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何苦问明月叶槿孟司青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相思何苦问明月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叶槿

角色:叶槿孟司青

简介:一寸相思一寸灰,年少初遇,此后一眼余生
她为他等过了少女最美的碧玉年华,为他做了一切不值得的傻事
千夫所指,万人辱骂
她以为,至少还有他……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只除了你孟司青,你没资格!

书评专区

魔运苍茫:瑞根被埋没的一本仙草,后期结束得有些草率……

兽娘永不为奴:主角空有不会死的金手指,却一直在挣扎,一直在被蹂躏,被囚禁(被男精灵,看简介我tm以为是被女精灵囚禁当rbq这种情节,毕竟书客都是这风格,实际上我就mmp了),等你熬过开头十几章后,看到主角被人救出,你以为后面就会爽了?不会的,只会更憋屈。那看似欢乐的书名、章节名及色气满满的简介只是诱饵,繁琐的世界观,无聊而乏味的情节,拗口的人名、地名会使你的耐心在二十章内消耗殆尽,然后你终于发现你被骗了,被这个简介,被这个作者,被这个网站,你心中的熊熊怒火让你回到这里给这本破书打了个1分,并在我的评论上点了个赞。

终焉的骑士:推孙女好顶赞,还推了亲妹妹亲女儿(1)格局略小,世界观只有一片大陆(2)“作为一个哥哥,我不会让我的妹妹去亲吻一个陌生男人。而作为一个父亲,我也不会让我的女儿去亲吻一个陌生男人。而作为一个男人,我对于在自己身边留一个陌生男人也是毫无兴趣。”

相思何苦问明月

《相思何苦问明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他的心回不来了

话声一落,两名副将走了上来。
一人架起烧得正旺的炭火盆,一人手执一根七尺金属短鞭。
叶槿被绑在大厅外的一条板凳子上,双眼痛苦地看着孟司青。
“施刑!”孟司青声如洪钟,对她的眼神视而不见。
“啪!”
被炭火烧得通红的短鞭,抽打在背上,好似一条火舌穿过,叶槿疼得浑身都在战栗。
后背传来皮肉焦糊的滋滋声,叶槿忍不住闷哼一声,紧接着,又是一鞭落下!
“啪-啪-啪!”鞭子落下的声音不断响起,叶槿的脑袋也嗡嗡作响。
她模糊的视线里,那个深爱的男人,就站在她面前,漠然地看着她身下的血水蜿蜒成千沟万壑,他勾起的嘴角仿佛在说,“叶槿,这都是你活该!”
呵呵——
她活该吗?
当初,孟府出事,她到处奔走求人,鞋子不知道跑穿了多少双,好不容易才求得旧识齐王进言圣上,饶孟司青性命。
当初,孟司青以戴罪之身从监牢偷逃出来潜进她家,却被妹妹叶棉发现,并要挟她对孟司青说出那些绝情的话。为了保住他,她只能狠心照做!
那年,她双九年岁,一身凤冠霞帔嫁进将军府,本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却不知,是一脚踩进了地狱!
痛,真痛啊。
一鞭又一鞭地落下,成千条血水从后背落了下来,衣裳早已烧出无数个窟窿。
叶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可鞭子却还在不断落下,就像抽在一具尸体上,背上焦烂的皮肉,再流不出血水。
……
终于,一切结束。
副将复命,“将军,行刑完毕。”
孟司青将视线再次落在叶槿身上,眼角微微抽动,随即别过脸,“把人丢回后院。”
主厅依旧热闹喧嚣,满院的喜红煞是夺眼。
叶槿被侍卫丢在后院的青石板上,杏儿看到,快步走了过来。
当看到一身鲜血,奄奄一息的叶槿时,眼泪簌簌落了下来。
“夫人!”杏儿扑过来,手颤抖地不敢去碰叶槿的伤口。
她的衣服早已成了布条,整个背,没有一块好肉,还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天啊,为什么把夫人伤成这样?!”杏儿大呼,她想冲出去给叶槿找个大夫。
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
“求求你们,让我出去吧,没有大夫,夫人会死的……”
可任凭她怎么呼喊,都没有人放行。
孟司青下了命令,那些侍卫又怎么可能管叶槿的死活……
凌寒的风突然烈了起来,吹过脸颊,如刀刮过。阴沉的天,有片片白雪落下,落在叶槿的身上,瞬间化作冰水。
冰冷丝丝入侵,刺激着伤口,叶槿昏迷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明。
“嘶……”叶槿难耐疼痛,发出轻微的声音。
“夫人,您终于醒了?!”杏儿惊喜地擦了擦眼泪,“杏儿扶您进屋。”
杏儿架起叶槿,搀着她一路走向后院破旧的木屋。
每走一步,伤口就撕扯一次,要命般的疼。
严冬腊月,叶槿走得额头满是汗水,沿途的青石路,也被拖出一条长而斑驳的血痕。
“咚!”一声。
叶槿再也支持不住,摔倒在木屋门前。
“夫人,摔疼了吧?”杏儿难掩哭腔。
“不疼,麻木了。”叶槿跌坐在门前,呆呆地望着前院。
主厅的门廊,挂满了灯笼,在风中不停地晃动,飞雪越来越大,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不真切。
叶槿摸了摸束在脑后的黑发,那里早就没了孟司青送给她的白玉发簪,“司青,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定情,也是在冬雪初降的日子里。”
杏儿拂去她身上的雪花,去扶她,“夫人,快进屋吧,您得把伤养好,才能让将军回心转意啊……”
“回不来了。”叶槿的声音很轻,风一吹,飘得很远。
前院的热闹,一直到半夜才消散。
粘在肉里的布料早已被杏儿撕去,没有药,伤口就开始溃脓。
叶槿趴在木板床上,夜越深,后背的伤就疼得越狠。可身上的的疼哪比得上心被凌迟的痛。
今夜,孟司青会拥着叶棉入睡,他再也不是她的司青哥哥了。
雪,一夜未停。
第二日,孟司青带着叶棉,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后院。
“没死就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叶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