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村夫陈飞吴雪梅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村夫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飞

角色:陈飞吴雪梅

简介:回到农村当村长,带乡亲们走上致富道路……

书评专区

魔神刻印:无节操的废铁大叔终于在新书里一改前作万年处男的郁闷风格,开启了喜闻乐见的大后宫模式,具体的言情动作描写居然还很到位,对此我真想点一只大炮仗来庆祝呀!☆*:.。. o(≧▽≦)o .。.:*☆

仙武世界大反派:忍不住了,副本世界猪脚进去穿成白起孙子,才过去白起就挂了,连白起面都没见过,然而猪脚认为白起是他心目中的大英雄大豪杰,所以立马承认白起是自己的爷爷,还说这个爷爷填补了他作为一个孤儿的缺憾,因此非常认同白起孙子的身份,还要继承白起孙子的身份去建功立业,干一番忠君(秦王)爱国的事。我就无语了,猪脚穿到副本里,除了名义上是白起孙子外,还和他有半分钱的关系吗?你见过他吗?相处过一秒吗?给过你半点关爱吗?你是从那来的那么大的认同感,哪来的那么深得感情?随随便便就可以承认陌生人(连白起都没见过的)是你爷爷自己不觉得恶心?穿过来明知道是副本总有一天会回去的,不抓紧时间提升个人实力,MDZZ。

