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天战帝》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逆天战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禹枫

角色:陈狂顾娴氏

简介:六年前,被未婚妻夺走丹药扔进万丈深渊,却得奇缘,开启另一段人生!

曾有大教和圣地联手兵临城下!

曾有世家结盟,百万大军铺天盖地!

曾有邪魔布置下万古杀阵!

曾有古老大族扬言要不惜一切镇杀!

陈狂昂首而立:哪个大教敢挡我的道,摧之就是,哪个世家阻我的路,踏平就是!

多少纵横天地的古老世家,但凡与陈狂为敌,都曾踏平!

多少屹立几个时代不倒的大族,胆敢来犯,必血洗!

如今,陈狂回来了,当初所受的屈辱,需要用鲜血来清洗,才不负杀神之名!

书评专区

旱魃日记:虽是我之粮草,更新太慢啊·······

魔魂启临:主角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一头非常听话的狗,别人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

我只想自力更生:其实主体剧情都挺好的,但顶不住主角是个圣母狗,还是狭义的。这里不是说主角的高职教育理念,而是对“名人”舔。主角多次遇见一个未来的国内名人,见面就立刻送公司送股份,而且连偶尔要求对方公司多用高职生都仅仅是口头上的,连个合同都没有。比如文中主角经常豪气地说“投钱给他们,不要股份不要回报”这种话,看似无私豪迈,实际上就是NC。对这些未来的“名人”来说就是人傻钱多的圣母!说实话,在方向、资金、技术、人力、社会资源基本都是由主角提供的情况下,在主角已经改变了历史发展轨迹的情况下,那些未来的大佬还有多少价值?有多重要?努力又有才能的人多了去了,没有谁是必然成功的,机遇和时运比能力更重要!而且作者怕是没听过什么叫升米恩斗米仇,何况舔的这些未来名人的本质大多都是“商人”。比如写到主角反感病毒公司红衣老板以后会搞网贷高利贷,作者怕是忘了自己舔的某东、雷布斯、企鹅全都在搞网贷放高利贷,一个比一个利息高,顶着36%的极限去,反而是最早决裂的某宝利息还低些。相信商人的人品,就和相信政客的良心、欧美人的正义一样。减2星!

逆天战帝

《逆天战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话语传开,冰冷的杀意奔袭四周。

“轰!”

天色刚时值黄昏,残阳如血。

但此刻,整个玄澜府上空突然一声颤响,宛如惊雷。

风起云涌,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地动山摇!

一股可怕的冰冷寒意,自天穹深处弥漫而出,笼罩整个玄澜府。

这可怕的气息,让得无数玄澜府的生灵无端灵魂颤栗,心中惶恐不安。

有人目露惧意,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嗖嗖……”

也在此时,小巷外足足两百道身影杀气腾腾而来。

这样的气息下,一个个杀气腾腾的身影目露惧意,抬眸望天,心惊胆颤!

“狂儿。”

顾娴氏回过神来,呼喊着儿子。

“娘,我没事!”

陈狂身上徐徐收敛,难以抑制心中的怒意,惊吓到了母亲,心中不安愧疚。

突然,陈狂望着院外方向,目光虚眯,随即对顾娴氏说道:“娘,你去煮一碗面条给我吃吧,儿子饿了。”

“好,那你等一会。”

顾娴氏点了点头,可不能够让儿子饿着了。

“富贵,你陪夫人一起去。”

陈狂又对陈富贵说道。

“好的少爷。”

陈富贵点头,推着顾娴氏进了厨房。

目视着母亲和陈富贵进了厨房,陈狂目光望向了院外方向,眼中杀意斗射而出。

玄澜府上空的异象,很快平息。

但本应该是黄昏的天色,却是无端被乌云汇聚遮盖。

天色开始昏暗,如是陷入了夜幕中。

小巷口,一个四旬多模样的精壮大汉走出,肩头绣着一只青狼图案,目光闪烁光芒,弥漫着一股血腥寒意。

他是青狼门门主,绰号青狼。

在玄澜府中,青狼灵微境六重的实力,也算得上迈进了强者的行列。

加上心狠手辣,杀伐无情,更是让青狼在玄澜府凶名赫赫。

带领着一共六百多门徒弟子,青狼门在玄澜府内也有着一席之地。

“那点子扎手,速战速决,杀无赦!”

森冷的目光望向小巷内,青狼挥了挥手。

“嗖嗖……”

一道道身影顿时掠进小巷,没有带起太大的声响,一股股气息汇聚,寒意弥漫。

青狼走在最后,目光寒意闪烁。

“嘎吱……”

就在此时,院门径直打开。

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巷子内的一群人,一道道凶光顿时盯在了陈狂的身上,剑拔弩张,杀意弥漫。

转身轻轻合上了院门,陈狂这才目光望向人群,神色没有什么意外,早已经窥探到青狼门的人来了。

“杀!”

蓦然,有人沉喝一声,身上煞气涌动,目露凶光,身形顿时就朝着陈狂冲了出去,举刀就砍。

“咔!”

大刀砍下,却就在离目标陈狂不足半尺距离之际生生停滞,再也无法寸进半分。

这青狼门的弟子目光顿时大变,根本没有看见眼前的青年出手,就被扣住了手腕,浑身战气禁锢,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随后这青狼门弟子手中的刀,直接到了陈狂手中。

没人看清动作,这青狼门弟子的脑袋已经掉下了脖子。

滚落在地的脑袋上,双瞳还在不断的紧缩,涌出极度的恐惧之色。

四周的青狼门弟子,饶是一个个心狠手辣之辈,此时看着同伴滚落的头颅,也禁不住毛骨悚然!

