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安安

角色:季星辰沈清梦

简介:沈家被送去念了二十年经的长女回来了,传闻这位长女除了会念经吃斋什么都不会,看到电灯都惊讶
沈家众人:“都是谎言,你们对她疯狂打脸的力量一无所知
”传闻她未婚夫嫌弃她太傻,宁愿和人私奔也不要她,唯有季星河那个憨憨愿意当接盘侠
季星河:“小狐狸只是在你们面前傻,在我跟前精着呢!”再后来,沈小狐狸才发现,季接盘侠不仅不憨,甚至比她还狡猾
但只能凑合着互相宠啊,还能离咋滴

书评专区

魔法种族大穿越:作者应该脑沟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为了给主角额外开挂,所以突然找个女人来教主角技能,这个看起来很正常吧?没毛病啊? 作者用事实告诉,你错了!主角直接跪舔女人了,由运筹帷幄,一秒变傻逼,女人虽然给主角各种技能 ,还基本不要啥回报,可就是看着不爽,因为前期的变强,虽然也有金手指,可是是自己努力的,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出来了,是男人的梦想,女人给的技能,虽然也厉害,可是却是名为合作,也签契约,但却别人掌握节奏的废物感觉,这种扭曲让人不舒服,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无限流作者在脱离了有框架的故事以后,人物性格就无法把握住了(有框架的时候运筹帷幄,杀伐果断,无框架,直接跪舔作者自己安排的角色)

将夜:将夜(作者:猫腻,字数:374.5万字)题材:玄幻 书院流情节:A-文笔:A+感情:B+人物刻画:A-新意:A+压抑度:A+总评:A-评:A-是针对作品而言,作者的人品,抱歉,只值一星。我确实没办法把作品和作者分开。猫腻微博评论 “就算金泰妍是纳粹也会喜欢她”,“ 在国家与偶像面前,当然是我爽不爽最重要”。没得洗,如果不是他流量这么大,估计人和作品都已经封杀掉了。作为公众人物,至少面子上还是得有的。你心里想啥我们都清楚,不就嫌弃生你养你的这片土地吗?以后你用韩文写小说,希望在韩国名利双收。下面针对作品进行评价1.文笔在线,但《庆余年》中的巧思只剩下一丛杂念。我特别不喜欢这种设定,桑桑,一个被主角在逃亡途中捡到的小姑娘居然是世界之主……我人都傻了,不管你跟我说有多少伏笔,多少线索,这个基础设定就完全没有信念感。对了,另一位大手子唐家三少现在也是这么写,滑稽脸。即使是练功升级流都比这种可信的多,简直离谱呀。2.书院那段个人觉得还不错,我感觉这个套路出现在无数的作品当中,至少《伏天氏》里就有。但是越往后面看,我越来越难受,书院的设定真得太容易水字数了,并且配角这么抢戏,主角知道吗?总之不上不下的,你说它真实也不靠谱,咋全世界最牛逼的人都在你身边呢?你说它爽,也没多爽,毕竟师兄弟也很厉害。总之,非常魔幻的设定。3.主角就是个舔狗,只要把桑桑舔舒服了,这世界就好起来了…..mdzz。4.每次云里来雾里去整这种所谓睿智的设定,有意思吗?感觉连乌贼功力的百分之一都没有,个人觉得才思确实耗尽了,也就这样了。5.所谓的配角塑造得不错,其实都非常的单一,并没觉得刻画的有多好。反正从一开始这些人也就这性格,后面变化也很有限。6.即使不提猫腻自己作出来的事,就这本书而言,比起《庆余年》和《间客》已经下滑非常严重了,至少我没觉得哪个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说猫腻后面的书…….女主角:宁缺的侍女,一个黑不溜秋的小姑娘,因为从小受到阴寒侵体,导致体质虚弱,身体长期冰凉。其是宁缺最信任的人,亦是挚爱之人,从宁缺在逃亡途中将其捡起,两人便开始相依为命,在护送公主回长安的过程中,结识了公主李渔。后来在宁缺前往荒原寻觅天书之时,因为偶然机会成为光明大神官卫光明的唯一弟子。灭杀夏侯后,寒病复发,宁缺在夫子建议下带她去烂柯寺求医,七念和大师兄李慢慢做了治病的约定,但七念背信弃义让桑桑在盂兰铃声中被认出是冥王之女,在歧山大师帮助下成功进入棋盘从而开始漫长的逃亡。在荒原被世界联军所围,释放体内的寒气与联军对抗。引发神国之门打开,天上神龙降临。夫子察觉桑桑的身份之后,带着桑桑和宁缺游历世界各地,吃遍人间美食希望昊天能够知晓人间的美好。两人于热海旁在夫子见证下成亲,之后在泗水畔觉醒化身昊天邀夫子一同登天一战,后因夫子破坏了神国之门化身为月堵住回去之路,桑桑落入人间无法回归神国。觉醒成昊天之后,回到西陵神殿召开光明祭试图打通回去神国的路,被宁缺等人破坏,被迫与宁缺重建本命联系,在经过长时间相爱相杀后一同离开西陵。跟随宁缺看遍人间,利用佛祖棋盘去除夫子所留人间之力,利用人间信仰之力所化神舟离开回到神国,却不料失败而到了岷山。在长安城上,借力量于宁缺,依靠宁缺用全人间之力所画的人字符开天辟地,彻底击杀依靠七卷天书欲行“换天”之事的知守观观主,随后亲自破碎昊天世界,成就今日地球。最终和宁缺幸福生活在一块……你想什么呢?还想开后宫,做梦去吧….

