名老妇人看清女孩儿那双血红色的眼瞳时,却是惊恐地大叫了一声,继而在那名男子的搀扶之下,逃跑般地匆匆离去……

  …………

  ……唉……

  重重的叹息声,自心底传来。女孩儿失落地看着那消失在夜色下的老妇人,寒冷和饥饿让她的头脑变得不清醒,整个人都陷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

  银色的月光洒落在那并不厚重的雪堆之上。女孩儿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她似乎看到了月光下,温暖的小屋中,母亲温柔地微笑着,正在为她缝制一件温暖的冬衣。

  “妈妈……”瑟瑟发抖的嘴唇里,吐露出轻弱的呼唤。一阵寒风吹过,直钻到脖子里。女孩儿浑身一抖,才意识到,那不过只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眼睛一热,女孩儿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

  女孩儿名叫天韵。是一名中犹混血儿。不知为何,一出生,她的瞳色便异于常人。那近乎血色的鲜红瞳孔,将第一个看到她睁眼的护士,吓得险些将她丢到地上。

  天韵的父亲是华裔,母亲是犹太人。然而,天韵父母的双眼,都是黑色。所以,当天韵的父母发现女儿瞳色的异常时,起初以为那是出生时天韵的眼睛出了问题。

  然而,随着天韵的成长,看过的眼科医生无数,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查出天韵瞳色鲜红的原因。最终,天韵的父母放弃了治疗,心想这也许只是一种特殊的基因变异。

  ……

  天韵如其他女孩子一样,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地成长着。虽然,她几乎没有朋友。因为,她的邻居们,都惧怕她那怪异的眼瞳。更有不少人,暗地里说,那是恶魔的眼睛。

  天韵对此并不在意。她是个聪明而可爱的孩子。和她的父亲一样聪明,和她的母亲一样温柔。虽然,每当小伙伴们因为她那双特殊的眼瞳远离她时,她的内心会产生淡淡的失落。但很快,她便原谅了他们。她能够理解他们的恐惧。天韵知道她有着一双和恶魔一样的鲜红色眼瞳,所以他们才会怕她。

  “他们并不是故意的。”天韵在面对母亲的安慰时,总是能够微笑着说着这样的话。

  天韵的善解人意,让她的父母为之欣慰。虽然他们一度因为孩子眼睛的异样而产生了浓重的担忧,但天韵的聪慧和开朗,渐渐将这份担忧化去。

  然而,在天韵方满十一岁时,一件惊动了整个伦敦的可怕事件,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

  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天韵正在屋子里和母亲学习如何做布娃娃。天韵清晰地记得,那一刻,她正在缝制布娃娃的眼睛,针尖一滑,扎入了食指,一滴血珠渗透出肌肤,染红了那原本乌黑的色泽。

  正是在那一刻,一声突如其来的惨叫声,打断了一切!

  那一声声惨叫,竟是从廊道内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最终停在了门前。惊慌中,母亲冲到门前,却是颤抖着没有开门。天韵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吸了吸受伤的指尖,快速跳下床,还不待母亲阻止她上前,便是透过房门上的小窗户,看到了那惊恐的一幕!

  ——在一片血色飞溅间,满身鲜血的父亲摔倒在地!

  在父亲的身后,三名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正疯狂地举起尖刀对着奄奄一息的父亲疯狂猛刺!

  飞溅的鲜血刹那间染红了眼前的一切。

  天韵被吓得大哭起来。然而,这一哭,却让那三名恶徒发现了天韵和她的母亲。

  房门被重重地踢开,母亲惊恐间未及拨通求救的电话,便是被那三名冲入屋内的可怖男子,撕扯着推倒在床上。尖叫声中,天韵惊恐而无助地哭泣着,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三名男子,疯狂地将母亲的四肢刺穿,钉死在床沿之上。

  怒骂声,尖叫声,抽打声,充斥着天韵的双耳!她只觉得眼前一片刺目的鲜红色,耳中传出阵阵轰鸣之声,便是失却了意识。

  ……

  等她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幸运地活了下来。她并不清楚是谁救了她,照顾她的护士安慰她说,杀害她父母的那三名恶徒,已经被钉死在了卧室之中。

  天韵不记得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无论警察怎么问她,她都无法想起最后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许,是有好心人路过,救下了她。也许,是来自上天的惩罚?

  警察也无法解释那三名恶徒的死因。通过他们携带的面具,初步判断这三名恶徒的身份,也许是某一个种族极端组织的成员。而天韵一家的遇害,最终以种族迫害案件作为终结。

>>>点此阅读《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

                           

原创文章,作者:湛亮张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