“点子扎手,一起上,乱刀砍死他!”

但很快有人回神,人多势众,恶向胆边生,大喝着齐齐出手。

“今天需要流血,才能够消我心中之怒!”

平静的话语自陈狂口中说出,目光陡然凌厉森然。

陈狂出手了,不进反退,没有太多的花哨,脚掌下战气掠动,手中刀光如电。

“咻咻咻咻……”

一道道刀光掠出,伴随着鲜血飙射,不断有头颅滚落。

此刻陈狂心中的悲痛,心中的杀意,心中的怒火,正需要鲜血来平息。

没有什么剧烈的交战对撞,也没有战气轰鸣。

陈狂此刻不是在对决,只是在杀人。

杀意自陈狂周身奔袭,心中压抑了太多的杀意,此刻需要释放。

尽管修为坠境,但这些青狼门的弟子,又怎么会是陈狂的对手。

一个个在普通人眼中凶神恶煞的青狼门弟子,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在真正的杀神陈狂面前,这些青狼门弟子又算是什么?

陈狂对这些青狼门的弟子而言,如虎入羊群罢了。

“不好,快逃,快逃啊!”

“救命啊,救命啊!”

“逃,快逃啊!”

很快,青狼门的弟子惨叫哀嚎,再也绷不住,开始哭爹喊娘,仓惶而逃!

但这些青狼门的弟子很快发现,自己体内战气凝固,无形中身子颤栗瘫软,根本无力逃脱。

像是有着一股无形的可怕气息,封锁了整个小巷。

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只感觉到灵魂悸动,背脊发凉!

“嗤啦……”

陈狂发丝舞动,大开杀戒,杀意奔袭。

所过之处,一个个青狼门弟子头颅滚落,血雾喷薄。

能够坐上今天的位置,成为青狼门的门主,青狼这一辈子也自认为自己心狠手辣,什么样的场面自己都见过了。

但现在眼前的一幕,青狼汗毛倒竖,毛骨悚然,浑身骨头都在发抖。

那一个青年如是从地狱走出,一路所过,都化作血海炼狱。

整个小巷此刻都像是一个黑洞吞噬一切,那一个青年周身就是黑洞的中央。

青狼很想逃,但此刻体内只感觉到有着寒意刺入骨髓,冰冻灵魂,双腿打颤。

冰寒彻骨的恐惧从灵魂深处涌出,根本无法动弹。

眼前这个青年,如是最为可怕的凶兽。

青狼脸庞上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汗毛倒竖,面庞毫无血色,只剩下双瞳在紧缩,两腿不住的打颤。

紧缩的双瞳中,青狼见到那一个青年一手扣在他的头颅上。

青狼很想挣扎,反抗,很想逃命,却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

“回答我,你想死,还是想活?”

这样的一道声音落进了青狼的耳中,冰凉寒冷,如是从地狱深处传出般。

“大人,我想活,想活。”

恐惧下的本能的选择,青狼双腿颤抖着一软,顿时跪在了陈狂脚下。

牙齿打颤,青狼一颗心晃荡不安,全身发抖!

“这里收拾干净,明天一早来跟我娘磕头认错,顺便我有事情安排你做,你的灵魂内我布置了手段,你也可以试一试能不能够逃出玄澜府!”

陈狂转身离去,断臂残尸铺满小巷,血染巷道,却不沾一丝血迹。

“小人不敢逃,定然不敢逃,多谢大人饶命,多谢大人饶命。”

青狼头也不敢抬,一直磕头。

陈狂没有杀了青狼,是因为在青狼的脑海灵魂搜索中发现了背后指使青狼门的人。

要赶母亲和陈富贵离开玄澜府,背后的指使者,如陈狂心中预料的那般,果然是吴家的家主吴溟峰,也是吴雨晴她爹。

这些年,吴家对外甚至对顾娴氏和陈富贵有所接济,显得有情有义。

但没人知道,陈狂是被吴家抛尸万丈悬崖,顾娴氏是被吴家打断了双腿。

吴雨晴去年已经和战神山的亲传弟子订婚,吴家不想万一还有闲言闲语,所以找到了青狼门,让青狼暗中出面,将顾娴氏和陈富贵赶出玄澜府。

青狼心狠手辣,但瞧着瘸腿的顾娴氏和一个下人陈富贵,等于是孤儿寡母,因此动了一丝丝的恻隐之心,吩咐门下将顾娴氏和陈富贵赶出玄澜府就好,尽量别太过。

也正因为这一丝恻隐之心,让青狼暂时捡回来一条命。

破旧的院门外,陈狂身上气息尽数收敛,恢复如常,身上不沾一丝血迹,推门而进,又轻轻关上了院门。

远远的听到院门合拢的声音,青狼这才确定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呼呼……”

微微抬眸,青狼面色惨白,心中一片冰凉。

刚刚发生的一切,此刻青狼还犹如只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实在太过于恐惧。这种已经到了极致的恐惧,和刚刚灵魂深处那种世间最可怕的折磨,死已经并不可怕。

                       

原创文章,作者:禹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