快穿之身败名裂:我有好久没来推新书了,因为最近看的小说实在是差强人意,昨天难得找到一本好的。 快穿男主无CP文,非耽美。快穿文,个人认为,快穿文,已经把对作者的能力要求降到最低了,但就算这样,写得烂的,其数量依然远超那些写得出彩的。 这本我本来不报什么希望的,但是大概是意外来得太突然,我简直又惊又喜,扼腕自己怎么才发现这么一本神作。在撕逼盛行的今天,这本简直就是泥石流界的清流。每个人都值得被认真对待,哪怕你做错了事,你也应该有机会去反思自我,不论是悔过还是坚持,都是你自己内心的选择,这本书赋予了人格真正的自由。其实小说嘛,只需要看的爽就是了,这本也很爽,但是在另一方面,它也在告诉你什么,我很喜欢。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1章 豪气大方的季总

第11章 豪气大方的季总

沈清梦身不由己的被他拉出了电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期间,她几次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都未果。

她的手被包裹在季星河的大手里,她看不到,但她确定她的手肯定红了。

这家伙,这么霸道的吗?

这和他绝世好兄长的人设不搭啊。

难道说……他真的对她别有想法?

沈清梦心思复杂一瞬,接着就是自嘲。

哪个正常的男人,会对一个完全与现代社会脱节的傻白一见钟情呢,除非是有目的……

沈清梦心中一凛,昨晚被压下去的怀疑又重新冒出了头。

她目前的人设是假的,所有的一颦一笑,都是为了达到目的所展现的。

那么季星河呢?他是不是也是如此?

可他是想在她身上得到什么呢?

论家世,论财力,沈家都比不过季家。

两家的生意,也都不是一个方向。

若不是在当初楚宁嫁给了沈逸之,季家和沈家压根不会产生任何的交集。

沈家,哪里有季家能看上眼的东西。

季星河,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清梦仰起头,去看身侧牵着她的手,目光放在前方的男人,“星河哥哥,你为什么要对我……”

话出口,她又咽了回去。

以她现在的这个状态,问这种话根本毫无意义。

不管季星河如何回答,于她眼下而言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管他呢,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才对她好,她先受了就是了。

反正她除了这个人之外,也没什么可图谋的。

要是他真的想要是她这个人,嗯……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梦儿,你说什么?”季星河侧头看了她一眼,看出她掩饰在眼底的纠结和淡淡怀疑,笑容又深了两分。

小狐狸又起疑心了。

不过,她现在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真正目的的。

“啊,没有,我……我就是想问问,星河哥哥要带我去哪里呀?”沈清梦调整好心情,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开始卖萌。

季星河可是季氏总裁,是根大粗腿,还是主动伸到她面前的,那她就不客气的先抱了。

至于季星辰,谁管他往哪边去死。

小姑娘的一张小脸儿如上好白瓷般细腻白皙,不染一分脂粉,一双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晰的倒映着他的身影,一把嗓子也是又甜又软。

