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王爷别睡了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佛系王爷别睡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公子流云

角色:夙雪姝夙馨玉

简介:剖己腹,杀亲子,一夜惨剧,她带着满腔恨意死不瞑目!重生而来,说她是灾星?呵,她不克天不克地,专克卑鄙奸人蛇蝎毒妇!斗渣女踩小人,她怼天怼地怼空气,蛮横无理?嚣张无耻?那又怎样?她有靠山!呃……就是这个靠山有点儿懒?新婚之夜,雪姝看着一身喜袍睡得安稳的男人,“别睡了好不好?春宵……”话没说完,男人长臂一伸将她禁锢在怀中,“乖丫头,不闹……”雪姝:“我要洞房……”男人敷衍地亲了亲她的额头,转…

书评专区

征战五千年:这本书没上本书好看。从整体设定和金手指、从副本世界到主位面不论是剧情涉及还是关联度都缺乏黏性,收集这么多名将就是为了主世界当皇帝么?还有那么什么书生的各种墨迹剧情很无聊,这种有点聪明但缺乏阅历的人物要多少有多少,以主角的实力来说或收服或砍了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有新意的历史类,群穿,甲午,不错。太监,已下书架 。

主神猎手:类似滚开的加点流,也挺爽的,但是越看越有点纠结该不该弃书。同样是加点强化自己,碾压敌人,同时身体不断异化成怪物。但是滚开那边有保持正常人类常态的能力,同时常态也有相当的战斗力,打败无数中小boss带来爽点。而这本作者似乎有所偏好,故意要让主角丑陋无比,大多时候只有怪物形态才能打败敌人。滚开那边即使变身大多也是和强敌单挑,怪物的样子没人知道,普通人只知道他强大的威名。而这边人人看得到他就是怪物,更多的是被他的长相吓到。我看的五百二十三章当众两手拉开嘴吃了一个妖怪。老实说,主角这样故意扮丑我真的感觉不到爽。

佛系王爷别睡了

《佛系王爷别睡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念头,昭王夙珝

脑中蓦然一个念头闪过,雪姝抓着衣裳的手猛地一紧,“腾”地站起来。
喜贵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到,歪了歪头,问:“王爷,您今晚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
要知道他们家王爷是大贤出了名的懒人。
除了上战场,这人平时几乎都是能坐不站能躺不坐。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怕是连出恭都得在床上。
今晚咋这么……这么“精神”?
雪姝因心头有事,暂且未想到那么多,闻言后看向喜贵,道:“你知道夙雪姝么?”
喜贵皱眉,琢磨片刻后回道:“王爷可是说元姝苑的六公主?”
是了,她没有封号,只能按长幼来称呼。
雪姝颔首,“嗯。”
她占了他的身子,那她本人的身体又是个什么情况?
她不记得自己上辈子这个时候有过命悬一线的经历……
喜贵哪知面前的主子芯子已经换人了,只见其虽行为略微怪异,但好歹精神头足。
尤其连那一身的懒病似乎也随着这场病气给过了,心下不禁高兴。
“王爷怎生突然问起六公主了?”他为她理了理散在肩头的长发,问道。
闻言,雪姝一时竟找不到说辞。
当初,她那重男轻女的县令爹要将刚出生的她雪埋,恰逢淑妃经过将她救下带回宫养。
因大雪初识故取名雪姝,寓意将来她人与人生都能美好。
只可惜淑妃回宫后不到一年便重病不起,宫里传言是被她给克的。
若非淑妃在临死前从皇帝那为她要了一句“金口玉言”,她怕不知早投胎多少回了。
淑妃一死,身为“灾星”的她被下令从明淑宫搬到了元姝苑,由奶嬷嬷抚养长大。
五年前,奶嬷嬷为给她争口吃食在御膳房跟夙锦儿的人起了争执,撕扯间不慎磕破头就那么去了。
也难怪喜贵会疑惑,毕竟她跟他这主子单从身份上讲就有着云泥之别。
即使他被她唤一声叔公,但他们发生关系那时候他并非正常状态,怕是连她的模样都没记住。
想了想,雪姝胡诌:“不知为何突然梦见淑妃,是她,跟我提及雪姝。”
喜贵脸上的表情顿显僵硬。
他们家王爷今年二十有六,乃太皇太后与贤宗帝最小的儿子,乃先帝手足。
比当今圣上都小了足有十二岁,淑妃也大了他十岁。
这二人见面的次数加起来五个手指头都数得清,平白无故的,还入梦了……
当然,喜贵并未说出来,只道:“说起来也许久不曾见六公主了,王爷若是想见,不若明日一早奴才去传话让六公主过来一趟?”
明日啊……
雪姝急着想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想证实自己猜测的对错。
于是,她装模作样地沉吟片刻,说:“也省得她跑了,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说罢,她连外衣都未着,拢着大衣就往外走。
喜贵赶紧上前拦道:“等等王爷,外头天寒地冻的,容奴才为您更衣。”
雪姝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惊觉自己过于着急忘了顾及他的身体。
为避免这具身体再受寒,她二话不说由着喜贵更衣。
喜贵一边给自家王爷更衣,一边在心里激动得抹眼泪。
太皇太后显灵,他家王爷这是病了一阵后连懒毛病都好了啊!
感谢太皇太后,感谢祖宗!
……
深冬腊月,雪姝一出房门便迎上刺骨的冬风。
放眼望去,整个王府淹没在一片漆黑中,微黄的灯笼外,几只飞蛾围着光打转。
雪姝跟着喜贵疾步往王府外去,一路匆匆掠过这陌生的地方,心里百转千回。
母妃死的那年她不到两岁,跟着奶嬷嬷搬进元姝苑后整个皇宫便算彻底没了她这个人。
她虽顶着六公主的头衔,平日里的吃穿住行却连宫人都不如,更别说有机会参加宫宴了。
先前早就听说父皇有个比他小十二岁的皇叔,深受贤宗帝喜爱,方满月便被封王,三岁能诗五岁能武,七岁通战事谋略,十岁立战功。
贤宗帝临终前赐其特制护身金牌,先帝贤明帝临走前更是赐予其打王金鞭。
朝野上下,无一不以他为尊,便是父皇也对他礼让七分。
有关这个皇叔公的事她从记事起就总听宫女太监们说起,直到三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惊鸿一瞥。
只可惜自己的身份与立场摆在那,她也清楚自己跟他之间的差别,所以一直将那份心藏着,直到后来……
忆及此,雪姝不禁再次想起临死前夙馨玉说的那些话。
汹涌的恨意滚滚而来。
“王爷,当心脚下。”
喜贵的声音将雪姝的思绪拉回来。
为避免自己过于异常露出破绽,雪姝微敛心神,由喜贵扶着上了马车。
……

                       

原创文章,作者:公子流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