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深你若懂(周勋龚珊)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我的情深你若懂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芒果千层

角色:周勋龚珊

简介: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
“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穿了一身黑西装,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你想要什么?”“我要想的?不过一份结婚协议

书评专区

一品江山:北宋仁宗背景,三戒大师的书。引用本书的简介“大宋朝乃至华夏民族最杰出的一帮家伙,全都挤在这个年代粉墨登场。这是最华丽璀璨、最开明自由的年代,空气都令人迷醉”,的确是这样一个文采风流的年代,本书在中前期是有几分水浒传的韵味,特别是骂人的话“你个老虔婆”,人物对话和行为都有几分古韵,刻画的人物形象都很生动,印象最深的就是成了精的文彦博,不过故事后期政变成功后戛然而止有些烂尾。开头的主角通过犹太人控制国家经济的片段个人觉得有些毒,主角太顺了。不过故事总体还是很值得一看,给个粮草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一直认为一个作者写第二部就废了,而且已经不是凡人了,为什么不改名呢?这个名字就有圈钱骗粉的意思,不过看来很大可能是最后的荣光了,给五星吧……算是撒把土了。

狩魂者之鬼喊抓鬼:三渣第一本书,免费。虽然当时我不知道,看的盗版。王诩和猫爷的装逼之旅。很欢乐。三渣出于练笔的目的,一本灵异小说硬是加入了武侠,侦探,网游等等篇幅。配角鲜明,人物关系网杂而不乱,感觉每个配角都能写本前传。个人以为比惊悚乐园要好。

