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尚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我的光辉岁月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马路爱人

角色:向南尚雅

简介:沿历史长河逆流而上,回到遍地黄金的千禧元年
亲情、爱情、财富、地位…重新面对这些选择,向南说:我都要!

书评专区

天魔神谭:当年玄幻的开山鼻祖啊,看的热血沸腾,关键是长时间太监,要不然现在的起点白金大神必然有枪手一席之地,话说有多少老读者看过,给个赞

道门入侵:这书设定挺有创意的,主角原来是一个小门派的最后传人,为了报仇隐瞒身份加入了一个道门大门派,然后被派去入侵一个新发现的魔法世界。主角打算偷偷把这个世界给占下来,从而成仙得道。不过在剧情上有问题,作者给主角开了金大腿,但是又安排主角在等级很低的时候碰上一堆大BOSS,导致主角明明很厉害,却没得到什么太大的好处,剧情有点崩,爽点不足。要是老老实实的写一篇无敌碾压流,我觉得会好一点。

星战风暴:弃。骷髅精灵的机战三部曲都是一个套路,你都是一个套路就算了,更新还慢,更新慢就算了你还特水,水就算了你还喜欢断章。

我的光辉岁月

《我的光辉岁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赌场

俗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向南现在的感觉就像裤兜子里抹黄泥,不是屎也是屎。索性也就不再辩解,静静的看着这对母子撒泼胡闹。

“呜呜,妈妈我只是找不到厕所才用向南杯子撒尿的,他就打我!呜呜,我的头好疼。”

其实小辉也就是额头红了一点点,上面起了一颗黄豆大小的包,根本不至于哭的那么撕心裂肺,跟死了娘一样悲痛欲绝。

三妈吴凤也是得理不饶人,左手叉着腰,右手指指点点,活脱脱的泼妇骂街。

“我家宝贝小辉平时蹭一下我们都心疼的不得了,向南你个狗东西倒好,直接给小辉头撞这么大个包,要是脑震荡了怎么办!”

“你向南考不考得上大学我管不着,但我家宝贝要是因为撞了头以后考不上重点大学,这一生就毁了!你担待的起吗?”

“老大我不管,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个解释,不然我跟你没完!”

能将泼妇演戏的如此淋漓尽致,除了三妈吴凤,向南都找不到第二个人。

其实向南倒是无所谓,但父亲向岳一脸窘迫,每安慰吴凤一句,就会被骂骂咧咧的怼回来。

“什么没事,我家宝贝额头都肿了,把你脏手从小辉身上拿开。”

“检查?我才不去你这烂厂子的卫生室检查,起码也得去市医院拍片,请专家大夫门诊!”

……

看着父亲卑微的样子,向南终是忍无可忍站了起来。

“三妈你要是想出气,就打我一棍吧。”

说着,向南递给她一条黑色的木棍,这是刚在厨房里找到的一根烂板凳腿,两指粗细,小胳膊长短。

向南一动不动的站在吴凤面前,都不正眼看她:“你只管打就是,但打完之后你立刻带着你儿子离开我家!”

加上小辉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妈,打死他,打死向南狗东西。”

吴凤眯了眯眼,眼中放出一道冷光:“好,是你让我打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好端端的没人想挨这一棍子,就算自己现在是十九岁年轻的身体,挨这么一下也会疼好几天,但吴凤实在是太恶心人了,向南不想让自己和父亲被她继续恶心,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看准吴凤棍子砸过来的方向,是对准自己脑袋的,向南心里骂了一句“八婆还真狠心”,赶紧背过身去,想用结实的肌肉较多的后背抗住这一下。

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可突然一个伟岸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

“爸!”

只看到那木棍重重砸在父亲脖子根上,父亲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抽搐起来。

挨了这么一下,父亲摇摇晃晃差点摔倒,靠着墙勉强站着。

向南赶紧扶起父亲,心痛万分:“爸你干什么啊,说好三妈打我就行了,你干嘛替我挡这一棍啊!”

刚才这下一定很痛,父亲向岳咧了咧嘴,硬是挤出一丝笑容,哆嗦着嘴唇说道:

“嘿,没,没事,向南你下个月就要高考了,这节骨眼上不能让你再出什么意外,有什么事我扛着。爸还没老,骨头还硬着呢,而,而且,这也是当爸的应该做的。”

感受到久违的父爱,瞬间向南的眼眶就湿润了,滚烫的泪珠一颗又一颗从脸颊上滑落,要不是吴凤和小辉两个不速之客在这,向南绝对会哭出声。

喘了口气,父亲向岳又转头看向吴凤,艰难做出一副笑脸。

“三妹,小辉是你儿子,向南是我儿子,我这个当爹的平时就算再不称职,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打,大家都为人父母,希望你能理解我!你要是还没有出气的话,就再打我两棍吧!”

刚才这一幕确实把吴凤惊到了,现在她不敢再像之前一样下手,就把棍子扔到了地上。

“哼,真是把贱骨头,求着让我打!”

