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白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蛇瞳》最新章节

小说:蛇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山风

角色:苏婉白重

简介:八岁那年,父亲烧死了老家挖出来的蛇,整个苏家都遭了报应,子孙凋零,这一脉只有我活到了18岁
奶奶带我问神婆我该怎么活命,一条白蛇却缠上了我,让我怀蛇胎抵债,还当了他的出马仙
婴灵索命,我下了同行的脸面被陷害,打生桩镇场子,一条恶蛟要挖我双眼,与我不死不休
我的一双眼睛背后牵扯出太多我不知道的前尘往事,我是苏婉,还是其他人的替身?

书评专区

律政奶爸:敢把一个全国性的案子搞无罪辩护也是神了,这是把全国的人民和公检法按在地上摩擦,不要信刑事公诉无罪辩护,都是骗钱的,大案件高热度的公检法合作效率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律师这样咆哮职业生涯基本完蛋,得罪法官……

召唤圣剑:自从琥珀之剑后,这种游戏系统流的套路就定了下来,游戏系统+主角熟知攻略+推倒游戏大BOSS+拯救某个人。骨架都差不多往里面添加的血肉就是关键。西贝猫之前的书都是反套路,个人也算是西贝猫的老读者,从炼魔就开始看了,对于猫的书也算有毒抗,不过这本书,还是把我毒到了。一反常态像个怨妇一样反反复复提到了群众的盲目,你说你要有乌合之众十分之一的水平批判一下就算了,简直就跟屎一样,让人不忍直视。让我严重怀疑这本书成书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基础分3分,借鉴套路且无甚改良-1,私货多且质量低下-2,人物塑造极差(尤其大天使长,什么玩意)-1,老读者情感分+1

我在漫威无限抽卡:毒的一匹

蛇瞳

《蛇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出马

我摸着眼睛,“我的眼睛变成这样,也在你意料之中吗?”

“因为你生而无瞳,那双眼睛本就不是你的东西。

我满脸疑惑,不是我的眼睛,还能是别人的?我还想再问时,他却不耐烦地说,“问完了?问完了就出来。

我咬着嘴唇,昨夜惹恼他的后果还历历在目,我不想这时候再给他找不愉快,就给自己套了一件薄外套,推门而出。

他仍旧是一身白衣,站在桌前不知道在写什么,我出门时他似乎正好写完,放下了笔,“一间干净屋子,三块干净木牌,贴上这三道纸,面朝东。
每逢初一十五上香,每日新鲜鸡鸭鱼肉。

“为什么要我来当你的弟马?”我忍着眼睛的痛问道。

“你合适,而我需要借此修行。

他的语气听起来不似昨天那般喜怒无常,很平淡,“还有,不当弟马,你就适应不了你的眼睛,一年之内必将暴毙。
你们苏家年轻子孙死了个光,却还剩下些活着的老家伙。
你死了,蛇胎还债这件事又没办完,他们也都别想活。

我是个普普通通高考结束的姑娘,但是在十八岁生日前夜被夺了身子,又在生日当天被告知不当出马仙就活不下去,我心里非常难过,我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走,却被条蛇给毁了。

我那一瞬间真的很想冲上去跟眼前这条蛇拼命,可是一想到还在昏迷的奶奶,还有苏家剩下的那些长辈们,小时候他们都不曾亏待了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害得他们晚年不幸,不得好死。

我收敛起这些情绪,然后沙哑着嗓子开口道:“好。

他端详了我一会儿,我眼前一片模糊也根本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过一会儿他突然一抬手用一柄折扇抽了我额头一下,我吃痛地倒退,“你打我?!”

他冷哼一声,紧接着我发现眼睛好像不痛了,有一股清凉涌入眼眶后,视线也逐渐清晰。
我揉了揉眼睛,第一次看清眼前这位常仙的脸。

一双桃花眼,瞳仁有些浅,五官非常漂亮,电视剧里的那些明星无非也就是这种程度了。
我有些愣神时,他开口道,“明天放话出去,开始接生意。

我连忙道,“等等,可是我……”

“我会教你。
”他双手环抱,有了离去的念头,“没别的想问,我就走了。

“我奶奶她……”

“会醒的,七天后。
”留下这句话后,他整个人就慢慢变成一缕白烟消散了。

我来到桌前,看着那三张纸,三张纸都是红色的,而摆在正中间的那一张纸上苍劲有力地写着两个黑色毛笔字:白重。

东北供保家仙一般是三个牌位,牌位上写仙家的名字,仙家本体在哪座山上,牌位就要朝向山所在的方位。
这些是我从小耳濡目染知道的常识,我想出马仙也是差不多的,那么白重就应该是他的名字。

另外两张纸上也写了两个人名,白柳与白槐。
我不知这两位又是谁,也没想太多。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去按照他说的腾出一间干净屋子,供奉起三块木牌。
我刚收拾完这一切累的不行,门口却有人边敲门边喊,“苏仙姑在吗?”

我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开门,“谁啊?”

来叫门的是个中年妇女,我看着面生,“请问……苏婉苏仙姑是住在这儿吧?”

我回到,“我就是,你找我?”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你真的是弟马?怎么这么年轻?”

我作势要关门,语气硬了几分,“没事儿的话就请回。

她连忙挡门,“不不不!苏仙姑!苏仙姑您神通广大!一定能救我儿媳妇的!”

“你是谁?你媳妇又怎么了?而且,为什么会找上我?”我问道。

她对我赔笑说,“苏仙姑,我是隔壁莲花村的刘芬,我儿媳妇最近被脏东西缠身,折腾的不行,求您跟我去看看。

我轻轻皱眉,“黄婆就住在莲花村,你怎么舍近求远,不找她反而来找我?”

中年妇女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苏仙姑,昨晚我儿媳妇梦见一条小蛇入梦,说让我们来找您。

听她提起蛇,我心里就明白了,于是对她说,“等着,我收拾点东西。

中年妇女喜出望外地点头,“好好好!”

我回到木牌前,却不知道该怎么把白重叫出来,我点燃一根香,学着黄婆的样子磕了几个头,但是周围什么变化都没有。

我有点泄气,就在此时忽然有东西抽了我后脑勺一下。

“哎哟!谁!谁打我!”我瞪着眼睛回头。

白重在我身后臭着一张脸,“叫自己的仙家出来,应该点燃香后心里默念名字,谁教的你磕头。

我咬着嘴唇,不去看他的眼睛,“莲花村来了一个叫李芬的人找我,是你让她来的?”

“嗯。
莲花村那个神婆不接,所以你来。

我疑惑,“为什么?”

“因为那一家人招惹的东西凶,莲花村的神婆不敢管。
”他很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从今往后,你只接凶单、别人不敢管的单。

                       

原创文章,作者:山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