这锅我不背:现代耽美,都市异能,未完结,大爱的作者[ 比❤]~神奇的脑洞~剧情文笔人物形象超赞!印象最深刻是短腿柯基团团2333

一品村夫

《一品村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3章

“你…你要干什么?”王小月一脸惊恐的说,脚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直接靠在了房门一旁的墙壁上。
陈飞呵呵一笑:“怕啥啊,我又不干坏事儿。就是想让你看清楚点,还记不记得我?”
“我……我看清楚了,你别贴这么近。”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使王小月心慌意乱。
从小到大,除了她爸王老坦,她还没有和别的男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
最令她心惊肉跳的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一根硬梆梆的东西顶着,那东西的主人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大坏蛋。
王小月已经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啥不懂啊,顿时就明白那东西是啥了。
她想要躲开,可是又被陈飞压得紧,稍微一扭动,反而使那硬东西顶得自己一阵的不舒服。
“别乱动……”陈飞一脸坏笑,近在咫尺的王小月皮肤细嫩,脸上也没有画什么妆,可是却有一股子青春的气息,根本就不是她后妈陈兰芳那种成熟风骚的娘们可比的。
陈飞看得有些怦然心动,不禁邪恶的想,要是把这娘俩都干了,那该多爽?
“你松开手,要不我喊人了……”王小月被陈飞火辣辣的眼神看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想要挣扎,又怕碰到他下面的东西,只能用讨饶的口气说。
大白天的,陈飞也不敢胡来,他嘿嘿一笑,伸嘴就在王小月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向后一退,松开了手。
王小月被亲得一愣神,感觉到那股子男人气息离开自己,手里的扫帚一下子就向陈飞打去。
陈飞的身手自然不用说,轻易的闪开:“小脸蛋儿还真嫩。”
“你……气死我了。”王小月气得直跺脚,更气老爸躲在屋子里不出来,让她被人欺负。
这么一想,眼泪不禁在眼圈里打起转儿来。
陈飞一看把这个小姑娘逗得要哭了,就悻悻的一笑,大声说:“那啥,老坦叔不在家,那我回去了。”
陈飞说完,转身就走了,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冲气得脸色发白的王小月一笑:“妹子,有空哥再找你玩儿。”
“滚……呜呜。”王小月心里又气又委屈,把手里的扫帚直接撇过去,可是陈飞已经逃之夭夭了。
扫帚把大门打得哐当响。
过了一会儿,王老坦从屋里面走出来,看着气鼓鼓的王小月就问:“闺女,你这是咋地了?”
王小月正生他气,一跺脚:“我都让人欺负了,你也不出来,你还是我爸吗?”
“啥?他欺负你?咋欺负你了?”王老坦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小月,衣服也没坏,这哪儿欺负了?
“他…他…”王小月不好意思说陈飞又摸她大腿又亲她,支吾半天,干脆一生气钻进屋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王老坦摇摇头,自言自语:“这小丫头,就知道跟我横的能耐,陈飞要欺负你,你咋不喊呢?”
说完走回到自己的那把藤椅前坐下,掏出手机来,给陈二发打电话:“二发啊,你现在过来吧!”
电话那头应了声就挂了,王老坦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都凉了:“陈飞这个小犊子,以为和我喝点酒,给一千块钱就得了?哼,没门儿!”
王小月躲在自己的屋里,委屈了哭了半天才消停,透过窗户看王老坦在外面悠闲的喝茶,就气呼呼的说:“哼,还是我爸呢?根本就不关心我!”
王老坦那点风流事儿,她当闺女的能不知道?不过反正陈兰芳是后妈,她才不管那些糗事。
王小月气儿消了点,不禁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蛋,被陈飞亲那一下的感觉好像还在似的。
她惊奇的发现,她刚才生半天气,却一点都不恨陈飞,反而是在埋怨自己的爸。
这使她心砰砰的乱跳,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儿忽然发起烧来,连忙用手捂住。
“我这是咋地了?咋一想起那个家伙,心就跳的这么快呢?”王小月一阵的心慌,脑子里不但想起陈飞那邪恶的笑容,竟然还有他下面那根硬梆梆的东西。
“都说男人那里又大又硬女人才幸福,才舒服……啊呀,我都想啥呢?我咋这么不要脸呢?”
王小月的小脑袋瓜里开始一阵的胡思乱想,甚至感觉到身子都开始燥热起来,下面那块儿还没被人开垦的土地都变得湿润了。
“烦人……”王小月心里又慌又乱,越是不让自己想男人的那东西,脑子里就越是浮现出来,心底还隐约的有点期望似的。
“不行不行,再这么想起来,我就和陈兰芳那骚货一样了啊!”王小月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起身出去,打算骑着自行车兜兜风。
王小月骑着自行车一口气到了村子外面的一片小树林才停下,把自行车靠在一棵大树下,长长的吐了口气。
这片小树林很茂密,站在树林边上,就能看到不远处有个小土坡,那里就是陈老蔫承包的树地,上面还有不少的树呢。
王小月在自行车前面的一片草地上坐下,随便揪了一个蒿草,无聊的摆弄着。
自从她妈死后,王老坦娶了陈兰芳,她就一点都不想呆在那个家里。
念高中的时候还好一些,毕业以后,她基本上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呆在县里的两个姐姐那边。只是偶尔会回家来看看。
“唉……”王小月幽幽的叹口气,心里面说不出是个啥滋味。
“哼嗯……小五,你轻点……嗯哦……”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令王小月面红心跳的声音从小树林的深处传了出来。
这声音她可一点都不陌生,在两个姐姐的时候,她就经常在半夜里听到两个姐姐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王小月的小脸儿顿时涨红,想要起身离开,可是却又鬼使神差的没动。
她老早就想知道男人和女人那事儿是咋干的了,只是以前压根就没这个机会,只能靠耳朵偷听,然后加以想象。
“小五?不会是杜二狗家的那个小五吧?”王小月爬起身,猫着腰,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大约走了十来米,就见前面不远处的树丛里,一个光着腚的女人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肥大的屁股翘着。
在那女人的背后,一个瘦得跟麻杆儿似的家伙正双手托着女人的腰一拱一拱的。
每次向前拱一下,女人喉咙里就发出舒服的声音,胸前那对雪白的肉球就不断的摇晃着。
“哎呀,羞死人啦!”王小月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后悔跑来偷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从指缝里看去。
只见麻杆儿从女人的屁股里抽出一根家伙来,黑乎乎的,上面还滴着水,翘起老高。
“那就是……那东西?”王小月感觉到自己的心肝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没想到杜二狗家的小五瘦得像个猴,下面那东西却还挺大的。

                       

原创文章,作者:陈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