我的情深你若懂

《我的情深你若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5 屈打成招

局长是个中年肥胖男人,原本就跑得气喘吁吁,这会儿更是一直抹汗,道:“是我监察不严,我一定给周先生一个交待。”
——————
周勋并不买局长的账,面无表情道:“我的律师就在外面,你待会儿和他聊吧。”
我听得越发诧异。
他不但带了医生,竟然连律师也带了……
局长更加着急,赔笑道:“周先生,您大人有大量……”
可惜周勋不为所动,压根就不理他。
这时候苏石岩和龚珊闻讯赶了来。
龚珊看到我,立刻朝我奔过来,关切地问:“念念,你怎么样?抱歉,我和石头哥来晚了。”
苏石岩则和周勋打招呼:“周先生,您怎么来警局了?”
在其他人面前,苏石岩一直以周勋的兄长自称,但当着周勋的面,他向来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大家一起喊周先生的。
纵然他在花临已是屈指一数的富豪,可花临毕竟只是一个地级市,比起帝都周家,他苏石岩又算得了什么。
周勋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苏石岩露出尴尬表情,但他脸皮向来厚,讪笑一声,就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接着就听他劈头盖脸地骂:“就算你不喜欢珊珊,你也不能动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你弟弟,是一条小生命!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一句话,便定了我的罪。
他这是在告诉周勋,都是我的错,我连小孩都能下手。
我暗暗冷笑,没搭理他和龚珊,低眉垂目地躲到周勋身后,装作害怕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相信周勋会站在我这一边。
或许是因为他说过欠我妈一个人情,又或者是因为他刚刚救了我。
胖局长在一旁冲苏石岩使眼色。
可惜苏石岩没看到,他转向周勋,陪笑道:“周先生,我女儿顽劣,我看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不过是怕我把外公的财产夺走,他和龚珊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来陷害我。
我沉默着,依旧没做声。
周勋终于抬眼,眸光扫过龚珊:“你说她差点害死你的孩子?”
苏石岩抢先答道:“是啊,要不是请了家庭医生,刚刚珊珊和孩子估计就危险了。”
龚珊则摇头,轻声道:“周先生,不怪念念。她心情不好,我能理解。我和念念是一家人,我不会告她的。”
果然比苏石岩懂眼色得多,知道在周勋面前卖乖,更是突出了她的好心肠。
周勋偏头瞧我。
他目光深邃,里面的情绪我有点看不分明。
其实我并不想麻烦他,就算是刚刚被那些警察严刑逼供,我也没想过要联系他。
但他突然出现了,而且似乎还有意给我撑腰。
我静了几秒,道:“周叔叔,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可以证明我没有害人。”
周勋眉头微挑:“哦?”
我扫过苏石岩和龚珊。
两人眼里都闪过一丝意外,还有戒备。
我垂下眼睑,道:“不知道能不能借用这里的电脑?”
局长立即表示没问题,语气要多殷情有多殷情。
他之前应该是收了苏石岩的好处,现在这么快就倒戈,不过是害怕周勋而已。
对于这种小人,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坐在电脑前捣鼓片刻,启动一个程序,屏幕上就放出了一段视频。
里面记录了龚珊把我叫去书房后发生的事。
苏石岩和龚珊脸色立即大变。
等视频放完,我道:“书房里有监控,把当时的情况都拍下来了,证明我没有推龚珊,更没有害她的孩子,一切都是她假装的,她想陷害我。”
龚珊的表情变得极其难看。
她拉住苏石岩的手,急切地辩驳:“这个视频是假的!我根本没说过那种话,也没想过陷害过念念……石头哥哥,你要相信我……”
苏石岩安抚似地拍拍她的手背,然后盯着我,恶声恶气道:“书房里什么时候装了监控?”
自从外公去世后,书房就成了苏石岩的地盘,连我妈都不允许进入。
我淡淡道:“家里养了猫,我怕猫顽皮打碎古董,就装了一个。”
苏石岩皱眉:“你怎么没跟我说?!”接着他看向胖局长,急切地道,“我要告她触犯我的隐私权!”
我也转向局长,道:“在自己家里状监控,不犯法吧?”
局长看了眼周勋,立刻道:“当然不犯法!”
苏石岩脸色铁青。
周勋看我一眼,道:“既然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那你就是被污蔑的,但你刚刚差点被屈打成招。”
他说着,若有似无地扫过局长。
局长诚惶诚恐地保证:“我一定彻查这个事。”
周勋漫不经心地瞧着他。
局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期期艾艾道:“我……我收了他们的钱……”
苏石岩脸色由红转青,似乎想辩驳,但他看了眼周勋,又不敢吭声。
苏石岩立即怒目,争辩道:“你在胡说八道!”
龚珊更是哭了出来,她泪眼汪汪地望着周勋,楚楚可怜道:“周先生,这都是误会……”
我冷眼看着,并不打算拆穿这两个虚伪到顶点的小人。
因为相信周勋有自己的判断。
果然,周勋根本没理他们,径直对我道:“走吧,我让律师处理这个事。”
我点头。
龚珊顿时哭得更厉害:“周先生,这真的是误会,那视频是假的……”
我打断她:“你可以叫人去鉴定。”
龚珊被哽住,但随即又抽噎道:“念念,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这么针对我……”
我嘲讽地望着她。
周勋则是眉头轻蹙,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局长想必在随时留意他的神态,见状立刻喝止住龚珊,又叫人把龚珊和苏石岩都给抓起来。
可能是见形势不利,龚珊捂着肚子哭叫道:“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周勋扫她一眼,道:“刚好有医生在,帮你看看。”
龚珊这次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被医护人员团团围住。
正好律师也来了。
周勋交待了一声,便对我道:“走了。”
我应了好。
只是刚走几步,苏石岩便上前拦住我们。
他苦着脸,讨好地看着周勋,道:“念念就是跟我闹脾气,您千万别当真……”
周勋面色冷淡地扫过他。
苏石岩涨红了脸,知道周勋这边行不通,只好转向我,厉声道:“你就这么恨我?我可是你爸,你把我斗倒了能有什么好处?”
我低下头,装得怯弱地往周勋身后躲去。
周勋便看了局长一眼。
局长立即指挥手下:“赶紧铐起来!”
周勋迈开长腿,抬脚往外走。
我连忙小跑着跟上去。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初夏的夜风还有些冷意。
我看到街道旁停着几辆帝都牌照的车子,想必是在等周勋。
想了想,我快步追上他:“周叔叔。”
周勋停住脚,回头看我。
我停在他跟前,仰脸看他,低声道:“谢谢。”
周勋静静地看着我,没有吭声。
我对上他漆黑的眸子,有些看不懂他的情绪。
四目相对,我们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出声道:“为什么不找我?”

                       

原创文章,作者:芒果千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