任何人见到了,都会先心软两分。

季星河眼神暗了暗,这丫头可真是会利用自身条件。

“哥哥先带你剪剪头发,你的头发有点乱。”她这么卖力表演了,季星河哪里能不配合,语气也柔的能滴出水来。

沈清梦不着痕迹的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胳膊,她的适应能力还是没修炼到家,居然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剪头发她还是喜欢的,为了回到沈家,她在两三年前起就开始不剪头发了,任由头发长得乱七八糟的,没少被损友们笑话。

没想到季星河倒是懂得不少,知道发型对女孩子有多重要,以前肯定没少谈恋爱。

想到季星河可能是个情场高手,沈清梦心里竟然感到了一分不太舒服。

她忽略那分不舒服,一双眼睛眨啊眨的,继续卖萌,“我自己可以剪的啊,拿剪子一下就能剪好了。”

装,你再装。

季星河心里轻嗤一声,想起在她留头之前的照片。

修剪得当的齐肩秀发,薄薄的刘海儿下是如水一样清澈的眸子,穿着一袭浅浅的蓝色连衣裙,便是板着脸时看着都又纯又美。

一笑起来,更仿若盛世繁花,令人目眩神迷。

纵然他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确实美得惊人,美得令人心动。

眼前的她,人还是那个人,但因为发型和衣服的关系,原本的貌美不过是之前的十之四五罢了。

现在,他需要她恢复昔日的好看,好推动下一步她的计划,同时,也是他的。

“乖,今天一切都听哥哥的安排。”他配合的对她一笑,牵着他继续走。

刚走了没几步,就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

到了他们面前,尊敬的微躬了躬身,“季总,您来了。”

沈清梦眼睁睁的看着季星河在一秒之内收了脸上和熙的笑容,换成正经脸,目光淡淡的扫过那个一看就是经理一样的男人,纡尊降贵的“嗯”了一声。

呵,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季总,这季度咱们商场的财务报表,我今天就准备上交给许秘书……”经理满脸陪着笑,却还是一眼能看出来很紧张。

季星河眼中闪过几分锐利,“钧宁自从交给星辰练手后,营业额一期比一期跌,可交上来的客流量和购买倾向调查却并未减少。”

“季总这……”经理更加紧张了,还要解释。

季星河一个眼神丢过去,就让他闭了嘴。

“这件事明天会上说,我今天来是私事。你不必跟着我,回去吧。”

沈清梦内心腹诽,不说公事,还故意吓唬人经理。

估计这经理从现在起,要坐立不安的还得想着明天该怎么圆场了。

“季总慢走。”经理的笑变成了苦涩的,恭敬的闪到了一边。

沈清梦忍不住又看了没什么表情的季星河一眼。

这个经理明显还想是说点什么的,可季星河只一个眼神,就让这经理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男人,果然是个雷厉风行,在公事上极为有自己规则的人。

季星河转过头,又是一派和气,温声道:“梦儿,咱们走。”

“……”季星河没去学川剧真是可惜了,毕竟瞬息变脸的天赋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在接下来的行程里,季星河耐心的带着沈清梦剪头发,买衣服。

沈清梦也见识到了季星河的豪气大方,剪个发为她办个顶级VIP。

衣服手指到哪件,眼都不眨就都买下。

鞋配着衣服来,几套衣服就配几双鞋。

一开始沈清梦还有点无功不受禄的心理压力,后来在季星河的一脸这么点小钱什么都不算的表情下,渐渐也就麻木了。

到了中午要去吃饭时,沈清梦望着那大包小包的一堆,忽然觉得有个人傻钱多的兄控哥哥好像也是个不错的体验。

季星河也在笑。

众所周知,想要捕捉猎物,基本的诱饵总是要给的。

小狐狸今日买的欢,日后可都是要拉清单的。

两人各怀着鬼胎,再次对视时,笑容都不约而同的灿烂了点。

沈清梦被季星河的笑容闪花了眼,那么成熟的一个男人,嘴咧到一定弧度时,居然还有点孩子气,并且颊边还有酒窝若隐若现!

啊啊啊,夭寿了,这男人越来越对她胃口了。

                       

原创文章,作者:安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