“父子俩一个比一个贱!”

“老大你别忘了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明天是最后一天,要是过了时间还不还钱,我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小辉我们走。”

望着这对母子离去的背影,向南死死咬住牙,红着眼睛用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发誓:“等着!我一定要你们加倍奉还!”

给父亲擦药的时候,向南又哭了,今年四十五岁的父亲远比向南想象中的要衰老,头发有一半都是白的。

“向南别哭了,不用为爸操心,这点小伤不算啥,你这段时间要好好复习,下个月高考可是决定你一辈子命运的大事,千万别分心,家里有什么困难我都会解决。”

“好…”话虽如此,但向南已经抽泣起来。

晚上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这一幕就像梦境一样,向南发自内心的希望时光可以定格在这一刻,让瞬间变成永恒。

有几次向南给父亲夹菜的时候发现父亲在发呆,若有所思的似乎在想着什么,眉头很沉重。

果然晚饭之后父亲说出去走走,结果都快十一点了还没回来。

其实向南早就察觉到父亲的异样,安慰了心急如焚的母亲后,向南独自下了楼。

虽然现在不像二十年后通讯方便,一个电话就能问清对方在哪,甚至还能用软件共享实时位置,但向南知道该去哪找父亲。

回忆着白天父亲和三妈的对话,向南知道父亲为了还债,一定听了吴凤的话去了赌场,想靠赌博翻身。

但这都是吴凤给父亲下的钩子,那个女人在给她弟弟的赌场拉生意。什么一夜暴富的话都是骗人的!

这一点,上一世做了快十年赌场老千的向南再清楚不过,同时也明白,赌场可以快速发财的这种低级钩子,只有对父亲这种从未接触过赌,却又急着用钱的人来说是最有用的。

赌场不是慈善机构,要是人人都在赌场发家致富,那赌场还靠什么盈利?

秦城的北郊现在还没完全开发,只有一条做建材生意的街道还算繁华,向南骑着家里的二八大跨,半个小时后来到这里。

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多铺面都关了门,只有一家的门口还挂着灯。

在路边停好自行车,立刻就有两个穿背心拖鞋的长发青年靠了过来。

一个痞子青年问道:“小子这么晚不回家,在这瞎溜达啥?

这是暗话,向南也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笑了笑:“嘿嘿,那肯定是来玩一玩啊。”

说着,向南搓了搓手,一脸兴奋的样子。

使了个眼色后,另一个青年在向南身上搜了搜,没发现刀具,就拉开卷闸门,带着向南走进地下室。

上一世向南出千被抓,差点被人砍断双手,后来侥幸化险为夷,自那之后,向南便发誓再也不碰和赌有关的东西。

可是没想到,现在自己又回到了赌场这个地方…造化弄人啊…

这家地下赌场规模不是很大,左手边是四张麻将桌,右手边是十张炸金花的桌子,整个场子有近一百号人。

向南一眼就看到了父亲,但不是在牌桌上,而是父亲正在吧台给一个年轻的男人下跪。

那个年轻男人是三妈吴凤的弟弟吴浩杰。

“小吴求求你了,看在我和你姐还是亲戚的面子上把钱还给我吧,我儿子下个月就要高考了…”

“去你的吧,输了要退钱,那老子的赌场还开个屁啊!别说我姐了,就是我爹从土里爬出来,这钱也不可能退!阿斌阿龙,把这男人扔出去!”

……

眼看父亲就要面临拳打脚踢,向南急忙大叫道:“住手!我爸不懂规矩,杰哥你们别和老年人一般见识,有什么事冲我来。”

“向南,你怎么来了…”父亲目瞪口呆的看着向南,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来赌场。

向南抬了抬手,示意父亲不要说话,然后笑眯眯的走到吴浩杰面前。

“论辈分你是我三妈的弟弟,我该叫你小叔的,但赌场无父子,我还是叫你杰哥吧。”

向南的表情很自然,也很老道,第一时间赢得了吴浩杰的好感。

“你小子不错,懂道上的规矩,那你爸胡闹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带上你爸走吧。”

吴浩杰就要离开,但被向南叫住:“诶!杰哥您这是赶客么,我来都来了,你不让玩两把就赶我走,那我岂不是白来了。”

闻言,吴浩杰嘴角一扬:“听我姐说你还是个学生,我不会跟你赌的,赶紧回去吧。”

“嗯我知道杰哥的意思,我不赌,但我可以看着我爸继续玩啊?我爸手里还有几个筹码,没道理说没输完就不让继续玩的吧?杰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呵呵,有意思老三过来,陪这小孩玩一把。”

一个眯眯眼的胖子走了过来,逗小孩似的问向南:“小朋友,你要玩什么啊?一会输了可不要跟你爸一样哭鼻子哦。”

“炸金花吧!”向南笑着跟老三走向赌桌,心说自己的第一颗钩子已经不露声色的下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马路爱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450.html